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52章 雪中炭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2-02 09:00

第52章 雪中炭


玄渊终究还是走了,年汀兰眼角看见他离开的背影,要说没有波动那是假的,只是这一点小小的心思,到底不足以影响她的情绪。

“孩子,你这,可要母亲帮着做什么?”

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生气是一时的,永远的呵护,才是真正的。

前一刻还在与年汀兰生气的何木珍,这会子瞧着女儿这里乱成一团,心里也是着了急。

年汀兰摇了摇头,“嫂嫂,你先带着母亲回府,我这边的事儿,安排好了,再自行回来。”

卫玲珑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年汀兰的神情,想要从她脸上寻到一点,她对玄渊的在意,可是,显然卫玲珑失望了。

“妹妹,二殿下说不准待会会来寻你的,你莫要难过。”

卫玲珑的声音很小,年汀兰并不在意,笑了笑。“他若是当真要做大事的人,便一定不会来寻我,整日里心思在这些儿女情长上,还如何行事?”

卫玲珑倒是没有想到,年汀兰竟然会这样想。

“那……”

“嫂嫂莫要担心了,带着母亲先回去吧,辛苦嫂嫂了”

年汀兰将婆媳俩往外推,她们在这里,年汀兰许多时候还放不开手脚,倒不如将她们打发走算了。

好容易将二人送上了车,年汀兰正要进门,便听见身后一声唤,“年小姐!”

心里还在疑惑,是谁又去而复返,一转头,夕阳下,竟是一身灰衫的墨卿桑。

他眉眼柔和,带着浅笑,年汀兰到是未曾想到,他会来。

“墨先生?”年汀兰难得在杏林斋之外,可以看见他。“墨先生也是想来照顾照顾我的生意?”

墨卿桑笑意加深,黑白的折扇被他合拢。“你现在还有什么东西,能让我照顾的?”

墨卿桑说的年汀兰是脸色一红,今日开业,就顾着打响名头了,谁知道,来的人太多,东西又未曾备足。

“想必墨先生也是听说了,实在是惭愧。”年汀兰满脸害羞“一开始是担心有好东西,没有客人,这倒是,客人有了,东西又未曾备足,说来也是汀兰的失误。”

自打墨卿桑对年汀兰有所指点,年汀兰如今对墨卿桑是越发的敬重。

“年小姐未曾涉足生意场,会出现这些纰漏,实属正常。”墨卿桑安慰,与年汀兰做了手势,二人一同往店内走去。

也不知是何原因,这墨卿桑来了,年汀兰到没有那般紧张烦躁了。

“宾客至上,年小姐,已经做得很好了。”墨卿桑这是在肯定年汀兰方才的处理方式。

年汀兰笑了笑,没有吃过猪头,肯定是见过猪跑的。

平日里到酒楼吃东西,大家不都是这样做的吗?对顾客客客气气,一心一意为着顾客着想。

“墨先生见多识广,还请墨先生多多指点才是。”

年汀兰翡翠钗环未换,西下斜阳映衬,照的小脸红扑扑的,粉嫩莹润。

整个人仿似初初绽放的花朵,美的刚刚好,吸引着人的眼球……

墨卿桑看得痴了,移不开眼。

“墨先生?墨先生?!”年汀兰抬高了声音,墨卿桑这才回过神,惊觉自己失礼。

“墨先生方才,看汀兰看得出了神?”年汀兰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莫不是有脏污?

墨卿桑深吸一口气,低头笑了笑,“年小姐出落的美,怕是引了不少目光。”

“先生就莫要拿我玩笑了,我这店子里头,尚且还是一堆烂摊子。”

年汀兰将墨卿桑带到店内坐下,给他沏了壶茶,墨卿桑下意识地握住,留有她余温的茶杯,就连那杯茶水,似乎也残留了她的香味。

想到此处,墨卿桑只觉体内一股燥热,不由得闭眼,摇了摇头,以往与她隔得远,尚且不觉,如今与她离得近了,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吸引。

将那杯热茶一饮而尽,好容易稳定了心神,这才睁开眼。

“说说吧,你目前最为难之处?”

年汀兰瞧着墨卿桑那副神情,并不知道他是对她起了心意,只觉得他那 模样,倒是像个世外高人。

想起年阶曾经说过,那杏林斋广罗天下奇书,杏林斋主更是天下难得之人。

就是年阶都不曾见过,也不知,这个墨卿桑,如何便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年汀兰略微嘟嘴,单手撑额头。

“冰块!我算了算,这桂花冰糕的名头打的响亮,若是依着这样的势头下去,我就是把整个年家的冰窖都搬出来,怕是也撑不过一月。”

年汀兰秀丽的眉头皱起,墨卿桑看在眼里,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

“东西都没有准备充分,你如何就敢开店了?”

“那不是先生说,开了店,就可以有盈利,有盈利我便可以开设学堂?”

墨卿桑眼里的笑意更深,“我何时说过,你开店便有盈利?”

这个小丫头,怕是自己讲她买了,她还得帮着自己数钱呢。

年汀兰一时语塞,觉得墨卿桑简直是在故意为难自己。但转念一想,是呀,这做生意,本来就是有可能赚,也有可能赔,自己就考虑赚钱了,却没有考虑过损失。

一时兴致高昂,这会子出了事,才觉得自己是莽撞了。

墨卿桑瞧着她的眼神,变了又变。

将自己的空杯子递给她,要她倒茶,年汀兰一边倒,一边叹气。“以往只觉得我父兄战场作战凶险,需要仔细布局,今日才惊觉,这做生意,也是不简单啦。”

墨卿桑点点头,“嗯,如今才知道,商场如战场,需得顾全大局,八面玲珑,才是正经了吧?”

年汀兰苦笑,“我这心思,比不得父兄分毫,也不知这事儿,能不能成”

“如何不能成?能够事事考虑周全,是最好,若实在出现纰漏,咱们便补上就是。”墨卿桑瞧着年汀兰似乎有些泄气,不由得开解。

“你最为忧心的,不就是后头冰块不足?我且告知你,我杏林斋名下,有一座山,山里有一洞,洞中奇寒无比,莫说洞中有千年寒冰未化,你就是头一日放了水进去,第二日,都得成了硬冰。”

“竟有如此好地方?”

年汀兰欣喜若狂,一把抓住墨卿桑的衣袖,那眉眼上翘,让墨卿桑也不由得心中一暖。

“年小姐有兴趣?”

“自然是有的,墨先生那座山在哪里?离这京都可近?”

“不远,靠近皇家的避暑山庄,快马来回,不过两个时辰,若是你有法子保得住烈日下冰块不化,大可前去采冰。”

年汀兰委实是高兴了些,这墨卿桑一说,又像是一盆冷水浇在头上,是啊,路途遥远,这冰块,怕是保不住!

墨卿桑不再多说,他已经献出了冰块,但如何取得,却要她自己想法子了。

这快马加鞭,单程都得一个时辰,若是要运输冰块那等重物,只怕是大半日都得在路上耽搁。

东西有了,又该如何拿到手,年汀兰着实该自己想一想了。

“墨先生那座山,可否供我用一用?墨先生可有条件?”

年汀兰忽然这般问,想来她是想到法子了。索性她还是聪明的,知道自己不是白白赠送。

只是墨卿桑还没有说话,便又听见年汀兰说到,“还有若枫,这个人情,先生也可以一并把条件提了,最好是她日后能真心实意为这店子打算,莫要再出今日之事才好。”

年汀兰啊年汀兰,打小便是聪明的,许多事,她只需要一点点时间,便能想的透彻。

她在闻府的时候,就特意差人回来说过,需得多备些东西,但依然只是原来那些,这其中,不得不让年汀兰觉得有些蹊跷。

这墨卿桑又突然自己送上门来,说自己有一座冰山。

年汀兰忽然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墨卿桑计划好了的,只等自己,兔子一样的,跳进他设下的陷阱。

将自己弄得骑虎难下,如今再来提条件,不是最好?

墨卿桑忽然有些难为情,一点点靠近她的小心思,被她看穿,怕是还看成了不怀好意,不免有些局促。

“咳咳……”

墨卿桑不由得假咳两声,“我若是说,我并无条件,年小姐可会信?”

年汀兰笑了笑,只是笑容未达眼底,“难不成,墨先生当真是家大业大,闲着无事,竟会来与我做这些小生意?”

大家都不是小孩,无功不受禄,道理谁都懂。

墨卿桑微微叹了口气,他到底该不该说,他只是想多多接近她,或者说,喜欢看她与自己说她的烦恼?更甚者,喜欢她向自己求助?“唉!这样吧,年小姐不是说了,这小店是与人合伙的吗?我,便是那个合伙人如何?我出若枫还有那座冰山,年小姐出银钱。”墨卿桑看着她没了笑容的脸,不由得在心中暗想,这女子,变化实在是快。“盈利了,年小姐给我分一成就好,若是亏了,我也就亏若枫和那座冰山里的冰,如何?”

年汀兰没有想到,这便是墨卿桑的条件,这买卖,如何都是自己捡了便宜。

还是觉得墨卿桑,怕是还有其他原因,但看着他一双晶亮的眼睛,看着自己,又那般真诚,忽然又有些不忍心怀疑他了。

“墨先生是位高人,想来不会对汀兰另有所图吧?”

有,我就想图你!

墨卿桑在心里如是说,但却也只能笑了笑。

“年小姐,信不信缘?我见你,便觉得咱们有缘,我愿意帮助你,就是这么简单。”

年汀兰看着墨卿桑那张精致的脸,忽然间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也相信,我与先生,有缘!”

年汀兰想好了,反正自己不吃亏,这事儿,该做,还是得做!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