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情人的温柔乡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情人的温柔乡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林小韩
2021-01-31 11:00


晚上十一点,何美娟正趴在电脑前,一边做外贸生意的价格核算,一边和操着一口咖喱味的印度人在网上讨价还价。正当她忙的焦头烂额时,手机震动了。

是老公周晓东打来的。

何美娟把电话掐了,这一单她可是跟了很久了,现在好容易和印度人谈的七七八八了,她想一鼓作气搞定。

然而,周晓东就像是催命一样,被何美娟挂了七八个电话后还在锲而不舍地打过来,何美娟终于投降了,只能接起了电话——此时的何美娟并不知道,当她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就等于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老婆,我,我撞人了。”电话那一头,周晓东的声音慌张且无助,“是个孕妇,好像死了。”

何美娟眼前一黑,手机啪嗒一下掉在地上。

周晓东的声音犹自在手机里传出来,“老婆,怎么办,你来啊,快来啊。”

过了好一会,何美娟浑身打颤地蹲下身子,把手机捡起来说:“你在哪里?报警了吗?”

“我发个定位给你。这里挺偏的。我,我还没报警。”周晓东压低了声音说,语气中带着一丝深意。

何美娟心烦意乱,直接按掉了电话。她一把抓过汽车钥匙,想要立刻去找周晓东,可是此时此刻,自己居然害怕的没力气走路?

怎么办?

老公撞人了。

可能死了。

还是个孕妇。

一尸二命?

这个烂摊子要怎么收拾?

周晓东撞人的地方,是在新开发区。那边从前是郊区,人烟稀少。后来,地产商在那边拿了几块地,造了房子,且价格又比较低,才有一些手头不宽裕的人,基本是小年轻,在那边买了房子。

总算也是在这座城市里安家落户了。

何美娟浑浑噩噩地按着导航,一路开车寻到周晓东发的定位,绕了好几圈,才发现居然是在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新开发小区——“幸福四季”小区二期建筑工地后面。

而周晓东,就那么直直地站在他自己的汽车后面。他在抽烟,烟头一明一暗。

暗夜中,说不出的怪异。

何美娟一脚油门冲了过去,停在周晓东车边上。

“你怎么跑到这里。”何美娟问。

周晓东脸色像死人一样白。他没回答何美娟的话,只是失魂落魄地反复念叨:“娟儿,怎么办?”

何美娟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浓浓的酒味。

酒后驾车,还撞了孕妇。

“人,有事吗?”何美娟说这话的时候,是颤抖的。

周晓东狠狠扔下才吸了几口的香烟,一声不吭地指了指前方说,“这人还躺在那头,我还没报警。”

何美娟咬着牙齿,硬撑着走到周晓东汽车前面,见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孕妇,仰面躺在泥地上,一动不动。

四周黑得很,何美娟看不清楚女孩的样子。但是,借着淡淡的月光,勉强能看到女孩还年轻,紧闭着双眼,肚子挺大了,估摸着有七八个月了。

至于身下是不是有血,她看不清楚——其实是她不敢看。

“老婆,怎么办。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周晓东干巴巴的声音陡然间在她身后响起,何美娟吓得一声尖叫,周晓东立刻捂住了她的嘴。

“我们跑吧。反正这里没人看到,也没人经过。”周晓东此时反而镇定了,他拽着何美娟的手想跑,“我错了,我不应该叫你来的。我刚应该立刻开车走的。”

“不,不行啊,这人是死是活?如果是活的, 我,我们,送她去医院吧。”何美娟甩开周晓东,结结巴巴地提出自己的意见。

不管怎么样,她真的做不到扔下这么一个孕妇自己逃跑。

“你是要整死我吗!”周晓东吓得声音都变了,他一把抓这何美娟的肩膀,绝望地说,“我酒后驾车,还撞死了人,一尸两命哪!娟儿,我不想蹲监狱啊。现在,我们要么跑,要么把她扔到河里。”

“幸福四季”小区的前面,就是一条河。

何美娟的脑袋轰隆隆地响,就像有辆火车在来回地开。

跑?不跑?不跑?跑?

跑,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不跑,周晓东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他可是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父亲。如果孩子顶着一个坐过牢的父亲,以后他的日子会有多难过?

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何美娟绝望地蹲下身子,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

“快走吧。娟儿,我们就当这一切没发生过。我错了,我不该头脑发昏要你过来……。”周晓东还在不停地说,都快成神经病了。

正当这时,何美娟千真万确地听到,躺在地上的女子发出了一声呻吟。

这声音不响,但是足够证明,她还活着。

何美娟浑身一震,这时,女子又发出第二声呻吟。

而周晓东显然也发现女子还活着。

两人面面相觑。

女子的呻吟声忽然变得密集起来,一声声,一阵阵。何美娟清醒了。她眼看着女子双手捧着肚子,整个人蜷缩起来,她立刻反应过来:“快,她要生了。送她去医院。”

周晓东也傻了。

原来这女人还没死?而且,怎么居然要生孩子了?

周晓东是被何美娟逼着送女子去医院的。

周晓东喝了酒,这一次,换做何美娟开车。

一路上,何美娟没说话,她也无话可说。只是在路上不停地蹿来蹿去,原本到医院要半个小时的路,硬生生被她开了只要二十分钟。

到了医院后,何美娟让周晓东抱着孕妇先下车,自己去停车。等她冲进急诊室的时候,周晓东和孕妇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再后来。

何美娟再次见到周晓东的时候,他在缴费,而孕妇已经安排去手术了。

“医生一看到她,脸色都变了。”周晓东硬着头皮说,“手术要签字。我只能假装是她丈夫,先签字了。而且我说要母子都保。”

何美娟一屁股坐在手术室外面的椅子上,一时间,她居然无言以对。她知道,这个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了。

周晓东为了保住自己,捏造了孕妇的身份,然后签了字。接下来,他准备怎么做?

跑,是不可能了。如今到处布满了摄像头,周晓东无处可跑;那么只剩下一条路,求孕妇和她的家人原谅,而前提是大人和小孩都保住。如果保住了,而且能私了肯定是最好,如果死了一个,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甚至两个都死了……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何美娟已经气得出离愤怒了。她抬起头,恨恨盯着周晓东,说:“你怎么会去那边?”

“今天不是吃饭么。送一朋友回去。结果,就……。”周晓东躲躲闪闪地说,语气中满是委屈,“我怎么知道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你真是胆子大了啊。喝了酒还敢开车。”

“天地良心,我就喝了几杯红酒。红酒,怎么能算酒呢。”

何美娟被周晓东的“红酒不算酒”的论调给气的差点心肌梗塞。她转过身子,气的根本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后来。

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推开手术室的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母子都好吗?”何美娟条件反射般跳了起来,冲上去问。她的声音因为紧张,都在发颤。


 ……待续未完


母子能平安吗?
不管平安与否,
这是一场可以用钱来摆平的事情吗?
亦或者,这一场车祸,
只是撕开了不为人知的情感交易的一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