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招魂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招魂

作者:晚风枕酒
2021-02-03 22:00

11岁男孩刘源从搬进新家之后突然具有隔空移物的能力,一直被同学称为“怪物”。前几天他跟姐姐吵架,突然姐姐旁边的书架砸到她身上,把他姐姐砸死了。刘源的父母报警也没有查出什么来,最终警察就派来警官李林和她的徒弟林灵儿以及超自然能力调查员申深来处理这件事。谁知,这件事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预料。

刘源父母告诉他们家里从三年前搬过来时就经常出现怪事,先是厨房的一个厨柜经常自己打开又关上,后来深夜电视总是莫名其妙被打开,最后是他们的女儿被莫名砸死。接着李林他们三人就到了刘源的房间。

林灵儿今年大四,来警局来实习,她先是跟刘源寒暄了几句,然后轻声细语问:“你跟你姐姐相处得怎么样呢?”

“不好,她讨厌我!”刘源有些懊恼。

“所以你就用书柜砸在她身上?”

“不是我做的!我不是怪物!”刘源怒气冲冲盯着她。

身后的申深叫了起来:“哇哇哇,刚才电磁场有了明显的变化,而且这里的温度瞬间上升了11度,就在刚才刘源发怒的时候,我们这里的能量也有了明显的变化!”

李林和林灵儿瞬间警觉了起来,眼睛环绕着房间,就在这时,地面上一个玩具小汽车突然走动了起来,李林拿起来笑着对刘源说:“挺酷的小汽车!”他翻开小车,发现里面没有电池,看着刘源询问:“刘源,这是你做的!”

刘源说:“不是我,我不是怪物,但是我只要一生气,就总会出怪事!”

申深他们三人走出房间,对他们说,刘源身上附上了只“吵闹鬼”,并且希望在刘源的房间安上一个摄像头,彻夜观察他,刘源父母同意了这个请求。

刘源住在家里的二楼,他们三人在一楼的一间房里彻夜观察着刘源房间里的情况,刘源的父母也在他们旁边。一直等到深夜三点,刘源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但是门口却没有人,然后看见刘源的头发轻轻飘动,像是被风吹了一下。这时,刘源抱着的熊猫毛绒玩具慢慢偏转了身子,半空中突然浮起来一把水果刀,上面似乎还有血迹,深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刘源……刘源……刘源……”

林灵儿刚想去刘源那个房间时,被申深拦了下来,这时屏幕中的刘源猛得惊醒,房间里的门猛地关上,半空中的那把刀也瞬间落在地上。

林灵儿心有余悸:“那东西走了吗?”

“我想没有,‘吵闹鬼’可能一直都住在他的房间!”申深看了林灵儿一眼,“灵儿,你留在这里,用低频的电磁波继续监视情况,我跟李林上去看看。”

林灵儿点点头,申深和李林拿着电磁场检测器,这可以检测周围灵魂的能量,慢慢走向二楼。这期间,检测器的数值一直都没有变化,而到了刘源房间门口时,申深看到手上的检测器瞬间从零点几上升到四五,轻声哇了几下,缓慢打开刘源的房门。

刘源在房间里满头大汗的看着有人进来,突然哭了下来,李林上去把他抱到他父母的旁边,又返回到刘源房间里。李林这时看到申深正在一个白色木门的衣橱旁,手里的检测器上升到了八九,申深对他说:“这个衣橱肯定有问题。”

申深说着就打开白色衣橱的门,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空间,能容得下四五个人,申深慢慢走进去,看到里面是一些杂物,他看着手里磁场检测器数据上升到了十几,仔细观察这个衣橱。

李林躬着身子站在外面,看着里面的情况,突然,衣橱的门猛得关上,里面传来申深的尖叫,李林马上伸手去打开门,谁知门像是被什么力量控制住了一样怎么也打不开,李林猛得用尽整个身体的力量撞门,木门整个被撞碎。

“你怎么样?”李林紧张地问。

“没事,刚才是你关的门!”申深问。

“不是,我没有碰门!”李林说着走进来看见一个红色的盒子,像是用鲜血染成的,然后他们拿着这个红盒子回到了原来的房间。这时,刘源和他父母睡不着也都在林灵儿旁边。

林灵儿看到他们两个进来:“你们听,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他们两个仔细听,周围的声音有些空灵,刘源瑟缩在母亲的怀里,林灵儿把低频电磁场耳机放到他们耳朵旁,里面传来深沉的声音:“离开!离开!”

“不要怕,不要怕,大家不要怕,这件事我见多了!他这是想要跟我们斗,我们就跟他们斗!这时候是斗意志的时候,我们不能输!”申深坚定说着,然后把手里的报纸放在桌子上,“你们看这是什么?”

报纸上有血迹,弥漫着一股腥味,李林看到上面记载的是场凶杀案:二十年前,一户叫宋磊的妻子和女儿被一个叫刘来福的人用刀在院子里捅死,然后把死者的尸体切成碎片扔进了一座公园里,宋磊看到这一切之后用把水果刀在家割了自己的手腕,最后凶手刘来福被判死刑。而根据报纸的记载,宋磊家的地址就是现在他们在的位置。

“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们!”这时刘源的父亲结结巴巴的说,“这个刘来福,其实就是我父亲!”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那么这个恶灵很可能就是宋磊了!”申深用手很敲了一下桌子,“恶灵来寻仇来了!”

“等一下,还有声音!你们听!”林灵儿把电磁场耳机给他们听,里面传来:“离开!离开!走……不让……”

“后面那一句是什么意思?不让我们走还是什么?”林灵儿发问。

“不知道!”申深揉着下巴,皱眉沉思着,这种情况是他前所未见的,“你们两个带着刘源现在就出去!找家旅馆住下!这几天都不要再回来!”

“这恶灵会不会一直跟着我们?”刘源父亲问。

“不会,你们先走吧!”申深说着把他们三人送到门口,看着他们离开。

申深走进房间,在桌子上敲了几下:“宋磊,如果这是你的名字,来,给我们来露一手!”

他们三人紧张地观察着房间四周的情况,却没有一点反应,申深又大声说:“宋磊,别客气,来,露一手!”

话音刚落,窗户的玻璃上就响了一声,申深小心走到窗户旁,轻轻拉开窗帘,突然一眼看到一个血人,申深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再仔细看时,却发现窗户上只有自己的影子:“什么也没有!”

“他在这儿,他在我这儿!”林灵儿突然厉声尖叫起来,她的身体像是某种神秘力量紧紧拽住,然后坐着的椅子突然往后移动,直到墙壁上“咚”的一声响才停止。李林和申深马上跑到林灵儿旁边,看到她表情痛苦,身体像是在和什么东西做斗争。

“灵儿,你怎么了!”申深说着,看见灵儿的突然晕倒了过去,他使劲摇着她的肩膀,突然,林灵儿睁开眼睛,泛着绿光,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声音:“你们走不掉了!”

“你按住她不要动!”李林说着拿出来一张黄纸,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血在上面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画好之后就把纸贴在林灵儿的额头,大叫一声:“离开她的身体!”

林灵儿的表情痛苦地挣扎着,四肢控住不住得摆动,脸色瞬间变黑,慢慢晕倒过去,申深说:“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

后面的桌子突然飞过来,李林喊了句“小心”,就抱起林灵儿的身体躲开,而申深却被桌子砸在地上。

李林不顾桌子下的申深,那个恶灵还没有死去,李林拿出来背包里的的桃木剑,他小时候跟着爷爷学过一些道术,这件事他只对林灵儿和申深说过。他挑起一张道符叫了一声“宋磊”,然后飞到那砸在申深桌子上。这招叫做“叫魂”,这时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桌子下的申深喊着疼死了爬起来。

一阵风吹来,房间里的灯突然全部熄灭,二楼的房间里传来:“李林,救我!救我!”

声音像是刘源发出来的,他不是已经走了吗?李林对申深说:“你保护好林灵儿,我去楼上看看!”

李林走在黑暗的楼梯上,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刘源的叫声越来越急切,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他还没到刘源房间,白色的门就自己打开,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李林喘着粗气走进去,声音是从衣橱里发出来的,李林走进房间,走到衣橱旁边,里面却什么也没有,这时房间的门突然关住,李林心想大事不妙,这是调虎离山,他使劲开门却总是打不开,这时突然听到外面林灵儿的惊叫,李林骂着“有种过来找我”一边用身体撞门。外面林灵儿的惊叫越来越凄厉,突然在一瞬间消失,李林突然发现门能打开了,他飞快跑下楼时却发现林灵儿蜷缩在房间的角落,而申深的脑袋上却插了一把水果刀,只剩下一个刀把留在脑袋外面。

林灵儿像只受伤的小猫一样看着李林:“我看见它了!那个恶灵!白脸红嘴蓝眼睛!披头散发!”

这时,申深却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呆滞,头上的血流到了脖子上,一只手拔去插在头上的刀,李林瞬间往他头上贴了一个道符,申深停滞了几秒,李林趁着这个时间段抓住林灵儿的胳膊往门口跑,却发现房门依旧打不来,申深已经跑了过来,他们二人瞬间冲破玻璃跳到了院子里。

刘源家的房子在市区的边缘,今夜无月,草丛里不时传来虫鸣,萤火虫在路灯下飞舞,以为在扑火。李林他们跑到马路上叫了辆车就往警局跑。

他们两个再带着警察来到这个宅子的时候,已经蒙蒙亮,发现申深躺在地上,头上被插着的那把水果刀已经不知去向。林灵儿解释说她醒来时发现申深被一个在墙壁里的恶灵掐着脖子,那恶灵长得像小丑一样,申深的四肢离地在墙壁上挣扎着,那把水果刀不知从哪里飞来骤然插在他的头上。李林再次看视频时,却没有在视频中看见掐着申深脖子的恶灵,也没有看到申深死亡之后还爬起来追他们两个。难道这只是他们的幻觉?不可能!

李林回到警局去档案室调查刘源家的住宅,林灵儿已经从惊吓中缓过神来,跟在一旁问:“师傅,你还在看二十年前那个案件?”

李林翻找着以往的案宗,终于停下来说:“是,已经找到了,我一直感觉那个宅子不仅只有一个恶灵,你不是听到那个宋磊说‘走……不让……’吗,这个案宗上说宋磊并不记恨那个刘来福,他自杀只是想去陪她妻子,宅子里应该还有另外一个恶灵控制住宋磊不让他走!并且威胁宋磊来杀人!”

李林给林灵儿手里的卷宗,上面记载的是那个宅子里三十年前的另一场凶杀案,死者叫王龄雪,二十五岁,被五个流氓强奸致死,死后还被切成了“人彘”。李林解释说:“这个恶灵的凶险程度比宋磊要厉害得多,我进入刘源他们家就布了一个道阵,却莫名消失了!所以这个王龄雪一定也是一个恶灵!”

说完,李林就又返回到刘源的住宅,申深的尸体已经处理完毕,李林就开始布下阴阳阵,这个阵需要男女的血混合在一起,所以他取了林灵儿的血,此阵在所有阵法里最为厉害,天快黑时才完成。

“听,有声音!”林灵儿站起来细听。突然电视机打开,呲呲啦啦响着,突然出现一个声音:“终于布好了吗?我都等你们很长时间了!

“宋磊,我知道你是被威胁的,我不想伤害你!”李林对着屏幕说,“出来吧,王龄雪,让我见见你!一直都让别人当打手有什么意思!”

这时候,突然听到电视屏幕里传来了宋磊的惨叫,李林愤怒:“王龄雪,冲我们来,杀了宋磊算什么!”

电视机突然关住了,雪白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人,头发披在双肩,头确是骷髅,雪白的牙齿呲呲咬着,墙壁上突然出现一个血字:“死!”

房间里的所有物件都飞驰而来,瞬间整个血阵突然发动,房间里出现一个鲜红的八卦挡住了所有物件,飞来的铁器也在八卦阵中变得扭曲。红发女子这时张开双臂,红色的裙子和头发一起在墙壁上飘荡,李林站在八卦阵中突然感受到了压迫力,他和林灵儿努力控制住八卦阵不让它突破!

这时,一把水果刀突然冲破八卦阵朝着林灵儿飞来,李林惊慌喊:“申深,快点救我们!”

就在这时,水果刀却突然扭转了方向,飞向墙壁上的红衣恶灵。墙壁上突然出现一个满头流血的恶灵和红衣女子撕打在一起,空中的物件依旧和八卦阵僵持着。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恶灵怎么是申深?”林灵儿问李林。

“因为这个血阵主要不是为我们布的,而是为了暂时留住申深的灵魂,让帮助我们铲除这个恶灵!”李林解释说。

墙壁上的申深渐渐落了下风,他的脖子被红发女子掐住,渐渐与身体分离,但是他的手还在努力伸向红发女子的脖子,红发女子突然抓住申深的头,扔到另一边,接着把它的身子撕得四分五裂。

“不好,这个恶灵的怨气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这个阵要被破了!”李林惊呼着,嘴里吐出一口血,就在这时,红发女子后面出现了一双手,掐住它的脖子,和它撕打,李林仔细看时发现它就是刘源父亲的灵魂,难道他也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李林顾不得想的那么详细。八卦阵中突然出现一道金色的剑,直接刺到了红发女子身上,她痛苦哀嚎着,身体渐渐消融在了金光里。

飞来的物件突然落在了地上,血红的八卦阵也突然消失了。李林和林灵儿精疲力尽地瘫坐在地板上,像是被抽走了魂,刘源的父亲灵魂也不知所踪。

就在这时,电视机突然打开,响了起来,李林和林灵儿惊慌失措,莫不是王龄雪还没被杀死?电视机呲呲啦啦什么也没有,突然出现了低沉的声音:“我是刘源的爸爸,刚刚被宋磊杀死,其实红发女子刚才并没有杀死宋磊,只是让他来寻我报仇,因为宋磊的怨气并不强,没有杀死别人的能力,他杀人一直都在借助王龄雪的力量。当时杀死宋磊的妻子和女儿的不止有我父亲,还有我,只是当时我父亲刘来福到死也没有说出我。宋磊也因为我活着灵魂一直不离开,他一直都在折磨我的儿子,杀死我的女儿,都是对我的报复,刚才宋磊杀了我之后已经走了,以后都不会再来了,我也走了,这是我罪有应得。只是可怜我的妻子和儿子。”

他说完,电视机突然关住了。李林第二天知道,刘源的父亲在昨天晚上果然死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