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一个现实版“樊胜美”的自述。
生活

生活:一个现实版“樊胜美”的自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鱼儿
2021-01-31 07:00


我,是个女孩子,出生于1996年。

听别人说,95年和96年,这两年计划生育抓的特别紧,每家都只让生一个。

在我的记忆里,最先认识的人,是奶奶。

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在乡下奶奶家度过的那段时光。

虽说我是女孩子,但是整天活蹦乱跳的像个男孩子似的,一会也闲不住。

有时候生气的时候,就会躺在地上打滚不起来。

看着奶奶一脸无奈的表情,就扭过脸在一旁偷笑。

高兴的时候就坐在她的腿上,我唱歌给奶奶听。

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子。

虽然生活中看不到爸爸和妈妈的影子,但是有奶奶,她给了我快快乐乐的童年。

快乐的日子总是那么的短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记忆里突然出现了三个人:爸爸,妈妈,哥哥。

奶奶说让我叫他们的时候,这三个称呼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陌生。

听别人说,爸爸妈妈是在市里的一个商场里卖服装。

哥哥一直跟着他们生活。

听他们和别人说过,如果是个男孩子,他们就会把我带在身边,和哥哥一样,是个女孩,他们就把我丢给了奶奶。

妈妈怕我以后跟他们生分,所以来接我跟他们一起去生活。

也是从那时起,我离开了奶奶,来到了陌生的城市里。

到了一个新地方,肯定不会像在自己小时候长大的地方那么随意。

对我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包括爸爸妈妈和哥哥。

爸爸对我的感觉就是,有你吃的饭,有你睡觉的地方,有你的衣服穿,这些就行了,其他的,他不会管。

而妈妈呢,她一直都重男轻女。

对哥哥,她事事都顺着,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全都是哥哥的。

就连衣服,我是个女孩子,她也很少买新的,都是穿哥哥剩下的。

就算是哥哥玩过的玩具,我碰一下都不行,我好奇碰一下,她就说我手贱手痒,玩坏了怎么办之类的。

之后还免不了一顿打。

要么是打身上,要么是打头,要么是拧耳朵。

不让我哭,越哭就打的越狠。

邻居们听到了来拉架,妈妈就对别人说,我在乡下呆的时间久了,长野了,不服管教。

我那时候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哥哥性格内向了就叫听话,我性格活泼一点就是不听话。

而她对别人说我就是喜欢犟嘴。

我只是把我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得到的结果就是挨一顿打。

到了小学,我成了每一届老师的头疼对象,看着挺机灵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就是学习上不去呢?

老师逼一下学习就能上去,没人管就是班级里的倒数,倒第一第二。

在学校里只知道玩,作业应付了事。

后来学校里就打电话给妈妈,让妈妈想办法给我补下课。

妈妈教了一会,就说我不是学习的料,草草了事。

她经常心情不佳,说我笨,在学校学了还不会,借故又会打我一顿。

记得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遇到一个对我特别好的老师,那一年我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奖状。

兴冲冲的回来等待父母的夸奖,妈妈却来了一句:抄的吧,有啥可兴奋的。

瞬间,感觉犹如一盆冷水浇到了我的头上。

我自己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把奖状撕成了碎片。

那时候,学校门口有个小卖部,很多同学放学之后都去小卖部买零食吃。

哥哥有零花钱,我没有。

但是我又不想和爸爸妈妈去要,于是,我做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的小偷。

我偷了哥哥放在他衣柜里的零花钱,里面有二三十,我拿了两块钱,买了梦寐以求很多天的零食。

结果可想而知,妈妈因为那两块钱,对我又打又骂。

对邻居们四处说我偷钱,让我当时的名声差极了,整条街都知道了我偷钱。

那一段时间,我走路从来都不敢抬头,就怕他们嘲笑我。

六年级的那一次,妈妈给了我一个哥哥不想再用的钢笔。

我拿到了学校,一个男同学借走了。

回去后,妈妈说我是给弄丢了。

我说同学借走了,她不信。

结果妈妈又打了我一顿,把我赶了出来,让我出去找,找不到就不让回家。

那是我第一次离家出走。

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再也不想回家了。

直到天黑了,有个邻居看到了我,把我给拎回去了。

这次回来,爸妈一句话没说,就让我吃饭洗洗睡了。

日子仍旧这么过着,最爱我的奶奶,也在那段时间因为车祸永久的离开了我,而我的人生也由原来的大声哭泣,变成了麻木。

感觉自己没有了喜怒哀乐一般,整日面无表情,能混一天是一天。

上了初中之后,我选择了住校,吃住都是在学校里,虽说离他们还是不远,但是这样减少了见面的次数。

原本是想着自己终于自由了,但是当时爸爸一周只给我25块钱的生活费,这三年来我没有多要过,他们也没有多给过。

这致使我每周每顿饭都要算计着花,要是想改善下伙食,周四和周五就没钱吃饭要饿肚子。

但是这三年来,学习还是倒数,没有人管我,整天饥一顿饱一顿的。

精神上还算是自由的,耳朵边也清静了,最起码少了打骂。

但是这样的日子也是有期限的,随着初三毕业季的来临,我被学校的老师劝退了。

当我抱着一大堆学习资料回到家的时候,妈妈嘲讽了几句,把家里招的工人辞退了,让我顶替工人干活。

早上六点起床到店里,摆摊卖货,然后发货送货,再就是收摊回家。

每天在家里拖地,打扫卫生。

家里的洗衣机不让用,美其名曰我笨,怕我把洗衣机弄坏了。

让我夏天自己的衣服手洗,冬天的衣服在搓衣板上弄凉水洗。

以致于我的手上,脸上,腿上,一到冬天就冻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妈妈说这是因为我皮肤不好,粗糙,整天坐着不动,太懒,才会这样的。

我真的不懒,也不敢懒,在家里想歇会,和哥哥一样的看电视,玩游戏,妈妈就会骂。

在店里干活,在家里也不敢闲着,家务活也很多。

干活多就吃的多,妈妈就说馒头稀饭面条你吃这些就行了,不容易长胖。

肉,水果,蔬菜,不能多吃,这样容易长胖。

女孩子要注意身材。

她的这句话,我终身不忘。

也许有人会问,你妈对你这样,你怎么不反抗?

15岁,那是我下学的第一年,我心灰意冷,离家出走了。

骑走了家里才买不久的自行车,卖了,换成钱去了上海。

坐到火车上了,认识了一个阿姨。

我给她讲了我自己的事情,阿姨说,孩子,你还小,没有身份证,你在外面很难生活下去,外面的企业是不会用童工的。

再回去委屈两年,总比你在外面被坏人拐跑了要强的多。

所以,我在火车上坐了两站,就又拐了回来。

到家后,那是我爸第一次打我。

让我到楼上跪着,他拿着皮鞋,一下一下的扇我的脸。

真的很可笑,他们没有像其他的父母那样,抱着问我关心我,而是第一时间问我,把他们新买的自行车弄哪里去了,不说出来就要打死我。

你们知道吗?这二十多年来,我在他们身上,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关心爱护,有的只是你哪哪都不好,哪哪都要听他们的。

不听就要挨打。

这样的父母是不是很可笑?

我对于他们来说,是什么呢?

是不用付工钱的工人吗?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我的婚姻大事,因为父母,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其实我对对方的要求只有一个,他对我好就行了。

终于,我遇到了一个命中注定的人,我们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他对我很好,也很包容我。

但是你们知道吗?

我订婚,人家拿来了一万一千元,结婚,拿来了10万元。

中间家电是要女方家出,其他的男方家全包。

到了结婚那天,我妈问人家又要了两万块钱,说是离娘贴和打婚书。

晚上打开箱子,里面有8万块钱,然后还有四样电器。

那一会,我崩溃大哭。

我在乎的不是这个钱,这个数字。

而是我给他们全心全意当工人干了四年,付出了我多少的真心,到头来,证明他们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我的位置。

以前他们对我不好,说我缺点的时候,我理解为他们只是对我严格了一些,只是想促使我成为更好的人。

有可能只是方法用的不对而已。

他们有可能是爱之深,责之切。

那一会,我的心仿佛掉进了冰窟里。

看到这里大家肯定疑问,95后的家庭,经济条件应该都差不多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也就是在结婚的那段时间,我听别人说,我是他们抱养来的孩子。

我真的是弄不懂,为什么,你们要是不喜欢闺女,为什么要去抱养我?

这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后来,我和老公多方打探,找到了我的亲生母亲。

得到的大致情况是:我的亲生父亲是个酒鬼,喝醉了酒就打我的生母,我有个大姐,也有个弟弟,我是个老二,那时候计划生育紧,他们想要男孩,所以就把我送给了他们认为一个不错的人家。

而我的养父母,从我结婚后,就开始让我尽孝。

他们在县上给儿子买了房子车子,却整天对我哭穷,让我接济他们。

有时候几百,大部分情况,都是一两千,三五千的要。

我能怎么办?

他们对我的伤害是深入骨髓的,原生家庭的痛会伴随着我的一生。

但庆幸的是,我有一个爱我体恤我的老公,还有一个可爱帅气的儿子,我还有了以前做生意的经验。

我们一家三口现在生活的很幸福。

也许是因为以前他们对我的苛刻,才成就了现在的我。

讲出来自己的故事,是想告诉和我有着同样经历的女孩子,不要害怕原生家庭的伤害,失去的,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归来。

善良,真的是一种选择。

也许会有人问我,现在生活的已经很好了,为什么还要写出来,忘了不是更好?

我只是想说,这种伤害,我会记一辈子的。

不要劝我大度,我能做的,就只是不去报复。

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会过去看看他们,去了都会拿东西。

他们过生日的时候也去。

但是仅限于此。平时不去。

只是希望以后像我这种经历的女孩子,能够越来越少。

希望他们都能够得到父母的疼爱与呵护,不再被打骂与轻视。

更甚至是抛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