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48章 往闻府

作者:看人间
2021-01-31 09:00

第48章 往闻府

闻书吉,当朝太师,要说德高望重,比不过如今的曾素之,更是与当年的文书衡差了不时一星半点。

但他写的一手好字,有“书衡余风”之称,而且他还有一个高高在上的,当皇后的女儿,最为要紧的,他的嫡亲外孙,是当朝三皇子,正宫血统,问鼎东宫的可能性最大。

但他写的一手好字,有“书衡余风”之称,而且他还有一个高高在上的,当皇后的女儿,最为要紧的,他的嫡亲外孙,是当朝三皇子,正宫血统,问鼎东宫的可能性最大。

所以,他的七十寿辰,来的人还是不少。

年寻是个直肠子,不喜欢的人,他是决计不愿意结交。这个闻太师空有虚名,在朝中,向来又是个和稀泥的,没得一个坚定的主意,所以,年寻从来不愿参加闻家的宴席。

但是他不去,可以借口军务繁忙,何木珍却是不能不去的,这高门大院的结交,就是前朝大家吵翻了天,这后院的女人,该走动的还是得走动,该打点的还是得打点。

许多时候,后宅妇人,还能作为调和,总归不让大家太过难堪。

何木珍早早地便收拾好了一切,但她出来的时候,卫玲珑已经在院子,清点好了所有要送去的礼。

“婆婆,东西是备齐全了,这是礼单。”

卫玲珑将单子递过去,要何木珍过目。

何木珍推开,“你做事,向来是个细致的,清点好了便好。”

今日,何木珍是要带着卫玲珑与年汀兰一同出门的,往后都是一门主母,总得开始与众人多多走动。

四下看了看,“你妹妹,还没到?”

“妹妹向来赖床,今儿还早呢,咱们稍等一会儿……”卫玲珑将何木珍扶到石凳上坐下,递上茶水。“方才煮好的茶,母亲品一品”

何木珍接过茶杯,“这个汀丫头,若是有你三分勤勉,我都无须操心她嫁入王府了。到时候又是平妻入府,虽说她与曾家丫头,那是打小的交情,可谁知道日后,那个二殿下会更偏爱谁呢?”

目露担忧,满面愁容,亲事未定,日日忧心良人,亲事既定,又担心良人不淑,日后波折坎坷。

也只有做母亲的,才能整日里这般不安了。

“婆婆,莫说咱们年家如今在这朝中地位,就说二殿下与相公那般情致相投,再是偏颇,想来他也不会委屈了妹妹,婆婆还是莫要太忧心。”

卫玲珑是羡慕的,羡慕年汀兰有一个这样好的母亲,打小悉心照顾,便罢了,又事事将她放在心上。

“母亲与嫂嫂在说些什么?如何气氛这般沉闷?”

年汀兰终于是来了,简簪素衣,瞧着是朴素雅致,但何木珍却脸色一转,“我当你在院子里拾掇了半晌,出来也该是精致得体的,如何将自己弄的像是要出街一般?”

年汀兰一早醒来,都在与若枫商议在宴席上的事情,根本无暇去穿衣打扮。

“这身衣裳,可是新裁的,这天热了,哪里能穿的太繁复,届时热的人不爽快。”

年汀兰总是这样,有的是自己的缘由。

何木珍重重叹了口气,“行了!小时候你不喜欢参加那些个聚会宴席便罢了,如今都是与皇家定亲的人了,再不得体妥当,如何得了?”

“去将小姐那套碧水翡翠的头饰拿过来,那是专门与这套衣衫配着的”卫玲珑连忙插了口,吩咐青鱼去拿东西。

婆婆这般不高兴,卫玲珑也是心有不安的,如今是她在持家,妹妹这般素朴,保不齐,婆母还当是她克扣了妹妹。

瞧着何木珍又在与年汀兰生气,年汀兰也闷声不开,卫玲珑连忙打圆场,将年汀兰拉住,“好妹妹,你以往总归是喜欢戴些好东西的,怎的如今这般性情了?可是嫂嫂做的东西,不合你心意?”

年汀兰抬起头,瞧了卫玲珑一眼。

“嫂嫂,你在说些什么呢?你知道的,我这几日忙得很,哪里有时日细致打扮?”年汀兰声音不大,但是也清晰的传到了何木珍耳朵里。

何木珍本就在为年汀兰日后的生活担忧,一听她如今说的话,更是一阵烦躁。

“你忙?你有你嫂嫂,操持一家来的忙?你看看你嫂嫂,莫说将自己收拾得体,就是这些东西,我来的时候,都已经一一清点完了。你呢?你瞧瞧,你做了什么?”何木珍这心里实在是着急,以往里,总觉得自己的孩子小,总不舍得她太过辛苦,故而从来都是由着她睡,由着她玩,只要不是太大的品行错失,向来不会说一句重话。

最要紧的,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快到何木珍还没有反应过来,年汀兰便定了亲事。

年汀兰也不知母亲,一大早,在哪里来的脾气。

嘴上不说一句,只静静地听着,带着浅浅的笑。以前被母亲训斥的时候,年汀兰总喜欢顶嘴,可是如今,她喜欢听母亲对她的唠叨,这样的母亲,活鲜鲜地,站在自己面前。

“你,你这是什么模样?”

何木珍瞧着自家女儿这样子,以前都是一说便要炸毛的,如今怎么这般沉得住气?

年汀兰上前两步,一把抱住何木珍,“母亲,你莫要生气了,你说了,我以后改正就是。”

四周突然安静,自打年汀兰自己走路开始,便甚少再抱何木珍了。

一时间,竟有些不习惯。

“你,你可是有哪里不舒服?”何木珍瞬间便没了脾气,自家女儿的脾气性格,如何不了解?她这模样分明就是不正常的。

年汀兰拍了拍母亲的后背,“母亲,以后,我不会轻易惹您生气的。”

就像是这场亲事,你们觉得那个人好,那么我便嫁。

再也不会像上一世那样,与你们背着干,让你们为难。

青鱼把头饰拿来,年汀兰这才发现,当真是一套新的。

两支掉着碧绿色圆珠翡翠的簪子,一对黄豆大小的青翠色耳坠,还有一条白银链子,挂着一块雕刻成葫芦形状的白玉,挂着两粒碧绿的翡翠小珠。

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送来的,年汀兰都未曾注意。

要说是女儿家,又有哪个是不喜欢这些东西的?

“这些东西,到是精巧得很”年汀兰拿起来,看了又看,不由得看向自家嫂嫂。

“嫂嫂在哪里寻到的?那些个珠宝坊,如今做的东西竟然这般好看?”

卫玲珑带着年汀兰坐下,见着这个小妹妹喜欢,便亲自取了来,给她一一佩戴上。

“这些啊,都是我依着妹妹的气质,喜好,专门为妹妹设计的,独一份!”

卫玲珑不免有些得意,这些个东西,她喜欢做,也得有人喜欢佩戴。

年汀兰微微垂下眼睑,“嫂嫂,好灵巧的心思。”

卫玲珑喜笑颜开,何木珍在一旁看着,“既然喜欢你嫂嫂做的东西,以后她给你置办好了的,便要穿戴,莫要辜负了别人一番心意。”

年汀兰点点头,眼睛不由得放空,脑海里在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这些个东西都颇为精巧,她这个嫂嫂,可是师从军医的贫苦人家的女子。在哪里来的这份巧妙心思?还能侍弄这些玩意儿?

念头是在年汀兰的脑海里打转,但是年汀兰却并未表现出来,看了看自家嫂嫂,心里还是有了些许保留。

经由卫玲珑手的年汀兰,不过是多了一套配饰,便显得灵动异常,在这日渐炎热的夏季,一身雪白与浅绿的搭配,让人不免觉得通体清凉。

何木珍到是颇为满意,这才笑意盈盈,带着儿媳与女儿,往闻府而去。

何木珍母女三人,出门的有些晚,到的时候,人都差不多来了。

门口的管家,瞧着年府的马车,连忙往里头跑,不肖片刻,闻家的“小主母”便来了。

要说这主母便是主母,如何又要说是“小主母”呢?

这还得从闻太师生性风流说起,说是风流,其实也不过是因着好色。

这闻主母,也就是皇后的母亲,去世的早。

闻太师没了个束缚,家里的姨娘小妾不断的入,还传出了一夜逛三院的“佳话”。这话啊,传到了宫里,皇上皇后都不快。

皇后只想有个人管住自己的父亲,却又不想,当真有人占了母亲的位置。

皇上便将自己,也是没了丈夫的小姑姑,指给了闻太师。

虽然 年纪小,但毕竟是皇长公主,虽说是为皇后的父亲续弦,却也不能没了位置。

于是,既不得罪皇后,也不开罪皇上,众人便都换了一声“小主母”。

要说这个小主母,其实年纪比皇上还小些,与何木珍他们相仿,是个性情泼辣厉害的,入了闻府,不过一两月,便将府里姨娘小妾,收拾打包,一溜儿的给送了人。

这闻太师的风流名声啊,这也才略有熄火。

小主母出来的时候,便是通身的气派,穿金戴银,好不贵气。

年汀兰瞧着那一头的金饰,不由得一阵脖颈酸疼,这样一头玩意儿,一天顶下来,晚上怕是脖子都直不起来了。

只是年汀兰却不知道,她不喜欢那些东西,这皇家的人,却都是打小顶惯了的,就是顶上两天两夜,脖颈也不见得会酸胀。

小主母与何木珍一阵寒暄,相互见礼,又对着年汀兰与卫玲珑好一阵夸赞,一行人这才入了府。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