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给女友治病我花了100万,病好之后她问我要50万彩礼。”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给女友治病我花了100万,病好之后她问我要50万彩礼。”

作者:刘无敌
2021-01-31 20:00


知道李敏生病的时候我根本不相信,她才25岁,正是人生中最好的年华,怎么可能就得了肝硬化呢。
我接了电话就赶到医院,医生告诉我像李敏这种情况只能等着做肝移植手术,在那之前也要经常住院。

我看着她发黄的脸,觉得自己的世界都黑了。

“大林,咱们分手吧,我这病下一步就是癌症,我等不到肝源,家里也没钱给我治病。我家什么情况你也知道。”
李敏这几天已经哭过很多次了,她躺在床上不停流眼泪,声音早已经沙哑。

“病还是得治,我先去给你买饭。”
我不知道怎么接话,转身走出病房。李敏家在农村,下面还有两个弟弟,本来就不受待见,怎么可能拿出钱来给她救命。

我是独生子,父母都是工薪家庭,虽然不缺吃喝,但是也不是特别有钱。
医生说这个病要想治好,只能做肝移植,手术起码要六七十万,我到哪里能挣这么多钱。
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够有肝源,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

走进病房看见她躺在被子里,我还以为她累了在休息,谁知道有护士进来换药的时候,却发现血从被褥里流了出来。

我没想到李敏竟然会自杀,幸亏发现的及时才没有酿成大祸。她担心自己没钱治病,最后活活被疼死。

“我不想治了,反正也没钱治。”
她醒来以后就一边砸东西一边闹着要出院。

我知道她心里难受,她以前是多么骄傲的姑娘啊。
她长得漂亮,很多男孩子都追求她,但是她却青睐有些木讷的我。
我当然知道,并不全是因为我好看,更是因为我家在城里,工作又不错,最主要的是我收入高。
不过正是因为这些,我才能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很能理解她想找个城里人的想法。

本来我们准备过完年就见父母,现在如果抛下她,我还算个男人嘛。
我把粥递到她手里:
“没事的,治疗费我去想办法,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嘛。你就好好治病就行,咱们得相信医生。”

“可是你去哪里弄这么多钱啊,再说就算有钱也不一定有合适的肝源。”
她拉着我的手,眼神里充满了期待,我心里明白,她在等我给她出钱。

“你都要嫁给我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肯定有办法的。”
我拍着胸脯保证。

“我嫁给你也得等我痊愈了,否则就是拖累你。”
因为生病,她脸色很黄,可是提到结婚,她依然显得非常高兴。

“放心,前段时间我们公司说有活去巴基斯坦,一年给三十万呢,我的专业水平肯定能选上。”
以前单位领导想让我去巴基斯坦,我总觉得一个人离开家去那么远的地方接受不了,但是现在为了她,我得努力赚钱。

“那你好好去那边赚钱,我在这边乖乖养病。”
也许是觉得未来有希望,她高兴起来,我知道她最高兴的是我年薪三十万。

不出所料,我一提出去巴基斯坦,公司立马同意了,但是合约要签三年,完成那边的工程才能回来。

本来我还有些犹豫,但是想到李敏痛苦的样子,我还是咬紧牙关答应了,再说三年能赚一百万,这钱足够给她治病了。

巴基斯坦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那边的治安并不好,为了保证工程师的安全,公司的安保非常齐备,可是我们的生活范围也被限定的很死。
除了周末能集体出去买点东西,其他的日子都在公司和宿舍。

我为了能多赚点钱,不仅在这边用功干活,更是通过国内的关系接一些设计图来做,因为不能去现场看,我干得都是最小的活,工作量大薪水低。
每次觉得画图很累的时候,我总把每一个线条想象成李敏的医药费。

我总想着只要我再努力一点,她的病就能更快地好起来。而她也一直催着我多赚点钱,我知道她是为了我们以后考虑。

在枯燥的生活中最美好的就是和李敏视频,不过有时候也不开心,她的身体越来越差。
有一次我和她视频的时候,她突然疼起来,满头都是冷汗,还笑着问我:
“你在那边好不好,巴基斯坦的姑娘漂亮不漂亮?”

我强忍着眼泪,也微笑着回答:
“这边女孩子都比较黑,而且我天天在宿舍里,哪有时间去看别的女孩啊。”

“医生说我日子不多了,如果等不到肝源,你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
她的脸色发黄,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

“怎么可能等不到肝源,咱们都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我安慰她的话自己听起来都很无力。

她无奈地笑了笑:
“谁知道呢,我就想着万一我走了,花了的医药费你别问我爸妈要啊。”
这话我听了挺别扭,但是想到她家里的情况,我也就答应了。

“我也想着自己赶快好起来,能美美的和你结婚。”
说起结婚,我们都充满了憧憬。我们都在努力生活,她认真治病,我好好工作,我们都盼着结婚的那一天。

一次逛超市的时候,正遇见当地人抢劫,我被撞倒在地,手骨折了,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
李敏没怎么关心我的手,反而在视频里反复问:
“你骨折了怎么画图啊,那兼职就没办法做了吧,公司负责医药费吗?”

我本想听她安慰我,谁知道她的心思都在钱上。
我心情不好,那段时间都不怎么想联系她,后来我想着她只是太惜命,并不是不在乎我,两个人的感情才慢慢复原。

我到巴基斯坦的第三年,李敏的病情就恶化了,我和医生联系的时候,他提醒我准备钱做肝移植手术。
正好我的合约也到期了,我第一时间赶回了国内。

她的病情恶化得很快,有几次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我的工资虽然高,但是在高昂的医药费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我在巴基斯坦的同事了解了我的情况,几年的工作关系让他们相信我有偿还能力,跟我说可以十几个人一人借一万给我,加上我自己和父母帮衬的,能够负担手术的费用。

“大林,我要是出不来了你一定找个健康的姑娘结婚,千万别再像我就知道拖累你。”
做手术的前一晚,李敏拉着我的手哭成了泪人。

我知道她舍不得这个世界,也舍不得我,我拍拍她肩膀安慰道:
“好不容易有肝源,你这是好运气,等你好了咱们就结婚。”

“嗯,我要给你生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她破涕为笑,让我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我送她进手术室后才体会到什么叫度日如年,手术中的红灯一直亮着,我的心也一直提在嗓子眼。
直到医生告诉我手术很顺利,我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汗湿了。

李敏没有排异反应,终于可以出院回家服药,我让她去我家住,她却和别人合租了房子,我想着她可能觉得没结婚就住在一起不好,也就没再干涉。

我在巴基斯坦的生活也已经结束,只不过欠了同事十五万块钱,一直是我的心事。

电建圈子不大,我也接了很多画图的活,等回国以后还能多接一些预算、招投标,我相信这钱很快就能还上,我和李敏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
只不过她对我倒不热情,每次想约她出来,她总是推说自己身体还不是很舒服。

我体谅她,加上工作忙,两个人约会真的是越来越少。

她毕竟年轻,身体恢复得很快,术后六个月复诊的时候医生便说可以正常生活了,除了要定期回医院复诊,没有什么影响。

担惊受怕过了三年后,我们终于回到了正常人的生活。
虽然医生说如果想要孩子起码要等一年,但是家里却不停催我结婚。

“小敏,我妈又提结婚的事情了。”
我特意选了个网红餐厅,想让这场求婚更有仪式感。

舞台上有个美女正在唱王若琳的歌,沙哑的声音配上店里暖黄色的灯光,气氛刚刚好。

她低下了头:
“我就是怕身体没完全恢复好,再拖累你。”

我没想到她会拒绝,毕竟这么多年我以为我们早就有了病好了就结婚的默契,我把她的举动当做是害羞。

我打消她的疑虑:
“这些年你生病做手术咱们都扛过来了,我觉得咱们的小日子肯定能越过越好。”
说完后我掏出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三年前我就想做的事情,现在终于实现了。

“那我抽空回趟老家,跟我爸妈说说,得他们同意了才行。”
她把戒指还给我,我虽然不高兴,但是觉得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看着她微微泛红的脸,我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新生活。

没想到,这次回老家后,李敏却变了脸。

“我妈说了,咱们要结婚你要给五十万彩礼。”
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刚睡醒,差点以为自己还是在做梦,晃晃脑袋才确认自己听得没错。

我结结巴巴地说:
“我的钱都给你治病了啊,我现在还欠了十几万没还呢,我前后给你花了一百多万啊,我是真拿不出来。”

她显得挺紧张,手一直在绞来绞去:
“我妈就是说如今你是这种情况,才要彩礼做保障,否则以后日子过不好。”

“我有能力赚钱啊,这些年你花的钱不都是我赚的啊,你还不知道我嘛,我是什么都给你了啊。”
我真没想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这几年我拼了命赚钱,天天吃公司食堂,把所有的钱都给她了,她竟然这样对我。

“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结婚不是光靠你对我好就行,很多事情要计划呢,我知道你能赚钱,看病的钱你都赚出来了,彩礼钱就更没问题了。我先去上班了,等你凑齐了钱咱们就结婚。”
说完她就急忙出了门,留下我一个人愣在原地。

我根本不相信她会这样对我,连着好几次都找她想好好谈谈,可是她总是避而不见,只是给我发微信说女人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她不能委屈了自己。

我只能堵在她租的房子门口,结果看见她坐着辆豪车回来了,开车的是名男子,两个人有说有笑。
我觉得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涌到我的脑子里,我走过去打了那个男人一拳,谁知道那个男人却呆愣地看着我:
“你是谁啊?凭什么打人?”

“谁让你和我老婆在一起。”
我气急了,还想打他,却被李敏拉住了。

她冲着我吼:
“大林,你干什么啊,咱俩早完了,这是我男朋友。”

我一听这话就怒了,我指着李敏的鼻子吼道:
“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不结婚了,其实就是因为我为了你把所有的钱都花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所以你觉得我配不上你了。行啊,这婚我也不结了。”

回家后,我把房子里所有和她有关的东西都收拾出来扔进了垃圾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竟然是喂了狗。

我怎么就没发现她居然是这样的人,不仅搭上了三年的时间,更是花了将近一百万的医药费,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告诉李敏,要她还我钱。她却满不在乎,她觉得这个钱根本不用还给我。
她冲着我吼:
“给我治病是你心甘情愿的,这时候找我要什么钱,你找个女朋友还不花钱了!”

我听着这话肺都要气炸了,这还是人说的话吗,我不想和她废话,直接去找了律师,我就不信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律师说我给她花钱治病,算得上是口头的附条件赠与合同,条件就是她和我结婚,这个条件不成立的时候,她就要把钱还给我。

法院判决那天,她哭着跟我说想和好,而我却不想多看她一眼。
那有钱的男友知道她生病的事,第一时间就和她分手,她最终什么都没得到。

在她生命垂危的时候我不惜一切救她,当她好了就把我像垃圾一样扔出去,这样的女人我肯定不会娶了。
我知道她没钱一次性还钱,便同意分期支付,反正属于我的我都要拿回来。

在等判决的那些日日夜夜里,我无数次想过,如果再来一次,自己还会不会远赴他国赚钱救她,我觉得我还是会的,因为我不可能在那个时候放弃自己爱的人。

走出法院的时候,我觉得天特别蓝,幸好我们没有结婚,要不她这种吸血鬼的样子肯定能把我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现在我有一百万,也算这三年的异国生活没有白奋斗,而且我也有了丰富的工作经验,能够迎接新的生活。

其实她这个样子早就有前兆,只是我自己沉浸在对爱情的幻想中没有看出端倪。
总觉得我只要对她好,她就能实心实意地对我,却没想到在一开始她看中的就不是我这个人。

吃一堑长一智,下次我找女朋友的时候,一定会睁大自己的眼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