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断然离去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断然离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赤界无边
2021-01-29 07:00

十年前,武林发生了一场浩劫,一时间豪强并起,腥风血雨,皆因互相争夺武林盟主宝座而起。

最后,盟主之位花落林家。

原本,那是应该属于段家的。

段家有本独门剑谱,据说得到它便可以称霸武林,当时段家当家的大公子打败了擂台上的诸多大门派时,就在决赛的前一天突然被杀害,陪葬的还有一家老少,全部灭门。

唯剩下大公子的独子,段然,被高人所救,可惜右手臂已废。

切肤之痛如何忍?杀父之仇如何忘?

有谁会想到曾是这长安城富甲一方的段家会有天惨遭毒手,以致家破人亡。

武功盖世的段大公子连一个5岁的乞丐小儿都斗不过,被下毒暗算,连累家人。

有传言说,是林家为了能顺利当上盟主之位,利用了乞丐小儿陷害段大公子,也有说是段大公子被最信任的挚友所背叛出卖,才落此下场。

可是,林家争得盟主之位后不久,却突然有天人间蒸发,销声匿迹,引起了江湖不少的轰动。

说来也奇,各大门派争相抢夺的段家剑法,就在段大公子死去的那一夜之间,突然在江湖上消失不见,至今仍下落不明,无人知晓,大家都认为失踪的剑谱肯定与段家遗孤有关。

就连那乞丐小儿也音讯全无。

当年,段然被救时只有8岁,醒来时已被带去了少林寺,并改名叫断然,希望日后能放下,斩断前尘恩怨,平安一世。

可断然因心中仇恨太深,顽固不化,眼神执念如初,他小小年纪便立下他日定仗剑江湖,血刃仇人,为父母和自己报仇雪恨。

主持无奈,只好让他带发修行,不入佛门,无需修得少林寺功法。断然常年只穿深紫色长袖棉袍素衣,终日在后山自己练习。

曾经有不少门派暗中派杀手来寻断然,想一探剑谱线索,均被主持暗中遣散。

直到一日,断然跟着师兄弟下山化缘时,看见一位衣衫褴褛的女童在村头乞讨,约摸只比他小两岁。

断然想起了以前家中门前也常坐着一名乞丐小儿日日唱着歌谣,他每次经过家门都于心不忍地给她食物。

仿佛勾起了种种往事,触动心弦,于是断然把自己的馒头全部给了她,没想到她就一直跟着自己走到了少林寺。

断然小心询问主持可否好心收留她,主持一开始并不同意,但最终还是抵挡不住他的死缠烂打,苦口哀求,同意让她就在少林寺暂时住下了。

断然询问女孩姓名,一脸脏兮兮的她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珠子说道:“离歌。离去的离,歌谣的歌。”

断然既感到些许难过地对她说道:“好忧伤的名字,可是你父母给你起的?”

离歌摇摇头,回道:“我是孤儿,是位好心小哥为我起的,只是......”她看着他空荡荡的右手袖,没有往下继续说了。

只是,是一位满腹经纶,少年得意,双手健全的小哥起的。

主持唤走断然跟他说明,少林寺没有收留女子的例子,离歌只能安排在厨房帮忙做些杂工,这里不是她的归宿,她可以随时离开的。

平日里,主持念在与他父亲有过知交,对他不薄,每日关心有余,可因他的断臂之由,还是免不了经常遭到其他弟子的冷嘲热讽,而离歌,更是受大家排斥,整日被规劝下山。

断然便时常摸着右边那空荡荡的长袖,心有不甘,既怨天,也怨人。唯有离歌时时过来安慰他,并带上亲自酿做的桂花糕日日陪伴在旁,才让他不至于太过消沉。

有次,一班少林子弟在后山提棍围着年幼离歌,声称发现她鬼鬼祟祟地潜入主持房间,似乎有偷盗之嫌,于是纷纷扬言要把她赶下山。

断然闻讯急速赶到,把离歌护在身后,拽紧拳头紧握她手,恶狠狠地瞪着他们,他带回来的人怎容他们说赶走就赶走!

于是,断然捡起一旁树枝,与各位少林弟子打成一团,结果把他们一个个打得落花流水,感觉连平日所受的气也一并出了,方才牵着离歌赶紧离开。

主持默默在一旁把一切看在眼里,却并不说破。

他很意外少林所有的年轻弟子,均无一人能打得过年少的他。他从未教过他任何功法,但他却使出了堪得上卓绝一流,令人咂舌的“剑法”。

他仅仅只是用了树枝代剑!

其实断然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父亲在他面前倒下时曾说过:永远不要轻易相信他人,更不要在最亲近的人面前露出全部实力。

他4岁开始便受父亲亲自传授段家秘籍,心法早已烂熟于心。

自幼他便聪慧过人,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5岁时便开始跟着父亲习武,把家中藏书阁博览个遍,8岁便可将剑法融会贯通。

没有人知道“失踪”的段家剑法在哪?除了他。

如今,能同他说得上话的除了离歌,别无他人了。她性格天真顽皮,待他真心真意,他早已把她当做世上唯一的亲人看待,又岂能忍受她被人欺负?

他问离歌为何要去主持房间行偷盗之事,离歌却为他打抱不平地解释:“他们不愿教你武功,我便想去帮你偷得少林武功秘籍,可没曾想你武功却如此强,难道你原藏有剑法?”

世人都想得到他家的剑法,还因此让他失去双亲,断然沉默良久,最终叹气回道:“我身上并没有藏任何剑法,只是些年幼时习得的皮毛功夫,但只要有我在一日,我定会尽力保护你!”

离歌眼神悄然流露出复杂之情,转瞬即逝,断然并未察觉。

断然没想到,经这一闹,离歌不能再留下了。

为了让她可以继续留在少林寺,他每日跪在主持门前求情,在一次狂风暴雨之下,他被淋得浑身发抖却依旧岿然不动,主持终被他的诚意为之所动,让他代受惩罚。

这一罚,就是十年有余。

他每天得负责清扫偌大的庭院,从晨曦升起到夕阳西下,风雨不断更。

春夏微风轻抚,沙尘扬起,他扫完,沙石卷尘又来。

秋冬凉风肆意,落叶纷纷,他扫完,枯叶随风又落。

一日复一日,年年如一日。

他的速度已快过追风,听觉比常人灵敏10倍,早已把沙石练就成为暗器,把枯叶化作手中利刃。

随着时间流逝,断然眉目长得越发俊郎,五官清秀,一头乌黑光亮的头发盘插在一根木发簪上。

身材挺拔、文质彬彬的他,就如同当年文武双全、风度翩翩的段大公子,唯有不同之处在他的眼神变得既漠然又犀利。

而离歌则越来越出落大方,身形苗条,经常身穿淡黄色衣裙,长发披于背心,两根黄丝带绑在左右发髻上。

她最喜欢独趴在那红漆木栏杆上,静静地看着断然与风沙和落叶撕斗,双目犹似一泓清溪,尽显一股轻灵之气,霞光映照之下,双颊晕红,五官精致。

终于有一天,这种平静被打破了。

主持突然唤断然到房间里问话。他进门后放下扫把,半屈膝在跪垫上,认真地望着主持。

正打坐的主持立如松,两鬓斑白,依旧双手合,闭着慈目,半响,才心平气和地开口问道:“明日,可否随我到长安城走一趟?”

断然不解:“为何?”

“近日,传闻中的‘段家剑谱’要重现江湖。两日后,将在长安城外设下擂台,胜利者将成为新一届的武林盟主,并且获得剑谱。你难道不好奇究竟是谁夺走了你家剑谱?”

这时,主持递过来一个木盒子:“这是你父亲当年遗留的剑,现在还给你,我们就当去探个究竟。”

看来,江湖将不太平,风波再起。

各大门派已经开始暗涌四起,蠢蠢欲动,估计多半是冲着剑谱去的。

哼,居然有人敢拿出假冒的段家剑谱,还公然挑起武林纷争,其居心叵测,就连主持,断然也未曾透露出剑谱真实的藏匿之处。

断然很是疑惑地问主持:“难道林盟主人已找到了?”

听到林盟主三个字,主持身子稍微僵硬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了状态,道:“非也。此事不可与他人细说,包括离歌,别人问起,你就说随为师出趟远门,去见一位旧人。”

断然答应,然后打开面前的木盒子,里面是一柄熟悉的剑,那是他父亲的命剑,可是如今已成为了一把断剑,与他一样,残缺不全。

断然把剑重新取名为无敌,虽剑身已损,但他明显感受到剑魂还在,从此,它就是他的命剑,替他手刃仇人,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夜深时,断然爬进厨房旁的一间杂物房,他趴在窗口跟离歌道别,按照主持的话说了一遍给她听,只道随主持去趟远门,五日后便回。

三更半夜,离歌趁大伙都熟睡,披着黑衣斗篷悄悄地从厨房后门出来,然后往后山的方向迅速走去,不多久,一只白鸽便在丛林里飞了出来,脚上被绑了一张小纸条。

第二天,主持带着断然下山,傍晚时分,在长安城外一破庙处暂时落脚,住了一宿。

断然醒来时,发现主持早已坐在他身旁,主持说他们行踪已泄露,似有人一直跟踪,于是与他商量一计,假意离开,其实躲在屋檐顶上暗处观察跟踪他们的到底何许人也?

只是万万没想到,等他们前脚一走,离歌却带着一位大汉冲了进来,此人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左脸上有道10厘米长的刀疤。

断然认得此人,如果他没记错,这人的右手还缺了一根无名指,是被他所咬断的。

这人正是当年趁他父母中毒之时,赶到段宅杀害他一家以及断他右臂之人!他化成灰都认得,每日做梦都想找到的仇人。

当时他血肉模糊,痛晕了过去,完全不省人事,等清醒时人已在少林寺,右手肩膀包扎着层层白纱布,依稀还能看见渗透着的血液。

他恨得咬牙切齿,虽然不知道本该待在少林寺的离歌为何会跟他待在一起,此时,他双眼通红,血丝暴起,恨不得立即冲下去杀了他为家人报仇。

可是,主持却死死地按住了他,让他别太冲动,目前还没搞清楚离歌跟这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难道,是当年对你父亲下毒的乞丐小儿?”主持说出了心中疑惑,正中断然痛处,当他看到离歌和大汉在一起时他不是没有怀疑过,但经主持口一说出来,心中不由得还是心痛了一下。

难道连离歌平日对他之好,全然也是为了探得剑谱而来吗?

离歌没想到离去的断然会突然返回破庙,此时,大汉刚好走开,只剩她一人。

断然装作意外地问离歌为何在此处出现,离歌解释自己担心他下山,故尾随他来。断然称主持正去见位旧人,于是自己打算返回庙里等候他,没想到遇上了她。

断然说他要回家取回一样东西,叫离歌一同陪去。待两人回到了他从前的段家大宅时,那里早已人去楼空,草木皆非了。

趁离歌在别处查看时,他一个人在这破烂的大宅里四处翻找。

直到摸到那块特殊的地板砖,他迅速地将它打开然后从地下拿起一卷沾满灰尘的竹册子立即塞进了怀里,马上又把地板砖盖回原处。

他故意在地上露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然后方才起身轻拍衣服上的灰尘,此时,离歌刚好回到身边,看见了那块被动过的地板砖。

等两人走出段家大宅,从四面八方冲出来了各大门派,个个高手如云,仿佛早已收到通知断然在此。

断然冷哼了一声,使出段家剑法,唤醒手中之断剑无敌。

虽剑身残缺,但剑魂犹在,无敌仿佛嗅到了血的味道,向冲上来的一个个刺客大开杀戒,一会功夫便把他们通通杀个片甲不留。

很快,断然便带着离歌杀出了重围,终是以多欺少,他紫衣上虽沾满了敌人鲜血,但自己也身负重伤。

离歌搀扶着他回到了那间破庙,不知为何,断然觉得自己的意识越发地混沌不清,有如中毒之象。

等断然清醒过来时已是次日清晨,破庙里早已没有离歌身影,门外却刀光剑影,他伤势未愈,蹒跚着跑了出去。

门外,正是主持在与那脸上刀疤,右手断指的大汉在打斗,离歌刚好也在。

断然下意识地摸了摸怀里,发现剑谱不知何时已被取走,心中疑惑,但眼前,先报仇雪恨要紧。

于是,他忍痛再度唤起无敌,无敌以惊人的速度挡在了主持面前,正欲对大汉砍下致命一击时,只听见想要冲上来阻止的离歌对着他摇头大声呼喊:

“不要——他是唯一知道林盟......”话音未落,只见大汉人头落地,瞪大双眼,死不瞑目。

而主持手掌一落,刚好击中离歌,口吐鲜血,一本写着段家剑谱的黄色竹简从她身上滑落下来,却被她一个转身反手及时捡回,然后跃身一跳,往林中跑去。

断然赶紧追了上去,主持紧跟身后。

跑到一后山悬崖峭壁处,离歌此时已被各大门派团团包围。

离歌偷走的这本其实是假剑谱,是断然年幼无聊之时,曾拿来胡乱练字并藏在家中的地砖之下而已。

他带离歌回家中找它出来,其实是为了证实主持的猜疑是否正确,离歌是否真是为它来到自己身边,她就是当年传闻对他父母下毒的乞丐小儿?

而事实正铁铮铮地摆在眼前。

没想到,仅是去取一本假剑谱,却被武林中各大门派虎视眈眈,争得个你死我活,真是无比讽刺。

“哈哈哈哈哈,”当离歌看到他也出现在众人之中时,突然悲伤地仰天大笑,嘴角一丝残留的血迹突然变得异常凄美,“世间皆知得道高僧,有谁知道他竟是失踪多年的林盟主易容而变......”

离歌话语未落,左手臂忽遭暗器一击,让她顿时痛得说不出话来。断然愕然,这暗器发出的方向竟是从自己的身后——主持大师那发出!

“让她继续说下去!”断然怒吼。

“断哥哥......”离歌此时已身受重伤,只是一直强忍着各种疼痛,当她听见断然的撕吼,她的心不由地有些颤抖。

本来,她就是故意引他们到这悬崖边处,她就是要与剑谱同归于尽,她只要把这祸害之物销毁掉,她的断然哥哥是否能换来一世平安?

来不及道别,离歌正欲往下跳,四处暗器起,无敌挡。再起,再挡。

刀剑无眼,招招致命,无敌出,其余武器纷纷不堪一击。

主持,不,应该是真正的林盟主才对,见快要阻止不了离歌准备跳下去,于是提起手指,突然,离歌毫不犹豫地冲在了断然背后,为他挡下了林家的毒门暗器,血液瞬间从双眼如泪流出,林盟主及时抢去她手上的剑谱。

“离歌!”断然抱住身体正往下滑的她,主持竟然对断然使出这致命一击来诱导离歌,而且用的是林家功法,所以离歌所说的——句句属实!

他就是那个消失许久的江湖林盟主!

断然怒,唤无敌,杀红了眼,四处横尸遍野,其余人等见状纷纷下逃。

最后,他与林盟主大打了几个回合,林盟主终不抵他的段家剑法,败在无敌剑下,可惜,此时无敌也已同归于尽,断剑粉碎。

从此,世上再无无敌。

林盟主最后握着剑谱时,仰天苦笑:“我一生所追随的东西,到底是对还是错?放下,放下,一切皆是虚空,而我终究是放不下......”

断然冷笑,“世人只知得剑谱者称霸江湖武林,殊不知剑谱并非写录在册,你们千方百计想要寻得的剑谱就是我本人!”

林盟主对天大笑,痴狂痴狂,本与段兄是论剑知交,却因一时贪婪失了心,没了义,为剑杀无辜,奈何原来都是一场大笑话!接着,气绝身亡。

断然回头紧握着离歌双手,她已双目瞎,身体多处伤口一直流血不停,闭着血肉模糊的双眼,摸索着他的脸颊,有气无力地小声述说,

“你还记得年幼时,日日蹲在你家门前的小乞丐吗?你每日悄悄跑出来赠我馒头,因我总是歌谣离去离去,你便唤过我为离歌。”

“当时我面容太过肮脏,待重逢时你并未记得起是我。”

断然握紧她手,追恨当初:“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当时我已被仇恨蒙蔽,不愿回忆太多往事。如你真是当年那乞丐小儿,为何却要毒害我家人?”

离歌叹气,艰难地解释道:“我并未害你家人,是林盟主所为,并散布谣言于我。那大汉是他的管家,在他断你右臂时,是我从背后悄悄散了毒粉,然后把你救出用草车推到少林寺门外的。”

原来当年救自己的并非什么大汉,就是他人口口谣传对他父亲下毒的乞丐小儿,他的好离歌!

离歌苦笑道:“只是没想到,林盟主为了从你身上寻得剑谱,竟杀害了主持并易容替代了他,我本想方设法留在少林寺陪你平安度过一世,不料有天发现主持换容的秘密,于是偷偷跑进他房间想要找到证据,却被少林弟子所碰见。”

他记得那一次,他与少林弟子大打出手,离歌差点被主持赶走。

“之后,主持戒备森严,我多年试探未果。前日我得知他放出消息以江湖举办武林大赛夺取假剑谱来引你找出真剑谱,后又挑拨离间想让你杀害我。”

“你准备下山时,我便早已飞鸽传书通知了常年住在城西郊外的林管家,本想利用他证明给你知道眼前的主持是假冒的,无奈却被你直接杀死了。”

断然不明白:“可你为何要迷晕我,夺走那假剑谱?让我彻底误会了你。”

离歌抚摸着他的脸,告诉他真相:“偷你剑谱只是不想你再卷入武林纷争,落得跟你父亲一样的下场。”

断然泪流,心中懊恼错怪了她,悔恨当初。

“当年受你恩施一时,无以为报,只愿守得你一世平安......”说完,离歌伤口疼痛难耐,困晕过去,手慢慢地往下滑落。

他泣不成声,无敌已碎,离歌已去,断然依在。

尾声

后来有亲眼目睹当时打斗的武者说,两人皆因身受重伤,一同奔向黄泉之路。

有人却说,一无剑大侠孤单只影,浪迹天涯,锄强扶弱,每每救人于为难之中。

也有人说曾看见过,一断臂公子身穿深紫色长袖棉袍素衣常年隐居在深山老林,身旁总是跟着一身形苗条,身穿淡黄色衣裙,眼睛却绑着一白色方巾的女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