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吻落月光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吻落月光

作者:
2021-01-28 10:00

在black成立的第五年,今夜过后他们便各自单飞。C市明珠塔今晚被粉丝包下,体育馆内人潮拥挤,后台的九个人都在补妆准备今夜的狂欢演出。

black的队长是柏川,人气最高的他也是团队的颜值担当,唱跳俱全又零绯闻的他,年仅二十一岁,粉丝数量已高达八千万。

轮到柏川排练他的单人节目时,他一转身便撞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

他低眸一看,眼前的苏澄微紧张地望着他,从身后掏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他,浑身绷得紧紧地开口道:“队长,演出顺利!”

苏澄微是队里年纪最小的,今年才十九岁。但苏澄微并不像个男孩,她有一张精致漂亮的面孔,微红的唇瓣紧咬着,看着楚楚可怜,那双有着无限魅力的双眸,任谁看了也觉得无法从她眼中逃脱。

“微微。”

苏澄微刚转身要走,柏川的手便搭上了她的头,笑道:“加油。”

苏澄微的脸微微泛红,这是她进团以来的第五年,却是第一次近距离地仰起头就能看见队长的脸。队长无论在粉丝心里还是成员心里,始终都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可无论他像是再怎么样难摘的月,她都希望踮起脚来,能亲吻他的光芒。

从与柏川相遇的第一天起,苏澄微就知道,她栽在他手里了。

1:

十五岁时,苏澄微加入了black组合。

在此之前的她,还是一个留着长发的少女,这一头长发是妈妈留给她的翅膀,正是这一双翅膀,让她生出了飞到柏川心里的勇气。

苏澄微和柏川在同一所学校,她初二的时候,柏川已经跳级读到了同校的高中部高三。因为长相出众,他几次被星探看中。起初他似乎对娱乐圈并不感兴趣,但奈何那人为了挖走柏川,使了无数方法,才如愿以偿。

星探的出现,将这个学校里的神话,拉到苏澄微的面前。

那天是苏澄微在执勤,和她分到一组的同学当天请了假,她一个人站在冷森的后校门坚守岗位。这里平时来的人很少,但还是有漏网之鱼从这里爬进来。

苏澄微正祈祷着千万不要有人来找麻烦,她一个人手无缚鸡之力,可打不过一群校霸。可偏偏,一个穿着貂皮外套,戴着黑帽子的男人真想从后校门爬进来。

她指着门外的男人,义正言辞,吓得男人一哆嗦:“这是学校,校外的人不可以进来!”

男人从包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从门缝里递进来给她,嬉笑道:“我是进来找柏川的,不过……”

柏川?

听到这个名字,她的脸上染上了一丝绯红。

男人扫了她一眼,又塞了张名片给她,扬唇道:“小姑娘,你对女团有兴趣吗?”

没等她回答,男人又准备伸脚爬过来,任苏澄微怎样说都拦不住他。想到自己的学分又要被扣了,她急忙从附近找了根棍子。

当她转身的时候,柏川已经站在了校门前。他双手插兜,少年气中有三分桀骜,他横眉看着外面的人,说道:“别为难她,有什么事我出去再和你说。”

苏澄微的棍子掉在地上,愣愣地望着眼前的少年。

柏川估计已经忘记她是谁了,但她还记得他。一年前母亲在医院急需医药费,她通过在网上众筹,才集到一半的手术费,可手术的日子却越来越紧。那时是柏川把剩下的医药费捐给了她。

她是通过班主任才知道捐款的人是柏川,但当她找到柏川的时候,他只是笑着说了句不客气。

班主任说他的身世和普通人不一样,但那笔钱不是小数目,苏澄微还是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还给他。

柏川走了过来,望着她手上的那张名片,耸了耸肩:“这个二代女团的资源不会很好,你要考虑清楚再参加。”

苏澄微将名片藏在身后,柏川没再多说。但舞台经验不多的她,对女团了解甚少,她也不敢轻易加入。

但很快,苏澄微便动摇了。柏川即将毕业,而她手里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意味着未来她可能再也见不到柏川。当她打电话给星探叔叔的时候,他却为难地告诉她:“咱们第一代女团搞砸了,准备解散了。”

“第二代女团要准备,至少需要等两年,公司准备先把重心放在男团上。”

苏澄微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加入训练,做练习生。不只是为了柏川,也是因为家里的收入问题,她不希望让母亲独自承担。

但超乎预料,她却从女团训练生变成了black的成员。那天她刚训练完,正准备回家的时候,星探叔叔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冲了出来,就差跪下来抱着她的大腿。

原来black准备推出前,早已签下的九位成员中,却有一位临时毁约不参加了。九位成员,一旦缺了一个,前期的准备计划都要重新来过。

而离开的那位成员,从综合条件来看,公司里只有苏澄微和他最为符合。苏澄微曾有过犹豫,因为要剪掉长发,伪装成一个男孩子站在舞台上,这是她从来没想到的事情。

“澄微,要是这次缺了一个人,柏川作为队长辛苦训练了一年,却要面对不能出道的结果,一定最伤心。”

她的心揪了一下,毅然决然道:“好!我参加!”

苏澄微剪掉了长发,不再需要每天偷偷摸摸地在另一个训练室看柏川,她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不用知道她是谁,这次,她会用实力让他记住她的名字。

black的九位成员只公布了队长柏川的个人资料,可却早已引起轩然大波。剩下八位成员的姓名及照片都尚未公开,等待正式公开的那一日,就是正式出道日的表演。

正是那一晚,本来默默无闻的苏澄微,一夜之间成为了最火男团的成员之一。

可没有人知道,她不是男人。

2:

当晚black之夜落下帷幕后,苏澄微的大名却高挂热搜,成为众矢之的。

她假冒原成员的消息被爆了出来,性别也被揭露出来。随着black成员单飞后,公司很快将成立二代女团,这件事柏川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公司在利用苏澄微作营销。

“可恶。”柏川咬牙,将手上的毛巾摔在地上。

他真没想到,苏澄微为了他们解围,加入black,他们竟然利用她来炒热度。

网上的舆论各分两拨,苏澄微和柏川的cp超话进入白热化阶段。

两个人以前的眉来眼去,偶尔递个毛巾都能让人看出暧昧,柏川对小队员的宠爱照顾,一夜之间仿佛真相大白。

原来,大家磕的是真爱!

网友柏柏:“苏澄微是女生,公司还瞒着大家这么多年,消息估计就是他们放出来的。内幕大家还不知情,就不要随便开喷了。”

网友房塌了心态已炸:“所以骗人就是对的吗?他们公费恋爱谁负责?”

苏澄微一直以来兢兢业业在组合里训练,话少舞好,却始终是组合里最小透明的那一个。部分柏川的粉丝跳出来,表示接受不了这件事。但令大家意外的是,大部分人都是持着“我磕到了”的态度来支持他们的。

公司一言不发地公布二代女团的成员资料,可苏澄微却背负着巨大的舆论压力,主动向网友道歉。

在苏澄微道歉的那一天,长枪短炮第一次只对着她一个人,她害怕也惶恐,揪着袖子鞠躬道:“对不起。”

媒体都围在她的面前,她被挤得浑身冒冷汗。即使她加入了组合这么多年,胆子却从来没有变大多少,这时也将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彼时,一双手从人群中将她拉了出来,让她稳稳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柏川用手挡住她的眼睛,冷静面对一众媒体记者,将话筒从她手上夺了过来,道:“black从今天起,正式解散。她就是苏澄微,不再需要顶替任何人的位置。”

记者继续问道:“那你们是否真的处于恋爱关系呢?”

柏川看着浑身发抖的苏澄微,淡淡道:“不处于,不用把你们的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我们之间,没有可能。”

听到这句话后,苏澄微不再发抖,心脏像是骤然停止跳动,整个人被泡进冰块里。

她承认,即便她和他朝夕相处多年,她都得不到他的心。她确实,比不过他一众的爱慕者那么优秀。

她从柏川的怀里挣脱开来,望向他平静的眸子,眼眶氤氲起水雾,她抖动着双唇开口道:“black解散,你也不需要再保护我了,柏先生。”

她不该再喊他队长,也不会再贪恋本来不属于她的月光。

3:

两年后的C市明珠塔,正亮着一张照片——

柏川穿着朋克风的服装,戴着黑色的墨镜,手持金色麦克风。这是他二十三岁生日,粉丝为他送的礼物。

自从black宣布解散再不轻易合体后,柏川提出要和公司解约,其余成员也在各自擅长的领域继续发展,但删了他电话和所有联系方式的苏澄微,却在娱乐圈销声匿迹。

他眼里的她,一向是一只柔软的小绵羊,不曾想这一次是彻底铁了心离开他。

柏川单飞后的资源更好了,九位成员里,只有他和苏澄微选择与公司撕破脸彻底解约,网上直到现在都在传他们的绯闻。

“你现在,过得还好吗?”修长的手指轻抚她的侧脸,心底柔软得不像话。

看着手机里那张组合的合照,柏川陷入了沉思,是不是他当年哪句话说错了,伤害到了她呢?

工作室传出了一声工作人员的咆哮:“这个Gray的时间也太难约了吧,我已经约了她半年了,她还是没空!”

Gray是原创音乐人,她的歌曲一向独具特色,嗓音甜美温暖,今年开始火了起来,不少人都想和她合作,她却很少露面。

经纪人叹了口气:“实在不行就不约了吧。”

“可是Gary的歌真的很搭老板的风格呀。”

说着,工作人员从手机里翻出了她的歌来,悠扬轻快的曲调在空荡一室里徘徊。

柏川的眉头一皱,这个声音他并不陌生,脑子里直接冒出了一个名字。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穿上了外套,着急地开口发令道:“帮我联系工作人员,看她现在在哪,我亲自过去和她谈。”

“好的老板!”

柏川将车开到了人烟稀少的街道,四处虽然亮着各色的灯光,十一点时狂欢还未开始,但浓烈的酒味已经传到了他的车内。

柏川怀疑是不是他认错了人,她那只小白兔是绝对不会来这种场合的,她躲着人多的地方都来不及。

但他还是下了车,戴上帽子和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四处搜索着那个身影。

“这首歌的调子,我已经写出前半段的旋律了,再两周应该就可以完成了。”

他的目光扫到了一个穿着红色露背裙的女孩身上,她说话的嗓音甜甜的,单手撑着脑袋在通电话,椅子旁放着一把吉他。波浪卷的棕色长发垂到肩上,看上去成熟诱惑却不显得肤浅俗气。

他的脚步挪到她的身旁,光是看到那张侧脸,他身体已经僵住了。

虽然她化着浓妆,穿着又和之前的风格完全不同,但他百分百确定,这就是之前那个连裙子都没在他面前穿过的苏澄微。

他的手搭上她的肩膀,沉声道:“你是Gray?”

她转过头来,对上他的双眼,反应过来后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肩膀,推开他:“请你别碰我,我和你很熟吗?”

这不是以前那个对他凡事听从,脸上总闪着少女娇羞的女孩了。

“我想和你谈谈合作的事情。”

“我没时间。”

“是没时间还是不想跟我合作,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害怕我?”

Gary的脸色变得苍白,捏紧了裙角布料,闪着眼底的眸光看他,勾唇道:“我不怕你,我只是不想看见你。”

但她没想到,自己即使再怎么不想看见他,她对于他而言,只是毫无关联的无聊事物。她不想,再想到从前那个自卑到骨子里的她。

现在她不是苏澄微了,是Gary。

但还没等她走出这里,就听到身后传出的尖叫声,不少人都围着柏川,小声地议论着什么。她暗暗紧张了起来,不行,这里的人有点危险。

但,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有资格管他吗?

她长舒一口气,跺脚道:“和你没关系,不要管他了。”

一分钟后,一个红裙子的卷发女孩踩着高跟鞋,冲进人群,笑着和众人打招呼,一边拉住了男人的手臂:“不好意思啊,我朋友迷路了。”

她将人拉到外面,毫不留情地松开手臂上了车,摇下车窗淡淡道:“举手之劳,不需要你以身相许,也不用惦念。合作,免谈。”

两年没有出现在媒体面前的这一对cp,再次齐名上了热搜。

原来当晚柏川并不是遇到了麻烦,而是被死忠粉认了出来,而苏澄微就这么冲了出来,本来粉丝只是随便拍了张照片,却没想到瞒不过当代网友的火眼金睛,认出了她。

工作人员看着八卦头条,感慨道:“姐,你又要火了啊!”

这两年来,她做事低调,却没想到一下又被推上了公众面前。

她气不过,将那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输入,抱着试探的心情打了过去,没想到竟然接通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柏川,我欠你的还得还不够清吗?能不能放过我?”

她当年赚够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还给他医药费,在组合这么多年她能为他做的事情都做了,他们已经互不相欠了,她只想忘掉他,平静的过自己的生活。

对面的柏川耳朵都要炸了,唇角却微微上扬了起来:“行啊,你让我看看这些年来,Gray成长了多少。”

他们两个人打赌,只要合作的单曲在一分钟内销量破五亿,他就不会再打扰她的生活。

但相反,要是她没有做到,就要答应那个坏心眼的人一个条件。

她答应了,但当她听到电话里的笑声,想到柏川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时,她知道,自己是被他套路了!

4:

镜头前的两个人,一个优雅从容地端坐着,另一个却往沙发地另一端缩,看起来很是嫌弃另一位采访对象。

“Gary小姐,请问再度和队长合作,是什么感受?”

“我一点也不想和他合作,是他逼我的。”

柏川伸出手来,揽住她的肩膀,生生地将她拉了过来,贴在自己的身边。她试图挣扎,却一次次被他揽得更紧。

炙热的温度从掌心蔓延开来,她的脸还是不争气的红了。

他望向怀里的女孩,轻声道:“嗯,你说的都对。”

采访结束后,柏川拉住了她的手腕,为她打开了车门,从容道:“Gary,两年没联系,你确定你还了解我的风格吗?既然要合作,先从吃午饭了解起吧。”

但她陪着柏川吃了一周的饭,他还没有开口和她谈过工作,从私人感情问到未来发展,像是要查她户口一样。

Gary明明就努力和他保持距离,cp粉却总能想着法磕到糖。大家都说,队长当年祸从口出,现在就是他的追妻火葬场。

偏偏舆论已经这么发展了,柏川还非要光明正大缠着她,和她上街连墨镜和口罩都不戴了。

今天逛街走得Gary脚都要断了,高跟鞋的跟都要裂开了,还没等她喘口气喝水,旁边的人便自顾自开口道:“你说,我们现在订机票出国旅行,还来得及吗?”

她揉着脚踝,抬头瞅了他一眼,忍着心底的愤怒,没好声道:“柏先生,曲子我已经准备开始写了!我没时间陪你玩!”

话音刚落,她脱下手里的高跟鞋,拎在手里,一瘸一瘸地准备走回家时,一下被人圈在怀里,下一秒以公主抱的姿势,被柏川毫不费力地抱了起来。

“喂!放我下来!”

眼见周围又有人拍照,Gray小姐的双腿不自然地在空中挥动着。

他抱得更紧,一边低声道:“你别和我生气了,我错了。”

她委屈地瞪着他,喊道:“柏川!!”她这次又要上八卦头条了。

可她越是挣扎,他越是不想把她放下来,他凑在她耳边,轻声道:“我真的,知道错了。”

次日cp超话置顶内容:追妻进度条百分之八十,近日甜分集合!

别墅的落地窗前,Gary烦躁地撩了撩长发,用余光瞥到自在在她家当主人的大明星。她本以为回到家就能甩开他了,没想到他还是跟了过来。

这首歌快完成了,她舒了口气,这次一定能回归平静的生活!

“喝点水。”

柏川放了杯热水在桌上,她摇摇头:“谢谢,不需要。”

她怕他太温柔,她会自作多情,误以为他不再是难以触及的月光。

她无望的喜欢了他太久,这一次,她再也不愿意深陷其中。

彼时,从头顶落下了一句,“对不起。”她的心微微颤了一下,下一秒还是强迫自己恢复冷静。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不欠我什么。”

Gary拍了拍睡裙,黑色的吊带裙显得她身材的曲线有致,不规则的布料只到膝盖上方,现在单独和柏川待在一起的她,向来是那么的毫无防备。

是,她心里还是信任他,还是不怕死。

她起身,朝他发号施令,若无其事道:“你可以走了,剩余的工作我会到录音室和你对接。”

没等柏川移动脚步,客厅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瞄了一眼,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正是当年退团把锅甩给公司的成员之一。

Gary快步走了过去,接起了电话:“喂,你的曲子我已经写完了,我一会发过去给你。”

柏川的眉头一皱,这段时间她哪有闲情写别人的歌,该不会那晚她一个人在那么危险的地方泡着,就是为了为他写歌吧?

想到这,他怒火中烧。他气的不是他们关系亲密,气的是他三言两语居然会刺激得她变成今天的模样。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他当初就在媒体面前说,这就是他的女朋友。

他抢过她的手机,冲着电话那边的男人喊道:“她就是一个小朋友,不懂事。你当年解约为了谈恋爱,你之前的桃花债解决了吗?没有的话赶紧滚,她不是你能招惹的。”

挂断电话后,她没有去拿回手机,意外的安静。

一分钟后,她仰起头来,眼眶已经湿润,看得柏川整颗心都揪了起来。他往前走了一步,她却只是匆匆后退。

她哽咽着开口道:“够了吗?”

她躲了他两年,好不容易才忘记她当年有多喜欢他,现在他还要给她错觉,再捅她一刀吗?难道,各自安好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她勾起唇角,开口道:“你喜欢我吗?”

Gary光着脚踩在木板上,一步步朝他靠近,她的左手轻轻抚过他的胸膛,另一只手点在他的唇上。他光是看着她的眼睛,都早已坠入情网之中。

她这么绚烂夺目,她不是当年的苏澄微了。是他,在不知道自己的感情时,用最狠的方式推开她逼她长大的。

柏川将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身上,为她整理了一下,才克制道:“我喜欢你,无论哪一个你,我都喜欢。”

她愣在原地,身后的房门咯吱一声被关上,她的心门,却无法控制地为他开起。

曾经Gary以为她变得足够好,就不会看他一眼就迷失了方向。可她知道了,只要他一句话,她就会彻底再掉落以他为名的陷阱。

5:

两人单曲发行后,一分钟内销量破了九亿,远远超出了预估值。

这一次柏川并没有耍什么小心机,反倒不留余力的在前期为这首歌宣传,歌词也是他每天熬夜写出来的,能有这样的销量,和他也脱不开干系。

Gary工作室在狂欢,只有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叹气。明明赢了,她却没有半点开心的感觉。她抓起一只抱枕挡脸,不想被察觉到不悦的痕迹。

这个混蛋是不是故意说喜欢她的?害她现在赢了还方寸大乱!

“姐,快看手机,柏川跟你表白了!”

柏川?表白?

Gary怀疑这是工作室的人在耍她,但她还是拿起手机来,习惯性点开热搜。这段时间她和柏川地一举一动都在网上被传得暧昧不已,各种混剪视频漫天飞。连她在队里的小心思都被网友扒出来放大了,他们还真是厉害。

但她绝没想到,这些混剪视频,柏川都看过。

打开手机,她手机差点都没拿住。柏川公开艾特了她,在个人账号上打下一段话,向她表白。

她下意识地去翻日历,今天真的不是愚人节吗?但没等她脑子转过来,工作人员已经凑来八卦道:“姐,有人约你。”

她转过头来,看到门外站着的柏川,一身休闲装,蓝色的衬衣很衬他,今天的素颜更显得有少年气,一下将她拉回了喜欢上他的少女时期。

两个人吃完饭C市明珠塔下散步,合照被放在上面,看起来像是最匹配的一对。

这样令人唏嘘的画面,是她当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事情。当年加入组合时,九个人总是被放在一起营业,那九人合照于她而言已经是妄想,却不曾想有一日能以她的身份实力,和他登上明珠塔。

在组合里,她不能发挥最擅长的音乐,因为唱歌的部分太多会被听出问题,她只能勤练舞蹈。为了能留在柏川身边,她越来越不像是自己。而现在,她已经能独当一面,成为优秀的Gary了。

“苏澄微。”

“干嘛。”

她下意识地回应他,就像是以前在组合里训练时,她一旦犯了错,他也会严格地喊她的名字,却耐着心手把手教她。

这五年,她每一刻因他心动。喜欢他,让她成为了更好的苏澄微,让她成为了音乐人Gary。她在组合里不能完成的梦想,在他推开她不保护她之后,她才真正有机会去做。

她害怕自己再度爱上他,可实际上,她那双手早已勾到了月,只是她还未发现,她踮起脚来,便能与星月沉沦,她也是璀璨的光芒。

Gary的色彩,因他而不再单调。

“不要喜欢别人。”他低声道。

他无数次想过,她拒绝靠近他会不会是因为爱上了别人,现在的她,早已不需要自己的保护也能闪闪发光。

柏川的自卑是Gary从未想到的,她迟疑了一会,才抬起头看他,笑道:“笨蛋,没有喜欢别人。”

她望着他的双眸,他伸出手来揽住她的腰。明珠塔的光落在塔下的两人身上,他深情的目光,像是要将她看穿。这一刻,无比渴望天长地久,时光停止。

柏川的吻轻轻柔柔地印在她的唇上,他低声呢喃着:“喜欢你。”

明珠塔下的烟火绽放,他勾住她的手指,轻声说:“谢谢你,没走丢。”

再也,不会让你走丢了。

尾声:

在Gary加入black当天,柏川就已经认出了剪短发的她,他试图劝她别趟浑水,她却不肯走。小小的身板,傲气还挺大。

他从来不会为谁的目光多停留,但却注意到了这个女孩,总是以她微小的力量一步步走向自己,让他记住了苏澄微这个名字。

成为black队长的五年,他照顾惯了所有的队员,他并不觉得,她是多特殊的。

但当银行卡里打进了一笔钱,感冒时床上总有煮好的姜茶,没来得及折的衣服在回到宿舍后已经整齐地折好放在床头,生日时每一次的意外惊喜,这些让他一步步融进她的温柔。

他以为那一句话,能够撇清关系,也能够保护好她。

但当她离开以后,他才慢慢明白,他对她根本不是队友之情,而是喜欢。他没想过找退出组合的人算账,可那天气却不打一出来,开着车闯到他们公司去教训了他。

这大概,就是吃醋。

他当年是有笨拙,才会推开她呢?

无论是苏澄微还是Gary,他都万分喜欢。

只要是她,他就喜欢,也偏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