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51章 阴晴天

作者:看人间
2021-02-01 09:01

第51章 阴晴天

容花糕坊出事了!

因为材料准备的不够,前往糕坊的人大多没有品尝到,在店门口聚集了许多闹事的人。

皇后打算回宫了,与年汀兰在闻府门口,聊了许久,拉着年汀兰的说,看起来颇为喜欢。

许多人瞧着,都在说,这皇后娘娘看起来比喜欢自己的儿媳妇还喜欢年家小姐。

“你那冰糕做的不错,口感细腻,入口即化。”皇后忍不住夸赞,一张朱唇,开合之间,还有阵阵桂花香味飘出来。

“多谢娘娘赞誉,往后,娘娘想吃了,便吩咐一声,汀兰随时送来。”

“好,咱们这可是一言为定,本宫本想带着那厨子进宫的,但嬷嬷说,这是你拿来做生意的,本宫啊,便不为难你了。”

皇后娘娘如今到是越发的喜欢年汀兰,以往还未曾觉得,自从发现她有着与自己同一般的遭遇,莫名便多了许多的怜惜。

年汀兰感激的向闻嬷嬷点点头。

“好了,天色不早了,本宫得早些回宫,你如今啊,也是长大了,能够出门来参加这些活动,对你也是好的,往后宫里的,可万万不能再多懒了。”皇后带着笑意,拍了拍年汀兰的手,“本宫喜欢看着你,看着你,就像是在看本宫年轻的时候,只是,你比本宫有聪明,知道为自己日后打算,不至于随时随地。被困在高墙里头。”

“娘娘,咱们走吧”

闻嬷嬷听着皇后,又在伤怀往昔,看着门口等着送行的一堆闻家人,不由得上前打断。

年汀兰连忙后退,跟着众人一同送皇后上车。

“小姐,糕坊那边来人说,有人在那里闹起来了!”

青鱼见皇后的凤撵驱动,连忙上前与年汀兰说话,年汀兰也不由得眉头一皱,看了看还在马车里等自己的母亲和嫂嫂。

“若枫处理的过来吗?”

青鱼摇了摇头,“今儿去的,大多是这闻府的客人,都是些有地位背景的,若是好处理,那边便不会来请小姐了。”

年汀兰连忙爬上马车,“母亲,嫂嫂,糕坊那边出了点事儿,还要劳烦先送我去那边瞧瞧。”

何木珍脸色有些暗沉,女儿在外头自行开了铺子,自己却一无所知,要说这心里到底还是不好受的。

卫玲珑是一眼便瞧出来了,知道婆母不高兴,瞧着小姑子那着急的模样,只能做主,连忙吩咐马夫。

“快些去小姐的铺子,莫要误了事!”

年汀兰头一回做生意,要说不紧张,那才是假的,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开张头一天,便闹起来了呢?

“说说吧,你在哪里来的钱,去投了一个铺子的?”何木珍冷着一张脸,她在这里担心年汀兰的婚事,年汀兰到是好,竟是不省心的,还要跑出去开铺子,还张扬到皇后面前去了。

年汀兰向来挨过母亲不少训斥,也不差这一回。

“回母亲,是我自己存了些钱,还,还与兄嫂借了些……”

“你!”年汀兰也有些不好意思,说的声音是越来越小。“你哥哥的钱,你去动个什么?他们小两口正是积累的时候,你怕是在你兄嫂那里,拿了个大头吧?”

年汀兰点点头,“是,差不多哥哥三个月的俸禄,我都给拿了。”

“你说你,做个小生意不好吗?定要一来便投个这么大的?那可是你哥哥的血汗钱,你也舍得挥霍。”先前还觉得年汀兰懂事了不少,不曾想,这么一段时间未曾注意她,竟就跑到府外去了。

年汀兰求助地瞧了瞧自家嫂子,卫玲珑给了年汀兰一个安心的眼神,便挨到自家婆母身边。

“婆婆,汀兰要去开那家小店,是与我商议过的。”卫玲珑声线温柔,说话又干脆直接。

“你便由着她胡闹?”

“婆婆。汀兰的亲事已经定了,她如今是女儿家,咱们不让她出去看看,往后当真入了王府,她还能有机会吗?”

卫玲珑这话,简直是说到何木珍的心坎里去了。年汀兰性子倔,想做的事情,便是一定要做的。

也正是因为太了解她这性子,总是担心她去了王府,过的不自在。

“那也不能太纵容,你们的银钱,哪里是轻松得来的?该自己置办的还是得自己留着置办,不能事事都给她霍霍了。”

何木珍指了指自家的闺女,虽说儿媳妇懂事,待自己的女儿又是真心实意,但毕竟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何木珍总归不愿意为了女儿,惹得儿子媳妇不快活。

“这点母亲便莫见外了,相公说了,这铺子啊,给妹妹置办了,就当是我们到时候的添箱,亏了赚了,便都是妹妹的本事了。”

卫玲珑说话好听,这做母亲的,哪个不愿瞧着自己的孩子们相亲相爱,相互扶持?

这儿媳妇又是个明事理的,何木珍的气,到是消了个大半。

何木珍对年汀兰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下来,年汀兰也不由得向卫玲珑投去感激一瞥。

容花糕坊的位置并不好,毕竟在杏林斋的旁边,杏林斋占据了整条街极大的一块位置,容花糕坊的位置,实在是有些偏僻。

但再是偏僻,因着聚集的达官贵人多了,也变得热闹起来,门口停满了马车,店里站满了人。

年汀兰进门的时候,若枫到是松了一口长气。

“怎么了?”

“东西没了,这些人,还要吃,赖着不走。”若枫不是官场上的人,说起话来没有半分考量,干脆又直接,也不给别人留下半分面子。

年汀兰四下一看,都是平日里偶尔见过的,左右数来,约莫近二十人,个个都瞧着年汀兰。

“什么东西没了?”

“冰块,那东西用的快,又不能随时造出来,其他的到是好说。”

若枫一脸为难,桂花冰糕本来就浪费成本,之前免费送了十个,今日备下的冰块,本也只够做五十个,谁知道有些人,吃了觉得不错,还有要打包的,之前也没得注意,后头还有这许多人等着,大家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东西,便有些抱怨。

这一抱怨,若枫又是个不大会说话的,前头的小儿回了她,她便大喇喇的顶回去,没了就是没了,要吃也就只能等明日。

大家都是高门大院里的,谁又受过这等子,要吃东西,却又没得吃的罪?

这一来二去的,大家便都杠上了。

年汀兰是知道的,这冰库开一次本来就不容易,损耗极大。

秀眉微微皱起,看着众人道,“诸位,实在是抱歉,是咱们小店准备不够充分。今日没了材料,我这朋友也做不出东西来。天色已晚,就请诸位写下姓名地址,明日一早,咱们做好了,就给送到府上。另外,为表歉意,明日还会送上本店的新品一份,大家看,行不行?”

年汀兰说话,毕竟是年侯千金,也没几个人敢轻易得罪。

大家便也只能失望的跟着店小二前去登记,等人流散开,年汀兰这才发现,玄渊竟也站在人群之中,身边站着曾素之,二人在一处,好一对璧人。

曾素之笑意盈盈的看着年汀兰,“我还当这个店的幕后老板是谁呢,一个厨子也能那般傲气,原来是咱们的汀兰妹妹。”

年汀兰看着她与玄渊站在一处,颇有些碍眼,但别人都笑脸相迎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呢,年汀兰也只好压抑着心中异样,“竟是二殿下与素之姐姐,你们怎么也亲自来了?”

曾素之走到年汀兰面前,“今日你送的那冰糕着实是美味,我这不是嘴馋吗?就请了二殿下与我再一同来一趟,谁知道,你这里,竟已经卖断货了。”

字字句句,莫不是在说着她与二殿下之间的情愫频生,把年汀兰听得心里头酸涩一片。

玄渊见着年汀兰表情冷漠,一时间慌了神,“我今日无事,又与素之顺道,便与她一同来瞧一瞧。”忍不住开口解释,只是这一解释,就显得他尤为局促,心虚得厉害。

“素之姐姐先行回去,明日,我亲自送去您府上。”

年汀兰并不理会玄渊,只当他没有说话。

曾素之微微偏了偏头,一双带笑的眼睛,如今看来,更是好看得紧。

“不急,我与二殿下都是尝过的,你先分给了他们,有剩下的再送来便是。”

眼瞧着,大家都登记的差不多了,曾素之便与年汀兰告了别。

玄渊久久未动步子,等着曾素之已经出了门,他这才走进年汀兰,“汀兰,我……”

“想来二殿下对我素之姐姐是花了些心思的,我瞧着,她如今对你,可是喜爱得紧。”曾素之那双望着玄渊的眼睛,都装满了星星,亮的刺眼。

玄渊听出年汀兰这话里的不快,“汀兰,她毕竟也是父皇定下的,我不得不抽出些时日陪着。”

年汀兰并未等玄渊说完,已经自行走开了,“二殿下去陪着你的‘不得不’吧!”

“汀兰!”玄渊有些吃力,一边是在门口等着自己的曾家嫡孙女,一边又是对自己冷脸相向的年侯嫡女,两边都舍不得丢,可两边他都难做。

何木珍瞧着玄渊那模样,心里头是更加担忧年汀兰了,她这性子太过直接,让别人难做,她自己也不见得好过。

摇头叹了口气,忙去安慰自己的女儿。

卫玲珑给玄渊使了个眼神,要他快些出去陪曾素之,这里一切有她。

玄渊看着年汀兰进了后厨,双手握紧了拳头,只在心中暗自发誓,早晚有一日,他能只一心一意对待自己喜欢的女子。他需要的,只是时间!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