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三又三分之二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三又三分之二

作者:三顿打底
2021-01-29 11:00

楔子

顾虑拨通了顾沛的电话,“哥,我想参加你们旗下缘分小屋那档综艺。”

顾沛闻言挑眉,“刚拿了冠军就想谈恋爱了?”

“Too战队队长昨天找我谈话,似乎有意高薪挖我。”

“那可真是难得,你不去就错过了一次赚大钱的机会。”

“哥!”

顾沛轻笑一声,“行了不逗你了,一会我让小王给你安排。”

1

郑诗好打开手机,微博下除了催文的读者已尽是些谩骂之语。

一周前,一档名为缘分小屋的青年社交恋爱观察类综艺突然联系到她,本打算拒绝,但一想到接连不断的相亲流水席,她毅然决然接受了邀请。

节目组请了连同她七位素人,三男四女,规定他们除去正常外出都需要住在节目组要求的别墅中一个月。

才刚去女一女二便组成了个小团体在厕所议论女四号,正巧被她听见,至于为什么没有谈到她,可能是因为她年纪大长相也不出众没有威胁性吧。

郑诗好指着厕所对她们笑了笑,“麻烦让一下。”

二人面面相觑,对于自己背后议论之事被人发现颇为懊恼,立刻挽紧对方的胳膊匆匆离开了厕所。

待到第二日见完男嘉宾,当天晚上节目组便要求男女生互投信件。

郑诗好本是来躲个清静的,不过既然参加了节目就该好好配合。

故当可爱的四号女嘉宾撒娇询问她时,郑诗好直言道,“一号普通话不标准,怕他带坏我,二号油腔滑调,不喜欢,三号成熟稳重,但不是喜欢的类型。如果非要投也只能选一号了。”

此话一经播出,她立刻成为众矢之的。先是抨击她年龄太高,长相不行,再是情商过低,男嘉宾还不一定能看上她呢,最后再对比其他女生嘲讽几句才算罢休。夹缝中还残存着几个卑微书粉劝她赶紧退出节目自保为好。

紧接着节目组发来邀请卡函,要求抽签匹配明日一起约会的对象。

她恰巧抽到了一号,但令人意外的是又加入了一个新女嘉宾与她和男一号一起约会。郑诗好现在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屏幕前的观众幸灾乐祸看好戏的表情。

女五叫陈甜,是个参加过选秀的艺人,与男一号都年轻又有活力,而郑诗好喜静。

于是最后剪辑出的成品便彻底成了搞笑片。陈甜二人开心的在前面约会,郑诗好跟在他们身后,不是坐着就是在找坐的地方。

2

“四块。”

“不是都卖三块的吗?”男生疑惑之余接过队友递来的饮料。

只见顾虑淡淡开口,“有一块是给我的跑腿费。”

男生不再询问了然点头。

坐在身旁队友正因为一档综艺捧腹大笑。顾沛本没有在意,直到听到那边传来熟悉的女声,与他游戏里的那个叫真女人的cp格外相似。

他故作无意间问道:“你在看什么?”

队友正愁找不到人分享,急忙翻出郑诗好的微博给顾虑看,爆笑吐槽这个直女应该没人能追得到她。

顾虑看到微博上的邮箱信息,一眼便认出了是真女人的账号,这女人居然背着他上恋爱节目,心中颇为不爽,随即道:“你信不信我能追到她。”

“你?”队友看着面前母胎solo的顾虑,使劲摇了摇头。

顾虑看着郑诗好与节目中男一女五的合照,嗤笑一声:“不信我们打个赌。”

早上八点,郑诗好朦胧着双眼打着哈欠来到厨房,女四和男二正在做早餐。

他们昨日是二人单独约的会,关系应该会比与她好上一些,但令郑诗好没想到的却是男二除了与她打了声招呼之外全然无视女四号的搭讪。

“你要吃煎蛋吗?”女四号终是耐不住转身问男二,而此刻男二深觉自己不能再装没听见,于是直接拒绝了她:“不需要,我不吃煎蛋的。”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郑诗好急忙道:“我要吃,我可喜欢吃荷包蛋了。”

待到男二离开,郑诗好悄悄盘问女四号他们怎么怪怪的?

女四号略带失落的摇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昨天约会的时候男二还抱了她。

而到了晚上饭后,女一号将自己的润唇膏借给男二,男二也欣然接受了,二人说说笑笑分外和谐,明明是三个人的舞台却只有女四号在沉默。

半晌,女四号识趣离开。

3

郑诗好就在这度过了半个月,每天写两章小说,吃饱睡好,她站在窗前呼吸,不由感叹人生美好,作为一个恐婚患者,没有人逼自己相亲的日子果然连空气都是自由的。

本是岁月静好,却被节目组新来的男嘉宾打破了节奏。

据介绍来的是个电竞天才,电竞圈颜值担当,年芳十九,这些原与郑诗好都没有关系,直到少年在当天深夜将她按在墙上,喊了句真女人。

这声音令郑诗好分外熟悉,她抬起头,假男人三字还未讲完就被顾虑捂住了嘴巴。

她后知后觉噗笑一声,顾虑不由咬牙切齿道:“你还笑,这名字还不都是因为你说是情侣名我才改的。”想当初还被队友嘲笑了许久。

顾虑见郑诗好仍旧痴笑不断,索性贴近了她:“我是不是真男人你要不要感受下。”

郑诗好当即瞪大了双眼:“这里可是有监控的,你不要乱来。”她默默蹲下身子想要离开顾虑的包围圈,没成想顾虑也跟着她蹲了下来,并且告知了她这地方是摄像头死角。

“你,我可是比你大了十一岁!”

顾虑看着眼前的女人,嘴角不由勾起,“我不介意,毕竟女大三抱金砖,不亏。”

两个月前,郑诗好灵感枯竭沉迷游戏,恰巧碰到顾虑并被他救了几次,长时间缺乏爱情的郑诗好顿时就心动并给他发去了一句cpdd。

良久,就在她以为被无视时对话框突然回了一个问号。

郑诗好赶紧回道:“我可以给你送皮肤!”

“好。”有钱不赚白不赚,顾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收了钱的顾虑也算是趁职,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去陪郑诗好打游戏。

直到赛事将近,顾虑和郑诗好言明,郑诗好大方的表示理解之后手机就被基地没收了去,而这一场封闭训练一练便练去了一个月。

顾虑所在的战队获得了冠军,他怀揣着满满喜悦第一时间就想去找游戏里那个叫真女人的cp,可等了许多天都没见过她上线,倒是直接在综艺里见到了她真人。

4

环绕在郑诗好与顾虑之间的暧昧气息突然被一声咳嗽打断。

原来是大家为了让顾虑能更快的融入缘分小屋的团体,提议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而男三前来寻人,不巧撞见了这一幕。

此情此景正不知如何是好,郑诗好“蹭——”站起身来,“这地上蚂蚁这么多,恐怕是要下雨了,我去收个衣服。”

他们的游戏郑诗好没参与,倒是女一回来时是扑在女四怀里的,且还抹着眼泪。出于惊讶她上前询问了几句,女一只是抽噎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后来看了节目郑诗好才知道是因为男二拒绝了她转身和女二在一起了。

也难怪女一,回想起女一男二的种种相处,郑诗好都已默认他俩是一对了。而女二又与女一第一天就成立了小团体,这种大概就可以称之为是塑料姐妹花了。

紧接着节目组安排了第二次约会,在电玩城,郑诗好与男二一起。

“没想到这里居然有超级玛丽!”郑诗好一看见小霸王游戏机就直接走不动道上前玩了起来,“我小时候都打通关了。”

与此同时,男二走向她的身后正想握住她的手,郑诗好条件反射般往前跳了一步转身讲道:“你干嘛?”

男二只得尬笑两声表示自己也想试试,见此郑诗好大方的拿出另一个手柄交给了他,“双人模式。”

从复古游戏区出来后,男二似是无意问起她觉得自己如何,郑诗好无精打采地应付了一句还好。

“我觉得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互相了解一下。”男二说道。

“嗯。”郑诗好埋着脑袋,心里却在想了解个鬼,打个小游戏都能这么坑。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突然不知从哪冲出来个小孩直直撞上郑诗好,幸亏被男二扶住,不然她差点直接倒在地上。

正在这时亮起了一道女声,是女二在和他们打招呼,顾虑站在女二的身边,而目光却是直直的盯着男二扶着郑诗好的手。

“我们去买奶茶喝吧!”女二自然的拉开男二挽住了他的手臂走在前面,大概是有意宣示主权。

买完奶茶郑诗好识相的拉着顾敛远离了男二女二,她可不想一直被女二的杀气笼罩。

顾敛看着郑诗好那瑟缩的样子,不禁好笑:“你要尝下我的奶茶吗?”

郑诗好抬头看了他一眼,满脸嫌弃,“你都喝过了,我不要。”

“可我想尝下你的。”

郑诗好立马捂紧了自己的奶茶。

5

这期节目播出后,郑诗好意外的没再被网友追着骂,令人更意外的是他们都萌起了她与顾虑的组合,并取了个称号叫做律师cp。

在录制快要接近尾声时,女二对顾虑发起了约会。

节目规则里有一条规定,每位嘉宾都有一次约人的机会,需在黑板上写出约会对象与时间地点,被约人有权拒绝,任何人都可加入。

郑诗好赶完今日的章节起来伸了个懒腰,想去找点吃的。

下午的别墅里已经空荡荡无一人,她猜想大概是都约会去了,于是啃了几口面包就拿起杂志躺在窗前的懒人沙发,看累了就把书往脸上一放打个瞌睡。

不过才眯眼的功夫,郑诗好被脸上一阵瘙痒闹醒,睁眼一看居然是拿着绿叶的顾虑,她随口问道:“你不是去约会了吗?”

顾虑收起叶片反而问起郑诗好:“你希望我去吗?”

“我建议你不去比较好。”很明显女二是故意拿他气男二的,后面这句话郑诗好为了顾及他的面子没有说出口。

顾虑听她说不想让自己去赴别的女人的约,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明显,遂浅浅道:“好,那我不去。”

很快就到了最后一天,最后一个环节是女生在节目组安排的地方等男生出现。

由于律师cp太让人喜欢,所以导演要求郑诗好若是顾虑前来,不管如何至少不要拒绝他,至于下了节目之后如何由她自己做主。

顾虑来的时候,郑诗好百无聊赖的蹲在地上数蚂蚁,顾虑也蹲了下来,郑诗好抬头看向他,暖暖的阳光包裹着他细碎的黑发,令她恍惚了半晌:“你今天的发型好好看。”

“只是发型好看吗?”

郑诗好摇摇头站起身来,顾虑笑着将手伸向她并说道:“拉我一下。”

谁知郑诗好刚将顾虑拽起就连带着被他拉进了怀里,“郑诗好,我们在一起吧。”他胸腔中带出的低哑声音极具迷惑性,待回过神她已然点了头。

律师cp完美落幕。

节目结束后,顾虑一有空便带着郑诗好在游戏中大杀四方,也不知算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情侣,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至少现在她妈不逼着她去相亲了,而是整日给她科普找对象不能找太小的。

6

KY俱乐部。

张文拍了拍他的肩,没想到你还真把那个老直女追到手了,我算输的心服口服了。

听到老直女几个字时顾虑眼神不由凌厉了几分,“服输就打钱。”

“行行行!我这就给你转账,掉钱眼里的样。”却不想话音刚落两人就见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郑诗好,她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便离开了。

顾虑追上她的时候,郑诗好是这么说的:“我一直想知道被欺骗然后被挽留是种什么感觉,没想到你还真的追上来了。”

顾虑紧扣着她的手腕深怕她又跑掉,“我可以解释的,那个赌约只是个玩笑。”可谁知郑诗好竟说之前写小说没灵感,和顾虑在一起只是想找下恋爱的感觉。

顾虑听完直接愣住,缓缓开口:“那你答应和我在一起的事……”

“只是演戏。”

“演戏?”见郑诗好抿唇不语,他彻底被气笑了,“郑诗好。你还真是好得很!”

江悦悦端着奶茶回来就瞧见顾虑一脸怒气的望着郑诗好,场面一度十分焦灼,郑诗好看见她就像看到了救星,上前一把挽住了她的胳膊,轻声说了句,“我们走吧。”

走远之后江悦悦才问她,“不是说新书出版过来送书吗?我这就买杯奶茶的功夫,你们怎么了?”

“我们算是分手了吧。”

“什么?”

郑诗好垂眸,“我对他来说确实太老了,他可以不懂事,但我得懂。”

话音刚落就被江悦悦一巴掌呼在了脑门上,“好好说话,装什么文艺。”

“他队友说我老女人,他居然没有反驳!”

“就这?”

“就这!”

江悦悦扶额,不禁有些头疼,自己怎么会交到这么一个钢筋般的女人。

而另一边的张文与顾虑单挑被顾虑虐杀了一整个晚上,三天都没缓过劲来,导致见到顾虑就想躲。

没有郑诗好消息的第一个星期,顾虑想,只要郑诗好来找他道歉,他就原谅她。

没有郑诗好消息的第二个星期,顾虑想,只要郑诗好打个电话给他,他马上就和她和好。

直到第三个星期,顾虑攥着手机倒在沙发一旁,指尖下是游戏界面名叫真女子灰色头像和系统消息里解除cp的请求。

他揉着自己因为长时间训练而有些酸胀的眉头,长叹一声:“哥,我被人欺骗了感情。”

“哦,那她骗你钱了吗?”顾敛淡淡问道。

“这倒没有。”

“那还好啊。”

“什么叫做还好?”

“你不是视钱如命,区区感情何足挂齿。”

顾虑轻轻摇了摇头,可我没有她,比没有钱还难受。

顾沛见自己亲弟弟难得沉默,料想他怕是真难过了,随即从桌上抽出一份文档:“我们公司打算开发款新的恋爱养成游戏,正缺一个写手。”

顾虑闻言一跃而起接过顾沛手中的文件,“谢谢哥。”

“谢就不必了,训练的时候给我认真点就行。”

7

郑诗好与dd公司签合约的时候是高高兴兴的,可谁会知道顾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不行,我不满意,重新写。”顾虑微笑着将电脑合起,然而这已经是郑诗好改的第五版了。

“你故意的吧你。”郑诗好隐约有了要发火的迹象。

顾虑缓缓站起走向她的面前,“我就是在故意刁难你。”看出她想撂挑子说不干的意图,他补充道,“单方面毁约是需要赔三倍违约金的。”

郑诗好深吸了口气,默念着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余地,随后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那么请问这个文案到底哪里不行。”

“我觉得这几场kiss写得都不行,让人没有真实感,一定是作者没有亲身体会过的原因。”说话间已然扣住郑诗好的腰压上她的唇撬开了她的牙齿,报复性地啃咬着她的舌尖。

一阵刺痛使得郑诗好顿时清醒,她挣脱出顾虑的怀中,看着那张白嫩帅气的脸蛋,愣是没舍得把那巴掌甩出去,只好快速走向房门打算离去,却被顾虑拦住圈在了他与房门之间。

郑诗好抬眸望向他,“你到底想干嘛?”

“这是欺骗了我感情的补偿。”一句话堵得她哑口无言。

“郑诗好,你真的只是演戏没有一点喜欢我?”顾虑抬起一只手,修长的指尖轻轻划过她有些泛粉的脸颊,“你不喜欢我你脸红什么?”

“我这是热的。”她将脑袋撇向一旁。

“口是心非。”空气安静了许久,顾虑将她的脑袋扳向自己,“我原谅你了,郑诗好。不吵架,不解除cp了好不好。”

他拉着郑诗好走向桌角,将放置于那的银色箱子打了开来,里面是他花光了积蓄买的金砖。

他对她说:“你可是我三又三分之二块金砖,他们都说我视钱如命,我现在把这金砖都给了你,从此以后,我视你如命,好不好?”

郑诗好伸手拿了下其中一块金砖,忍不住轻声吐槽了一句:“好重。”

顾虑嘴角抽搐,还真是能破坏气氛,索性回了句:“对,很重,跟你一样。”

“你说谁重呢!”郑诗好转过身瞪着顾虑,后二人对视几秒,不由傻笑了起来。

8

三年后。

顾虑开车之余瞄了一眼郑诗好的肚子,“你等得起,咱孩子可等不起。”

郑诗好一路上不停念叨着我不要,我害怕,好不容易到了民政局门口,更是变本加厉走不动道了,顾虑环着她又不敢太用力,只得捏住郑诗好的下巴咬牙切齿道:“媳妇儿,都已经到邮政局门口了,恐婚也要有个限度,你都跑多少次了。”

“我磕的cp终于要修成正果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是个cp粉,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最后,郑诗好拿着崭新的红本,心想结婚好像也没那么可怕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