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再现·311.案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再现·311.案

作者:原璐
2021-01-31 21:00

01

8月12日早上十点整,在人民广场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一个名富商。身穿黑色西服,背部朝天,脸部朝地,而且在地上留下一滩血。

十点八分被人发现后,当中的一名群众打电话报警,现场遭到群众们的围观。

“喂,110吗,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

警方接到报警后,立即派警员去现场。

“刑侦队…………”

刑侦队的队员李良听到后,立即组织队员前往人民广场。李良曾破过许多的案,各种手法的凶案,周立良都接触过。而且他的师父是陈宽。

陈宽在警队里也是非常的出名,已经退休了,人称,“破案高手”。二十多年前的 “ 311.案”,陈宽也参与其中,而且是陈宽捉拿了杀手。

十点三十二分,警方到达现场。

疏散了群众,拉起警戒线,对现场进行拍摄。不久,法医来到,简单处理了尸体,发现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十多个小时前。而且尸体被人处理过,这里并非是第一案发现场。

李良听到法医的口述后,不停的在打量。因为陈宽的破案手法是,“证据,线索,顺藤摸瓜”。李良想要通过凶手留下的证据,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主谋。

只可惜凶手太严谨了,现场就连凶手的指纹和头发都没有。尸体被处理的太干净了,现场没有留下破绽。

警方对死者的家属和近期与死者频繁接触的人进行谈问。与死者最后接触的司机的口述,司机说晚上十点多送死者回家后,是亲眼看见死者进入私人别墅,自己才开车走的。

但是死者的妻子却没有看见死者回到家里。从监控中,死者的最后一个镜头是进入别墅内…………

最终警方确认是一件凶杀案,命刑侦队追查凶手。

02

8月13日早上八点,俩名男子被杀害,地点是在郊区外的一间废弃工厂。报警的电话是街上的公共电话。现场发现了一把小刀,上面刻有“亡”字,小刀上并没有血迹。

直到下午三点多,在河边有人溺水身亡,警方到达现场,发现死者的身旁也有一把刻有“亡”字的小刀。

根据目击者和把死者拖上的人的口述,死者系意外溺水身亡的证据更加确凿,更加有说服力。

但是死者身旁的小刀又是谁放的?

短短两天的时间,发生了三起命案,李良都没有找到证据。只好去向自己的师父请教了。

03

陈宽对三件凶案进行分析,得出来的结果是,凶手是同一个人,而现场出现的小刀刚好与二十多年前杨子峥所留下的小刀一模一样。

二十多年前杨子峥的手段非常的残忍,每一场凶案只要是有一把小刀,就是他杀的。

因为“311.案”才捉到了他,但当时,杨子峥受到黑势力的保护,只判了三年的牢。现在居住在柳巷胡口,因为腿部受了枪伤,走路时总是一瘸一拐的,而且杨子峥已经“金盆洗手"了。

陈宽排除了杨子峥,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了,要么是杨子峥的儿子或徒弟所为,要么是有人学杨子峥的作案手法。

其中的一个可能也被排除了,杨子峥虽然有一妻同居在柳巷胡口,但是并没有儿女,收徒弟也是不可能的,毕竟是生活在别人的监视中。杨子峥的背景也是明明白白的。

04

一番风波过后,凶手有两个月没有作案了,这一点很像杨子峥的手段,“掀起一番风波,再销声匿迹”。

三个月后,凶手再次作案。凶手将死者的头部砍下,装在箱子里,送到警察局的某张桌子上。

当其中的一名警察打开箱子后,看见是一个人的头部,被吓到了。顿时,引起全局上下的人围观。李良看见后,立即去监控室调查监控,恰恰桌子的位置是盲区,没有直接拍到桌子的位置。

同时,有几十户的居民在家里的门口收到了一个箱子,打开后是人体的器官和肢体。根据几十户居民所交上来的器官和肢体,和警察局里的人头,法医拼在一起后,发现这是同一个人的身体组织。死者被人解剖后,随机放在任何人的家门口。

又一件分尸案,惊动了整个平海市,因为这是凶手对平海市市民的一个“挑衅”。顿时,社会上的一些人开始添油加醋。这件案也主系到社会上的某些因素的主要矛盾。

警方开始没日没夜的调查,成立了专案组。但是凶手又销声匿迹了,就像是消失了。分尸案毫无进展。

6月8日,警方接到有人报警,称自己的丈夫失踪了,直到6月10日,警方给予立案。

李良发现失踪人出现在万民广场,于是跟在失踪人的身后,直到一家饭店内。李良在门口转悠,发现有一个小口子,可以看见饭店内。

于是李良爬上去后,看向里面,发现有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躺在地上,双手双脚都被绑着。随后,看见失踪的那名男子被人拖着出来。

李良跳到地面上,正准备拿手机叫队友们过来缉拿凶手。自己的队友们却已经到饭店门口了,警方立即破门而进。

李良询问过后,得知是有人报警,称发现凶手在“金圣饭店”。突然一颗子弹从饭店外射进来,子弹穿过凶手的额头,凶手直接倒地身亡。

躺在地面上的三男一女早已死亡,且死亡时间超过24小时。

最终警方确定之前所发生的凶手案,主谋就是被击中额头的死者。

05

李良感到这件事很蹊跷,于是去请教陈宽,经过陈宽的分析后。大概可以知道凶手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凶手只是想把杨子峥当年的作案手法再展现出来,让我们观察当年的杨子峥是如何杀人的。

为什么当年的杨子峥可以在24小时内杀害八个人,而且死者之间的距离又那么远,杨子峥是如何做到的。

其实很简单,杨子峥同时杀死了名单上的人,经过处理,让人误以为是刚死不久。而死者又被人送回各自的生活地方,计划好一个死亡时间。制造出各种直接联系到杨子峥是凶手的证据,尤其是刻有“亡”字的小刀。

在二十多年前,所有关于留下小刀的凶杀案,杨子峥被捕后,竟一夜之间所有的人都成哑巴了,也没有人敢翻案重判。

警方给予的答复是,杨子峥并不是主谋也不是杀手,更不是凶手,只是被人要挟的“马仔”。凶手另有其人,也已经被警方枪毙了。

陈宽当时也被派去执行其它任务了。更没有人敢正面说出真相。

“311.案”本来就是一个势力组织机构的“谎口”。其中的谜团重重,但二十多年过去了,许多的证据也随时间淡化了。

如今再现“311.案”,不知是何意?

…………

[01]

周承业晚上来到杨子峥的家里。杨子峥的妻子是周承业的亲姑姑。

周萍端出一碟菜,笑着说,“承业,多吃点”。

他们三个坐在一起吃饭有说有笑,突然周萍说,“承业,其实你可以不当那枚“棋子”的"。

周承业淡定的说,“既然是给周万立当儿子,是注定的,也是无法改变的”。

杨子峥坐在一旁拿起酒杯喝酒,并没有多言。

周承业临走时,杨子峥拍着周承业的肩膀,说道,“你爸他是不甘心的,二十多年过去了,他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在二十多年前,“雇亡集团”的存在,犹如传说一般令人闻风丧胆。“雇亡集团”就是为雇主劳命,由雇主给钱,再通过杀手,达到某种目的的要求。

继.“311.案”后,“雇亡集团”因为各种原因而解散了,这团黑势力遭受到攻击后,不得已解散了。当时的杨子峥和周万立是“雇亡集团”的成员。

周万立既是杀手,又是线上线下的中间人。线上是指雇主的介绍人,线下是指安排任务给杀手的唯一接触人。

“雇亡集团”被瓦解后,周万立跟本就不甘心,于是开始培养自己的儿子周承业,仅仅三岁的周承业被周万立看中后,便开始教杀手的手段等。周万立让杨子峥亲自教周承业所有杀手应该兼备的技能。

…………

周承业来到一家小区,全身穿着黑色衣服,脸部盖得严严实实。轻松的打开一家房门,然后推开门而进,看见一名妇女……

随后,妇女从阳台坠落下来,直接死亡。楼下的人纷纷围观,警方到达现场,初步判断死者是意外坠楼身亡,因为经过法医鉴定,死者的身上并没有留下其它与人接触的组织,也没有其它的伤。

死者的丈夫黎胜,黎胜在外出差,已经有几天了。所以黎胜的嫌疑被排除了。

黎胜来到警察局处理自己妻子的事,死者的妹妹收到消息后,死者的妹妹失控大声的骂,在警察局里大声的说“我姐姐是被人杀害的,凶手就是黎胜”。

而站在一旁的黎胜却表现得很淡定,还安慰死者的妹妹,说道,“你的姐姐出事了,确定是意外……”。

在现场的李良也感到很疑惑,死者的妹妹临走时,被李良叫住了,经过谈话后,李良也开始怀疑凶手有可能是黎胜,于是向上级报告,申请再次去死者的家里寻找证据。

警方又对死者的家里进行勘察,但是这次也是并没有找到了证据。李良突然想起,通道的监控有一段是被东西遮挡住了。而这段时间很有可能是凶手进入死者家里的时间。

…………

第二天早上,有人报警,在河边发现一具女尸体。警方到达现场,经过法医鉴定,死者生前被人性侵,脖子上有勒痕,尸体经过河水的浸泡,死者生前与人搏斗时,所留下的人体组织已经被冲洗干净了。

而死者恰恰是坠楼案死者的妹妹。警方把线索联系到黎胜的身上。便立即派人去酒店缉拿黎胜。

被捕后的黎胜得意洋洋,大声的辱骂警察,“好戏才刚开始,将来会是一个一个人不明不白的死掉,你们永远也不可能会知道凶手是谁……”。

最终警方找到了直接的证据,证明了坠楼案和抛尸案是黎胜所为。黎胜被判死刑。

黎胜到死也不肯说出其中的“秘密”,果然继.黎胜后,平海市发生了许多的离奇案。

…………

[02]

李良想起了杨子峥,怀疑这所有发生的一切可能和杨子峥有关系。于是自己去探访杨子峥。

李良来到柳巷胡口,发现其实所谓的监视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并没有人会在意杨子峥的过往,相信杨子峥是真的回头了。

杨子峥家的大门一直开着,李良走进去,看见周萍坐在椅子上抱着小猫,而杨子峥正在浇花。李良故意咳了两声,周萍看见后,说道,“你找谁呀”。

李良笑着说,“我不找人,过来看看”。

杨子峥听到后,转过头,手里拿着水壶,一瘸一拐的走上台阶上,说道,“不找人,这里有什么好看的,一老头,一老太的”。

随后,李良又说,“你们认识陈宽吗?”,周萍摸着猫的头部,说道,“不是不找人吗,不认识”。

“送客,走吧,不送”。周萍站在身,扬扬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李良无奈的离开了。

李良来到师父陈宽的家里,请教陈宽,把自己的想法说给陈宽听。但是陈宽并不认同李良的看法,说道,“既然你已经去了杨子峥的家里,情况也是明了的,一个瘸子是不可能再作案的”。

李良再次探访杨子峥,这次是他们刑队一起去。身着警服,目的是为了让杨子峥知道他们是警察。名义是以“为孤寡老人送温暖”。杨子峥夫妻也很乐意他们的到来,虽然知道他们的目的。

其他的队友们在天井分散杨子峥夫妻的注意力,李良趁机到楼上看他们的房间,寻找线索。看见客厅有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是杨子峥夫妻和俩位陌生人的照片。

李良走到天井说道,“杨老先生,刚才我上厕所时,看见客厅里有一张照片,那俩位是你们的朋友啊”。

周萍立马回答李良,“哦,那俩位是我家先生的朋友”,周萍又走回客厅把照片拿出来,说道,“上次他们来我家里时,照的。是我家先生许多年未见面的老朋友,那天重逢高兴极了”。

其实那俩位就是周万立父子俩。

到了晚霞,李良他们走了。杨子峥和周萍坐在天井的椅子上,周萍说道,“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既然躲不掉,那就迎面而上吧”。杨子峥坐在一旁,闭着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

[03]

周承业疯狂的杀人,一桩桩的凶杀案浮出水面。周万立就越得欢,自己重兴的“雇亡集团”有希望了,不愿意屈服道德上的法律,钱不是目的,是为了挑战人性的底线。

…………

周承业又接到了任务,这次是绑架人一名富商。被绑架者是赵顺,刚从国外回来的富商,家里的人一个多月前已经回国。

赵顺到机场后,周承业冒充司机,接走了赵顺。赵顺的家里人去机场接赵顺,发现赵顺失踪了,于是报警。

周承业把赵顺藏在地下室,醒后的赵顺一直在说,“你们是谁,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

周承业说道,“不是我们要你的钱,而是有人想要买你的命”。

随后,周万立来到地下室,拍着周承业的肩膀笑着说,“干得不错”。周万立拉起赵顺狂打,一把推倒赵顺,咬牙切齿地说,“正经生意人,会贩毒吗”。

周承业拿出赵顺的公文包交给周万立,周万立把开后,里面有几张合同,赵顺这次回国,是为了交易毒品。

赵顺爬过来抱着周万立的脚,说道,“大家都是为了求财,何必呢,等我转手了,钱一人一半”。

周万立蹲下拍着赵顺的脸说,“你们的命都得要我来安排,我让谁死,谁就必须死”。周万立接电话,“喂,…………”。随后,让周承业将赵顺绑好,便走了。

周万立把杨子峥叫来,商量对策。赵顺的失踪,对一部分的人有极大的影响。这对于赵顺的卖家和买家双方都是有危险的。

赵顺的卖家是人称“黑哥”的一位毒贩老大,赵顺的货是从黑哥手里的买来的。而且这次交易还没有进行,赵顺就失踪了,黑哥当然是着急的,也派人寻找赵顺。

那位所谓的黑哥,在二十多年前也是“雇亡集团”的成员之一,也是当年的“背叛者”。

这次周万立的目的是为了报复黑哥。

…………

周万立和杨子峥探访黑哥,黑哥也公然的见他们,三人坐在客厅,黑哥一边抽烟一边说,“把赵顺放了,我们好说话,我们可以一起合作,我挣我的钱,你杀你的人”。

周万立傲慢的说,“一个背叛者,也配和我们合作”。黑哥被激怒了,拍着桌子说,“那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们杀了”。随后,黑哥哈哈大笑,突然一颗子弹从窗外射进来,直接穿过桌子上的茶杯。

黑哥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们俩临走时,黑哥在门口笑着说,“再见了,再好好想想,想想你的老婆,想想你的妹妹”。周万立和杨子峥立马上车去杨子峥的家里,同时打电话给周承业,并通知周萍。

不料警方先到达,警察正在带走周萍。周万立和黑哥的人都无能为力,只能是藏在一旁看着。

突然黑哥的人开枪打向警方,黑哥的人和警方发生枪战,周承业想趁机救走周萍,但最终周萍还是被警方带走了。

……………

周萍到警察局也是什么都没说。但有一个要求,要当着平海市市民们的面,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但是警方不可能会答应的。

周萍在押送时,黑哥亲自到场劫押送周萍的车,与警方发生枪战。周万立他们也在现场。周承业接过周萍,马上就要营救成功了,突然黑哥开枪打中了周萍,周承业反应过来,拿起枪对准黑哥,打了两枪。

周承业背起周萍,大声喊,“爸,快点走”。周万立跑去开车接他们。在车上,周萍说道,“让我再看子峥一眼”。不久周萍便在车上去世了。

来到地下室,周承业背着周萍,说道,“我把姑姑带回家了”。杨子峥走过去,抱着周萍哭,“不是说好要一起走的吗,你怎么能先走呢”。

杨子峥揪起周万立的衣领,手里拿着枪顶着周万立的脑袋,咬牙切齿的说,“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明明可以抹掉从前的一切,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的,可你偏偏要逆行,要往回走”。

“你以为只有你心痛吗,我比你还痛苦,我失去了亲妹妹”。周万立反驳。

周承业抢了杨子峥的枪,“姑父,你冷静一点,姑姑说在家里留下了东西给我们”。

他们三人把赵顺丢到警察局门口,和一些赵顺贩毒的证据。随后,回到柳巷胡口的家里,杨子峥拿着周萍留下的信物,崩溃大哭。给周万立的是一张纸,上面只写有几句话,“大哥,收手吧,好好的享受生活的美好”。

留给周承业的是他们之前拍的合影,也有一封信,“承业,如果你觉得自己走上了一条错路,可以选择重头再来过……”。

他们三人再次来到周萍的墓地,这次是来道别的,因为他们要去很远的地方了,一个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故事的地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