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35章 私下见

作者:看人间
2021-01-24 09:01

第35章 私下见

圣旨传到各府,朝中人风向立马起了变化。

二皇子玄渊,一夜之间与曾年两家联姻,这让人不得不猜疑起皇上的心思。

大家都在关心朝局变化,何木珍听到这个消息,却是愁的吃不下饭。就是小孙儿年皓轩在,也不能开解她分毫。

眼瞧着年汀兰在院子里悠哉哉地看着书,何木珍却是一脸愁容。

卫玲珑瞧着自家婆婆这模样,心里头是明白的,这一夫二妻,本就少有,偏偏这个平妻还是曾家的,虽说如今两家关系略有缓和,但本该是一府主母的年汀兰,如今却要落得与人平起平坐,哪个做母亲的受得了?

“娘,圣旨都快送来了,板上钉钉的事儿,您还是莫要太介怀,免得伤了身子。”

卫玲珑也只能这样安慰,多方周旋,事事都计划好了,谁又知道,会半路上冒出来一个曾素之呢?

“她如何就那般阴魂不散?嫁阶儿不成,便要与汀儿抢夫婿?莫不是我年家欠了她?”

何木珍少有这般不谨慎的言辞,想来关心则乱,这个时候已经乱了分寸。

卫玲珑知道母亲心里头不痛快,便也只是安静陪着,不再多做言论。

贴身丫鬟前来,在卫玲珑耳边低声两句,卫玲珑瞧了瞧自家婆母,眼色微动。“娘,前头有些事儿,我先去处理。”

如今年府,几乎都是卫玲珑掌家,何木珍落得清闲,也不逼着卫玲珑对自己时刻陪伴,点点头,“顺带吩咐厨房,做些你妹妹喜欢的点心,那丫头,以往不爱看书的,如今倒是看得进去。也不知那口味变了没有?”

何木珍如今少了事,心思大多放在了年汀兰的婚事上,这好容易,家里这个没有反抗了,偏偏皇上那里又来了这样一出。

卫玲珑应下,带着人出了汀兰小院,直直的往侧门去。

“什么时候来的?”

卫玲珑边走,便低声询问身边的人。那人从未亲自私下来找过自己,这会子婚事初定,他来这里做什么?

“刚来,奴婢一接到消息,就来通知您了”

卫玲珑皱起了眉头,这个人,放着正门不走,偏偏走侧门,若是引起他人疑心,这可如何是好?

侧门偏僻,少有人烟,但毕竟在年府内,卫玲珑还是颇有些心虚。

见着那人穿着便衣,长身立在那里,显而易见,他连军营都未曾去。

“殿下”卫玲珑简单行了礼,“殿下如何这个时候来了?”

来人正是二殿下玄渊,本就不好笑的脸,这个时候,眉头紧锁。

“今日,我母妃出那门了。”

玄渊什么话也未曾多说,但只这一句,却胜过千言万语,卫玲珑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说话。

“父皇本只将曾家小姐指给我的,也不知我母妃是如何知晓,父皇会今日指婚,她出来了,汀兰与我的婚事,便是她定下的。”

二殿下心中憋闷,却不知道该找何人说,实在是等不及与年阶一同来年府了,他必须要说出来,那个女人,那个从来不曾管过他死活的女人,为了他的亲事,出来了。

卫玲珑心中震惊,年阶还未回府,宫中究竟是何种情境,她还未曾听到明细,却是万万没想到,之前以为,年汀兰会成为皇上的后妃,一眨眼,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年汀兰便与二皇子定了亲,未曾想,竟是惠嫔出手了。

“殿下”卫玲珑看着玄渊痛苦不堪,不由得阵阵心疼,“索性,她为你做了件事儿啊,能娶到汀兰,对你来说,形势大好。”

卫玲珑只能这样安慰,许多事,她也还未曾弄明白,玄渊通红着眼,早已经不是初见时候,那般瘦弱的模样,如今的玄渊,已经比卫玲珑都高了一个头。却不知为何,见着玄渊如今这模样,卫玲珑却更难受。

“阿姐,你说,她是不是,其实还是在意我的?”

听着玄渊这声阿姐,卫玲珑惊得四下看,“二殿下,咱们不是说好了,这声阿……,是万万叫不得的?”

玄渊微微抬起头,咧起嘴角,想哭,却不能哭出来,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不管她在意不在意,二殿下,等你坐上了那个位置,所有问题,便可迎刃而解了。”

卫玲珑眼神坚定而直接,给了玄渊一个方向。

初夏风暖,卫玲珑眉眼温和,玄渊想起初见她的时候,与当时的太医郝丹一同出现在他的寝宫里,堂堂皇子,却被饿的前胸贴后背,靠着饮水度日,整整昏迷了十二个时辰。

若不是他当时为了喝水,晕倒在池边,被正好路过的郝丹所救,只怕是后果,不堪设想。

说来也是姐弟天性,也就是那一日,卫玲珑突然极为不安,定要求了师傅一道进宫,去瞧一瞧,那不能说的“弟弟”,这才让玄渊有了依靠,也有了方向。

玄渊向来懂事,对于情绪的把控,也极为游刃有余,两人不过交流片刻,玄渊已经又恢复了平日里的神情。

“年汀兰回府,有何反应?”

玄渊转了注意力,如今,还不是他应该有情绪的时候,如今的他,得要好好的选择好,与他齐头并进的那个人,那噶人必须得成为他最为有力的助手。

卫玲珑看了看 玄渊,“没什么反应,宫里发生的事儿,她似乎并未放在心上。”

玄渊心头有些发凉,“她与曾家的,同为平妻,也不在意?”

卫玲珑摇了摇头,“至少,在我看来,她并未将你放在心上。”

玄渊真正想问的,无非就是年汀兰到底有没有在意自己?莫说他堂堂皇子,就是一个男子,也轻易问不出来。

卫玲珑是知道的,几乎不用他开口,便直接说出了他想了解的。

看着玄渊眼里的失望,卫玲珑不由得宽慰,“你也莫要担心,如今年家,几乎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皇上又将曾家女儿许给了你,她与那些文学世子交好,你也莫要忽略了。”

祸福相依,说的便是他们此时此刻的情状。

曾家是贵妃的娘家,说来与二皇子不该有太大的牵扯,偏偏皇上又来了这样一出。

皇上这意思,究竟是要二皇子辅佐四皇子?还是有心让二皇子也参与东宫之位的竞争?君心难测啊!

“曾素之……”

玄渊将这个名字放在嘴边,嚼了又嚼,一转念头,眼前却又浮现年汀兰那高傲又满不在乎的神情,心里头不由得一阵烦躁。

卫玲珑将玄渊的神情变换,都看在眼里,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话,却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有些事,旁人是强求不来的,尤其是情之一物,年汀兰是玄渊从小便心心念念之人,旁人又如何分得了他半分心思?

“二皇子,心里头有人,不是件坏事。但不能因为那个人,毁了自己的大事,你身上的担子很重。想想你的母妃,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她这多年,都不能出来吗?难道不想知道,为了你这一次的亲事,你的母妃,付出了什么代价吗?”

卫玲珑的话,无疑在玄渊心里头放下了一块千斤重的石头,压下了玄渊心中最真切的想法。

惠嫔有苦衷,只能待在那个小小的宫殿里,不能管自己的孩子,不能有正常的生活,这是卫玲珑一直告诉玄渊的。

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玄渊想要母妃,便必须得要成为太子,最后成为皇上,成为这天下唯一一个,可以定人生死的人,才能真正将他母妃接出来,才能知道,这么多年,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受那么苦痛折磨。

“我自会处理好,必不会亏待了曾家的”

玄渊终究是想开了,慢腾腾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卫玲珑这也才放宽了心。

“你看得清轻重便好,快些回去吧,晚上,与年阶一同回来用膳。”

卫玲珑微微带笑,玄渊是个懂事的,又是个克制的人,她还是颇为放心。

谁知玄渊却摇了摇头,“晚间,我便去曾家走动走动,这里……”

玄渊向着汀兰小院看了看,如今大事未成,实在没有心力只谈儿女私情,就是再想见一见那个人却也只能隐忍。

毕竟还有卫玲珑在这里,她总能为自己周旋,比不得曾家,自己得要亲自前往才是。

卫玲珑微微诧异,“去曾家也好,那曾家小姐性子柔顺,是个体贴人的。总好过我家这个,左右是个不缺关爱的,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卫玲珑这样说,玄渊更是一声苦笑,想要的要放在那里,不想要的,却要去周旋,他那艰难,又身不由己的路,这才刚刚开始。

二皇子是走了,卫玲珑连忙回到前院,只听说何木珍已经回了房间,倒也不急着再去汀兰小院。

到是青鱼,将侧院那里,隐隐听到的言辞,都一一说给了年汀兰。

以往不曾关注这院子里的人,如今当真关注起来的,才惊觉竟是疑虑重重。

“小姐,这些事,要不要告诉侯爷与夫人?”

青鱼以前跟着年汀兰一样,都在这一方小院里,并不关注其他的事儿,如今年汀兰吩咐她关注这个,注意那个,蓦地发现这院子,这么多隐秘之事,到底是人心复杂。

年汀兰摇了摇头,“父亲已经够忙了,母亲也好容易放下担子,只要嫂嫂不会做出对府中不利的事儿,咱们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毕竟,还有轩儿在呢!”

也正是因为有年皓轩在,年汀兰才敢笃定,卫玲珑不论与二皇子商议什么,都必不会伤害年家。

只是,这二皇子,将卫玲珑称为“阿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