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49章 闻府事

作者:看人间
2021-01-31 09:01

第49章 闻府事

闻太师七十寿辰,皇上赐了许多宝物前来,皇后更是亲自带着三皇子来了。

何木珍带着年汀兰两人去请了安,便由着年汀兰自行去玩。

“汀兰!”有人自身后拍打年汀兰的肩。

一转身,确是曾素之,一身水蓝色的衣衫,一如既往的笑容温柔,只是眉眼之间,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素之姐姐”

一开始便想到,曾素之可能也会来这太师府的,只是未曾料到,自己还未去寻她,她便已经寻来了。

曾素之一把拉起她的手,“我就猜你会寻僻静地方躲着,往这一看,果真就看见你了。”

曾素之似乎还是以前那般模样,皇上给她们两人赐婚的事儿,她似乎并未曾放在心上。她如此,到是叫年汀兰有些不自在了。

“本不想来的,母亲说,都要嫁人了,得学着这些人情世故,便不得不跟着来走动走动。”年汀兰这般解释,跟着曾素之一同站在院子角落,看着大家三两成群的在一起,谈天说笑。

曾素之笑了笑,“我知道你,从小就不喜欢这些应酬,往后你我同嫁二殿下,你若是不喜欢这些个应酬,自有我担着,必不会扰了你的。”

若说是极为亲近之人,这曾素之与年汀兰向来交好,曾素之这话里话外的意思,该莫不是,往后她便主理王府,年汀兰如今唤她一声“姐姐”,日后也得唤一声“姐姐”。

年汀兰不由得看了看曾素之,并未在她脸上,看出任何不对劲。

但不知为何,年汀兰总是觉得,她与曾素之之间,总归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曾小姐”卫玲珑突然来了,拿着包蜜饯果子,递到年汀兰手上,“早上你吃的少,先吃些,垫垫肚子。”

“年少夫人也来了?”曾素之笑问。

卫玲珑不着痕迹,挡在年汀兰与曾素之之间。

卫玲珑不着痕迹,挡在年汀兰与曾素之之间。

曾素之脸色微变,看着她略微虚礼,“曾小姐自小打理曾府,又是与曾大人共同游学的,我们汀兰比不得,但总归这应酬一事,一回生二回熟,我婆婆也在教了,日后之事,谁也说不准的。”

莫名之间,电光火石,四下飞溅,年汀兰之前还当二人为了兄长一事,会生嫌隙,不曾想,竟是为了她的亲事,二人颇有一种争锋相对的气势。

这两个姐姐,可都不是好惹的。

知道嫂嫂是觉得方才素之姐姐的话,日后是要压过自己一头,主理王府。但年汀兰可从未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嫂嫂,素之姐姐向来疼我,方才那话,并无二意。”

卫玲珑还想说什么,却被年汀兰一个眼神制止。

曾素之却是眼神澄明,笑了笑,“汀兰也是好命,你这嫂嫂,当真是疼你,也难怪你如今与她交好了。”

“素之姐姐,听说方家小姐也来了,你我去寻寻?”

年汀兰打断了曾素之的话,她并不想二人再继续纠缠此事,想着寻个由头,将二人给分开了。

只是明明自己不在意,在看着二殿下玄渊出现在不远处的时候,却莫名生出一阵疑惑。

“曾大人今日,未曾同姐姐一同来?”

要走未走,年汀兰依旧隔着卫玲珑,与曾素之说着话。

曾素之摇了摇头,“你知我祖父的,自从那位去世,他便再也未与文家往来,今日又怎会例外?”

都说时间可以消磨一切,但是当年的曾志帆,师从文书衡,文家案中,他虽然未曾受到牵连,但与举报文书衡的闻仲,彻底产生了隔阂,这么多年了,时间消磨的,时候他们的容貌,却并未对他们之间的隔阂有半分影响。

“那你今日,与他一起来的?”

年汀兰微微抬了下巴,曾素之顺着她的眼神望去,不是那个二殿下又是谁?

曾素之待年汀兰向来坦然,若是其他人,她还想着要虚与一番。

“嗯,顺路嘛,他过来的时候,在我府中略停,便一道来了。”

曾素之的说法,是说的过去的,可是,要说不介意,却又是骗人的。

年汀兰对玄渊仅打开了那么一点心门,又彻底关上了。

到底只是同路人,不是良人,年汀兰不住的提醒自己,莫要将自己全部的心思交付出去,不然到时候,受苦的还是自己。

卫玲珑细细看着曾年二人的表情变化,曾素之显然的眉目含情,看样子,是将玄渊已经放在心上了。

只是自家这个妹妹,却不知为何神情总是太过讳莫如深,竟探不出个究竟来。

“汀兰,你,你可会介意?”曾素之终究还是问出这话来,她们二人被一同指给二殿下,本就是一件奇事。

要说这曾素之,向来珍惜与年汀兰之间的情谊,当真还是担心影响了她们姐妹二人的情感。

年汀兰故意瞧了眼曾素之,“你我本就情如姐妹,到时候一同嫁入王府,便更是亲厚,我如何要与你介意?”

只要自己不在意那个人,那他娶谁作甚,又如何会放在心上?

“姐姐为何会如此想我?”

外头的玄渊冲着她咧嘴笑了笑,年汀兰却是神色淡漠的转了头,年汀兰瞧着曾素之,也冲着门口的人笑了笑,也许是距离有些远,分不清他是在看谁吧?

年汀兰心中无人,眼中无情,落在卫玲珑的眼里,半分担忧半分怜惜。

不由得握了握年汀兰的手,被她不着痕迹的抽出来。

曾素之与玄渊笑了之后,才回应了年汀兰,脸上一片绯红之色,那不是见着心上人的娇羞之色,又是什么?

“我只是担心,我与殿下如今走的近,妹妹心里头会不快意,故而有此担忧,妹妹不介意便好。”

曾素之并没有看见,年汀兰眼中的落寞,一男二女,总会有所偏颇,她如何会不介意?只不过,只能提醒自己,莫要在意,莫要将那人当真放在心上便是。

闻太师的生日宴开席了,众人来请,大家都往前厅去,就和年家之前做宴一样,男女各自一半,皇后上座,闻太师紧随其右,闻小主母扶着闻太师,这小主母,看起来比皇后还年轻许多,闻太师却已经是满头白发,步履蹒跚。

恰好小主母又穿了套暗紫深红的衣裳,更是显得华贵年轻,与闻太师在一处,更是让人忍不住唏嘘。

皇上对皇后,对闻家的厚待,在此便可见一斑。

年轻漂亮的小皇姑姑,二嫁给皇后的母亲,实在是说不上到底是谁高攀了谁?

“年小姐!”年汀兰与曾素之早早入了座,看着主桌的闻太师等人出了神。

不曾听见,有一温柔细小的声音在唤自己。被曾素之碰了碰,才反应过来,侧身一瞧,不是那个温柔小意的方小姐,又是谁?

“方小姐?”年汀兰笑着站起来,打了招呼。

方绮雯有些局促,一张小脸涨的通红。“年小姐,我,可以与你们一起吗?”

“自然可以,来,坐我旁边。”年汀兰将人拉进来,与曾素之一左一右,挨着自己坐。

曾素之有些不喜方绮雯的小家子气,但想着她日后也是四皇子妃,如何也与自己又是一家子人,怎么的也该亲厚些。

“方才汀兰还说去寻你,没曾想,你竟自己寻来了。”

这是曾素之,头一回,主动与方绮雯讲话,之前一直隐隐觉得曾素之,瞧自己不起,不曾想她竟主动搭了话,一时间,竟有些受宠若惊。

“是,想着年小姐之前说了,可以寻她的,我头一回参加这样的宴席,所以,只认得你们。”

方绮雯的声音细小如蚊,曾素之听得并不真切,也并不想听真切。

只是年汀兰笑眯眯地,安抚的拍了拍方绮雯的手,这位,日后可是四皇子妃呢,更是那个禁军大统领的妹妹,还是皇上亲自养出来的……

也不知道日后,自己能在她身上,得到多少益处?这个小姑娘,日后可是不简单呐!

“你自己来的?”

年汀兰微微偏着头,小声与方绮雯交谈。

方绮雯点点头,继而又摇了摇头,“我近日跟着贵妃娘娘,在学规矩,正好国丈的生辰,皇后娘娘要出宫,贵妃娘娘便要我跟着来,送一份贺礼。”

小心翼翼的话语里,没有半分抱怨,也没有丝毫委屈,但话外音,却不免让人觉得贵妃娘娘是在故意为难这个小女子,毕竟是四殿下的人,偏偏她不来,四殿下不来,就扔了一个还未成亲的小姑娘来,这不是故意刁难,是什么?

年汀兰话是听到耳朵里了,却也只是左耳进右耳出,拍了拍方绮雯的手。

“出来看看也好,多多与人结识,对你日后入府也是极好!”

“是,还要请年小姐指点”

年汀兰听出话音,却也不想顺着方绮雯说,装着未曾明白,假意开解。

方绮雯也是机敏的,二人打着太极,便将话题带过了。

毕竟是当朝太师,又是国长之尊,这前来贺寿的人,络绎不绝,有些地位权势的,大多来了里头,还有些人,只能坐在大门外头,更有甚者,人送了礼,便走了,东西堆在那里,只怕主人家连送礼的人是谁都摸不清楚。

以往年汀兰从不爱关注这些,如今却像是头脑思绪,忽然被打开了,这些个情人事故,权力高低,她到开始看得通透起来……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