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在地下停车场里,现场抓住了小三。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在地下停车场里,现场抓住了小三。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九歌
2021-01-31 13:00


暖阳正做噩梦,突然被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惊醒。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瞪着黑暗中闪烁的光亮,半天才分清现实与梦境。
 
手机还在不依不饶歌唱,她胡乱抹了把额上的虚汗,捞过来按下接听键,一个陌生的男声传来:“美女,你的车挡住我了,麻烦快来挪一下。”
 
暖阳脑子有点乱,好像停车时是靠墙的位置啊?怎么挡着人家了呢?难道自己记错了?
 
她再看下时间,一骨碌爬起来,抓起钥匙往外跑,这大半夜的人家一定是有急事出去了,还是快去挪车吧。
 
到地下停车场,暖阳才感觉到不对。自己的车好好的停在西南角最里的位置,根本不存在挡着谁。地库里除了嗡嗡的排气声,再没别的声响。就连她自己,也因忘了换鞋穿的软底拖鞋,走路也没半点声响。
 
“神经病!”她对这个半夜三更恶作剧的人暗骂了一句,转身想上楼继续约周公,这段时间她太缺觉了!
 
可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眼波的余光瞥见老公宋明的车停在离她不远处。虽然地库立柱遮挡了半个车身,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是自家的车。
 
宋明不是在出差吗?什么时候回来了?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上楼呢?暖阳狐疑地朝车子走去,却惊奇地发现,车子在动!
 
一只秀气白皙的手掌按在车玻璃上,像一道闪电劈过,她脑子轰的一下,完全清醒过来。作为成年人,一看就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天气很热,地下车库涌动着一股沉闷的热浪。可她却觉得周身寒凉,如坠冰窖。
 
羞、恼、愤、恨……像海浪一样,随着车身有节奏的律动涌上心头,文娟想喊,想闹,想跳过去揪住那妖精暴打一顿,想和宋明好好掰扯掰扯……
 
可她脚下一滞,像施了定身法钉住了;喉咙里也像塞了块烙铁,火辣辣的吐不出一个字来。
 
宋明,和别人在车里苟且!宋明,竟然和别人在车里苟且!!!喉咙的辣味传到眼里,暖阳只觉双目刺痛,眼泪不经意的流了下来。
 
“简单的幸福,不会再有孤独……”突如其来的铃声响彻了地下停车场,暖阳快速按下静音键,把半截歌声掐灭。车子的律动闻声而止,宋明的声音明显带着怒意:“谁?谁在那儿?出来!”
 
暖阳闪身躲到立柱后面,看到宋明一脸怒意从车上下来,眼睛探照灯似的在偌大的车库巡视。车门一开一关间,一抹白色肌肤一晃而过,像明晃晃的尖刀刺入她的心。

手中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暖阳低头一看,界面出现一条信息:还要看吗?不怕你女儿醒来找不到你这个好妈妈吗,哈哈?
 
女儿!暖阳一个激灵,转身朝电梯间跑去。她心咚咚乱跳,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大意?女儿才出院,身体还很虚弱,万一醒来没看到自己跑出来,可怎么办呀?
 
她慌慌张张跑回家,还没开门就听到女儿的哭声。她直奔女儿房间,一开灯,小家伙正坐在床上,小手揪扯着被子仰头大哭。
 
开灯的亮光让女儿一怔,见妈妈进来,张开手哭得更凶了。
 
暖阳鼻子一酸,跑过去一把抱起女儿哄着:“朵朵乖!朵朵不哭,妈妈在呢!”
 
女儿的小手紧紧搂着她的脖子,黏糊糊的小脸贴在她脖颈之间,小身子一抖一抖的,抽抽嗒嗒好半天才平息下来。
 
住了十天院,女儿瘦得只剩皮包骨,窝在怀里像只小猫,暖阳心疼不已,抱着女儿泪流满面。
 
十天前,她带女儿和闺蜜去农家乐玩,不知谁给女儿吃了含蚕豆的饼子引发溶血,刚巧宋明又在外地出差,她不敢告诉难得出去旅游的父母,只好一个人不眠不休硬扛着。
 
如今女儿好不容易好转出院,暖阳怎么敢再让她伤心难过?
 
哄睡女儿,暖阳坐在床沿,看她小小的身子蜷缩着,惨白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痕,心里像有锐器划过,疼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门锁一响,一阵脚步声朝这边走来,磁性的男中音响起:“老婆,你怎么还没睡呀?朵朵都好利索了吧?这段时间辛苦你啦!”
 
人随声至,宋明那张帅气而略带疲惫的脸出现在门口,他先是俯身摸了摸女儿的脸,再伸手来搂暖阳:“老婆,对不起,让你们娘俩受苦了!”
 
暖阳触电似的站起来后退两步,宋明的手停滞在空中,讶异地看着她:“老婆,你怎么啦?是生我气了吗?”
 
他眼中满是困惑、愧疚和不安,不停地解释这趟出差他是负责人,真没办法脱身,所以才不能赶回来照顾我们娘俩。
 
暖阳有些恍惚,眼前的宋明西装革履穿戴整齐,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做派,和地库里那个不顾形象与人苟且的人,会是同一个人吗?难道是自己最近太累,出现幻觉了?

“这不事一完我就溜了!老婆,我下了飞机就赶了回来,东西都没吃呢!”他委屈巴巴地说着。
 
暖阳心头一凛,相恋五年结婚三年,她太了解宋明的习性了,只要一说谎,就会习惯性地摸鼻子。

这次居然没有,结婚这几年宋明居然变了这么多?
 
“老婆,我好饿了!”宋明拍拍她的手臂:“我去弄点吃的,你先睡吧!”
 
他转身出去,一会儿工夫,厨房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
 
暖阳这才回过神来,掏出手机,上面有几个来接电话,全是她在地库看现场直播时,那个叫她挪车的人打的。估计是因为她没接电话,才又给她发信息的。
 
可是,这人是谁?他又怎么知道自己的号码,知道她有个女儿?怎么知道宋明回来?掐着点给她告信,又是什么目的?
 
暖阳感觉问题太多,脑子都不够使了。细思极恐,似乎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正窥视着她的一切,她在这双眼睛下无所遁形。
 
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慌慌张张地四处翻看,书桌,床铺,电视机,甚至沙发、墙上的壁画……
 
“老婆你干嘛?你在找什么?”宋明端着一碗面出来,含糊不清地问。
 
暖阳没理他,只顾乱翻乱找,转眼间整洁的屋子被翻得七零八落,东西散乱得到处都是。
 
宋明这才感觉不对劲,放下碗把掰着她的肩膀,焦急地摇晃着:“你怎么啦?到底发生什么事?”
 
“够了!”暖阳被他摇得头昏脑胀,用力甩开束缚,突然的大声冲击到屋子的角角落落,惊起一波颤巍巍的回音。
 
她回头瞥见卫生间的镜子里照出一个影像,鸡窝般乱糟糟的头发下,是一张极度扭曲的脸。
 
再对上宋明的眼睛,她看到了他的焦燥、紧张与不安。她猛然醒悟过来,如果说这是一个阴谋,那她的自乱阵脚不是正中了别人的奸.计吗?
 
暖阳倒抽了一口凉气,使劲揉搓了几把脸,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可能是太累了,没事,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她说完转身进了卧房,倒在床上闭上眼睛,脑子里却轰隆隆如火车辗过,没有片刻安宁。
 
宋明过来细心地帮她盖上毛巾被,挨着她躺下。她想问问那女人是谁?他们在一起多久了?他到底想要怎样?

一大堆疑问呼啦啦涌在喉间,争先恐后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可是,真的捅破那层窗户纸,自己有能力面对这一切吗?
 
直到宋明响起轻微的鼾声,暖阳才把疑问化成一股浊气咽了下去,任由它在胸口堵成一块巨石。

第二天,宋明一早去了公司,暖阳给女儿换好衣服出了门。
 
朵朵才两岁多,很多事情说不清楚。她想去上次聚会的农家乐看看,那块蚕豆饼是朵朵自己拿的,还是有人故意搞鬼?
 
所有的亲友都知道朵朵有蚕豆病,餐桌上怎么会有蚕豆饼?
 
如果没有昨晚的事,她也不会多想。可联想到那条信息,她总觉得这中间有着什么关联。
 
谁知才出门拐过一个红绿灯,车子就被人追了尾。当时正值早高峰,路上本来就走不动,又出了这档子事,两辆车停在路中间,后面立马排起了长龙,喇叭声叫骂声此起彼伏。
 
望着新买的车子凹进去一大块,暖阳一面看表,一面安抚吓得哇哇大哭的女儿,心中的焦燥又多了几分。
 
她懊丧地想,难道自己真的闺蜜所说,是个没长大的奶娃娃?离了父母的庇护,就真什么都干不好了?要不怎么在他们才出去旅行,她就接二连三出了乱子?
 
暖阳没处理过交通事故,习惯性地给宋明打了个电话,说被人追尾了。宋明在那边跳起来说让她原地不动,他马上赶过来。
 
她看了眼拥堵的街道,吸了口气说她和女儿都没事,追她尾的是一辆宝马,车号湘Axxxx,一女的开的。
 
那头半晌没回声儿,暖阳喂了好几声,才听宋明说有客户来找他了,既然人没事,那他就不过来了,要她拍照报交警,反正有保险公司,不用担心的。
 
追尾的女司机年纪比文娟大不了多少,穿着时尚态度也很好,一头酒红色大波浪让她更多了几分妩媚和风情。
 
她安静地呆在一旁听暖阳讲完电话,一个劲地赔不是,说已经报了交警了,问暖阳要怎么处理?她全责,怎么着都行。
 
“要不,我们先拍照移车?事儿不大,再影响别人就不好了!”宝马女笑得谦卑。
 
暖阳不好发火,这车是上个月宋明送她的生日礼物,就这么被人撞进去一块,确实蛮心疼的。她本想骂“这么宽的路都能追尾,你瞎啊?”

可对上一张诚恳到人兽无害的脸,也只好忍着。
 
等处理完这一切,已近中午了。暖阳也没心思去农家乐了,就把车子送去修理厂,带女儿回了家。

娘俩刚进屋,手机就在包里瓮声瓮气地唱起了歌。暖阳掏出来一看,又是昨晚那人。
 
按下接听键,男人的声音伴着一声轻笑传来:“追尾这种事都能遇上,你是丧星本星吗?”
 
“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暖阳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是在跟踪自己吗?他的目的是什么?
 
“你不用管我是谁,时机到了,我自会给你答案的,急什么!”男人又是一声轻笑:“怎么样?昨晚的真人秀精彩吧?”
 
女儿吃错东西,老公车.z,自己被追尾,是巧合还是人为?暖阳感觉一个看不见的圈套正向她逼近,耳边的笑声刺激着她的神经,她不由低吼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带你看风景啊,哈哈!”笑声嘎然而止,手机里传出挂断的提示音。暖阳气得一划,想把这人拉黑,又住了手,把手机丢到桌上。
 
是宋明得罪谁了吗?可为什么感觉别人对付的是自己呢?这一切背后真有黑手吗?如果有,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妈妈,饭饭!朵朵饿!”女儿扯着她的裙角,仰着小脸奶声奶气地呼唤。
 
“好,妈妈就去做,给宝宝炖个鱼汤好不好?”暖阳俯下身抱起女儿,在她的小脸上啄了一下,惹得她咯咯地笑。
 
鱼汤还没炖好,手机又响了。暖阳身子一抖,她现在对手机铃声有了深深的恐惧,仿佛里面藏着个妖魔,随时会出意想不到的乱子。
 
可不管她乐不乐意,手机不依不饶响个不停。她只好凑过去一看,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她暗吁了口气擦擦手接听。
 
“你说什么?”暖阳一声惊叫,手机吧嗒一声掉在地上。



 未完待续.....

暖阳接到什么电话?
挪车电话背后的男人是谁?
背后的大阴谋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