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空青石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空青石

作者:彦芜
2021-02-01 10:00

临安城里头的人都知道,城东沈家有个姑娘。年方二八,倾国绝色。沈家姑娘到了婚嫁的年纪,却没人敢娶,沈家老爷为此愁白了头发。

临安城里的人也都知道,沈家的姑娘万万娶不得。这位沈小姐是个邪祟缠身的疯婆子,整日神神道道的说些谁也听不懂的事情。

你瞧,沈家小姐又坐在地上给那群孩子讲谁也听不懂的事情了。



话说,从前的从前,有个商人在深山里头救下了一个和尚,和尚无以为报,便给了商人一块石头,这石头似玉非玉,通身翠绿,质地温润,不见杂质。

和尚说这是空青石,是世间难寻的宝玉。和尚又说,这玉里有灵,可给商人带来气运。

商人接过玉,临别之时,和尚又说,此玉有灵,可兴天下,可亡天下,要商人千万好好保管。商人得了玉,欢天喜地的离开,和尚瞧着商人远去的身影,叹了口气。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商人重利,觉得既然玉是好玉,便可价值千金。于是商人四处宣扬这块宝玉,希望能借此获利。

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到了都城。皇帝听到了世上有如此宝玉,商人却想私藏,不由的怒从中来。于是杀人夺玉。

皇帝得了这块宝玉,日日带在身上。这块玉倒也着实如和尚所说,给皇帝带来了不少的气运。可这皇帝并不是个好皇帝。皇帝得了玉,便越发贪婪,四处发动战争,吞并他国。

可渐渐的,玉似乎是失了之前的灵性。接二连三的败仗加上天灾人祸让皇帝慌了神。

皇帝找了之前的和尚,和尚拿着玉,细细的瞧了瞧,直摇头。

这玉沾了太多的红尘浊气,玉浊了,没法子了。

不知是皇帝身边的哪个方士提了一嘴。既然玉浊了,那便找人养玉呗。找个容貌美丽,干净纯良的处子,将玉日日放在心口上,用精血养玉。过个三年,精血熬净了,玉也干净了。

这原是极阴毒的法子。可皇帝不管,他命方士遍寻全国,选了最合适的那个人进宫养玉。

被选中的姑娘叫阿箬。



阿箬稀里糊涂的被接到了一个雕梁画栋的屋子里,有人给了她一块好看的石头,告诉她,要日日把这石头放在心口上。

皇帝多疑,害怕别有用心之人觊觎自己的宝玉,于是下令让人看管着这个叫阿箬的姑娘。不许她出来也不许别进来,就连看管阿箬的宫人也不允许同她说话。

这座雕梁画栋的屋子,如一个巨大而又华贵的监牢,把阿箬困在了里头。阿箬心里害怕,她总是竭力同每日来送东西的宫人的说话,可那些宫人受了皇帝的指示,对阿箬的话充耳不闻。

阿箬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她心里害怕,时常在半夜哭着惊醒。

有一次,阿箬又在低低的哭泣。但这一次,有一个若有似无的声音传来。

“吵死了,别哭了。”

这是阿箬被送到这里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阿箬有些欣喜若狂,却也有些害怕。她翻身下床,细细的查看了一圈屋子,但却一个人都没有。

“你,你是谁啊,你在哪里,你快出来。”阿箬怯生生的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问道

“你太吵了,吵着我睡觉了。”这次她听清楚了,这个不耐烦的声音是从心口的那块石头里传出来的。

“哦。”阿箬端着那块石头细细打量了一番,“你是石头里的神仙么。”

这一次,石头里的神仙却没有接话。



自从阿箬知道这块石头里头住着个神仙之后,仿佛一个人的日子不再那么难熬了。

她害怕的时候,会对着这块石头说话。她无聊的时候,便对着这块石头唱歌。虽然石头里头的神仙只是很偶尔的同她说上几句话,说话的语气也总是不耐烦的很。但阿箬知道有人在听她说话,便足够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天又冷了起来。阿箬记得她进来的时候便是个飘着雪的冬天,大概一年过去了吧。

“你知道么,我是从临安被带到都城来的。临安和这里不一样,临安的冬天从来不下雪。”阿箬捧着心口那块石头喃喃地说道,“可惜我出不去,若是能出去玩玩雪多好啊。我听城里的货郎先生说,北方的孩子在下雪天用雪堆雪娃娃。”

“没见识,太没见识了。”

玉里隐隐传出个声音。

不知从哪吹来一阵风,吹开了屋子的窗户,洋洋洒洒的雪花飘进来,堆了厚厚的一层。

“神仙,是你帮我弄的雪吗。”阿箬捧着心口的石头,欣喜若狂。

“我不是神仙,我叫石空青,是玉里头的灵。”石头里头的人哼了一声,半晌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阿箬盯着自己挂在心口的那块石头,又细细的摸了摸,喃喃道:“原来是块玉呀。”

玉里传出了一声不屑的轻哼。

石空青,阿箬在心里默默的念了念这个名字,这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阿箬用地上的雪,细细地堆了两个雪白可爱的雪娃娃,高兴的拿给玉里头的神仙瞧。嘴里念念有词:“你瞧,这个是我。”

“哼,真丑”玉里头的声音有些嫌弃,“那另一个呢。”

“是你啊。你瞧,多好看。”阿箬有些高兴的摆弄这手里头的雪娃娃。

“你都没见过我。”玉里的声音带着些许笑意。

阿箬摆弄着手里的雪娃娃,若有所思:“我觉得你应该长这样。小时候阿娘同我说过的,天底下的神仙大多心善又长得好看。你是住在石头里的神仙,你一定长得很好看。”

“我叫石空青,是玉里的灵,不是神仙。”

“哦。”阿箬低低的应了一句。石头里传出了一声轻轻的浅笑。阿箬觉着,这笑声就像是山间溪水流过的声音,带着些些的清冷,好听的很。

要是他多笑笑就好了。阿箬嘟着嘴想着。

好看的雪娃娃被阿箬放在了窗沿上,没几天就化成了一滩水。

阿箬有些惋惜,盯着窗沿上的水渍出神:“好看的雪娃娃化了。”

石空青瞧着阿箬这般难过的样子,有点不懂:“又不是什么好看的娃娃,化了便就化了吧。”

阿箬听着这话,心里便越难过。一双眼睛泪汪汪的,似乎随时都能哭出来。石空青瞧着阿箬那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觉得有些不忍又有些好笑,软着声音安慰她:“你那娃娃没你好看,等下次下雪了,你再捏个好看的。”

听着玉里的声音,阿箬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这个冬天却再也没有下过雪,阿箬也没能再捏上两个雪娃娃。



有了石空青陪着,阿箬倒觉得这里的日子也还算不错。平日里同石空青聊聊天,日子便也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

石空青倒也是从心底里喜欢这个叫阿箬的姑娘。他曾在这世上生活许多许多年,也见过了许多许多人。他遇上的人有的怕他,有的敬他,但大多都为了从他地方得到些好处。倒是这个姑娘,简单的让人有些心疼。

“神仙,你为什么一直躲在石头里面不出来啊。”有一日阿箬喃喃的问着,“我好想看看你的样子,你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神仙。”

“我不是神仙,我只是玉里的灵。”石空青一本正经的纠正着阿箬的话,“好久好久以前我也在这世上生活。我遇上了许多许多的人,他们叫我神仙,崇拜我,敬仰我,但都是为了向我许愿。后来我累了,觉得还是当玉的时候舒服,就又变回了玉。”

石空青说的轻描淡写:“前段时间出了些事,我的元神沉睡了。我能听见你的声音,但是没什么力气同你说话。”

“唔”阿箬听着有些出神,伸手摸了摸心口的玉:“对不起,我不知道原来当神仙也是件那么累的事情啊。”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到了第三年的夏天。有石空青陪着的那段日子,并不难熬。阿箬喜欢玉里面那个什么都知道的神仙,喜欢听他讲各种各样的故事。

不知为什么,阿箬病了,身子一日比一日虚弱。渐渐的连床都起不来。

有一日,石空青告诉她,只要把玉摘下来,她的身体便能好起来。阿箬相信了,对石空青的话,阿箬总是深信不疑。

阿箬偷偷把玉摘了下来。她的病渐渐好了,但阿箬再也没能听到石空青的声音。阿箬明白了,似乎只有玉在自己身上,自己才能听见石空青的声音。

阿箬还是把玉带了回去。

“你是疯了么。再带着这块玉,你会死的,你马上就会死的。”阿箬第一次听到石空青这般焦急和愤怒的声音。

“可是,不带着这块玉,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阿箬的声音带着哭腔。

往日石空青听到阿箬哭,总是会不耐烦的讥讽几句,但这次他却一反常态。他告诉阿箬,自己在吸取阿箬的精血,若是再这么下去,阿箬必死无疑。

阿箬是个固执的姑娘,无论石空青怎么劝,阿箬都不愿意拿下那块玉。

阿箬说,她不想再一个人呆在这个屋子里了。



阿箬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勉强挨到了冬日。那日,皇帝带着一群方士来了。方士取走了阿箬身上的玉,阿箬瞧见了方士脸上露出的满意的笑。阿箬想把玉抢回来,但她没有力气。

阿箬瞧见了玉里出来的男子,穿着一袭玄袍,长得真是好看,就像是当初她捏的雪娃娃,真好看。

“你是神仙么。”阿箬喃喃的说道

“不,我是石空青,是那玉里的灵。”

“石空青,我记住了,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阿箬没能听到石空青的笑声。皇帝心满意足的带走了那块宝玉,把阿箬留在了这个屋子里。

阿箬没能熬过这个冬天。

再后来,这块玉似乎没了之前的灵性。皇帝依旧日日带着那块玉。但玉里的灵似乎再也没有显灵。很快,愤怒的百姓推翻了这位昏庸残暴的皇帝。



故事说完了。沈家小姐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

“那玉呢”有个孩子咬着手指头问道。

国破了之后,这块玉便流落到了民间。兜兜转转,到了当年那个得道的高僧手里。石空青求高僧带他去找阿箬,高僧答应了。高僧带着这块玉在人世间找了许多年。

后来的后来,高僧在临安城里找到了阿箬的转世,把玉交给了她。

人养玉三年,玉护人一世。

孩子们咬着手指若有所思,大人们瞧见了自家孩子同这位沈家小姐玩在一道,纷纷将孩子领回家去。边走还不忘叮嘱,莫要同这位沈家小姐走的太近。

沈小姐听见了大人们的话,嘟着嘴同身边那个穿着玄衣的男子道:“你瞧,他们都不愿意听我把故事讲完。”

男子嘴角噙着笑,宠溺的揉了揉沈小姐额顶的发:

“无妨,我听你讲。”

路过的老汉瞧着沈家小姐冲着空气又哭又笑,摇了摇头。

好好的姑娘,又开始犯糊涂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