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人:和小男孩同居半年,我扛不住了
故事 生活故事

中年女人:和小男孩同居半年,我扛不住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梨花伴海棠
2021-02-03 11:00


我叫林小慧。
 
两年前,我还是一个相夫教子的普通女人,有一儿一女,有一个疼爱自己的老公。
 
老公是给别人开车的,虽然挣钱不多,但也没让我出去奔波,我的日常生活除了带孩子,就是健身美容。
 
由于保养得还不错,所以尽管生了两个孩子,我的身材也没有太走形,再加上本来皮肤就白,五官也算精致,三十来岁的女人,看起来成熟又漂亮。
 
在外人眼里,儿女双全,老公知冷知热,我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很多时候看着做司机的老公,心里会有许多的不甘。
 
因为这一份不甘,所以心里面埋了一个看不见的雷。
 
这颗雷,被生活点燃一次两次时,都被我给压了下去,浇灭了火苗,没让它炸掉。
 
我不是一个朝三慕四的女人,知道应该珍惜自己现在的生活。
 
但是,再幸福的家庭,总会有些让人措手不及的意外发生,灭掉一颗雷,会从天上再掉下来一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公惹上了赌博。
 
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欠了十多万的债。
 
十万,对于我们这样普通的家庭来说是很大的一笔钱。他再三向我保证,再也不赌了,他会努力挣钱还债。
 
我信了他,给他改正的机会。
 
可是,生活一旦裂了缝,就再也补不齐了。
 
因为这债,生活一下子拮据起来,我的心开始越来越乱,争吵也越来越多。
 
我从心底里,不想一辈子过这样的日子。
 
所以在又一次大吵一架后,那颗雷终究还是炸了。
 
婚就这样离了。
 
老公也变成了前夫。
 
我带着女儿搬了出去,由于赌气,没要前夫一分钱,而我的口袋里,只有一千块钱。
 
不知道离了婚的自己,又带着孩子,该何去何从。但是,我必须要挣钱养活自己和孩子。
 
就这样,我开始跟着之前认识的朋友做保险。
 
三个月后,我认识了他。

他叫于雷,25岁,而我已经36了。
 
而且他还算年轻有为,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很帅气,开了一家装饰公司。
 
本来以我的条件,我是不敢想会和他发生点什么的,因为自己实在配不上。
 
可他却看上了我,并且开始了锲而不舍的追求。
 
对于一个离婚带着孩子的孤独女人来说,被这么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年纪又比自己小的男人爱慕,是非常有杀伤力的。
 
我的心是动的,可并没有完全活起来,毕竟差距不小,我仅存的一丝清醒告诉我,不要再随便去赌一段自己没有把握的感情。
 
他开始经常约我吃饭,朋友聚会也带着我,我每次都想拒绝,可他会用不容质疑的口气对我说,必须去,还说我这么漂亮,他带着有面子。
 
说实话,他很早就开始混社会,哄女人的话张嘴就来,而且还不会让人觉得油腻。
 
我说,你是不是对哪个女人都这样?
 
他很不乐意,我只对你才这样。

我知道,我心里已经装下了他,不然我不会一点都不排斥和他见面。
 
我甚至开始享受他有些大男子主义的行为,觉得他的身上有前夫没有的东西,而这些好像又正好填补了我心里缺失的、渴望的东西。
 
和他真正在一起,是因为一件事。
 
因为我做保险,客户也都是五花八门的。
 
有一个建材公司的小老板,纠缠了我很久,保险不说买,也不说不买,我不舍得放弃这样的潜在客户,经常请他吃饭,而他每次都借故喝酒,然后对我动手动脚。
 
于雷知道后,找人把这个小老板揍了一顿。
 
我虽然觉得他的做法很不妥,可又很享受被人保护的感觉。
 
就这样,我答应了他。
 
答应他的原因,还因为他承诺我,会我和结婚。
 
女人在任何一段感情里,都是想要一个结果的。我在他的甜言蜜语里彻底迷失了,忘记了我比他大很多,我离过婚,还有一双儿女。

在一起后,他把我安排在自己的小公司里上班,说这样就能每天见到我。
 
公司只有几个人,财务和业务平时都经常出去办事,很多时候都只剩我们两个人。
 
每次别人刚走,他就把我拉到办公室,在我半推半就下把我扑倒在沙发上。
 
虽然我们的关系已经实锤,但除了我们最要好的几个朋友外,他并没有对外宣布我就是他的女朋友。
 
他的说法是,还没到时候呢,时机成熟了他自然会告诉所有人。
 
并没有经历过太多感情的我傻傻地相信着他,甘心情愿地帮他赚钱,在他需要的时候随叫随到。
 
我并没有发觉这有什么不妥,因为这个时候的我,已经爱上了他,无法自拔的那种。
 
以至于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其实一直以来,自己都只是他的发泄对象而已。

那一段时间,他对我还是很好的,给过我幸福的感觉,只是后来我才知道,那也都只是他的套路。
 
在一起几个月后,他的家人陆续知道了我的存在。
 
在知道我离婚还带着孩子后,他家族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找上了我,有人好言相劝,有人直接就破口大骂,骂我狐狸精,不要脸,这么大年纪了还勾引没结婚的小伙子。
 
我想过他家人可能不会同意,但没有料到会有这么过激的反应,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觉得简直是奇耻大辱。
 
对于这件事,于雷的态度并不明确,因为他家人找我的时候他并不在场,事后我向他哭诉时他也只是把我搂进怀里,三言两语的安慰了下,说只要他爱我就行。
 
但我咽不下这口气,执意要和他分手。
 
我不再去他店里上班,把他电话微信全都拉黑了。
 
以为这样就可以做到离开他,就像当初离开前夫一样。
 
可这次我发现不一样,看不见他的时候,一想到要失去他的时候,我的心会很痛很痛,巨大的不舍瞬间就能将我淹没。
 
僵持到第三天,他在深夜敲开了我的出租屋门。
 
一直到现在,我都特别后悔又一次接受了他。如果那一次就和他彻底断了,就不会有后来他一而再再而三对我的伤害。


在一起多半年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他已经对我倦了,我们的感情已经大不如从前。
 
虽然他找我的次数依然很频繁,可我却越来越觉得,在他的内心深处,我可能只是他的炮友。
 
在这期间,前夫也找过我,想要为了孩子和我复合。
 
可这个时候的我,一门心思全在于雷的身上,他挣钱比前夫多,人比前夫帅,年轻有野性,虽然一年来止口不提曾经说过和我结婚的事,我心里的那杆秤却一直往他的身上倾斜。
 
也许,是我对他还有期待,幻想他真的会娶一个我这样的女人。
 
所以和前夫复合的事我一直没有松口,尽管我对孩子也心存愧疚,没有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庭,没有得到父母完整的爱和陪伴。
 
我开始逼问于雷,到底想不想和我结婚?到底会不会和我结婚?
 
一开始,他总说会,让我再等等。
 
我说你等得起,我等不起了,你要是无意,就放我走吧。
 
每次我一说离开,他就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说他离不开我,说他是真的爱我。
 
逼急了的时候,他终于松了口,结婚可以,但你不能带你的女儿。
 
我听了之后,心里失望至极,原来,二十多岁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承担我人生里的所有。
 
一开始,他就知道我所有的情况,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打好了一切算盘。

我又一次决定离开他。
 
虽然我还爱着他,还有很多很多的不舍,可我不能一错再错。
 
听到我说分手,他又开始哄我,让我再给他一点时间,他要想办法说服家人,也让自己接纳我的女儿。
 
我也真的是鬼迷心窍,居然又一次相信了他。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我所有知道这件事的朋友都劝我不要和他在一起,不会有结果的,他只是和我玩玩而已。
 
我其实也从来都不敢确定,他会是我一辈子的幸福。
 
矛盾真正开始激化,从我发现他还有其他的女人开始。
 
那天他接完电话后去了卫生间,我看着屏幕还没有上锁的手机,当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还是拿起来打开了微信。
 
他从来不是细心的人,所以我在微信上看到了他和一个女人的聊天记录,内容露骨,尺度大到让人觉得恶心,我知道,他和她的关系不比我远。
 
他从卫生间出来,看见我拿着他的手机,愤怒地看着他,他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走过来要拿走手机,我把拿着手机的手往回缩了缩,另外一只手甩在了他的脸上。
 
他愣了一下,只是一下,紧接着就回手甩了我一巴掌。
 
那一巴掌结实又响亮,把我打蒙了,手机从我手里滑落,掉在了地上。短暂又沉闷的一声响,却脆生生地落在我的心上,像一波波的波浪在心里翻滚,整个人潮湿一片。

我知道,男人对女人动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后面的无数次。
 
他打过我之后,很快就给我道了歉,让我原谅他。
 
这个时候,我已经看透了他的目的,这个年轻男人比我想像的复杂太多了,他也许看上了我那几分姿色,可他从来没把我计划在他的后半生里。
 
我决绝地和他说了分手,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可我没有想到,他做事情是没有下限的。
 
我开始躲着不见他,他却又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喝得醉醺醺地来敲我的房门。
 
我铁了心不开门,任凭他把门拍的啪啪响。
 
我以为他闹够就会离开。
 
可没想到他在外边待了半个多小时,见我还没有开门的意思,直接开始用脚跺,嘴里还叫着我的名字。
 
中间已经有邻居起来问过一次,他要干什么了。我觉得十分丢脸,再让他闹下去,屋里睡着的女儿就要被吵醒了。
 
我被迫打开了门,他一进屋就骂骂咧咧地把我往卧室里拽,我拼命不从,却又不敢闹出太大动静,他又一次得逞了。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免费的妓女,让他可以为所欲为。
 
更不凑巧的是,结束后他靠在床头抽烟时,我的手机响了。
 
他抢过来一看,是他的哥们打来的。已经是凌晨的时间,一个男人在半夜打电话给一个女人,自然不会让人往好的方面想。
 
而他的这个哥们,对我多少是不同于别人的。这一点,明眼人应该都看了出来。
 
于雷自然也不傻,他按了接通键,不顾平日里的兄弟情分,对着电话那一头破口大骂,骂完还不解气,一把把手机扔到地下,烟头按在床头柜上,起身跨坐在我的身上,在我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状态下,挥舞着拳头砸在我的头上,脸上,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话。
 
我毫无反抗之力,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落一个这样的下场。
 
我感觉我的嘴角在流血,头嗡嗡的响,马上就要晕过去了。
 
他终于发泄完了,下床穿好自己的衣服,一眼也没有看被他打到半死的我,转身走了。


我有好几天的时间出门都戴着口罩,因为脸上的淤青没有办法解释。
 
淤青快要消退的时候,我的头依然在隐隐约约的痛,感觉特别不好。
 
去医院拍了片,医生说轻微的脑震荡,需要住院治疗。
 
前夫听说后,主动过来照顾我,还说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因为我告诉他的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了头。
 
住院期间,于雷也去过,他象征性地交了一部分的住院费。
 
前夫也见到了他,问我他是谁,我只说是自己的老板,一旁的女儿却说了一句,爸爸,这个叔叔经常去我们家。

实际上,我和于雷那时候也算是半公开的同居状态了。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前夫的眼神也暗了又暗。
 
我明白,和前夫复婚的事也不会有可能了。
 
出院后,我发了条信息给于雷,你害惨了我,我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也请你放过我,各自去过自己的生活。
 
他很快就回了条让我绝望的消息,想都不要想,你永远都是我的,现在,将来,不管我的结婚对象是谁,你都不能有别的男人。
 
以前,我从来没有看清楚过,于雷是这么渣的一个男人,等看清楚以后,我的人生已经被毁了大半。
 
我想,他这么一个说得到做得到的人,我如果不躲得远远的,怕是永远都要被他纠缠,不得安宁了。
 
也许,走到这一步,是我自己的虚荣心作祟,是我被自以为的爱情蒙骗了双眼,其实,于雷这样的人,恐怕对谁都会说爱吧?
 
当我带着女儿踏上了去另一座城市的列车时,我对于雷再无半点留恋,当初有多傻,现在就有多清醒,真正的爱,从来不是我以为的样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