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狐仙庙
故事 短篇故事

民间故事:狐仙庙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我思故我在
2021-01-30 19:00

“他婶子,别洗衣服了,快去老杨家。”

“老杨家咋啦?小龙又打他媳妇啦?”

“不是,哎呀,你快些,咱边走边说。”

此时老杨家的院子里站满了人,都是来看漂亮姑娘的。

一个衣着普通的姑娘这会儿正笑盈盈的坐在老杨家的小石凳子上面,面对一众老少乡亲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议论,她只笑笑不作回应。

“瞧这姑娘俊的,就是说给县老爷做姨太太那也是攀得上的呀!”一平时爱好给别人说媒的婶子一下子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哎,我说老陈家的,你这回可没戏了,人家姑娘说了,杨大虎救了她的命,她要以身相报,给杨大虎做媳妇呢!”

“这,给大虎子?可大虎子他……”陈家婶子到嘴的话缩了下去,只是众人的目光却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杨大虎的左腿。

二十年前,十二岁的杨大虎上山拾柴,几个大他几岁的孩子早一步将附近的细柴棍子给捡完了,他只好一边擦擦汗一边往深处去找。

“唉,这枯枝子都去哪儿了?等会儿回去爹爹一定以为我偷懒咧!”小杨大虎抱怨着,又往深山里走了一段路。

等他终于凑足了两小篮子准备下山的时候,一道尖利刺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吓得他把刚刚放到肩膀上的担子又撂了下来。

到底是孩子,拿着小扁担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中间不时有尖利哀痛的声音传出来。

等他慢慢的拨开草丛,才看到一只黑色的狐狸倒在地上,屁股下面有一滩碗口大的血迹。

这受伤的黑狐一瞧有人靠近,慌张急促的呜呜叫起来,眼神里都是绝望。

小杨大虎歪着头仔细看了看,原来是中了捕猎夹,难怪在这哀叫。

一般人瞧见这中了陷阱的猎物,都是带回去扒皮烧肉吃,可杨大虎瞧着这小家伙跟自己半年前丢失的那条黑狗挺像的,动了恻隐之心,替它打开了捕猎夹,还用布条子给黑狐简单的包扎了,然后将黑狐抱到了一个树洞里,这才离开了。

为了救黑狐耽误了半个时辰,怕回去晚了要挨骂,小杨大虎一路挑着小篮子急奔在回家的路上,结果摔了一跤,从上面滚下来,膝盖撞到石块上,落下了个左腿残疾。

知道杨大虎腿好不了,为了养儿防老,杨父杨母急急忙忙又生下了弟弟杨小龙,或许是有杨大虎这个残疾人做对比,杨父杨母对小儿子极尽宠爱,没规没矩的那种。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按说杨大虎早该成家育子,可媒人瞧着杨大虎那一跛一跛的样子,叹口气又换了人家。

挨到杨小龙十九岁,也是娶亲的年纪,可上有哥哥未成家,弟弟是不能结亲的。杨父杨母咬咬牙花了大价钱托镇子上的媒婆给杨大虎相了一个姑娘。

姑娘叫杏儿,父母三年前意外走水而亡,她守孝三年后就要出嫁,镇子上的媒婆也是好心人,想着杏儿命苦,杨大虎也是个可怜人,这两人若惺惺相惜,说不准能给彼此一个依靠。

因杏儿孤家寡人,两人相中了后杏儿就暂住老杨家,只待下月摆了酒席,入洞房做新媳妇。

谁知下月没到,杨小龙喝醉酒回家趁着家里没人把未来的嫂子给强了。

那几日村子里相当热闹,都在传老杨家的事,最后杏儿由原本的大儿媳变成小儿媳,嫁给了杨小龙。

刚开始杨小龙还像个新婚丈夫,天天跟在杏儿屁股后头,时间一长,加上农忙需要人手,被宠坏了的杨小龙露出游手好闲的本性来,家里家外一众大小事一俱推给年轻娇小的杏儿。

两头顾不上,杏儿免不了抱怨两句,过了新鲜劲的杨小龙不仅不知心疼自家媳妇,脾气上来了就是拳打脚踢。

不久杏儿查出有孕,杨小龙虽然高兴自己马上就要有儿子了,却依然不改臭脾气,一次赌博回来因为输钱的事又动手打了杏儿。

住在一个大院子里的杨大虎听见了动静,想着杏儿现在是孕妇,实在不忍心就过去帮杏儿说了几句话。

“小龙,你干啥子啊!你媳妇怀着娃呢,这哪能动手?就平日里两口子吵架也不能说上手就上手,这哪像过日子,不是惹邻里乡亲笑话吗?”杨大虎靠在门柱子上苦口婆心的数落自家弟弟。

原本就在气头上的杨小龙这会儿更不服气了:“咋的?你还惦记着这娘们啊?告诉你,除非我死了,不然你永远都别想碰她一下!”

被杨小龙这么一呛,杨大虎也不好再说什么,怕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连累了杏儿,摇摇头回自己屋里去了。

哥哥走后杨小龙更是窝了一肚子火,气不过又像以往那样踹了杏儿几脚,当场将杏儿的肚子踹没了。

谁都没发现院子的角落里有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在泛着冷光。

这之后杨大虎便有意无意的躲着杨小龙和杏儿,就怕被人说三道四,整日待在山上,砍柴、摘草药,拿去镇子上换两个钱,留着养老。

紧接着就带回来这么个水灵灵的漂亮姑娘!

“哎,这姑娘到底咋回事啊?”刚来到的一妇人好奇的打探。

“听说是大虎子从山上带回来的。”

“不能吧!山上只有野兽,哪能有这么俊的姑娘?”

“这就巧了,这姑娘是从南方来的,家里人都没了,准备到前面的阳城去谋个丫鬟的差事糊口,谁知在山中迷了路,被大虎子给领回来了。”解说的大婶眉飞色舞、口水四溅。

姑娘一心要跟杨大虎,杨父杨母心知三十好几的杨大虎这辈子成家无望,眼见着漂亮姑娘主动要做他老杨家儿媳妇,哪有不应的道理。

杨大虎是不答应的,这自称花花的姑娘长得那叫一个好看,任凭任何男人见了都走不动道,可自己什么情况自己还不清楚吗?哪能害了人家姑娘!

杨大虎低着头,吭吭哧哧的说出了反对声,花花当场黑了脸,骂杨大虎是登徒子,下山的时候花花险些摔倒,杨大虎扶了她一把,碰了她的手,这是不打算负责任吗?

在众人排山倒海的应和声中,杨大虎点头同意了这门婚事。

晚间杨小龙和杏儿从镇子上回来了,原来杏儿上次怀的孩子被杨小龙打没了,这么长时间身体都不能复原,杨父杨母急着抱孙子,就催促二人去镇子上找大夫看看情况。

杏儿低着头,默不作声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杨小龙从背后骂了句“不会下蛋的鸡。”

杨家众人这才知道杏儿身子落了病根,要想怀上孩子不容易。

已经在杨家住下的花花这会儿从自己房里出来倒水喝,跟杨小龙撞了个面对面,这一下,杨小龙惊得手上的钱袋子都掉到地上去了。

肤白胜雪,樱桃红唇,关键是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珠子会说话似得,直望到杨小龙的心窝里去了。

他要这个女人!

杨小龙说杏儿生不了孩子,他不要了,反正本来就是说给杨大虎做媳妇的,还给杨大虎好了,他要娶花花做老婆,生儿育女,为老杨家开枝散叶。

杨父杨母虽觉得这很荒唐,可他们指望着健全的杨小龙养老送终,再加上他们习惯满足杨小龙,一时间不说话,躲在门外的杨大虎心知父母这是默许了!

趁着夜色杨大虎偷偷摸进花花的房间,他将杨小龙的话告诉了花花,劝花花赶紧走,花花却好像不相信杨大虎说的,笑笑不说话,就是不肯离开。

杨小龙要娶花花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村子,据说花花也是同意了的,只说洞房的日子必须自己定。

没几日就到了花花说的日子,外面酒席还未散,杨小龙就急不可耐的钻进了新房里。

他先是抱着花花亲了两口,就要上手脱衣服,花花却制止了他,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杨小龙,你不觉得对不起你大哥吗?”

“哎呀!我的小宝贝,这会儿提那个瘸子干啥?扰了咱俩的兴致?”喝了点酒的杨小龙眼里全是浴火,没察觉面前的新娘子眼里隐隐透出绿幽幽的冷光。

“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了。”杨小龙压倒花花的时候好像听见花花嘟囔了这么一句,不过他已经顾不上了。

“新娘子这么漂亮,估计这会儿正被杨小龙压着呢!”喝多酒的众人说话越发没有规矩。

“哈哈哈,可不是。哈哈!”有人立马一脸贱笑的应和着。

笑闹声还未落下,那边突然一道惊雷滚滚而来,劈中了杨小龙和花花的新房,紧接着房屋应声而倒,焦糊味散开。

众人慌慌张张过去查看,扒出来一个全身焦黑的尸体,翻开来一看,都当场吐了!

只见杨小龙的头骨被惊雷劈裂了,脸上的五官已经错位,右半边脸的鼻子跟左眼并列着,脑浆缓缓流出来。

只是任凭众人找遍了所有角落,都没有发现新娘花花的尸体,只是从最底下拖出来一只黑色的狐狸,它同样被惊雷劈中了,拦腰断裂。

第二晚,杨大虎和杏儿在堂屋里给杨小龙的尸体守夜,到了下半夜,院子门突然自己慢慢打开了,等杨大虎去查看的时候,看见一只黑色的狐狸慢悠悠的向他走过来。

他一下子认出这是他小时候救下的那一只,它的后腿上还有那个时候留下来的伤疤。

黑狐跳到椅子上,嘴巴一张一张,发出的却是花花的声音。

“恩公,你不要怪我,我修行到一定时候就要受天雷,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去,所以下山来看看你,想着在受天雷前把欠你的恩情给还了。”

黑狐呜咽一声,跳下来在杨大虎脚边蹭了蹭:“谁知那晚听见杨小龙侮辱你,还说只要他死了你就可以和杏儿在一起。”

“我知道像他这种人看见漂亮姑娘一定会不择手段,所以故意来到杨家,他果然死不悔改,于是我将洞房的日子定在了我要受天雷的这一天。”黑狐说着还跳到了杨小龙的棺木上。

“所以那晚那个天雷是劈你的,正好杨小龙和你在一起,也被劈中了!”杏儿看着娇弱,胆子却不小,并不害怕这会说话的黑狐。

“不错!”黑狐冲着杨小龙的尸体呸了一口:“天雷是最刚烈正气所在,我是历劫,加上杨小龙犯了淫邪不伦之罪,天雷没留我们性命。”

“这么说你已经死了?”杨大虎怔怔的看着黑狐,他救了她,最后又害死了她。

“恩,我本要修仙的,死后被一小仙看中了,留在她身边继续修行,马上就要走了,你二人本是前世的姻缘,如今杨小龙已受天谴,你们好好过日子吧!”

黑狐转身跑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后来啊杨大虎和杏儿搬到了后山住下了,还修了一座小庙,庙里供着黑狐,他二人最后也是子孙满堂。

当然,此地的狐仙庙又被后人继续供奉打理,经久不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