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 篇故事:结婚前,我被亲妈送进了监狱
故事 短篇故事

短 篇故事:结婚前,我被亲妈送进了监狱

作者:不落单
2021-01-29 19:00

1

王全的妈嘴大、爱凑热闹,十里八乡都知道。

谁家的新媳妇之前谈过几次恋爱,谁家的儿子又犯了浑她全知道。甚至于,很多第一手消息,都是从她那儿传出来的。

为这,王全也没少受白眼。最厉害的一次,村上杀猪的刘大壮直接堵住了王全家大门。

那么长的一把杀猪刀,直挑挑的往门口一插,非逼着让王全妈给个说法。

刘大壮人如其名,但是心肠很好。他可怜村里的一个小寡妇刚刚丧夫,在置办丧礼时,没有急着收小寡妇的猪肉钱。本来是做好事,没想到被王全妈知道后,转身就换个说法传了出去。现在,村里人明里暗里都对两人指指点点。

平白无故被冤枉,任谁也不好过。刘大壮身正不怕影子斜,带了哭哭啼啼的小寡妇就来了:“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谁都不许出这个门!”

最后,王全妈当众说了真相,王全又点头哈腰赔了很久的不是,这事儿才算翻篇。

送走刘大壮后,王全也有心说他妈两句,可瞅着老人家似乎真被那杀猪刀给吓坏了,语气也软了不少。

“您还会害怕呀?我早就说过,男人打牌,女人唠嗑,谁也没碍着谁。可您要说,也说些板上钉钉的事儿啊。那些捕风捉影的话,咱不能说。这下好了,捅出篓子了吧?”

说完,瞧着自家老妈还捧着心口一脸惊慌的样儿,王全不忍心,还是去厨房烧了碗姜茶。

经过这件事后,王全本以为自家老妈会消停一段时间。哪成想,不过半个月的功夫,他妈又摊上了一个大事。

2

那天傍晚,王全妈是被警车送回家的。

警车特有的红蓝大灯,从村口闪到家门口,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好奇心。

客客气气的送走警察同志后,不等王全反应过来,王全妈就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的土墩子上不起来了。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王全妈下巴微微一扬,嘴角一扬,一开口,就扔下了一个大炸弹。

隔壁村出了人命,她今儿是被请去当证人的。

原来,王全妈在隔壁村有个老姐妹。前两天,她和人家唠完嗑回来路上,瞅着不远处有个男人在跑。胖瘦中等,个儿嘛,就和王全差不多高。

一开始,王全妈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可今儿上午再去老姐妹那才知道,就在那天,隔壁村出了人命,混混吴刚在家被人砍死了!

这个吴刚,也是个有名气的。当爹的死得早,但是给他留下了不少钱。就靠这,吴刚买了一个媳妇,整日里不务正业就顾着喝酒。喝高兴了,他回家祸祸媳妇;喝不高兴了,他就祸祸整个村。

有一次,他就因为在路边方便时被玉米杆子绊了下脚,当场放了一把火。要不是田主来得早,一年的收成就没了。明明是吴刚的错,可最后还要人家田主赔不是。

如今,吴刚死了,少了个祸害,大家心里都挺高兴。可吴刚是被人杀死的,这就是又多了个祸害,还是个杀人的大祸害呢!

为这,隔壁村这几天连走夜路的人都少了,生怕惹祸上门。

了解了事情后,王全妈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鬼鬼祟祟的男人,赶紧打电话报了警。

“刚刚警察同志可说了啊,根据我提供的宝贵线索,这个杀人犯,很可能就是附近的人。这段时间大家要注意安全。看到可疑的人,一定要赶紧上报!”

3

不到一星期,大家还真找到了一个可疑的人,就是王全。

听说,有人亲眼看到王全和吴刚的小媳妇在田里拉拉扯扯的。

听说,还有人撞到过王全和吴刚打架的场景。王全当时可凶了,眼珠子都瞪凸出来了。倒是吴刚,畏畏缩缩的,一点没有平常的嚣张样子。

听说,听说,听说……到底是听谁说的,没有人知道。但是王全妈自己不都说了嘛,瞧着那男的身形,就和王全一样呀!

很快,这话村里都传遍了。但是大家好像说好了似得,讨论的时候都刻意躲着王全妈。

要不是有一次择菜时贪凉快,蹲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墙根下,王全妈还被蒙在鼓里呢。

王全妈说了一辈子别人,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说,还是这么不靠谱的事,她立刻冲到那些人面前,像个炸了毛的母鸡一般,尖声喊着:“到底是谁放的屁!我儿子怎么可能是杀人犯!难道我还会举报我自己儿子不成!”

话刚吼完,立刻有个不怕死的接上了话茬:“那会天黑,你没看清楚呀。话可是你自己说的,那男人身形和你儿子一模一样。”

“我是这么说的,难道整个村就我儿子一个人身高一米八?就我儿子一个人这么瘦?”

“那还有人看见王全和人家媳妇拉拉扯扯呢,这你咋说?”

“什么拉拉扯扯的!我儿子一个未婚大小伙,眼光高的很,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别人用过的?”

“你天天嘴上没把门的,王全就是真看上了,估计也不会告诉你。说不定,两人都好上了呢。”

“你胡说八道什么!再乱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哎哟哟,以前说别人时说的那么得意,今儿被人说了还不乐意啊?凭什么呀,你谁呀?你就是一杀人犯的妈罢了……”

整整一下午,王全妈吵得嗓子冒青烟,也没吵出什么结果。瞧着别人指指点点的样,王全妈觉得委屈极了。

她明明是想做好事,怎么最后就把自己儿子绕进去了呢?

还有这些人,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偏偏她说的话没人信,这些人是没有脑子吗?都说了自家儿子不是杀人犯了,怎么就没有人信呢!

最后,王全妈终于闭嘴了。她说不过别人,只能像落败的母鸡一样,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回家。

刚走到一半,远远地瞧着村口的两个人,王全妈差点没昏过去。

自己儿子,居然真的和吴刚媳妇走在了一块!

4

进了家门,吴刚媳妇一句话没说,当场就给王全妈跪下了。那力道,那声响,半点不带马虎的,王全妈的心都跟着颤了颤。

再瞧瞧自家儿子对吴刚媳妇一脸关心的样,王全妈的心彻底沉了。这两人,不会真的好上了吧?

“婶子,我今儿是特意来感谢你们的。谢谢您告诉了警察那些线索,还谢谢王全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吴刚媳妇说了啥,王全妈没听清,偏就记住了最后一句,当下两腿一软,从椅子上滑了下来:“我的儿啊,你糊涂啊!怎么能做这种事啊……杀人是要偿命的呀!偏偏还是为了这么个女人。都是你这个狐狸精,勾了我儿子的魂,还要他的命啊……”

哭着哭着,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王全妈猛地站了起来,伸出一双常年劳作的老粗手就要往吴刚媳妇身上招呼。得亏王全机灵,一把把吴刚媳妇揽到了身后:“妈,您瞎说啥呢!”

这,这是典型的有了相好的就忘了娘啊!一时悲愤下,王全妈啥也不顾了,伸出去的手当即改了方向,一下又一下地往儿子身上招呼:“你这个没良心的啊!我说啥,村里都传遍了你还要瞒着我?好好地大小伙子,居然勾搭人家媳妇,还杀人家老公,你心里还想着我这个老婆子吗,啊!”

闹了足足有十多分钟,直等妈闹不动了,王全这才有机会解释。

其实,在命案发生之前,王全和吴刚媳妇根本就没见过面,外头传的都是瞎扯。吴刚媳妇今天来,主要是谢谢王全妈提供的线索的。

“那,人家都说你之前和吴刚吵过架呢?”

“吴刚那混蛋,平白无故糟践咱田里的苗,我能不和他吵吗?”说到这个,王全现在还是一脸的气愤:“不过,吴刚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那次吵过之后,他见着我都要绕道走。”

“那她刚刚说的这段时间你对她的照顾是啥?”

“我还不是怕您和之前刘大壮那事一样,有的没的瞎说,特意跑去她家问问情况的。我去的时候,吴刚的几个叔叔伯伯正在她家闹着,要把钱分分呢。我一时看不下去,就帮着说了两句。估计就为这事,才会有那些话传出来。”

原来是这样!搞清了真相后,王全妈终于定了心。想想刚刚撒泼打滚的样,又有些不好意思了:“妮儿啊,你别见怪,我都是被村里人给吓着了。刚刚说的话都是胡话,婶子给你赔不是,你别生气哈。”

“怎么会呢,婶子。就因为您提供的那线索,警察和我说,对破案很有帮助呢。我感谢您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那就好……”

误会好不容易解除,三人也有闲心唠唠家常了。可不等王全妈说上几句话,家门突然被人从外撞开了。

为首的,居然是刘大壮!身后跟着的警察,二话不说就把王全给拘了,说他是啥嫌疑人!

5

任凭王全妈怎么阻拦,最后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带走。瞧着刘大壮一脸得意的样,王全妈杀了他的心都有:“刘大壮,是不是你报警的!你凭啥说我家王全杀了人!”

“是我报的咋样!”刘大壮自恃魁梧,一下横在王全妈前面,用鼻孔对着她吼:“我刚刚都在门外听到了,你自己哭着喊着说王全为了吴刚媳妇杀人,还说杀人要偿命!咋的,你还想瞒着?要不是我手快,这会你是不是已经让王全赶紧跑了。”

“你,你胡说八道!就凭两个音,你,你就要毁了我儿子一辈子啊!,我,我…”许是心情起伏太大,又许是吼了太久有些缺氧,王全妈只觉得眼前发黑,整个人就要控制不住的往前栽,最后还是被吴刚媳妇拉了一把。

瞅着王全妈有气进没气出的样子,刘大壮心里也有些虚。不过在走之前,他还是留下了一句话:“呸,活该!”

王全妈花了整整一个月,才想明白刘大壮骂的那句话到底是啥意思。

那天之后,王全妈在床上躺了三天,除了吴刚媳妇过来搭把手,没有一个人过来看一下。

好不容易能下床了,王全妈想着赶紧去警察局把事情说清楚了。村里到警察局距离不短,她一个老婆子要走到猴年马月去?

王全妈本想请人捎她一路,可现在谁见了她都要绕道走。就连平常唠嗑最起劲的几个老姐妹,见了她也都躲着。

当面都是如此,背后的指指点点更没少。连带着好心的吴刚媳妇,也被说了不少闲话。

后来,王全被放回来了,原因是证据不足。可真正的杀人犯还没逮到,大家伙依旧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光看着母子两。

到这会,王全妈终于知道,当时刘大壮和那小寡妇被人说闲话的时候,是啥感觉了。

有嘴说不清,真相没人信。想逃逃不掉,想无视又做不到。这感觉,比死还难受啊!

要不是刘大壮到她家闹了一通,只怕现在大家还对他俩指指点点呢。那日子,绝对不会比现在的自己好到哪儿去。

想到这儿,王全妈也不怪刘大壮了。她现在唯一的盼头,是真相赶紧大白。

6

半个月后,凶手落网了!

和当初猜想的不一样,凶手并不是附近村里的人,而是一个流窜犯。

这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身形确实很王全很像。没有固定收入,吃喝费用全靠小偷小摸,因此经常打一枪换个地方。

来这边不久后,吴刚大手大脚的模样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特意挑个吴刚夫妻两不在家的时候,大肆搜刮。可没想到刚搜了一半,吴刚突然折了回来。

这人怕吴刚喊叫,一时手下没个轻重,这才闹出了人命。出事后,他赶忙逃到了别的地方。

要不是又一次偷窃时被抓,这起命案指不定什么时候能破呢。

真相大白后,王全妈第一时间拎着礼物上了刘大壮和小寡妇的门。这之后,母子俩在村里的日子也慢慢回归了正常。

现在,王全妈没事的时候还是喜欢和老姐妹们唠嗑。不过,她现在是听得多,说的少,也再也不敢随便给人扣帽子了。

偶尔,也还会有人当着王全妈的面,打趣王全和吴刚媳妇,不对,现在是王全媳妇了:“他两这好的太快了吧?是不是之前就看对了眼呀?“

听了这话,王全妈也不生气,反倒是乐呵呵的接上两句:“小辈自有小辈福,他俩能把日子过好就行,再争取早点给我添个孙子,其他的我一个老婆子也不问。对了,你刚刚说了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