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亚伯拉罕的羔羊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亚伯拉罕的羔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雨落芽丫
2021-01-29 08:00

远心小区15栋302室搬来了新邻居,据说是一对新婚夫妇,女生叫千代,男生叫智久。

苏越是住在他们隔壁的长期租户,一个生活无趣且单身的程序员。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新搬来的那对夫妇的名字,并不是因为他八卦或是对新邻居的关心,只是他们搬来的那天,他收到了隔壁女生送来的乔迁之礼,上面印有她和她丈夫的名字,据说这一层的住户都收到了礼物,礼物盒包装的很可爱,里面是自己亲手做的一些小点心,很是精致。苏越住的小区是那种老式小区,每一层得住户都是朝向一边得,所以一层得居民还是比较多的,看来千代还是花费了一番功夫准备这些小礼物的。

第二天去上班的苏越恰巧碰见了开门倒垃圾的千代,他余光瞟见了他们房门口玄关处的一双男式皮鞋,下意识问了一句:

 “昨天搬家好像都没有看见你丈夫?”

“他工作很忙,昨天就被公司外派出差去了。”千代礼貌的回应道。

一番寒暄之后,苏越便去上班了。生活两点一线的苏越,每天除了上班写代码,几乎没有别的娱乐活动,还不到三十岁的年龄,活得倒像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刚完成一个代码,拿出手机准备休息一下,看到微信消息框有好几条未读消息,是个微信群里的消息,苏越回想了好一会,才想起这个群是刚搬到小区时,被同一层住户的阿姨拉进群里的,说是方便每层住户之间沟通交流,后来苏越发现其实就是方便帮那些叔叔阿姨砍价,就把那个群给屏蔽了。此时无聊,苏越便点进去了,发现群里好像有新成员,是千代,她在群里做了自我介绍,发了她和她老公的合照,还解释说自己老公工作很忙,没有及时拜访大家很是抱歉,昨天苏越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千代,这会看着她的照片,才注意到这个女的长相很清秀,齐刘海,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还带着浅浅的酒窝,很是可爱,只是旁边的男的看起来不太自然,苏越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这个男的长相不太配得上千代,不过人家或许别的地方优秀呢,现在这个时代,看脸已经不重要了。

连着几天,苏越也只有在早上上班出门的时候碰到千代,等晚上下班的时候,千代家的房门也是紧闭的,屋内很安静,估计人都已经睡下了。

这天的苏越也和往常一样,下班的时候都快十一点了。他路过千代家门口时,门缝底下透出淡淡的黄色光晕,在漆黑的楼道里格外显眼,千代居然还没有睡,苏越看了眼手机,都快十二点了。回到家洗漱完躺在床上的苏越,很快眼皮越来越重,就在他快要进入梦乡时,墙的另一边传来了女人若有似无的呻吟声,这让苏越一下子清醒了,房子的隔音效果一直不好,作为母胎solo的大龄男青年,活了快三十年,唯一牵过手的女人是他的母亲,现在要他如何熬过这漫漫长夜。

几乎一夜没睡的苏越,早上迷迷糊糊地出门,正好看到千代和一个男人在楼下,千代手里拎着个男士公文包,看样子是送那位男士下楼的,那男的嘴里叼着烟,不知在说着什么,苏越看着那男的眼熟,好像在哪见过,突然想起来千代在群里发过她和她丈夫的合照,他就是千代的丈夫吧,他果然一定是个有钱的男人,苏越这么八卦的想着。

这天早上天还没亮,睡梦中的苏越被隔壁摔东西的声音吵醒,他正准备骂脏话,突然有女人的哭声传来,接着好像是隐隐的耳光声音,意识到什么的苏越正准备起身,此时一声巨大的关门声,隔壁突然安静下来。苏越想了想,算了,人家的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便继续蒙头大睡。早上出门的苏越,一如往常的碰到了千代,只是今日的她似乎哪里不太一样,她没有和苏越打招呼,而是直接拎着垃圾下了楼。苏越才意识到哪里不对,今日的温度适宜,千代为何将自己包裹的如此严实,苏越刚才好像隐约看到她手腕上有淤青,联想起今天早上听到的摔东西的声音,他大概猜到怎么回事,但作为邻居,他也不好多嘴什么,也不想惹麻烦上身,只是无关痛痒的问了句:

“你早上......没事吧?怎么没见你老公啊?”

“他今天六点多就出门了,说是公司临时安排去外地,比较着急。”千代说着下意识将袖口往下拽了拽。

“哦,这样啊,那你经常一个人在家也是挺辛苦的吧,我就住你隔壁,如果有需要帮忙随时来找我。”

“谢谢你,以后可能真会麻烦你的。”千代说完后便转身上楼。

正好中午饭点,苏越正发愁今天要吃什么,员工餐厅的饭他可真是吃腻了,正巧有同事过来,说公司楼下隔壁新开了家川菜馆,新开张有折扣,要去尝尝吗?苏越一听便一口答应。在去餐馆的路上,苏越远远看见个人,那人的背影甚是熟悉,但苏越不太确定,于是他喊了声:

“智久......”那人并未回头,应该是叫这个名字没错,苏越想着,可能是自己认错人了吧,毕竟他也就见过那人一面而已,而且千代不是说他老公去外地出差了嘛。从那天起,经常有邻居抱怨大早上千代家里会传来摔东西的声音以及女人的哭声,但邻居皆是把这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讨论着千代怎么会嫁给这样的人,老太太们乐的又有了新的八卦可以谈论。

这天晚上,刚下班到家洗漱完的苏越准备上床睡觉,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呀?”这么晚谁找他。

“是我,千代。我们家好像跳闸了,突然没电了,你能帮我看看吗?晚上只有我一个人,我有点害怕。”

“好,我换个衣服,马上。”满脸疲惫的苏越本想随便找个借口拒绝,但一想到之前答应过人家的需要帮忙可以找他,所以只好忍着困意出了门。

苏越进去的时候,千代家里点了好多的蜡烛。整个房间都是朦胧的黄色光晕,而此时的千代穿着睡裙,应该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还带着洗发水的清香。

“你们家电箱在哪?我看看是不是跳闸了?”

“我刚打开吹风机,就没电了,而且吹风机一股糊味?”千代说道。

“那应该是保险丝断了,换一下就好了。”

等苏越换好保险丝,折腾了快两个小时,因为千代家没有工具,不过苏越发现这保险丝不像熔断的,倒像是被人剪了,不过那也只是他的猜测。回家后的苏越,脑子里不断的回放刚才的千代,她穿着丝质的睡裙,湿漉漉的头发,身上有淡淡的洗发水香味,蜡烛的光笼着她,让他觉得自己在欣赏一部80年代的老电影。她靠的好近,苏越的心扑嗵嗵的跳,他知道的,千代真的很漂亮,尤其今晚,也足够的性感,诱惑,他也知道不该对一个已婚的女人有如此的评价,但他忍不住。

这天正在上班的苏越,突然收到微信好友申请,打开消息框,发现是通过微信群添加的好友,原来是千代,他直接同意了。千代约她出去喝下午茶,说就在他们公司附近,顺便感谢他前几天的帮忙。苏越想着今天工作也不忙,便请了个假出去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公司在这的?”苏越好奇的问道。

“你告诉过我呀,说你在这附近上班的,你忘了吗?”千代笑眯眯的地说道。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最近好像记性不太好了哈哈。”苏越说道。

“我这么约你出来,不会打扰到你上班吧。”千代一脸抱歉的表情。

“没事的,今天本来也不忙,正闲的无聊,公司里也挺闷得。”

“昨天晚上真的谢谢你啊,幸好有你帮忙。”

“没事,都是小事。对了,你丈夫也是在这附近上班吗?我那天见到个人长得好像你丈夫,我喊了声,他没答应。”

“不是啊,他们公司不在这边的,你可能认错人了吧,说不定是个长得比较像的人罢了。”千代说道。

自从加了千代的微信,苏越经常能看到千代发的朋友圈,有她的自拍,有她自己做的小点心,还有些心灵鸡汤分享,苏越几乎每一条都点赞,他们也会无聊时微信语音聊天。

这天早上,苏越又被隔壁的争吵声吵醒。这次争吵的原因如果没听错好像是因为他,苏越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他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他好像听见了千代的救命声。顾不得多想,他冲向隔壁,使劲敲门。门打开后,他一眼看到瘫坐在地上的千代,披头散发,衣着凌乱,嘴角还带着淡淡的血迹。

“你就是千代的丈夫吧?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动手打人,我立刻报警,你想去局子里蹲几天吗?”苏越生气地说道。

“你就是她手机里一直联系的那个野男人啊,我教训我老婆,管你什么事,你勾引我老婆,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啊,这个女人居然想和我离婚,是不是因为你。”智久直接揪起了苏越的衣领子,一拳打在他脸上。好大的动静,邻居都被吵了起来。听他们的吵架内容,大家也大概猜到了一二,一时间也不知道责怪谁,因为千代长时间被家暴也是事实。

苏越没想到自己工作以外的事情竟然一地鸡毛。

“你真的要和他离婚吗?”苏越发了条消息给千代,他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发这么一条消息给千代,但是显示消息被拒收。

一连好几天,苏越都没有再见到千代,这越发加重了苏越心中对千代莫名的情愫。

这天周末,正在睡懒觉的苏越被一阵敲门声吵醒,难得的周末,谁大早上会来找自己。疑惑着打开门,竟然看到千代正站在门口,苏越愣了一下。

“不好意思,周末还来打扰你,你中午有空吗?”千代温柔的问道。

“啊......有空啊,怎么了。”被扰清梦的苏越没有一丝生气,甚至有点欣喜,他已经好久没见到千代了。

“想邀请你中午来家里吃饭,上次智久打了你,应该给你造成了困扰吧,我觉得他是误会了我们的关系对吗?苏先生应该对我没有那种喜欢的不是吗?毕竟我是个已婚的女人。”千代说道。

“我收拾一下就过去。”

这一连串的话让苏越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对千代,到底是什么感觉?关门的时候,苏越看到脚底下多了好几张保险宣传单,估计是之前有人塞进来的吧,苏越捡起来顺手扔进了垃圾桶,他才不信这些,人都没了,要这些钱给谁花。

简单收拾了一下,苏越便敲响了千代家的房门。开门后的千代笑容盈盈,似乎精心打扮了一番,比往日更加漂亮了。进门后的苏越又一次看到了玄关处一双男士皮鞋,不过好像换了款式,正疑惑之际,千代解释道:

“我老公没在家,这双鞋我一直放在这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毕竟经常是一个人在家。”

“哦,这样啊,你倒是考虑的很周到啊。”

千代的家收拾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苏越想起自己住的地方,果然家里有女人和没女人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千代说还要等一会才能吃饭,让苏越在客厅坐一会,可以看看电视什么的,闲来无事的苏越便四处晃荡了起来,看到诺大的客厅桌子上就摆了个果盘,还有一张名片,他顺手拿起来瞄了眼,是个保险推销员的名片。他愣了好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千代叫了他好几声可以吃饭了,他才回过神来。

“你刚才在想什么呀?喊了你好几声才听到。”千代问道。

“你信这些吗?苏越晃了晃手里的名片。”

“算是花钱买个保障吧,虽然买的是概率,但发生到自己身上,那可是百分百的事了。”千代笑着解释道。

“苏先生还没有交女朋友吧?”千代轻轻问道。

“是啊,工作太忙,也没有谈恋爱的时间,而且我们公司也基本都是男生,所以就耽搁到现在了。”苏越尴尬说道。

“等苏先生有了女朋友,生活就会变得井井有条了,所以不用担心。”

苏越看着千代做的满桌的美味佳肴,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他已经有好久没有吃过这种家常便饭了,平时周末在家也都是点外卖吃,压根不会亲自做饭,千代还拿出了一瓶红酒来招待苏越。酒足饭饱之后,两人都已微醺,此时千代突然哭了起来,着实把苏越吓了一跳,像他这种单身狗大直男,还真不知道怎么安慰女人,尤其是喝醉了酒在哭的女人。

“他脾气一直不好我知道,但结婚之前他从没有打过我,我们搬来这里也是因为他的工作,后来工作上一不顺心,他便会拳脚相加,摔东西,有一次他竟然摔了我们的结婚照,上次幸好有你,不然我不知道自己还活着没。”千代哭着说道。听千代这么一说,苏越才注意到,他们家素净的不像个新婚夫妇的家。还给苏越看了她脖子上的淤青,到现在还没消下去,莫名的心疼从心底油然而生。

“你说的要和他离婚是真的吗?千代,和我在一起吧,离开那个男人,相信我会照顾好你的。”苏越说道。

此时的苏越借着酒精的作用,大着胆子将千代搂在了怀里安慰着。听完这些话的千代直接吻上了苏越,苏越想推开,但千代搂地更紧了。苏越品尝到这个吻如此香甜,此时的他酒精上头,完全忘记千代是一个已婚女人。

正当他沉醉其中,准备下一步动作,门突然被打开了。

“好啊,原来你和隔壁这男的早有一腿了,你居然敢骗我说你们没什么,要不是我今天临时回来拿东西,老子头上草都被你种满了是吧,说完这话他一巴掌扇了过去,千代直接从椅子上摔倒了地上,还没等苏越缓过神来,他的脸上也狠狠挨了一拳。

“你是不是趁我不在家,经常来我们家是不是,你们两是不是早有一腿了?”男人说完这话,走过去掐着千代的脖子接着说道:“平常我在家都不见你怎么打扮,一副死人脸,今天倒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是准备勾引谁呢,你怎么这么犯贱呢。”说完又开始拳脚相加。

苏越最看不惯打女人的男人,之前因为是他们的家事,他不好说什么,此时喝了酒,情谊大过天,他也顾不得什么,摇晃着站起来,顺手拿起桌上的酒瓶砸向了那个男人的脑袋,瞬时那人头上的鲜血汩汩直流,还没说话便倒了下去。

千代和苏越看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智久,这才缓过神来,千代用手指探了下鼻息,俨然已没有了呼吸。此刻苏越才意识到自己杀了人,前一刻的愤怒激动,现在只剩下惊恐、焦躁,悔恨,酒也醒了大半。

“你快点走,回去接着睡觉,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你记着今天没有见过我知道吗?”千代对苏越说道。

“我杀人了,我杀了人。”苏越双手抱着头,哭着说道,他已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不想坐牢。

“你快点走,这个男人我早都跟他过不下去了,我无数次在他睡着的时候都想杀了他,但我不敢,如今他死了,我就去跟警察自首,说我是正当防卫,这样还有一线希望,苏越,我喜欢你,刚才那个吻不是酒精作用。所以,为了你,我愿意做这些。”千代深情款款的看着他说道。

千代被带去了警察局,而苏越也装作刚从家里睡醒的样子走到了千代家门口。

“发生什么事了。”苏越问到。

警察勘验完现场,将尸体带走,同时也给千代戴上了手铐。

第二天一早,有警察敲响了苏越的家门。

“请问你是苏越先生吗?”

“是的。”

“这会方便吗?我们有些事情需要询问你。”

“方便,请问你们要问些什么?”

“千代和他丈夫的关系如何?”

“据我所知,她丈夫经常打她,我经常听到隔壁他们的吵架声,其他的邻居应该也听到了。”苏越回答道。

“你有见过他丈夫吗?”

“见过几次。”

“关于她丈夫家暴她的这件事,她有跟你们说起过吗?她有没有尝试过报警?”

“倒是没有和我说过,但我经常能听到她丈夫打她的声音,毕竟我们这房子隔音效果不够好。至于她有没有跟其他人说过,我就不知道了。”

“你们两熟吗?”

“谈不上熟悉,也就平时上下班打打招呼,警察先生,你们抓到嫌疑人了吗?”

“嫌疑人已经自首了,但我们要对嫌疑人所陈述的事实进行考量。”

“自首了?难道是千代杀的人?”苏越装作疑惑的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我们也询问的差不多了,谢谢你的配合。”

两天后,苏越再次收到了警局的传唤,说有一些事情要再向他确认,去往警局的路上,苏越胆战心惊,他害怕警察已经看穿了他们的小把戏。

“苏越先生,有些口供我们需要再向你确认。”

“请问,千代小姐有没有和你抱怨过她丈夫对她家暴的事情?”

“没有,之前不是已经询问过了吗?”

“请你再仔细回想一下,我们需要你如实回答,你知道向警察提供假的供词会有什么后果。”

“您为何会觉得我撒谎了?”

“因为嫌疑人的供词和你的供词有所出入,嫌疑人说她有向你抱怨过一次他的丈夫对她家暴的事情,而且是在嫌疑人的家里,你之前不是说你们不熟的吗?”

“那您为何觉得撒谎的人一定是我?”

“因为她撒谎的意义不大,而你不同。”

“警察先生,我可以见千代一面吗?之后我会说出我知道的一切,但我需要见她一面。在这之前,我想知道死者的死因,这很重要。”苏越冷静地说道。

此刻坐在苏越对面那个披着头发,穿着橘黄色狱服的女人,她眼里散发的情愫苏越无法琢磨,明明前一天他觉得这个女人可能真的是爱自己的。

“你来啦,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千代说道。

“你知道《圣经》中有一个故事,上帝为了考验亚伯拉罕的忠诚,让他杀了他的独生子以撒为上帝燔祭,正当亚伯拉罕拿起刀准备杀了自己的儿子时,有个天使阻止了他,他告诉亚伯拉罕,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上帝的了,前面树林里有一只羊,你用它来献祭就可以了。”

“你知道谁才是故事中的羊吗?”苏越问道,说完将一张保险宣传单放在了千代的面前。

“你什么意思,苏越,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我做这一切就是为了以后能和你在一起,不管我做出什么牺牲。”

“牺牲?是吗?难道这一切不都是你的阴谋。”苏越冷笑道。

“我询问了警察关于死者的死因,是被钝器多次击打造成的失血性休克,至于是什么钝器,警察告诉我,根据法医的判断,是有棱角的钝器,很像烟灰缸之类的。”

“所以我很好奇,我那天用酒瓶打死的那个人是死者吗?哦,准确点说,死的到底是谁。”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这一切的。”千代问道。

“其实那天去你家吃饭,我看到你玄关处的那双皮鞋时,我已经有所怀疑,还有,我记得你丈夫烟瘾很大的吧,但那天我去你们家时,客厅的桌上居然没有放置烟灰缸之类的东西,这很奇怪。但当时我并未细想,再后来,你丈夫恰到好处的回来,他之前就见过我一次,应该也不知道我住在你的隔壁,可他竟然知道我是你的邻居,那时我知道自己可能掉入一场阴谋,但后来你说要替我承担罪责,我便相信你是真的爱我,毕竟杀人这种罪行怎么能帮人轻易承担。”

“为何玄关处的皮鞋会引起你的怀疑?”

“我记得你说那双鞋一直放在那里是为了安全,所以没人会特意去换一双款式放在那里不是吗?唯一的解释就是,在我去你家之前,已经有一个男人在你的家里,桌子上的名片应该就是那双鞋的主人吧,他当时应该是昏迷或者濒死的状态。”

“一开始我觉得,你只是想杀了你丈夫,但后来我意识到,既然这场戏是你们两合作的,那受害人肯定不会是你的丈夫,否则,你导演这场阴谋的目的是什么?”

“唯一的解释就是,死的另有其人,而这人和你的丈夫智久长得几乎一摸一样,对吗?千代小姐。”

“看来是我赌输了,你太聪明了。”千代说道。

“你赌我肯定不忍心让你替我承担罪责,肯定会来自首的对吗,所以才会费尽心机营造出你受尽其害的可怜摸样,好让我一步步入局,这样你的目的就达到了。那天晚上,你家的保险丝是你自己剪短的吧。只是,你终究对我没信心,也对自己没信心,所以故意向警察提供了和我不一样的口供来给自己留了后路。”

“其实你差一点就成功了,如果不是你多此一举的话。”

案子很快结案,警察也查到了死者的真实身份,是张漾,那个保险推销员,他果真是和智久长得很像,简直可以以假乱真,警察也抓到了东躲西藏的智久。而这个保险推销员的公司和苏越的公司只隔了一条街。千代和智久的目的就是为了骗取巨额保险金,才策划了这么一场离谱的杀人案,从他们搬来这里开始,所有人都已入局。

苏越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看到微信群里有人将千代移除了微信群。阿姨们的饭后谈资又多了一条:没想到这个小姑娘长得文文静静的,居然还杀人。

看到微信群里阿姨们的聊条记录,无意间又翻到千代刚进群时发的那张照片,将照片放大后,苏越似乎发现了他当时看到这张照片的不适感是从何而来的了,这压根就是PS的照片。

他们两应该也不是真的夫妻,估计是要做戏做全套啊,好高的成本,可到头来人财两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