短篇故事:我在地狱给大佬们送吃食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我在地狱给大佬们送吃食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薄荷糖
2021-01-26 17:00

我在地狱给大佬们送吃食

我叫苏宁宁,现在是个鬼差。

我每天的任务就是游荡在地府的各个角落,看着被关在牢笼里凶残恶极的的罪人。

现在我正在第一层,这里有涨起半米高的岩浆,还有响彻整个楼层的嘶吼声,但我一点也不为意,这栋泛着黑雾,让无数阴鬼惧怕,高高屹立在鬼界阴暗天空中,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我每天都要走上三四回给里头凶神恶煞的鬼神送饭。

以前是没有这种规定的,但自从从天界轻飘飘的掉落了一个黄口大小的阎王后,这家伙一点都不顾董事会判官的劝教,在鬼界大动干戈实施改造,以至于现在工作紧张,哪哪都是屁事。

也幸好在她机敏提前给人事部塞了银子,不然现在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当着岩缝里的小草,随风飘扬。

我抖了抖手上的食盒,里头还是满满的。

站在地狱门口,习以为常的看着黑雾里泛着红的瞳孔,喜滋滋的就提着食盒往奈何桥走去,果然在那里看到了忙碌的恨不得多几个自己的孟婆。

我熟轻熟路的从不知道几百年的大槐树树后面拿出桌椅,就这么在孟婆看得到的地方吃着从地狱留下来的美食,惹得孟婆频频回首,都不知道在孟婆汤里放错了几味药,弄得后头的阴魂一个个的打着颤就是不肯喝孟婆汤。

无奈唯一的一个清闲人就被喊过去帮忙啰。

果然人多力量大的道理是正确的,过了半刻,奈何桥上安静了,穿着翠绿色衣裳的孟婆难得有空闲的坐在愧树底下的木椅上。

然而泛着人间想味的食物,也挡不住孟婆爱唠叨的嘴皮子。

孟婆:乖孙女又来送吃的了,老太婆好开心呀。

我看着孟婆莫约三十岁的脸蛋,不由地撇嘴。

我:谁谁谁你孙女了!

孟婆:谁应就是谁!

无奈我嘴皮子暂时还耍不过不知道活了几千岁的孟婆,只能默默的闭着嘴闷哼。

孟婆:我们两个人,你回回就带一份饭食回来,不知道是想饿着老太婆,还是你自己抖M.

我看着吃的正香的孟婆,突然有种自己真的是抖M的感觉了,所以我当下立断的就把小圆桌上的大闸蟹,蒸饺收回自己带来的食盒里。

吃屎去吧你!

孟婆看着突然消失的美食,端着自己的大白碗,似乎还没反应一般的原动作愣了两秒,就准备操起竹棍来。

一看孟婆的动作,我就知道孟婆要干嘛了,赶紧就提着食盒往地狱方向跑了过去,鬼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各个鬼差不得在没有本人同意的情况下硬闯其所司领域。

当然啦,这也就对她们这种品级不高的鬼差来说的,这不在跑路的路上我不就见到白衣飘飘的白无常了吗。

刚踌躇要不要上前打个招呼,就见白无常自带X光线的透视眼扫了过来,我冷不防的缩了缩身上的衣裳,暗道鬼界的传闻十个里面还是有一个准的时候,就听见白无常冷冰冰的声线传来,震得我一个激灵。

白无常:私下克扣?

我还没来的解释就被白无常冷冷的收进了招魂棒里,气的我直接就把手里的食盒给扔了。

怎么一个个的都觉得我克扣食物呢,孟婆也是现在还换成严纪守法的白无常,真是哗了狗了。

最开始的时候还会觉得多一份饭菜是因为其他鬼差放差了,也就私底下偷偷处理了,但每次都会多一份出来,这不明摆的就是劳资的工作餐吗!!!

所以我没有知法犯法,白无常大爷快放了我吧,我想我家小可爱了.....

也幸好官大的白大爷没有那么多得时间来管我这个无名小卒,只是那我交给了到四级的人事部主任来管我,还好平日子我机灵没少给上司塞油水,虽说没那本事塞到主任那里去,但关键时候还有有人帮忙说话的。

我看着下面抱着拳进言的小伙伴们,顿时老泪纵横,惹得小面的小伙伴频频投来嫌弃的眼神。

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我当下就一改要死要活的前凑,就这么端着合金钛眼睛,端端正正的跪在悬在空中的笼子里,笼子还因为我过大的动作,左右摆动了几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最后我被领导罚了一个月的俸禄,倒是没有受什么皮肉伤。

但我还是很忧伤,在回去的路上思考了大半会的人生,又思考了小半会的‘我到底漏了哪个大爷的吃食’,突然在离家里只有几步远的门口,想起了一见事!

自己好像重来没有看到十八层的另一边!

每一层的地狱都会分上左右两边一次区分犯人同等级情况下难搞的程度,关在左边则表示同等级层次里的二哈,一般没什么心机,难搞程度为一般,而关在右边的话则属同等级里的霸王。

而十八层.....没有看到的另一边好像是......右边

霸王中的霸王!

我觉得自己快要失控了,赶紧回屋子里倒杯水冷静冷静。

这里是孟婆的私宅,之前孟婆便宜大甩卖,就被我在机缘巧合的情况“租”了下来....

我坐在椅子上烦躁的抓头发,地上瞬间多了几大把的青丝,但我还是烦躁的根本停不下来!

最后我设的小猪闹铃响了,我只能无精打采的去工作岗位领吃食然后给‘它们’送过去。

可能是被我毫无形象的样子吓到了吧,对接的同事只顾着死死的盯着我看,食盒都差点掉了,幸好我眼疾手快接住了,然后那手拍了拍同事大哥的肩膀,示意他消安勿燥。

看着渐渐远离的背影,面前摆满食物的鬼差双目无神的楠楠道:好....好美...

我提着轻了一大半的食盒来到了第十八层的门口,这里没有1-4层鲜亮的背景,例如岩浆、冰川啥的,也没有5-13层的闹的我快要耳聋的嘶吼声,更没有13-17层的调笑声,这里只有黑漆漆的一片以及冷彻骨子里的寒意....

我打着颤顺着原来的轨迹来到了左边的牢房,这里只关押着一个穿着世上最纯净的白衣,眉眼却比谁都妖艳的男子。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在牢笼里摆首弄骚的青沉,问了一个问题,惹得青沉频频飘来没情趣的娇责。

我:你隔壁的人去哪了?

青沉:想看他不看我,本宝宝好可怜呀。

辣眼睛...

我:快说!

青沉看着面前暴怒的女鬼差哈哈大笑了几声,随机微眯了眼,躺在地上漫不经心的翘起了二郎腿,一副欠抽的样子。

正当我忍住把盆扣他脑袋上的冲动时,青沉慢条条的从性感的薄唇里吐出几个字,随机就状似忧郁般的把头片了过去,不再看门口一眼。

青沉: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待着嘛....

我一点都没理会青沉要死不活的样子,虽然是霸王中二哈,但毕竟也是能和霸王粘上的人物,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比较好。

我站在右侧的牢笼前,看着里头空荡荡的一片黑,不知脑海里飘过了几缕思绪,抬手掏出一盏灯笼望向了更黑暗的天花板在右侧绕了一圈。

果然!

我看着离地面十米高的暗门,不由地叹了一口气,非要我抛弃形象。

只见我一个起跳,就跳到了暗门口,轻轻一推,没开!

我不信邪的多跳了几回,随着发丝衣裳的摆动,我想我一定像个疯婆子一样在空中荡漾。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飞,因为我没这设定!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最后我终于.......放弃了,只是把剩下的饭食放在了十八层的右侧牢笼里。

爱谁谁反正我没有偷拿!

我气呼呼的冲出了地狱,准备回去大睡一觉,去去霉头。

可能是因为贵不需要睡觉的缘故吧,在把室内亮度调到暗之后,我在半米高的雕花床上辗转反侧半个时辰了都没睡着,透过同样雕花的窗台,我看到了一直悬挂上鬼界的圆月,仔细一看那上面仿佛有一只暗红色的眼....

我感觉我睡了很久很久,像以前做人睡觉一样久,从晚上睡到天明,虽然鬼界没有夜晚和天明之分,永远都只有灰沉沉的天。

在室内绝对的黑暗里,我睁开双眼回忆着梦里的事情,身为一只不知道死了多久了的鬼,其实我还是挺惊奇的,特别是在我不仅睡着了还做了梦的情况下。

但是梦里的景象就让我觉得有点恐怖了,不知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我梦到那个十八层天花板上的暗门被我打开了,那里住着一个八条腿十只眼睛的怪物,在看到我出现后,那个原本只在角落里的怪物,突然张着血盆大口就朝我冲了过了,就连仅剩下的间隔铁杆子也被压的粉碎。

还我吃食!

................

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会被当成赔偿被大魔头吃掉。

特别是在自己从最开始只是做梦梦到到现在的感觉周边全是梦里密密麻麻的带着血腥的双眼。

为此我还特意向领导请假以求静养。

最近大忙人孟婆来看过我一次,只说我印堂发黑,最近会有大事发生,然后就霸道的给我运输一大截的法力,差点让我爆体而亡。

最后过了大半个月,不知为何竟然惊动了鬼界的最高层。

看着严重肃穆的审判庭,以及窝在地上跪拜的孟婆,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审判庭上方是一个高台,那里有一只全身黝黑,大到能容纳两个成年人的椅子。

尽管现在我看都不敢看那高台的主宰,但内心还是暗搓搓的想象了一把一个9岁大的孩童穿着厚重且肃穆的黑色玄衣坐在高台上的大椅子的样子。

上面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要我把事情的来由全部说一遍。

我想这应该就是小阎王了,所以当下我就把自己如何当值然后被白二爷抓住贪污再到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多得事情一一的诉说了一遍。

谁知高台上的主宰只是哈哈大笑了几声就甩袖子走了,只留下一脸呆滞的我和孟婆以及当门神的黑白两兄弟。

大概寅时的时候,我又做了一个梦,梦里没有那只形似蜘蛛的怪物,只有一个长得俊俏的郎君穿着白色长衫在唤我:阿宁,你来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