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年穷女人在娘家的遭遇,让人心酸。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一个中年穷女人在娘家的遭遇,让人心酸。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韩霞
2021-01-27 21:00


2009年,我、我姐和我弟三个人都已结婚,那时父亲早已去世,只有母亲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

那年的冬天,因为天气突然变得很冷,母亲的身体还没来得及适应这骤降的温度,半边身子突然就不能动弹,倒在了炕上。
我们知道后,手忙脚乱把她送进医院,却因为送的并不及时,她的身体恢复得不是很好。

大夫说,母亲糖尿病引起了很多并发症,诸如脑梗,还伴随着小脑萎缩。
脑梗导致她生活不能自理,小脑萎缩导致她的智商退化到孩子时代。
这种情况,必须有一个人长期在身边守着她了。

好不容易挨过了那个年,2010年初,母亲出院后,我跟姐姐、弟弟三个人坐到了一起,商量母亲的后续问题。

都说一个老人能够养好几个孩子,好几个孩子却养不了一个老人,这话一点也不假。

姐姐说,她还要帮闺女家照顾孩子,实在没有那个精力再来照顾母亲了。
弟弟则在旁边默不作声。
我和姐姐把目光投向他的时候,只见他的眼神躲躲闪闪,不敢跟我俩对视。
我再看向兄弟媳妇,兄弟媳妇说话了:
“我们家孩子还小,把娘接到我们家也是我伺候,我可伺候不过来。”

那一年,姐姐48岁,弟弟30岁,我在中间,38岁。
不大不小,也不是儿子的我,为了不让母亲沦落到无人看管的地步,义无反顾地接下了伺候母亲的任务。

姐姐说,这么安排也是为了我好,姊妹三个,数我家的条件最差,母亲自己住的那6间瓦房,在她百年之后,就由照顾人来继承。
我承担了照顾母亲的重任,那6间房子以后就是我的。

当初答应照顾母亲,并不是奔着老人的房子去的。只是既然有了这个说法,心里也就有了一些期许。

这一照顾就是五年。
说实话,照顾一个小脑萎缩的老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母亲身高1米67,生病后虽然瘦了很多,可是她的骨头架子还在那,体重也一直维持在一百二三十斤左右。
这对于身高只有1米60,体重只有90斤的我来说,伺候母亲格外的困难。

因为母亲当时变得手脚笨拙,身子也不灵活,无论从床上站起来还是从马桶上站起来,都是一件费力的事情。
她上厕所的时候,我得跟在后面,不仅仅是为了给她擦屁股,还为了把她拉起来。

生病的母亲总认为自己还是个健康的正常人,住在我家的时候,她屡次自己开门出去,说要回家。每次我都得好好盯着她,生怕一不小心她就跑了出去。
后来经历过她出逃两次以后,我更是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紧紧地看住她,以至于搞得我后来上个厕所都不敢关门,边竖着耳朵,边听着动静,一溜小跑的快去快回。

小脑萎缩的人确实跟个孩子似的,喜欢吃甜食和油腻的东西。可是母亲的血糖很高,我不得不严格监管她的饮食,只让她吃清淡的食物。
因此,母亲对我很生气,姐姐偶尔来一趟,她就悄悄地跟姐姐说,我不给她吃饭,对她不好。

小脑萎缩的人还有一个重要的毛病:大小便失禁。
好在,因为母亲活动少,大便并不勤,只是糖尿病引起的小便多是不争的事实。
她经常尿裤子。往往前脚我刚问过她要不要小便,她说不要,后脚她就给我来个尿漫金山。

母亲住的床,从被子到床单,每天都得换洗好几遍,甚至床垫子也得趁太阳好的时候,拿到阳台晒一下。
地上的地板,因为尿的侵蚀,已经翘边了,冬天地暖打开的时候,就会散发出一股子尿骚味。

伺候老人不比伺候孩子容易,孩子不听话,大人还能训两句,咋呼一下她;老人不听话,那是训也训不得,讲道理也不听,爱咋咋地,反正我也不敢打她。

因为照顾母亲,我跟老公的关系处得很不好。谁家有这么一个不正常的老人,都会感到崩溃的吧,况且这只是自己的丈母娘,并不是亲生母亲。

老公跟我经常吵架,不光是因为他看不惯母亲吃饭时,拿着筷子在盘子里搅来搅去,或者她会在吃饭时,因为某个小事突然大笑,口水喷得满桌子都是。
还有很多别的事情。

我也跟老公吵架,因为我感觉自己的压力很大,过得不开心,他不但不理解我,还老是冷着个脸,埋怨我接下了这么一个包袱,简直是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吵到最后,我俩都差点去民政去办理离婚。

我经常会在半夜偷偷的哭泣,那种照顾老人的心累,那种看不到前景的无助,还有夫妻关系的分崩离析,让我都有一种活不下去的感觉。
自己的经济条件也不好,请保姆更是不敢想的一件事。

好在,再糟糕的事情也会有结束吧。
2015年5月30日,母亲因为病情加重,无法治愈,在我的陪伴下,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安置好母亲的后事,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虽然5年的朝夕相处,让我对母亲的离去时常感到伤心,但是她的去世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5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同年7月份,母亲的老房子划入拆迁范围,听到消息后,我以为自己苦尽甘来,一直在默默等通知。

日子一天天似流水穿梭而过,我却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拆迁后续的消息。
直到有一天,在路上遇到同村的人,人家向我打听我们家得了多少拆迁款的时候,我才知道,拆迁款早已发放,只有我蒙在鼓里而已。

当时我就感觉事情不好,果然,把姐姐和弟弟找到一起,经过询问后才知道,老房子的拆迁款已经打进弟弟的账户。
我问他们俩,还记得当时安排我照顾母亲时说的话吗?
弟弟说,知道你伺候老人不容易,这样吧,我给你10万块钱,作为这五年的工资,你就当这几年找了个保姆的工作好了。

听到这话时,我气得脸上的肌肉都在发抖,转头问姐姐,你说怎么办好?
姐姐却说,弟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拆迁款应该给他,况且他这几年做买卖,把家里的财产赔个精光,正指着这笔钱翻身呢。你就不要计较这么多了。

气愤不已的我,恨恨地拿着10万块钱离开了弟弟家。
从那时起,我就发誓,以后跟他们都将不再联系,他们过他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姐弟关系又如何,还不是见到钱就忘了亲情,把自己的姊妹当傻子对待?

只是嘴上说着最狠的话,心里却非常得痛苦。
每当看到别人家的兄弟姐妹相处得那么亲昵愉快,每当过年时跟老公家的弟兄们聚餐时,我都会默默得在想,如果我们三个也能聚在一起说说笑笑,那该多好。

每个人都渴望亲情,我明明是有姐姐和弟弟的人,却过得跟独生子女似的那么孤单,心里那种难言的滋味,也只有自己知道罢了。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想到还有我这么一个姊妹呢?

转眼时间就来到了2020年,这期间,我没有打过电话找过他们,他们也跟消失了似的,一点音讯也没有。
本以为一直这么僵下去,我跟他们俩这一辈子都可能说不上话了。

突然有一天,非常意外得,我姐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说,让我过去帮帮她,她要承受不住了。

原来,年初的时候,弟弟开车出门,因为疫情的原因,路上到处设卡检查,他为了躲避检查,走了不熟悉的路,发生了车祸。
车算是毁掉了,人也送到急救室抢救。

结果命是保住了,只是人一直醒不过来。也就是说,他跟植物人差不多了。

兄弟媳妇只去了医院一次,在确定弟弟不会醒来之后,她就领着侄子消失不见了。
出院时,我姐左右为难之下,把我弟弟接到了她家,开始了照顾弟弟的生涯。

照顾一个生病的成年人有多难,这事我有体会。
弟弟自己不能动,为了防止他生褥疮,姐姐每天得按时给他翻身好几次;弟弟的大小便问题,也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开始的时候,姐夫会帮忙给弟弟收拾一下,时间久了,又不是自己亲弟弟,姐夫难免会有怨言。

跟我和我老公当初一样,我姐跟姐夫也会因为伺候病人的事吵架。
每次吵架,姐姐都感到心力交瘁,毕竟,她已经是58岁的年龄了,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在照顾一个病人的同时,还要应对自己老公发起的战争。

姐夫也说过,你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凭什么照顾你弟弟的事全部落在你头上?

姐姐思来想去,也曾想过开口向我求助。只是当初的事情弄的太过尴尬,她始终是不好意思跟我开这个口。
这5年,我因为生他俩的气,一次也没跟他们联系,她因为要照顾弟弟的事麻烦我,也怕我数落她,好事轮不到我,坏事就想到我了?

这次她能鼓起勇气给我打电话,完全是因为她真得承受不住了。

2020年10月份,在我弟弟躺在床上小半年之后,我姐终于也累倒了。
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说她心脏周围有部分血管梗塞,遂安排住院手术,给她安了一个支架。出院后,回家看到弟弟在姐夫的照顾下,屁股上都起褥疮了,心疼得她一个劲掉眼泪。

可是哭又管什么用呢?医生嘱咐她回家多休息,千万不能做花费力气的活,累着自己。
偏偏给弟弟翻身需要用力,给弟弟换垫子也需要用力,不用力,根本伺候不了病人。

心急之下,姐姐拨通了我的电话,请求我看在兄弟姊妹一场的份上,过去帮帮他。
她说我们就姐弟三个人,关键的时候还得指着自己的亲姊妹,别人根本就指望不上啊。
还说弟弟现在瘦的已经不成人形,看上去真的很可怜。

放下电话,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说实话,听到他们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真的很难受,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我不管他们,谁管他们呢?

可转念一想,当年的拆迁款,没跟我商议,他们自己就拿回去花了,房子也没有给我,还口口声声说我是一个保姆。
现在我过去照顾弟弟,会不会还被他们当成保姆呢?

况且我现在也有我的事情,母亲去世以后,我因为几年没有踏入社会,早已与社会脱节。
当我再次出去找工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层出不穷的应届毕业生,把我这个脱节的人秒杀的渣都不剩。

我费了好大的劲,去考了会计证,才在一家小公司找到工作稳定下来,又一点一点找回自己的自信,慢慢地适应现在的职场生活。
现在,我们公司在慢慢扩大,这也是我一个升职加薪的好机会,如果我放弃这个机会,回归家庭照顾弟弟,以我这个年龄来看,不仅余生得自己交保险,恐怕这辈子都难再踏入职场了。

跟老公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老公一口否定了我去照顾弟弟的念头。
他的原话是,当年你伺候丈母娘的时候,我们整天吵架,差点把家给吵散了,现在想起来,我还心有余悸。现在你还想重蹈当年的覆辙吗?
你已经为你的家付出不少,却并没有得到公平的待遇,难道你就不长记性吗?
我可跟你说好了,你要是去照顾,以后就不要回我们这个家!

晚上睡不着觉得时候,我一直在琢磨这个事。
去照顾弟弟的阻力太大,老公的阻止,我自己对他们的心怀芥蒂,还有我的工作,我的养老金。
可是想到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弟弟,和累得心力交瘁的姐姐,内心不难受是假的。

我已经失去了父亲母亲,除了姐姐和弟弟再无别的娘家人。
以前赌气不跟他们联系,那是在他们都好好的情况下。现在他们出事了,我如果坐视不管,以后会不会后悔呢?

唉,我该怎么办才好呢?人生为什么非要给出这么多选择题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