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40章 多事中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27 09:00

第40章 多事中

李鸿与他儿子,被撵出年府,赤身裸体,年寻好不容易才被劝服,留人一命。他们自然也没有那胆量,再敢拿年府一分一毫。

至于程淑,年寻以前有多包容,此时就有多愤恨,他不愿意放过程淑,关在马棚里,不给饭吃,也不让人去瞧。

事情不过一日,年汀兰还未起床,青鱼便来掀了帘子。

“怎么了?”青鱼从不打扰年汀兰睡觉,这会子突然来,想来是有事了。

“今儿一早,芷兰小姐在门口挡住了侯爷与世子上朝,世子眼瞧着上朝要迟了,便将芷兰小姐踢了一脚。”

“什么?”年汀兰一个激灵,年芷兰身怀有孕,这若是被有心人看见,少不得会做许多文章出来。

“她现在如何了?”

年汀兰连忙掀开被子,如今多事之秋,果真是逃不了,犯下这糊涂事。

“当时便见了血,如今才请了大夫,还不知如今是什么状况。”

匆匆穿好衣裳,“咱们去那边看看,总不要当真出了事才好。”

刚一出院门,便瞧着赶来的年安,胡子拉渣,满脸憔悴。

“安哥哥!”

“走吧,咱们一起过去瞧瞧”

自打前一夜事发之后,年安便一直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想必这会也是听了消息,才来寻年汀兰。

年汀兰心中复杂,如今,最为难受的,应该就是年安了。

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还有妹妹,再是心中不满,那也是断不了的血缘关系。

到二房的时候,柳中和整个人是跌坐在地上的,年汀兰看着一屋子的人,端着热水,进进出出,心中顿感糟糕。

“怎么回事?”年安拉了一个刚刚跑出来的丫鬟。

那丫鬟满脸惊恐,“保不住了,好多血,小姐也昏过去了。”

虽说心中憎恨,但那毕竟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妹妹,年汀兰从未遇到过这等血腥之事,只听说,妇女流产,大多九死一生。

“汀兰,你先回去吧,这里太过血腥。”

年汀兰摇了摇头,“我在这里等着,无妨。”

年汀兰的话音刚落,便感受到一股森冷的视线,凭着感觉望过去,是瘦的不成样子的柳中和,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怨恨。

年汀兰皱了皱眉头,此事,想来大哥也不是故意的。

“你无须这般瞧着我,阻拦官员上朝,本就是妨碍公务。她身子骨本就弱,怪不得大哥。”

年汀兰说这话心里也是发着虚的,但毕竟是自己的大哥,她得维护着。

柳中和面无表情转过脸,看着那些人来来回回,个个都满头大汗。

“你是年家大小姐,你如何说,便如何是吧,左不过,上位者说了算。”

柳中和对她年汀兰,有过片刻柔情,也有过不屑,更有过刻意讨好,可是这般冰冷的语气,却是头一回。

年汀兰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行了,不行了,人已经没气了……”

屋子里的喊声,让柳中和一下子跳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冲进屋里,门打开的一瞬间,巨大的血腥味冲进来,刺激的年汀兰阵阵干呕。

年芷兰终究是没有保住,屋子里的人都一一出来了,大夫和产婆都向年安告知了消息。

年汀兰身形不稳,她终究还是没有那么狠心,当真愿意听到年芷兰的死讯。

这一世,终究是什么都不一样的,她没有嫁成柳中和,年芷兰也没有奚落她的那一天,上一世的那几个场景,分明还在脑海里回荡,年汀兰对年芷兰却没了那股子怨恨。

这一世,她终究还未做什么,就没了性命。

“她的死,我早晚会与你们讨回来的。”柳中和 抱着年芷兰的尸体,年汀兰心里头有些不安。

“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没有早晚!”年汀兰并不想留下祸害,“你信不信?”

柳中和眼神闪过一丝惧意,“你敢滥杀无辜?”

“柳中和,你知道,我从小就不喜欢被人威胁。”

年汀兰就是看不惯柳中和那模样,“在你没有那个实力,与我们抗衡之前,最好就不要随便放出狠话”

柳中和身形不稳,被人这般侮辱,心中自是不好受。

“还有,年芷兰如今的死,多半也是你造成的,若不是你当日对我起了歹心,又怎么可能与芷兰行下苟且事?她也不至于后头这般深受打击,意志消沉。”

年汀兰并不想动柳中和,他们这一世,已经没有机会了,年汀兰经历了前世今生,总归是有了一定的信仰,妄造杀孽,不见得是件好事。

只是,年芷兰的事儿,肯定是要柳中和背锅的,不能影响了年阶的声誉。

“年小姐,好一张巧嘴。”

柳中和一动不动,年汀兰瞧着年芷兰的衣裙上,还有滴滴血迹渗出,强忍住心中那股翻腾。

年汀兰脸色有些泛白,这血淋淋的模样,让她想起了,年家被灭门的那般场景,心如刀绞,面如死灰。

“二婶子喜好鞭打芷兰,她底子本就弱,再加上柳中和,这个未婚夫婿照顾不当,如今一尸两命,也是正常。”年汀兰看着慢慢聚集在院子里的人,一个个的看了一遍。

“大家可曾听明白了?”年汀兰神色严肃,心里也很明白,年阶那一踢,可能是罪魁祸首,但是它就不能是造成年芷兰的死的主要原因。

“是!”众人齐齐回答。

柳中和看着年汀兰,“你,想要歪曲事实?”

“柳公子,我说的话,就是事实,二婶平日里是如何对芷兰的,想必大家都知道,芷兰这个孩子不稳当,大夫也是有底子的。你可莫要,血口喷人。”年汀兰冷着一张脸,看着柳中和,她这手心里,却是汗涔涔,好不湿润。

柳中和身形不稳,缓缓抬起头,看向年安。“安哥,也是打算不予追究?”

年安本就震惊,年汀兰像是忽然转了性,小时候的单纯不见,如今却是颇会分析利弊,袒护自己想袒护的人。

被柳中和突然喊到,也是眉头一皱。

年汀兰心里有些紧张,年芷兰毕竟是年安的亲生妹妹,若是年安要计较,她该怎么办?脑海里,已经想了千万个法子,却又觉得,没有一个法子可行。

“柳公子,你与芷兰还未成婚,这是我年家内部的事儿,与柳公子无甚关系,再者说了,未婚先孕,对她的声誉不好。”

年安这话说来,便是明显的偏袒了,柳中和孤立无援,颤抖着一张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年安给一旁的仆人使了眼色,“还不快将小姐接过来,快些去寻了棺材来放着。”

柳中和不愿意放,却也不能不放,年安说的对,他们的亲事未成,于情于理,柳中和都没有为年芷兰讨回公道的资格。

年汀兰松了一口气,年安,终究还是护着年家的。

柳中和忽然哭,又忽然笑,“好!好!好!给你们,给你们便是了!”

柳中和跌跌撞撞的跑出去,年汀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颇有些沉重。

“汀兰,你长大了。”

年安在年汀兰身后,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惊得年汀兰打了个颤。

“安哥哥是不是也觉得,我过分了?”

年安突然拍了拍年汀兰的头,就像小时候,安慰她一样。

“你护着自己的家人,如何算过分了?芷兰性子好强,有此一遭,也是必然。人都已经走了,难道,还定要扯到官府,毁了大哥前程?”

年汀兰微微松了口气,年安,他不计较便好。

卫玲珑伺候着何木珍来二房的时候,年芷兰已经被放进了棺材里头。

年安匆匆安排了年芷兰的下葬,草草了事,悄无声息。

年汀兰在桶里头,泡了许久的澡。

卫玲珑带着年皓轩来寻,年汀兰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

“妹妹在生嫂嫂气?”隔着屏风,卫玲珑问年汀兰。

年汀兰睁开眼睛,“谈不上生气,只是想知道,嫂嫂搅和的年家这般鸡犬不宁,究竟有何用意?”

卫玲珑手里的茶杯不稳,叮叮当当,险些落在地上。“妹妹都知道了?”

卫玲珑也不否认,一直都觉得年汀兰知道了什么,她这样一问,自然是真的了。

年汀兰看着自己被泡的发白的手,扯过屏风上的帕子,裹在身上。

卫玲珑瞧着她起来了,便拿了另一块,想要去帮她擦头发,却被年汀兰躲过。

“嫂嫂还是离我远些,这芷兰已经遭遇不测了,我可还是惜命的,不想白白没了性命。”

卫玲珑呆在原地,看了看年汀兰,“妹妹若是想知道什么,便尽管问就是,何苦这般挖苦嫂嫂?”

年汀兰知道卫玲珑不对劲,但是并没有告诉年家的其他人,那么就只能说明,年汀兰还是相信卫玲珑的,只是在等着卫玲珑自己说清楚。

大家都是聪明的女子,相互之间的心意,自是明白。

年汀兰听着卫玲珑这话,坐在铜镜面前,见她半晌没有动静,“不是想帮我擦头发?还不过来?”

就冲着年汀兰这忽冷忽热的性子,卫玲珑突然有些担忧二皇子日后,这性情,他可能招架得住?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