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玉案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玉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紫沙壶
2021-01-28 18:01

这几天没生意,再这样下去我的生计就成了问题。不是我以前的收入不高,而是每次挣的钱都被我挥霍一空,你也许会问我为什么不攒些钱细水长流着过?

我回答肯定不会。因为我的职业让我知道今天活着不知明天是否还活着,你说我攒钱有什么用呢?

你也许又会问我干的是什么高风险的职业?

当然这是个秘密,因为我从来没有对人讲过,即使我的父母都不知道,况且我的父母已经死去多年了。

知道我当杀手的没有几个人,也许知道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文老先生找到我,让我很吃惊,这个圈内有好多规矩,他显然不懂。他不断地用手搓着从袖子里面垂下来的一个玉把件,他那白晰细长的手指局促地快速抚摸着那块美玉,我虽不太懂古玩,看他手上的玉器,就知道是个古董,而且价值连城。他不该这么露富的,难道不怕我杀了他?

当然我现在不会杀了他,我是不会杀掉雇主的,行有行规,我不能坏了行内的规矩。

文老先生剧烈地咳嗽着,还不好意思地把黄白的浓痰吐在丝绸手绢里面,他的身体显然不好。

难怪他身体不好,你想七十多岁的一个糟老头子在家里养着三妻四妾的,他简直就是一个酒色掏空的枯木头,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了,他颤颤巍巍地对我说:“我要你作一个人,这是定金。当然等办完了还会有一半。”说完了把一个丝绸手绢放在桌子上,听到银子的响声,我快乐到了极点。

我看到他说这个人的时候是紧咬着牙齿的,说实在的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是不应该生气的,这样对身体不好,尤其是他这样的一个病秧子。

他从牙缝挤出几个字:“是博古斋老董……”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恨那个人那么历害,但我只关心猎物是谁,活干起来是否难缠,因为我有一次干活碰到了练家子,我不光没有取到人家的性命,自己的性命也差点扔在那里,现在身上的几处刀伤碰到阴雨天气还隐隐作痛,如果碰到了练家子我是会要个高价钱的。

但是这次不会的,因为老董我认识,他表面开着一家古董铺子,据说是干着见不得光的买卖,白天卖古玩,夜间盗古墓。他是个大肚子的酒囊饭袋,说话嘎嘎响,喜欢在烟花柳巷挥洒银子的好色之徒。

老董这样的人多一个少一个都没有关系,我有时候喜欢干这些活,总比杀那些好人强,这样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有意义的。

我把银子一把抓在手里。文先生用昏黄的大眼珠子看着我,我说了一句话,也是我看到他说的唯一一句话:“五天后我把剩下的钱拿来。”接着我就沉默了。文先生看到我对他很冷淡,颤颤悠悠站起来,慢吞吞走了出去。

他的身体很让我担心,我都担心五天后剩下的钱能不能拿到手里。他也许比老董都死的早。

我想到这里笑了。

在掌握老董行动规律的过程中,我听到了大街上流传的一个故事,终于知道了文先生为什么恨老董了。

原来视美玉如命的文先生看上了老董店里的一件玉器,据说是出土的战国玉壁,直径有一尺二寸,文先生看到它雕琢精湛,质地晶莹,造型优美,对着太阳看玉璧温润光彩,晶莹剔透,文先生当时流泪了,他说一辈子收集了美玉五百多块,没有一块玉可比这块玉璧!

他仰天长叹:“平生得此一块美玉足矣!”

据说是老董一把就把玉璧拿了过去,小心地收起来,当时文先生看着那块玉璧被老董收起来,可怜得如同大街上的乞丐,我不理解一块石头真得对他有那么重要。

我想是有钱人钱多烧坏了脑子。

文先生看上的东西是一定要买到手的,这一点老董是知道的,他嘎嘎地大声笑着,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在等待最合适的价格。

文先生说愿意用自己的五百块玉来换这块玉璧,老董摇了摇头说:“黄金有价,美玉无价,你是最识货的买家 ,你知道这块玉璧的价值。”

文先生咬着牙道:“再加上我的绸缎庄。”

老董得意地笑着,然后摇了摇头。

文先生看着老董说:“你说吧!你到底要什么?”

老董哈哈一笑说:“老文,你忘了,你家里还有一块玉……”

文先生稍作迟疑,他的脸白了一下,他知道老董说的玉是自己的三姨太如玉。如玉是文先生刚纳的一个小妾,她是文先生的心肝宝贝,可以说是有倾国倾城之貌,人们传言说如玉三姨太:长发飘飘,面如凝脂,淡眉如秋水,纤腰轻摇,欲语低头笑,万般风情绕眉梢。是少见的美人。

为什么这个老董偏要如玉呢?文先生什么都舍得,可是说要用如玉去换这块玉璧,自己还得好好想一想。

文先生梦游般走回家里,据说是两天没有吃下饭。

文先生人称玉痴,是喜欢美玉胜过喜欢一切的人。

家人看到他嘴上起了一嘴的燎泡,如玉为文先生端上来败心火的黄连茶,心痛地看着自己的老爷。

没有想到文先生忽然一拍桌子,他马上赶到了老董的博古斋,当时老董正在和三个人打麻将,看到老文急匆匆赶来,又是仰天大笑,他的笑声如同鸭子叫般难听。

因为老董刚才还对那三个人说他现在是稳坐钓鱼台,单等老文上门。可是他的牌友说不相信老文会拿自己的宠妾换一块玉,何况他又不是疯了。

可是他们看到老文来了,而且亲耳听到老文说愿意拿自己的三姨太如玉来换那块玉璧。当时人们都张大了嘴,久久不能合拢。

这个满嘴燎泡的老家伙真的疯了。

老文怀里揣着那块玉璧回家了,据说是他摩挲着那块玉璧整夜未眠。第二天如玉被老董用轿子抬到了自己府上,大街上的人说如玉在轿子里面哭泣了一路。老董在家里大摆宴席庆祝。

就在那个喜庆的晚上,如玉在老董的后院投井自杀。而手里把玩古玉的文先生仿佛听到了手里玉璧发出清脆的一声玉裂,可是他仔细看过了这块玉璧没有一丝细小的裂纹啊,可是声音从哪里来的呢?

文先生在灯下条陶醉地看着玉璧上的沁色(古玉会由于长埋地下而吸收地下的矿物质而变色),受松香沁的古玉色如蜜蜡,呈淡黄色,在灯光下发出迷人的光泽,可是这块玉太完美了,文先生的心一沉,因为天底下没有太完美的东西,太真的东西反而看起来有些假,难道没有一点瑕疵,没有一点遗憾?

文先生看着玉璧脑门上出了一层汗珠,他干枯白晰的手又重重拍在了茶几上,一把珍贵的紫砂壶差点掉在地上。

大街上的只要是看见过如玉的都说是如玉死得太可惜了。文先生也听到了如玉香消玉损的消息,据说文先生把一对山核桃捏得粉碎,我听到后笑了,心想实在有些夸张了,一个病歪歪的老人根本不会捏碎一对坚硬的山核桃。

这就是文先生找我的原因。我的遗憾是没有看到过如玉,这样美貌刚烈的女子,现在毕竟是不多了,她一瞬间出现在这红尘中,留下了惊艳的美丽传说,我没有看到真是有些遗憾。如果我看到过她的话,没准我会不要钱就会办了老董,那个酒囊饭袋,看到他油光铮亮的胖脸我就有气,我在等待机会,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除掉他。

我知道每个人的行动都是有规律的,他们会老走一条路,会在一个时间一个地点准确地出现,根本不会有偏差。这些让我想起在儿时和父亲在雪地上打兔子,父亲在雪地上面寻找兔子留下的足迹,然后在足迹处设圈套,我那时候很担心,我问父亲兔子会回来吗?父亲微笑着说:“你等着看。”

我半信半疑,可是奇迹出现了,兔子走着原来的路回来了,它走入了我们设下的圈套。

其实人也是这样,有一定的行动规律和轨迹,我就是在他们足迹经过的地方设圈套的猎人,我一点也不着急,我只不过是寻找最佳的机会,以及最大的成功率。

为此我晚上去了老董家里,我坐在他家的屋顶上面,看着他是否晚上起来练功,我不会再犯上次的错误,因为自从那次后就不再轻视每一个对手,可是我看到老董一晚上都在和一个妓女缠绵,不时从屋子里面传出他高昂放肆的笑声。我看着他那气球般肥胖的身体蠕动着,直到他气喘吁吁地驰骋着,然后一头栽倒在妓女的怀里。我差点忍不住在他瘫软如泥的时候下手,但是这样千篇一律的手法让我厌倦,我干的活直接影响到我以后的生意,我要让老董死得有创意,死得别出心裁。我后来离开他家,因为我感觉到这一单生意没有一点风险。可以说是如探囊取物。

不过我还是不敢大意,早晨我也去他家看过了,因为我怀疑他是早晨练功的,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我看着他肥胖的身子直到半晌午才爬起来,心里十分快活。

因为我掌握着他的命运。

一个人随时掌握着一个人的命运,是很幸福的事情,可以说这几天的日子是我送给他的,我要亲眼看着他过最后这几天。

我不急着下手,因为期限是五天,五天对我来说期限太长了。恰好这一段时间我是多么无聊,多么空虚,我想要看看老董最后还要干些什么。

这样我看着他去得意斋喝花酒,看到他喝得醉醺醺地在大街上唱着小曲,他们酒醒了喝下午茶,然后打几圈麻将。接下来结伴去了有名的妓院月红楼,在那里寻欢作乐,我怀疑老董是否知道自己寿命将尽,不然的话为什么这样每天放浪形骸,他们玩到大半夜,我却在屋顶欣赏一弯冷月,直到他们一起出来,看着他们一直去了荒郊野外,我也一路跟来。看到他们是在挖古墓,我趴在树上感觉身上有些凉,我看着老董把坟墓里面的东西挖出来,然后放在他的博古斋卖,当然我还发现了他一个秘密,就是他家后院有一帮人在做赝品,他们先将一块块玉器烧热,趁热放入刚杀死的狗腹中缝合,杀死的狗不让出一点血,热乎乎冒着热气。然后把装着玉的死狗埋入地下,也有的把玉器放在割开的羊腿中缝合,然后埋入土内的。我看到他们鬼鬼祟祟地就知道他们不是在干什么好事。

我终于知道了文先生换到的所谓战国玉璧是从哪里来的了。

像老董这样的人活得比我都没有意思,我看着他每天这样活着都累,我更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我要把他从无聊的生活中解救出来。

我还悄悄看过了文先生,当然他不知道我去,我看到他在那里呆呆地摩挲着那块玉壁,可能就是所说的盘玉吧,我只听说过盘玉就是把玉器放在手心轻轻摩挲,经过很长时间玉器就会更加温润,玉色也会越来越亮泽,我听说盘玉可以心静,但是老文的心一点都没有静下来,我不光看到他很烦躁,而且我还看到文先生的几滴老泪滴在那块玉璧上,我猛然间觉得他很可怜。

得抓紧干活了,我忽然想到一个让老董死得很有特色的想法,我为这个创意兴奋了一晚上没有睡觉,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要把老董这个活干得漂亮一点,以后的生意就会更多了,因为人们已经厌倦了太平常的死法,我要让老董死得惊世骇俗,虽然我知道我要为此付出很多的劳动,但是我觉得我很兴奋,我很喜欢这个主意,老文一定会很开心的,赏钱也一定会丰厚。

我暗自祈祷老董没有感冒,老天不要下雨。因为我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我在老董必经之处设下了圈套,我等待着他亲自钻进去,我象是一个猎人,等着猎物上钩。虽然等待让人烦躁不安,但是我不会,因为我不止一次地这样等待过我的每一个客人,虽然他们各不相同,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去处,这样时间长了,我就变得很有耐心很有耐心 ,就像是一只趴在网上的蜘蛛,等待让我兴奋,让我发狂。

我看到老董没有一点打破生活规律,他在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我的心欣喜若狂,他上午在博古斋打理生意,中午在得意斋喝酒,下午依然在打麻将,晚上他们去了妓院。

我坐在屋顶,看着他们走进去,看到老董肥胖的身子在那些年轻的身体上面剧烈地摇晃着,看到他一头栽落下来,直到他们一起走出来。看到他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出一点差错,我放心地走了。

因为我担心他死在妓女的身体上,那样我不光剩下的钱拿不到,还会毁了我的计划,我精心设计好的计划啊!

老董他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他们结伴穿过了空空荡荡的大街。一直向野外走去,他们的脚步声不时惊起路边的野猫,野猫惊恐的眼睛黑黝黝地看着这一群人,他们一边走一边还在说着刚才的女人,那几个都奉承老董宝刀不老,老董不加掩饰的笑声传了很远。

他笑的时候我也在笑,因为我知道他来了。

老董看来是这一群人的头,他们把墓挖开了,而且棺木已经打开,原来一直在等老董亲自下手捡活,我想大概因为老董是开古董店的,他识货吧,老董来到这座墓的棺椁前,他肥胖的脸有些兴奋,看来一个未知的棺木,里面墓葬陈列的宝贝,对他来说也是很有意思的事,他示意一个人把火把拿过来,他举起火把的手有些颤动,因为他看到里面尸体保存的完好,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具古尸也值些钱吧,老董把火把递给手下的人,自己要亲自摸一下这具古尸体,看是否采取了珍贵的防腐技术,他的手摸到了尸体上,他的嘴张大了,人们都看着他奇怪的表情,就在这时候,忽然拿着火把的那个小子高声叫了:“炸尸啊!”

人们看到了惊悚的一幕,看到那具尸体的手紧紧掐在老董的脖子上,接下来他们恨爹娘少生两只脚,都一阵风般飞奔而去,我走的时候看到他们丢失的鞋子和工具。

刚才还称兄道弟的,现在却都各自逃命去了。

没有想到今天的活干得如此简单。老董在我掐住他的脖子时候,他竟然没有反抗,身子就像一截木头般倒下,接着老董把稠的稀的弄了一裤裆,他这样表现使我很不过瘾,毕竟我做了好多准备,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下就解决了。

我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调开那些挖墓人,自己躺了进去的,何况我为了手冰凉,还带了一块冰。

把那块冰扔在远处,我从老董的身子跨过去,回家去了。

我躺在家里,等着老文上门送钱了。人老了反应就迟钝了,老文在老董死后第二天才来,他还是那样颤颤巍巍的,很让人担心,他坐在那里缓了半天气,才从袖子里面拿出剩下的那一半酬金。我以为他会说一些感谢的话,可是没有他没有说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夸奖我的创意,我很失望。我漫不经心抓过来银子,在他的面前没有露出一点高兴的神色,可是老文并没有离去,而是慢吞吞从怀里摸出一件鼻烟壶,然后看了看说:“送给你,这个才配你。”

我一把拿过来,老文是怎么知道我有吸鼻烟的习惯的?因为在外人面前我是从来不吸鼻烟的。他是怎么知道的呢?像这样的一件薄胎金镶玉鼻烟壶,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只是因为太昂贵了,我才舍不得买下它,文先生放下鼻烟壶,用昏黄的大眼珠深深看了我一眼,就慢吞吞走了。

我把鼻烟壶拿在手里,看着这个工艺精美,古朴雅致的鼻烟壶,连忙把自己的鼻烟倒进去,文先生说对了,这一件才配我呢,好在我是一个出色的杀手,我把自己的瓷鼻烟壶放起来。

我看着这精美的鼻烟壶,吸着鼻烟,我都没有想到把银子收起来,摸索着感叹看来世界上还有比银子更好的东西啊!

我看着上面包玉的金丝图案,摩挲着温融的玉质,看来这也算是享受,可是我越来越后悔没有把银子收起来了,因为我发现我的头开始发晕,而且肚子剧烈的疼痛,这一切迹象都反应出是中毒的现象,因为我老给别人下毒,我什么也没有吃,怎么会中毒呢?

我的手也开始颤抖,我是想把银子收起来,看来是没有力气了,我看着这包原本属于我的银子,不知道以后属于谁,心里很难受,我对生命无所谓,可是银子我是最爱的。

直到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我还没有把手里的鼻烟壶抛掉,因为我怕把它摔坏了,毕竟是个值钱的宝物。想到鼻烟壶,我万箭穿心般的疼痛一下减轻了,我所谓意识在空中飘荡:难道是老文?是那个病秧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