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50章 生辰礼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2-01 09:00

第50章 生辰礼

酒足饱饭,见着大家都陆陆续续落了筷子,年汀兰已经整理了衣裳,独自起了身,在廊坊处静候。

命青鱼请了闻嬷嬷过来,站在僻静处,避开了往戏台子处去,听戏的人群。

“年小姐!”

“闻嬷嬷!”

二人相互见礼,年汀兰已经明青鱼提前给闻嬷嬷塞了银锞子,这宫里的人,都不必外头的人,个个都是见惯了金银珠宝的,轻易几个铜钱,还将人请不过来。

“不知年小姐这个时候命老奴过来,所谓何事?”

闻嬷嬷是皇后身边的大嬷嬷,她对年汀兰并无太大的好感,也没有太大的敌意。

只是都是二殿下的人了,却要来寻她这个皇后身边的嬷嬷,着实是有些奇怪。

“嬷嬷,汀兰是有一事相求”年汀兰命青鱼将一精致的小食盒拿来,打开盖子,一阵桂花香味,混合着凉凉的冷气袭来,直冲闻嬷嬷的鼻腔。

只见一块小小的,淡黄色的桂花状糕点,置在单手可拿的小食盒中。

“这是何物?竟是如此精巧!”纵使是闻嬷嬷这等,在宫中见惯了好东西的,大嬷嬷也觉得颇为惊奇。

年汀兰拿出食盒中放置的,木质小勺,轻轻挖了一块,“嬷嬷,您尝尝”

“这……”闻嬷嬷有些犹豫,“这可食的?”

年汀兰笑了笑,点点头,自行将那一勺小玩意放入口中。

勺子给青鱼细细的用茶水清洗擦净,年汀兰交到闻嬷嬷手中。

带着好奇心,闻嬷嬷轻轻挖了一小点,放入口中,一股桂花香味,瞬间在口中萦绕,入口即化的感觉,混合着冰凉感,在这步入盛夏的季节里,显得尤为特别。让人心头,不由得一阵清爽。

“这,这,这是好东西啊!”闻嬷嬷不由得赞叹,“年小姐莫怪,老奴没有读过书,说不出更好的词儿,来描述这等感受。只是,不知年小姐可还有?我家娘娘每到夏日,便没有什么胃口,这等好东西,想来最是合娘娘心意。”

年汀兰与青鱼相视一笑,青鱼将东西盖好,交到闻嬷嬷手上。

“这个是给嬷嬷的,至于娘娘的,还要请嬷嬷代为传话,就说汀兰有‘桂花冰糕’呈上,只是这东西费时费力,只有十份,东西不多,还得请嬷嬷合计,该给哪几位贵人用才是合宜。”

“这,只有十份,不如都给娘娘留着?”闻嬷嬷毕竟是贴身伺候皇后的,一听说东西这般少,连忙的想要私藏。

年汀兰缓缓摇头,“嬷嬷也吃过这个东西了,这东西凉,一时用来享受还可,若是食用多了,只怕是伤及脾胃,更是得不偿失。再者说,这桂花冰糕,不能久放,若是盒子里头的冰块化了,它便也就化了。”

闻嬷嬷一听,立时便一脸难色。

“按着小姐这意思,这好东西,我家娘娘还独占不得了?”

“嬷嬷莫恼,这东西是我在东边一处糕点坊得来的,娘娘若是喜欢,每隔一日,我便派人快马送入宫门口。这样,娘娘每日能用得上,也不至于因为贪凉而坏了身体。”

年汀兰该想的说辞,已经都想好了。

见着闻嬷嬷犹豫,年汀兰又拿了两个银锞子,递到闻嬷嬷的手里。

“不瞒闻嬷嬷,这是我一挚友做的小玩意儿,我入了点钱,想着日后好生存的。”

年汀兰说话说得直接,闻嬷嬷倒是明白了,这是侯爷家的大小姐,要存私钱了。

这给皇后娘娘献礼是其次,想要借着这国丈之宴,宣传自己的东西,才是要紧的。

一直还当只有他们这等人,才会蓄意藏私,不曾想,这大户人家的小姐,也会有这等心思。

年汀兰这话,倒是瞬间引起了闻嬷嬷的同理心,似乎也与年汀兰亲近了两分。

“年小姐是个知道合计的,得,老奴啊,就帮小姐传这话了。”

年汀兰笑的更深了些,“那嬷嬷,心里头可算计好了,给哪十位贵人?”

这闻嬷嬷一听啊,笑了笑,要说这看人看事啊,也就这宫里的老嬷嬷最有眼力见。

谁是真正有实力的,谁又是正儿八经的空壳子,还都难逃过她的法眼。

“皇后娘娘与国丈是不可少的,小主母得一份,三殿下是一位,年侯夫人,也就是您母亲当得一份,还有礼部与户部两位尚书大人来了,该得一份。其次,便是曾家的小姐,方家小姐,对了,还要给顺王爷家的小王爷一份!”

闻嬷嬷说的人,基本上,都是年汀兰心里想好了的,能排的上位的,今日来的,家境地位,好些的,也就这几位了。

“我母亲那份,我私下给了就是,我想着还是给五公主吧。”年汀兰略微犹疑,这五公主可是皇后所出的嫡公主,为何闻嬷嬷会不说给她?

听了年汀兰这般说,闻嬷嬷一笑,“如此甚好,老奴正觉得委屈了公主,不好安排呢。”

年汀兰一听,“那为何嬷嬷情愿我将东西给了小王爷,也不让我将东西给五公主一份儿?”

“哎!年小姐不是打算,以此来给自己的糕点打响名气吗?”

年汀兰点点头,这是自然,闻太师的生辰宴,突然冒出来的新鲜事物,这东西,材料精贵,吃的人,必须得出得起钱财。凭着着皇后和太师的口碑,想来是能够一炮而红的。

“咱们这京都里头啊,就属这玄参小王爷,最是会吃喝玩乐了,他又是个能说会道的,若是能得他一番宣传,年小姐,何愁自己的东西没人抢着要?”

闻嬷嬷就是闻嬷嬷,跟在皇后身边,虽说久居深宫,但是该知道的消息,却是一点没有少,就连这王侯府中的公子哥,是何等脾气秉性,她竟都拿捏的如此之好。

年汀兰不由得咧嘴一笑,“多谢闻嬷嬷,他日此事若成,汀兰定当重谢!”

“之前皇后莫名就喜欢你,老奴还不觉得,与年小姐两句话下来,才发觉,年小姐竟是个聪慧的,只是可惜了,我家三殿下……”

“嬷嬷,都是定了的事儿了,嬷嬷就莫要再提了。”

年汀兰还不知道闻嬷嬷那点心思,毕竟都是皇室里头的人,如今又是储位之争闹得厉害的时候,谁都怕年家背后的势力。

闻嬷嬷微微叹了口气,“二殿下与三殿下交好,他一直都是辅佐三殿下的,年小姐如今这亲事,也好,也好。”

闻嬷嬷这两声也好,说的极轻,也不知是当真觉得好,还是只是在安慰自己。

年汀兰并未说话,外人只当玄渊并无争储之心,可却无人知晓,玄渊才是藏的最深的那一个。

年汀兰如今亲事已定,帮着玄渊,已经是必然之势。

大戏唱至一半,都有人咿咿呀呀跟着和了起来,年汀兰回到母亲身边,觉得不远处一直有视线在望着自己,凭着感觉看过去,瞧着那张明媚含羞的脸,不是方绮雯方大小姐,又是谁?

年汀兰招了招手,那方家小姐,便连忙弃了座,走到年汀兰身边。

年汀兰给她让了点位置,两个人坐在一张椅子上。

这等小动作,自然是引起了何木珍的注意,看向自家女儿身边坐着位,素未谋面的小丫头。

“汀儿,这是?”

年汀兰凑过去,“母亲,这是方大统领的妹妹,方绮雯方小姐。”

何木珍面似了然,“便是指给四殿下那个?”

年汀兰点点头,“她一个人来的,对大家都不熟,我便带着她。”

何木珍听年汀兰这解释,也不再管她,只自顾自的听起戏来。

不过片刻,闻嬷嬷便给皇后说了话,年汀兰看着皇后点了点头,闻嬷嬷便转身瞧了瞧年汀兰,也点了一下头。

这是可以上东西!

年汀兰忙拍了拍青鱼的手,青鱼立马就往外走,不肖片刻,便有十个小丫鬟,端着精致的小盘,将东西一一交到了一开始大家商议好的人手上。

没有拿到东西的人,都在好奇的看着。

年汀兰见母亲也颇为好奇,连忙告知母亲,她的那一份,在府里放着。

何木珍并未明白女儿话,正想问清楚,却见一场大戏唱完,皇后示意暂停。

闻嬷嬷走上前,与众人解释,“诸位大人,夫人,小姐,今日这桂花冰糕,是年家小姐,在城东容花糕坊定的桂花冰糕,因着数量有限,便未曾给诸位都上。娘娘说了,若是诸位有兴致,晚些都可前往容花糕坊一品,届时老奴前去结账。”

毕竟是闻太师的生日宴,有人有,有人无,未免遭人口舌。

闻嬷嬷此举,到是极好的化解了这一份尴尬。

“此物入口顺滑,沁润心脾,值得一试!”

皇后金口玉言,众人均是纷纷欲试。

“是了,是了,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妙哉啊,妙哉,既然今日皇后婶婶宴请,稍后小侄还得再去品尝一番,实在是妙!妙!妙!”

就如闻嬷嬷所言,玄参小王爷,是个好吃的,能得他的赞誉,大家的眼里都更是充满了渴望,议论纷纷,这桂花冰糕,也就此在大家心中定下了名。

年汀兰瞧着众人兴致,不由得叮嘱青鱼,前去告知若枫,此物,得细细备下!

容花糕坊的第一批客人,也就此引来了!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