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我想做个幸福的人
生活

生活:我想做个幸福的人

作者:一颗牙疼
2021-01-31 17:00

当我站在高铁站台上的那一刻,我的嘴角被我僵硬的肌肉拉扯着,恣意上扬,我想我离幸福就差一步了,我迅捷且疯狂地冲向高铁轨道……

那一刻我的脑海里重复了无数个场景,但它们只是像恶犬一般,疯狂的撕咬着我的肉体,仿佛想将我撕碾成无数星点般大小的碎片才罢休,但我想着,就快了……

我不止一次的希望我从未来到过这个世界。

当刺眼的阳光逼迫我睁开双眼的那一刻,我知道又一天开始了。

“你……醒了?”

嘶哑声音便随着一阵酸臭酒气,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亦如空中的猎鹰锁定田间的老鼠一般,他伸出手,我也不知他下一秒要干什么……

一瞬间,我出于本能地往后躲。

他眼中闪过一丝愣神,但是转眼变成了满腔怒火。“小兔崽子,你敢躲!老子白养你了。”

我被他这一声吼得吓住了,两腿莫名的抖了起来,但我依旧想要挣扎一下,我哆哆嗦嗦地开了口:“我……没有……”

“你没有?”

他晃了晃手中的酒瓶,突然举起尽数灌入喉中,而那酒水并不是那样听话,四散地溢出他的嘴角,顺着喉结划入衣服。

或许是这冰凉的液体刺激了他皮肤,他身躯一颤,却仿佛带着更多的恼火。

他抓住我的脖颈,将我拽了起来,粗暴的像扔垃圾一般将我扔向另一面水泥墙,我的脑袋磕在了墙上,鲜血顺着面颊划过,最后停留在我干涸到开裂的唇上。

我想我已经习惯了。我甚至打量起了旁边墙上斑驳的早已风干了的血迹。

是了,那是上一次他以同样方式让我在墙上留下的印记。

在我还在发呆的时候,他已经拎起他的酒瓶,一摇一晃地走了出去。

在他走出门的前两分钟,我还在战战兢兢;而在他踏出门的一瞬间,我瞬间放松了下来。

而这一放松下来以后,昨晚的伤慢慢唤醒了我的痛觉。原本的伤口由于冷汗的渗入,变得恍若一只只蚂蚁撕咬着、啃食着我的肉一般。

我支撑起身体,望向门口,我想这是我每天最盼望的事——等待着妈妈回来。

我想妈妈回到家一定会摸摸我的头,然后问我今天爸爸有没有打我之类的,虽然这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再然后妈妈就会让我躺在她怀里,给我轻轻地上药。

冰凉的药涂上伤口虽然伴着些许的疼痛,但这无疑是一天中最幸福的事了。

我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里,等待着妈妈回家……

其实那个人,噢,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父亲,也曾特别爱我。记得妈妈说过,小时候,他曾把我背在背上,在小区附近的公园遛弯,逢熟人便骄傲的说这是我儿子……

后来妈妈说不要去惹爸爸,爸爸公司倒闭了,心情不好……那段时间我真的好乖,但是爸爸再也没抱过我,一次也没有。可是爸爸一天两天……不间断的喝酒,爸爸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邻居阿姨说,爸爸酗酒还吸毒……我也不知道了,真的,不知道。

有一天妈妈和爸爸大吵了一架,爸爸摔了好多东西,最后他居然打了妈妈……

妈妈怎么还没回来?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7点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冒了出来。

“呯!”地一声,他踹了一脚门,走了进来,黑着脸,几乎是咬着牙齿冲我吼到:“知不知道,你妈去哪了?”

我看着他,我不知道哪里鼓起的勇气,迎向他:“也许妈妈不想回家了。”

他没有说话,回答我的是铁棒狠狠地敲击我肋骨的声音,那一瞬间我好像听见了肋骨断裂的声音。

我,痛得说不出话来,慢慢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已是隔天下午,我依旧在黑暗的房间里,肋骨似乎已经痛的麻木了……

我想妈妈不会真的离开的,她一定会回来带我一起走的,对,她一定是在找机会带我走。我想我应该自己先从这个地方逃出去。

我打开门发现,他,居然不在。

走出那个被叫做家却更像是囚笼一般的地方,心中的不安少了些,但我仍然要保持警惕,以提防虎视眈眈的他。

我该想找机会联系上妈妈,她会带我走的,离开这个地方!

思索间,迎面走来的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他们谈笑着打闹着,向前行。

我好羡慕他们可以无忧无虑的上学,可是我已经两年零三个月没去学校了。以前我最喜欢上语文课。记的当时给我们上语文课的老师是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大姐姐,她用好听的声音给我们读课外的古诗文“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 。 喂马,劈柴……”

也许和妈妈一起走了以后,可以再去学校上学,可以在上语文课……

我来到一家小卖铺,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五块钱,那是前天妈妈给我买早饭剩下来的让我帮忙保管。但是,妈妈,我食言了,我想联系你,这大概也不能算是食言吧。

小卖部的老板是个看起来就很精明的老人,他看了我踌躇的样子,哼了一声,“现在的小鬼,真不让人省心,逃课被家里人打了出来,还偷拿了钱……”

他嘲笑的眼神不禁让我有些生气,我憋着一口气“你为什么这么说?”

他看着我,似乎有些习以为常:“现在想你这种不学好的学生我见多了,啧啧,看你身上的伤被家里人……”

“老板,五块钱,打个电话。”我终于还是听不下去的,打断了他的语言。

他瞥了我一眼,嘴里嘟囔着:“真没礼貌……”

但他转过身拿出了了一个固定电话给我,“现在很少人用了,有点灰,你看看,能不能用?”

我吸了口气,拨通了那个在心里念无数遍的号码。

“嘟嘟……”通了!我在心中暗自窃喜。

“喂?哪位?”女人的声音带着些疲惫与警觉。但我听得出来这就是我的妈妈。

“妈妈……”我有很多话想说但到最后只剩下了无声的抽泣。

“宝贝!你……”

妈妈听出来我的声音,刚刚想关心一下,却突然醒转一般,声音变得生硬“是不是你爸爸让你问我在哪?”

“妈妈……”我有些愣住,“你为什么不回家?”

她吸了吸鼻子:“妈妈不想生活在那个家里,妈妈累了。”

“妈妈你是不是要带我一起走啊,我知道妈妈一定是没机会带我走,所以才会……”我害怕那个早已注定的答案。

妈妈一直没有说话,我也在等待。

良久,妈妈叹了口气,说:“妈妈怕了那样的日子,妈妈想要过幸福的日子了,但是你还小,跟着妈妈要受苦的,听话,爸爸再打你,你也是他的儿子……”

我挂断了电话,拭去泪水。

老人长吁一声:“小鬼,没有父母不疼孩子的,你还不懂……”

我,转身离开了。

街道上,人越来越少,我漫无目的的走着。

耳边突然想起那首诗: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失去了所有,只剩下了自己,这一刻,我仿佛是海子,向往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当我站在高铁站台的那一刻,当我毫不犹豫地冲向驶来的列车,我知道,我离幸福越来越近了。不要担心,我只是追求幸福去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