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请君入翁之局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1-26 20:00

第59章 请君入翁之局

贺南风心中丝毫不为所动,面上却看着也是一震,讶然抬眸时满满不可置信,眼中泪水充盈,浑身是娇弱又无助的美丽。

“皇上明鉴,臣女真的没有要害娘娘。”

美人梨花带雨,景帝脸色却只有厌弃:“贺南风谋害皇嗣,罪无可恕,先打入天牢,等有司审办。”

毕竟还是亲宠官员之女,否则谋害皇子的罪名,不定就杖毙了。

此言一出,便再无半分转圜余地,后妃之中先前惊讶的,便看着贺南风露出可怜之色来,不禁摇了摇头,一声轻叹。

宋皇后也许顾及皇帝与贺佟君臣情意,婉言劝道:“皇上,此事突然,也许其中另有蹊跷,不足还是交给李霄阖查证再发落吧。”

景帝冷冷道:“人证物证俱全,还有什么好查的。”

“但贺家小姐一直知书达礼、行事谨慎,确实不像做出这种事的……”

“好了,”景帝不耐烦的一挥手,示意皇后不用再多嘴。皇后都不敢再劝的话,其他人也自然更不敢多话。

眼见事情就要尘埃落定,却忽闻那先前宫女又道:“可是娘娘上午来的时候,就吃过橘子了。”

景帝一怔,蓦然回头:“你说什么?”

宫女满脸都是没干的泪水,一边自己擦着,一边回答:“太医说这个毒毒性猛烈,肯定刚吃不久。但如果真的是橘子有毒,娘娘她上午来的时候,就吃过了,可之前一直没有事。”

宋皇后道:“那是什么时候?”

“刚到寺里的时候,娘娘看着橘子鲜红可爱,就挑大的叫奴婢剥了两颗。当时贺三小姐也在,还劝娘娘说橘子虽是酸甜可口,但到底入腹冰凉,叫娘娘不要一下吃太多。于是娘娘才住了口,剩下了半个。”

橘子是熙贵人选的,宫女剥的,也就是说,贺南风不可能预料对方选的哪颗有毒,哪颗无毒。若真在橘子里下药,熙贵人应该再上午就小产了。

景帝沉吟片刻,道:“剩下的那一半在哪里。”

宫女想了想,道:“在奴婢上午随身的袋子里。”

“拿过来。”

“是。”

宫女返身,在衣裳架后一番寻摸,掏出带皮的半个橘子来。景帝示意太医再查,又是一阵研究后,向皇帝回复道:

“启禀皇上,这一半橘子无毒。”

众人心头一颤,果不出所料,先前吃的无毒,之后的每个都有毒。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橘子里的毒,是有人在大典期间闯入禅房注入的。

熙贵人除了斋饭,就只吃过贺家三小姐的橘子,如果中毒小产,绝对是贺家三小姐谋害无疑。只可惜对方不曾料到,熙贵人上午便吃过橘子了,而且还剩下半个作为证据。

贺家三小姐当时一番好意相劝,不想如今正好救了自己一命,可见真是好人有好报啊。而那背后下毒之人,用心也实在太险恶了些,只不知是针对熙贵人腹中的孩子,还是为了陷害贺家小姐。

一直低头垂泪的贺南风,这时淡淡勾了勾唇。随即便听皇帝起身道:

“传李霄阖,给朕查清楚,大典期间谁来过熙贵人的禅房。”

“是。”

众人再低头,看向那柔弱的白衫少女时,眼中便更可怜了几分。只一人忽然面色惨白,正在不知惊异还是忐忑中时,忽然对上少女清澈的眼眸,似带着浅浅笑意一般。

柳清灵蓦然一怔,只觉心中忽而收紧,但仔细看去时,又什么都没瞧见。

那晚的潜龙寺尤其禁卫森严,任何人都不得进出过。到巳时两刻左右,禁军统领李霄阖终于带着一个小和尚向皇帝回复道:

“启禀皇上,大典期间其他人都在正殿内外,没有察觉何人出入禅房,只有这小和尚当时尿急没去,说他看到过一个丫鬟模样的人,鬼鬼祟祟从熙贵人禅房所在的院子出来。”

如此,那丫鬟模样的便极可能,就是趁大典之机前往禅房下毒的人。

景帝眉宇微蹙,道:“你可能认出那人模样?”

小和尚虽是第一次面见天子神色惶恐,还是想了想肯定回答:“回皇上的话,小僧记得那人长相。”

“好!”景帝大手一挥,“带他去认,一个一个地认,一定要把那人找出来。”

“是。”

话音刚落,小和尚方要转身,就闻得屋里一声惊呼,随即便见一个丫头摔倒在地。

众人愕然,那晕倒之处便让出一片位置来,身边丫头扶起那人时,小和尚正好一眼瞧见,不禁跳起兴奋道:“是她,就是她,我看的丫鬟就是她——”

满堂顺着合上手指看去,就看到那摔倒的丫头面色惨白,连忙磕头告罪,身边是柳家姊妹,一个震惊,一个惶恐,都浑身颤抖着。

“呀,这不是柳家小姐的贴身丫鬟么?”

“原来下毒的人是她。”

“难怪方才都没有想起,这样一个小丫鬟,谁会注意到。”

……

后妃们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一声声落在柳家姊妹耳中,仿佛遭到雷击一般。

“是你下毒谋害皇嗣。”景帝起身,冷冷看着对方,那眼神跟先前看着贺南风一模一样。

那摔倒的丫鬟不断磕头,口中叫着冤枉,说她根本没有离开过小姐半步,肯定是看错了。

小和尚便不忿插嘴道:“我认得就是你,怎么会看错?”

“冤枉,奴婢冤枉啊……”

景帝抬手,示意对方闭嘴,冷冷一笑道:“你若早些招认,朕还能留你全尸。不然,朕要你九族陪葬。”

小丫鬟一怔,满脸泪水愣在原地,似吓傻了一般。

“她一个小丫鬟,怎么敢谋害熙妹妹。”多时旁观的嫣贵人这时含笑开口,别有深意般看了眼温和平静的贺南风,又看了看柳家姊妹,吟吟道,“臣妾听说前些日子熙妹妹好似与柳嫔姐姐吵过一回,如今又是柳家丫鬟在禅房鬼鬼祟祟,呀,难不成——”

她话到如此,大家又都明白过来。随即便听柳嫔一声怒斥,向嫣贵人道:“你胡说八道,本宫岂会为了那般小事谋害皇子!”

“可是,”嫣贵人又是一笑,继续道,“妹妹刚才在寺院门口,可是见到熙妹妹向姐姐请安,姐姐理也不理呢,连对一旁贺三小姐,没给半分好脸色。”

贺南风心中微微一顿,看向了对方。

嫣贵人从来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不假,今日这些话却明显有襄助之意。且对方居然早在门口就留心观察了自己,这般情形,前尘可从未有过。叫贺南风不由思索,难道是春宴一曲,叫对方察觉什么,有了结交之意么。

不及多想,便听柳嫔指着对方“你你”几声,气得说不出话来,随即是皇后吩咐对丫鬟用刑,那丫头毕竟年纪还小,不消片刻,就喊起饶命来,将事情透了干净:

“是我家小姐让我下毒的!皇上,是我家小姐让我下毒的——”

众人一怔,纷纷看向柳清灵,见后者脸色煞白汗如雨下,便知小丫鬟的话所言非虚了。

柳清灵“扑通”跪地:“皇上臣女冤枉,臣女怎么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一定是这丫头被别人指使,诬陷我的,皇上明鉴!”

但景帝眉宇冷峻并未理会,只抬手示意刑罚暂停,缓缓走到丫鬟面前:“你家小姐,为何要让你下毒。”

小丫鬟一面因为伤痛掉泪,一面回答:“小姐得知贺家三小姐给熙贵人送橘子,就特意叫柳嫔娘娘今天带上她,好趁大典时往橘子下毒,陷害贺三小姐。”

原来如此,素闻柳贺两家小姐交好,不想居然背后这样阴险,想出借刀杀人的毒计。满座嫔妃无不是心头安静,看了看柳清灵,又看向贺南风,见后者也是一眼不可置信地望着柳家姊妹。

“灵儿,你,你为何要这样做……”

少女眼眸含泪,楚楚可怜,仿佛因为姊妹迫害而伤心不已,看得人十分不忍。

“难道,难道就因为我父亲不让你再进贺家么?”

原来还有这回事,众人一叹,原来亲密姊妹背后,也早有隔阂在,大概这就是柳家小姐陷害的理由吧,也算合情合理。

柳清灵忙道:“南风你不要听她胡说,我没有!皇上,臣女没有,真的没有——”

嫣贵人一声冷笑,看着那小丫鬟,打断对方道:“你老实想想,果真只是为陷害贺家小姐么?难道就不是为了替自家姐姐出气之类?再说熙妹妹近来荣宠正盛,也难怪柳姐姐心中不快了。你好好想想,若是说实话,皇上皇后还可能对你坦白从宽。”

毕竟是柳清灵的丫鬟,微微一怔后,便明白对方的意思,这是要让自己拖柳嫔娘娘下水。

其实即便嫣贵人不提,也无人不是这样想的。但柳嫔闻言还是气得脸色通红,向嫣贵人怒斥道:“你这贱婢休要血口喷人!本宫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污蔑本宫!”

本同为后宫嫔妃,嫣贵人却被骂作贱婢,立刻又无限委屈起来,泪光盈盈向着皇帝柔声道:“皇上——”

景帝脸色越发不好,转向柳嫔冷冷道:“你说,此事是不是你主使。”

柳嫔悲愤交加,只好跪地毒誓自证清白,但不管誓言发得多毒,也明显是没有人信的。好在即便有嫣贵人引导,小丫鬟也没有说出柳嫔指使的话,既然无凭无据,也只能当做是柳家二小姐一人所为。

“柳清灵谋害皇嗣,心肠歹毒,即日起打入天牢。柳嫔不知教妹向善,着降为贵人,月例宫人减半。吏部侍郎柳钊教女无方,着连降三级,外放出京。”景帝神情阴沉,继续道:“婢女杖毙,若有家人,同诛。”

话音一落,三人瘫倒在地,只有柳嫔还有微弱的声音,颤抖着缓缓回答:

“臣妾领旨,叩谢皇恩。”

如此,一切便算尘埃落定了。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