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46章 做营生

作者:看人间
2021-01-30 09:00

第46章 做营生

“这商人做事,最是讲究利益二字,你可做得到?”

年阶好容易休沐在家,年汀兰不由得寻到兄长与嫂嫂,找他们一同问问这经商行当。年阶问的话,并不是玩笑,年汀兰所说经商,只怕是一时兴起之举。毕竟一个从未经历世事的小女子,又向来没有钱财之忧,如何能像商人一般精打细算?

年阶对自己的妹妹向来是抱着养护的意思,年家的女儿,自然是该娇养的,如何能做得了那些辛劳的事儿?

只是年汀兰的这个想法,落在卫玲珑耳里,却是另外一番心思。

她能有经商的想法,想来不会是一时半会儿的心思,年汀兰如今还未定下成亲的日子,就是她如今多番历练,那也是在年家霍霍。

不由得扯了扯年阶的衣袖,“我到是觉得妹妹这个想法不错!”卫玲珑一口肯定,看着年阶不解的神情,卫玲珑连忙解释。

“夫君何必阻拦妹妹行事?总归她如今还是个女儿家,就是错了失了,都有咱们担着。可若是当真入了王府,哪里还有这些闲暇心思?她的念头,若是成了,那她日后带去王府,那也是她的底气。”卫玲珑分析的头头是道,年阶立马便缓了表情。

年汀兰只看着兄嫂二人,这婚姻之事,当真是奇怪得紧,以往兄长是一个多么自以为是的人?就是母亲都不见得能够转变他的想法,偏偏这个嫂嫂轻轻一说,他就能瞬间变了想法。

“娘子说的倒是,既然如此,你便从我的俸禄里拨了银钱,支持妹妹做事。”

卫玲珑眉眼带笑,理了理年阶的衣领子,二人倒是相亲相爱,羡煞人也。

“多谢夫君支持”卫玲珑前一刻分明还在说教,这个时候,却又是一副小妇人家的羞涩模样。“我瞧着妹妹那东西着实是新奇,过两日不是闻太师寿辰吗?咱们就借着这个机会,给妹妹的东西打出个名头,你说如何?”

年阶点了点头,“母亲如今不是由着你做主年府吗?这些人际往来,你自行打点便是,若是错了失了,总归有我撑着。”

年阶此人,容貌品行,最是像他父亲年寻。

得了一个女子,便是悉心护着,从未说过有半分不信任,卫玲珑有时候心里都有些感动,若不是自己肩负重任,若是自己一心一意主持年府,夫妻二人,应当是过的最为惬意。卫玲珑对于不能全心全意对待年阶,这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愧疚。也许正是因此,才对他以及他的家人,更加的好,事必躬亲。

给年汀兰使了个眼色,姑嫂二人相视一笑,只是不知为何,年汀兰总觉得面对嫂嫂的时候,似乎是有事未曾弄明,可一想是何事,却又全然没有想法。

心里头是堵了一块,但瞧着嫂子与兄长那恩爱模样,又想着是不是自己对于过往夫妻间的淡漠,还在介怀,所以才有此等感受。

墨卿桑给的厨子,是个纤细瘦弱的女子,高束了头发,穿着一套男子的衣衫,那模样,甚是干脆利落。

卫玲珑一眼便瞧出,这个若枫,不是一般人,只是为何会来到年汀兰身边,这似乎,有些奇了。

“嫂嫂,她便是若枫”年汀兰做了介绍,卫玲珑笑着与若枫点了点头。

若枫是个女子,却是行的男人礼仪,那模样,到是自然顺手。

卫玲珑不由得好奇,“汀兰,这人,你是从哪里寻来的?”

若枫忽然抬起了头,神情颇有些奇怪,卫玲珑也就瞧着,这人莫不是来历果真有问题?

年汀兰想起在杏林斋,墨卿桑的交代,不能让人知道他们俩是有交情的!

“她之前在杏林斋做事,我那日去的时候,瞧着杏林斋里的掌事要将她退了,说是她做东西太过耗费食材,又没有几个人在杏林斋里吃,养不了了。”

年汀兰早就想好了说辞,毕竟她在带走若枫的时候,杏林斋的人,的确是配合着,养了这么一出戏的,若要是有心人要查,也是问的到。

卫玲珑将信将疑,将若枫忍不住上下打量,“你带过来的那桂花冰糕,着实不是凡品,如何这样的人,竟会没有主子?”

年汀兰拉了拉卫玲珑的手臂,给若枫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可以先下去。

“嫂嫂是瞧出来了,这个若枫性子有些怪异,穿衣打扮也甚是不合群,主子要选人,她也要选主子,我都是好容易才劝服了她,跟着我做事的,想着定不能埋没了她的才能才是。往后若是当真挣了钱,她还得占上两成,这可是我与她之前,协议好了的”

年汀兰与卫玲珑一同坐下,听着年汀兰这般解释,卫玲珑才略微松了心,只是心里终究是记下,事后还是得派人去查一查才是。

“是个有本事的人,都会有些脾性,若是她忠心于你,莫说两成,就是四五成,凭借她那手艺,都占得。”

“嫂嫂说的是,咱们啊,这些日子,就想着,如何将那桂花冰糕打出名头便是。”

年汀兰已经想好了,这边一旦开始进钱,她的学堂,便也得一同开展开来,往后,怕是有的自己好一番忙碌了。

卫玲珑点点头,年汀兰愿意做事,卫玲珑自然是愿意全力支持的,不论是为了玄渊,还是年阶。只是,在做之前,这个若枫的身份,她还是得要先弄清楚了再说。

“那还要劳烦嫂嫂,得空去帮着备两套男装,到时候我进进出出,还是以男装打扮,才要方便些。”

“做是要给你做的,只是你还是得紧着些脸面,毕竟是与二皇子定了亲事的,莫要落人口舌才是。”

卫玲珑忍不住叮嘱,玄渊定下的,可不是年家这么一个王妃,那曾家的,可是皇上首个点的。

年汀兰眼神变深,亲事?她与玄渊之间,名义夫妻,实际盟友,她又何苦,在意那些身外之名?

就在杏林斋的不远处,年汀兰定下了一大一小,两处院子。

她与青鱼主仆二人私下行事,并未想要惊动他人。

只是二人正在交付定金的时候,却是突然来了个意外之人。

“两日未曾见你,还当你该对我有些念想,何曾想,竟是在忙着租院子。”

玄渊身上的戎装未卸,看样子,又是从军营赶来。

年汀兰颇有些奇怪,“二殿下,如何知道的?”

与年汀兰签订租约的那老人凑上来,“年小姐,中间人并不知年小姐身份,老奴也是见着年小姐在小院租约上的签字,才知是年小姐亲临。这两处院子,都是咱们主子的,要说远些,等年小姐与主子成了亲,也是年小姐的,年小姐用自己家的东西,老奴岂敢独自做主收银钱?”

年汀兰略感惊诧,这皇亲国戚,在这京都,有地契房产,并不奇怪,大多也是幕后老板。

只是没想到,玄渊竟会赤条条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这一露面,也不怕这两处院子出了事,牵连到你?”

年汀兰抬起头,一双杏眼明亮,直勾勾地勾走了玄渊的心,她对他,就是最为强烈的吸铁石,不用她主动,他都会巴巴地贴上去。

“你这平战侯千金,未来的二皇子妃都不担心没了颜面,我又哪里有闲暇关心出不出事?”玄渊如今,在年汀兰面前,是越来越有一套了,再不会说话的男人,在自己当真中意的女子面前,那甜言蜜语,也是手到擒来。

“可是在府里住的不开心了?”

玄渊将年汀兰往院子里头带,这处院子,占的位置并不好,院子是大,但最多也只能用来住人。但能租得起这般大的人家,大多都有自己府邸,也不知这年汀兰怎么会来租这个院子。

年汀兰摇摇头,“如何会觉得我在自己府上都住得不开心?二殿下这般说辞,被我父亲听到,怕是该气极了。”

玄渊与年汀兰坐在院中石凳上,管事的递上茶水,“这府里,未曾备下什么好东西,只能委屈二殿下与年小姐了。”

玄渊点点头,继而又与年汀兰说,“自父皇圣旨一下,觉得你便是我的人了,总担心,你在别处住着委屈。”

玄渊说话颇为直接,年汀兰这两次与他待在一处,听他说话,总归是越来越大胆随意,不由得脸色绯红。

“二殿下,说话正经些。”

玄渊一脸委屈,穿着戎装的铁血汉子,偏偏一副受气包的模样。

“我如何没有正经说话了?不过是我心有所想,当着你,便如此说了,你如何又来说我没正经了?”
年汀兰一时哑然,这个玄渊,以前总归未曾发现,他竟然这般无赖。

哭笑不得,“好好好,是我说错话了,二殿下最是正经不过。”

玄渊瞧着年汀兰一脸得意,他如今,将年汀兰看得透彻,是越发有信心,能让年汀兰将自己放在心上。

一股莫名温馨的气氛,围绕在玄渊与年汀兰四周,年汀兰不由得想起,兄长与嫂嫂在一起的场景,一时之间,脸上是越发潮热……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