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蝴蝶有个千秋梦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蝴蝶有个千秋梦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千雪寻城
2021-02-02 17:00

一·自作多情
在我的仔细打听,反复确认后,我锁定了白府,上去敲了门。
“那个,白大人在吗?”
看门的小厮吊儿郎当的睨了我一眼,道:“白大人有事出门了,你找他干嘛?”
他不在啊……
他语气不怎么好,我也瞥了他一眼,道:“我是来找他的,你管我要干嘛?”
他哼了一声,没搭理我。
我毕竟是有求于人的,想了想,又问道:“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那小厮一抬头,忽然眼睛一亮,道:“这不就,额……哦,没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我狐疑的看着他,他却无论如何都不回我刚才的话,我奇怪回头,身后也分明什么也没有。
就是这货的话莫名其妙的多了起来。
“姑娘什么名字?”
“阿愿。”
“姑娘今年多大?”
“你猜。”
“姑娘是我们公子的什么人?”
“……”
“阿愿姑娘又为什么要来找他?”
“……”
我双手环胸,纳闷道:“你真的不觉得自己话太多了吗?”
他有些尴尬,不太自然的咳了咳,摆了摆手道:“是有点,算了,姑娘你想等就等着吧,我们公子出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哦。”
我点点头,找了个地方就坐下了。
等了一会儿,白夜没出现,等了半天,白夜还是没出现,等的我昏昏欲睡打算走了,这人终于姗姗来迟。
“这位姑娘,你谁?”
清亮好听的声音打破了我的睡意朦胧,我猛地抬头,记忆中不算清晰的身影和他渐渐重合,那好看的人此时双手背在身后,正看着我,见过醒来,展颜一笑,我仿佛看到看到了四月的春光。
我眼眶一热,猛地扑了上去,道:“谢天谢地,可算是等到你了!”
白夜愣住了,仿佛是没见识过这情景,一时间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傻站着。
“你是……”
我松开他,抬头道:“我是阿愿。”
他认真的回忆了一番,揉了揉我的头发,笑道:“不认识。”
说完,抬腿就进了白府。
我连忙追了上去。
就算人家忘了,我也不能就这么走了啊,还差一恩未报,功德不够我没法飞升啊。
“喂,白夜,你给我等等。”我匆匆忙忙的追了上去,拽住了他的衣角,道:“你,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要我替你完成?”
他停下脚步,目光复杂的看着我,道:“我没死。”
“啊?”我眨了眨眼,反应了过来,道:“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听我说,你以前救过我。所以,我欠你的,给你实现一个愿望,我才能飞升。就是这样,所以,快点许个愿吧。”
白夜看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智障。
我:“……”
不过,他还是无比配合的歪头想了想,道:“你觉得像少爷我这样的,会有什么求之不得的东西吗?”
我想了想,慎重道:“有……吧。”
他微笑。
我又往前跟了几步,着急道:“不是,你肯定有啊,你没有的话,我怎么办?”
白夜又看了我一会儿,忽然道:“阿愿姑娘,你……”
“我什么?”
“你是喜欢我吧。”
我:“???”
“不是,我……”我试图解释一下,可话还没出口,他便道:“虽然给出来的理由是有点缺心眼,不过,可以理解。”
“啊?啊……嗯,恭喜你,猜对了,我确实是暗恋你很久了。”我随机应变的飞快。
他哭笑不得的揉了揉我的头发,道:“所以,你编出这么个理由来,就是为了留在我身边?”
我细细的琢磨了一下这话,觉得好像可以这么理解,在他身边,我才能知道他的愿望是什么啊,于是,又傻傻的点了点头。
他拍了拍手,道:“好吧,小爷我慈悲心肠,答应你留下了。”
就这样,我好端端的一野生的蝴蝶妖精,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白夜家打工的。
可能也有我脑子不大好使的原因吧,不知为何,我总是莫名觉得,自己好像……被诓了呢。
二·欺负我傻
就这样,我过上了拿钱干活的人类生活,心里寻思着让白夜赶快许个愿我好飞升,可是,也不知这厮怎么回事,就这事,却总是回避着我。
“我说,白夜,咱俩隔着的又不是什么前世今生,也就几年时间,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吗?”我蹲在他旁边,捧着脸道。
他正在伏案写信,听了我这话,有些好笑道:“阿愿想要我记得什么?”
“就是……”我动手跟他比划着:“很多年前,我还没破茧,你,捡了个傻姑娘养着,一手带大,带了好几年。”
白夜叹息一声,道:“我要是真的养了谁养了好几年,你觉得,我会没印象?”
我想了想,还是看不透他这个态度究竟是什么意思,干脆问道:“那…你现在到底是记不记得啊?真忘了,还是在逗我玩?白夜我告诉你,你不要欺负我傻!”
“你就是傻啊!”白夜呵呵一笑,继续避而不答,他揉乱了我的头发,笑道:“傻姑娘傻姑娘傻姑娘!”
我连忙捂住脑袋,往后蹭了几步,又道:“那你许个愿,我帮你实现。”
白夜吊儿郎当的道:“少爷我偏不。”
他总是这样说,我不禁有些郁闷:“白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啊。”
“就坏!”
我瞪他。
幼稚!
白夜笑了一会儿,随口道:“阿愿,你就不担心是自己记错了对象认错了人,其实,你要报恩的根本就不是我?”
我笃定道:“不可能,我记性好着呢,谁忘了我也不可能忘的,那个人就是你。”
白夜一向喜欢和我抬杠,不过,大概因为这句只是随口一提的缘故,我一解释,他便没再坚持自己的看法了。
我甚至觉得他隐隐松了口气。
想不通缘故索性不再细想,我觉得我是时候应该付出点实际行动来让他明白,我是真的来报恩的了。
织梦蝶擅长织梦,我把过去的点点滴滴挑了些许片段,一股脑的塞进了他的梦里。
还处于蚕宝宝时期的我,神智不清却早早成了人形,在织梦谷里哇哇大哭,白白净净的少年躲在了我身旁,腰间挂着一块又白又圆的玉。
他抱起了我,一边用手指逗我,一边奇怪道:“这怎么还有个小姑娘?看起来好像还有点傻,难怪没人要。”
刚长了牙的我,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
妖精的牙终究和真正的幼儿不同,他嗷的一声大叫:“疼啊!”
……
“哥哥。”少年比起初见,眉目多了几分温和,却又莫名多了几分稚嫩,无比耐心,一字一句的教着我:“来跟我一起念,白,哥,哥——白,夜,哥,哥。”
“蝈,蝈——白,蝈,蝈……”我牙牙学语,吐字不清。
“……还是不对,跟我一起念,哥——哥。”
“哥——哥。”
“谢天谢地,阿愿你终于念对了!”少年兴奋的抱着我晃了晃。
……
“白哥哥,白哥哥!”
我手里捧着花园摘的一大把花,献宝似的呈给他,白夜心痛的接过他的瑶池牡丹,接过他的醉香月季,轻轻顺着我的毛,慈善道:“阿愿有什么事啊?”
“等我长大了,我要嫁给你!”
少年愣了一下,奇怪道:“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
少年眨了眨眼,忽然笑开了,那笑容,明媚如春光。
他道:“好啊,正好,我也喜欢。”说完,他忽然道:“不过阿愿,还有一事要告诉你。”
“什么?”
“少爷我生性低调,求婚不需要这么贵的花,随便摘摘……就可以了。”
“好吧。”
年少点滴,无比清晰。
三·忘还是没忘
我去找白夜的时候,恰好他正在午睡,我蹑手蹑脚溜了进去,把梦送入识海,我就这么躲在一边捧头看着他。
这人睡得那叫一个香啊,也不知是梦到哪一段了,原本甚是安详的脸上漾出了笑意,晃得我心旷神怡,忍不住咯咯傻笑了起来。
没过多久,白夜悠悠转醒,我立马起身,笑道:“白夜。”
“嗯?”白夜心情甚好的看着我。
“你梦到什么了?”
白夜沉吟片刻,道:“什么也没梦到。”
我翻了个白眼:“扯,分明是梦到了。”
他顿了顿,便改口道:“额…是梦到了什么,但是我醒来就忘了。”
我白眼接着翻:“不可能,你分明记得,别想唬我。”
他忽然伸手捏住了我的脸,笑道:“我记不记得,阿愿你为什么会知道啊?”
“因为,因为是我塞给你的梦啊。”我认真解释道:“所以,所以说,你是不可能会记不住的,为什么要装作没梦见过?”
“……”白夜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终于承认了:“好吧好吧,我确实做梦了,梦见了阿愿。”
“还梦见了你。”
他笑道:“嗯,还梦见了我自己。”
“那你,有没有想起来,你确实带过一个小姑娘?你看,梦中人腰上佩的那块玉,和你腰上这块,是不是一模一样。”我指了指那块自打我回来后,他日常带在身上乱晃的玉道。
他对着我的额头弹了一下,仿佛有些哭笑不得:“你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觉得少爷我还装的下去吗?有没被人下咒,你一个大活人我怎么可能忘?”
我揉了揉额头,有些委屈巴巴的道:“那你为什么要装傻?”
他又有些心虚的看向了别处,继续嘴硬:“不告诉你。”
“那,你能不能许个愿?”
“不能。”这下回答的倒是干脆利落了。
既然他从来没忘,我也没必要装客气了,用了从前求他办事的方法,抓住他衣摆就轻轻的晃:“白夜哥哥——”
他试图狡辩:“不是,我是真的没有……”
“白哥哥——”
“啊……”白夜明显松动,即将答应。
“哥哥——”
“好吧。”他无奈扶额,问我:“那阿愿,哥哥问你,你愿望实现,功德圆满了,会怎么样?”
我毫不犹豫道:“立刻去飞升!”
“不帮!”他脸立马垮了下来,拒绝了我。
我:“……”这人可真是越长越难哄了。
我俩正这样闹着,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一身白衣的公子扫了一圈,目光定格在我身上,道:“呦呵,这不是那个小阿愿嘛,小姑娘都长这么大了啊。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之前……”
看见他,白夜却忽然炸了一般,一个枕头砸了过去,:“沈寓,你给我出去!”
四·舍不得
白夜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立马弹起来就将他带出了老远,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又凑近了点,这才勉强听清。
“原来是这样。”沈寓点了点头,笑着道:“难怪你那日忽然抽风似的往我府里跑,竟是想要偷梁换柱。”
白夜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哈哈哈,别不别扭啊你,有什么心思你倒是跟小姑娘说啊,还想等那傻姑娘自己幡然醒悟,做你的千秋大梦去吧!”
他回过头来,忽然看见了我,笑着朝我招了招手,道:“阿愿,过来,沈哥哥看看你。”
白夜一个劲儿的瞪他。
我眨了眨眼,还是选择一个也没搭理。
亏得沈寓还比白夜年长几岁,一个两个,都没个正形。
走进了屋里,我惆怅了一会儿,算算日子,这一待也过去好几个月了,错过了最好的飞升日子,那可就不太妙了。
白夜死活不肯许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不肯就不肯吧。就算恩未报成,我多做点别的好事弥补一下,应该也没什么事。
如此想着,我便看开了一些,拿出纸笔就开始写离别信。
估摸着是和沈寓聊完了,白夜回来刚巧看到我在写信,便凑了过来道:“阿愿在写什么?”
我道:“在写信告诉你,我要走啦。”
身后人忽然沉默了,安静了好长一会儿,我感觉不对劲,便回头看他。
他看着我,目光好像还有点委屈。
“……”沉默了一会,他开口道:“为什么?”
我坦然道:“因为我还要飞升啊!”
“可是,我不是还没有许愿吗?”
“所以,我才要快点走,去做好事把功德积满啊。”
白夜叹了口气,忽然伸手一把将我抱紧了。
“好吧,是我幼稚了。”
我:“?”
他道:“你……就不能不走吗?”
“为什么不走,我要去飞升啊。”
白夜松开我,忽然转身就跑了。
我懵懵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想了想,接着写信。
只不过,写的时候,我的思绪却总是忍不住飘到了白夜那里。
他生什么气啊,他为什么要生气啊,他,是不是不想让我走啊………
心中惦记着我的白夜哥哥,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想了想,想不出个结果来,索性不管了。
随他吧!

第二天,白夜早早找到了我,他问我:“想不想去飞升?我帮你啊。”
也不知是纠结了多久的结果。
我立马道:“想。”
他说:“那你跟我走。”
我就这样傻不愣登的跟着白夜从白府跑到了沈府,白夜冲进沈府后,开口就道:“沈寓,许愿!”
“啊?”
“啊?”
我和沈寓皆是一脸茫然的看着白夜。
白夜舒了口气,又对沈寓道:“许个愿望,让阿愿帮你实现,她想飞升,要报恩积攒功德。”
沈寓问:“那你呢?”
“我当然要帮她啊,我可是她的白夜哥哥。”
沈寓道:“那……要一串隔壁街李记的糖画。”
“阿愿,我带你买糖画去。”
走了几步,白夜忽然停了下来,解下腰间白玉塞到了沈寓的手上:“你的东西,还给你。”
沈寓了然一笑,收下了。
见沈寓收下了东西,我心中更觉得奇怪,出了沈府便问道:“那不是你的东西吗?”
白夜闷闷道:“不是,是沈寓的。”
“那为什么,我记得它是你的?”
白夜伸手照着我的脑袋就弹了一下,叹了口气道:“分明是你那时候太小,记错了。”
他道:“我从做了你给我的那个梦开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是我天真了,以为不许愿你就不会走,所以就故意不许愿,想一直拖着你留下来。”
“白玉是我那天看到你后,特意跑去跟沈寓要的,为的就是让你误会,我怕你知道其实一开始是沈寓捡了你,就跑去找他,让他许愿了,然后就没我什么事了。”
我看着地面一路往前走,一声没吭,思绪万千。
到了地方,我掏钱买了糖画,正要往回走,却听白夜忽然道:“阿愿,你想吃糖画吗?”
我看了看那些黄澄澄金灿灿的糖画,点了点头。
“要什么形状的?”画糖画的老爷爷笑着问他。
“我要蝴蝶。”我道。
“我要两个小人。”
糖画很快到手,我左手拿着沈寓的糖画,右手吃着我自己的,自然没空和白夜手拉手了。
白夜看着画中小人,有些惆怅。
“以前才这么高,现在都和我没差多少了,我没怎么长,你倒是个子猛蹿。”
“因为我是妖嘛。”我道:“不过,也就这么高了。”
白夜还是盯着糖画有些出神,他道:“阿愿。”
“嗯?”
他想了想,又摇头道:“没事。”
“……”
糖画里,一大一小的两个小人手牵着手,显得格外的温暖。
我看了那温暖一会儿,只觉得有奇妙的感觉在心中晕开,大手拉小手,大手拉小手。
我也不吃了,把两只糖画放到一个手上,腾出手来拉住了白夜的手,白夜愣了一下,随后,也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把糖给了沈寓后,功德就算满了,白夜有些紧张的看着我,他问:“怎么样?即将飞升是怎么个感觉?”
我凝神仔细反应了一阵,眨了眨眼,道:“功德还是未满。”
“什么?!”
六·喜欢你与分别礼
我神奇的发现,我还有一恩未报,所以,功德还是未满。
我抬头看向白夜。
从织梦谷把我捡回家,算是救命之恩,收下我把我带到大,算是抚育之恩。
把其中关系讲清楚后,我楞楞的看向白夜:“所以,白夜哥哥,你还是要许个愿。”
“啊……”
白夜捂脸,有些无奈道:“早知道决定权还有一部分在我手里,之前我还无奈纠结个什么劲啊!”
叹了口气,白夜道:“阿愿。”
“嗯?”
“我想要的你实现不了,既然真的轮到我了,那你还是等我想想吧。”
说完,转身就走。
我没立马跟着他走,现在原地吃着我的糖画想事。
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拍我,我抬头看清后,讷讷道:“沈寓哥哥。”
沈寓对我笑了笑,道:“阿愿,你知道吗?白夜那很喜欢你啊。”
“我…好像知道。”
“那你,想怎么办?”
“我不知道。”
“其实现在仔细想想,那时候也真挺不应该的。织梦谷才是你的家吧。”
“年少不懂事看到小朋友同情心泛滥就顺手捡回家了,到家里发现不会养,刚巧被他看到了,他一时好奇心泛滥就把你领回家去了,认认真真的养了好几年,当宝贝捧着,一直到阿愿宝宝长大了,成蛹了,不得不送回去了,这才知道,你原来从来不属于这里,现在看来,还耽误你要多报两年恩。”
“但是阿愿,那傻小子是真的想了你很多年的,你的白夜哥哥也是真的很喜欢你,你能回来,他很开心。”
我试探道:“所以呢?”
沈寓耸了耸肩:“没什么所以的,这是你们的事,我也不知道,就是想把所有的所有都告诉你,决定还是要靠你自己的。”
我点头,接着沉思。
很快,心里便大致有了结果。
到了白府大门,门口小厮来到我,激动感慨道:“姑奶奶,您总算回来了,快快去看看少爷吧,也不知道咋的,回来就把自己关屋子里了。”
“好,我去看他。”我已经想好,飞快的往白夜房里跑,打算给之前的一切事情做个了断。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门忽然被打开,少年的目光硕亮,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后的满足,看到我,立马把我拉到了一旁,深吸了一口气,他道:“阿愿!”
“什么?”
“我想好了,我有事要和你说。”
“额……其实,我也有话想告诉你。”
他毫不犹豫道:“我的事重要一点,你先说吧。”
“好,我想说,我可以先不走了。”
白夜忽然就愣住了,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如遭雷劈。
我戳了戳他:“白夜哥哥?”
他傻了好久才道:“可…可是,你不是要去飞升吗?我要是强留下你,飞升怎么办?我想让你成仙。”
我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道:“飞升的吉日虽说难等,但是总会有的,因为是你,所以,我想再等个百年。”
我咯咯的笑了一阵,继续道:“我,真的很喜欢白夜哥哥,哥哥若是也心上有我的话,一起走一个百年,也是好的。”
我忽然被拥入了一个极为温暖的拥抱,白夜就这样抱着我,抱的很紧很紧,他吸了吸鼻子,道:“其实,我刚还想说,我帮你的忙,我的愿望也简单啊,你给我也买个糖画就好,我还是要两个小人的糖画。”
他叹了口气,语气幽怨道:“阿愿,你倒是早说啊,你知不知道,我做出这个决定有多艰难啊,你真的是太气人太气人了!”
“哈哈。”我接着笑。
白夜的语气温和了许多,他拉着我坐在地上,揉了揉我的头发,笑道:“其实,我本来还想,让你给我织一场千秋大梦,就算是,一场圆满的结局了,谁承想,真正的结局,远比梦境美好的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