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故事:搜神记•河伯婿
故事 短篇小说

神话故事:搜神记•河伯婿

作者:choy
2021-02-03 10:00

神仙的寿命有千万年,用这样悠长的岁月来忘记一个人,雨箐有点惆怅。

———楔子

一、月圆之夜•浮梦仙境

空濛迷离的仙雾,不辨日月不见前路;远山青黛,起起伏伏;若隐若闻的花果木香,平静无波的水面,悠悠可闻的鸾鸟悦耳的和歌……

这是一个漂浮在梦里的仙岛,听说是上古一位战神的神邸,但自从那位神在神魔大战中身死神灭以后,这座岛便逐渐崩塌,遁入虚无的梦境,彻底消逝在众生眼中。

雨箐也是偶然间于睡梦中误入此处的,彼时守护此处的鸾鸟仙众一字排开挥开迷雾,抛兵亮甲气势腾腾,似乎不太欢迎她这个不速之客。

雨箐全族上下都不擅武力,慌张地咽了咽口水,脸上艰难地笑着,灵机一动,变出一兜金光闪亮的珠子:“哥哥姐姐们,交个朋友嘛……”

“避水珠?!”鸾鸟们面面相觑,若有喜色。

这个仙岛多水境,鸾鸟一族不善水,于是这一兜子避水珠便让雨箐和他们成为了朋友,时不时地,雨箐便到这里来采摘一些奇珍鲜果。

雨箐踏着水,如履平地,忽然两只小鸾鸟互相追逐着破水而出,发现是她:“小鱼仙子!南边的清樱子已经熟透了,你跟我们来。”说着便扑棱着翅膀一略而过,雨箐还未来得及搭话便不见了身影,只留下被搅乱的重重仙雾。

正当雨箐寻得满头大汗之际,身后有人问:“你是何人。”

伸手不见五指的迷濛中,似乎漂浮着一股清冷的桂花香气,雨箐瞥见一抹淡青色。

“哦?你是谁家的小鸾鸟啊,我是小鱼仙雨箐啊。”

“不认识。你为何来此?”仙人话语和这股香气一样清冷。

雨箐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这到底是谁家刚破壳的小屁孩,伸手在兜里找出一颗避水珠,塞给他:“呐,姐姐给你的见面礼,岛上每个小孩都有的。别客气,下次见面记得和姐姐问好。”说完又往前摸了几步,终于找到了那片碧幽幽的果林,又笑又叫地扑了进去,把愣怔在原地的青衫仙人忘在了脑后。

二、东海求援·不是初见的初见

小鱼仙雨箐是碧清河河伯沛清之女,碧清河是灵州大地千千万万河流中最不起眼的一条。原本这里的大小生灵生活宁静祥和,直到三年前,一只魔族巨鳄企图霸占碧清河,沛清九死一生击退了这不速之客,但也失去了神元。

沛清失去神元虽仍为仙躯,可法力尽失,没有神力庇佑的碧清河及边上的青碧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萧条了下去,水位每日下降一寸,水边水中花木皆蔫黄不长,鱼虾兔鹿恹恹的饿得面黄肌瘦,大小生灵眼看着就要流离涂炭。

听闻东海有个上古神器“定海神针”,如能借来,碧清河定能恢复往日生机。于是在林中水中大小仙人精怪拳拳期望的目送下,雨箐往东海而去。

东海龙太子霂以生得膀大腰圆、脸方口阔,脸上战时留下的刀伤狰骄傲地狰狞着,似是在显示着主人的骁勇善战,看得小鱼仙惊怖不已。

霂以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对“借针”一事却毫不松口。

“定海神针”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神器,一旦拔出虽对东海无甚厉害,但免不了动荡几日,况且碧清河与东海非亲非故,所以碧清河上下其实心照不宣地不对此事报希望,不过是山穷水尽碰运气罢了。

“借针”果然无果,雨箐拍拍手欲打道回府。

水晶宫里甬道上熙攘来往的鱼虾鳌蟹突然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望向同一个方向。

大小夜明珠、稀奇宝石金光灿灿,恍如白昼,雨箐抬头远望,浩瀚的淡蓝色海水之中日影摇曳,与水晶宫的流光溢彩交相辉映在绵延不断的珊瑚丛中,一位墨发青衫仙人翩然而来,眉目清冷。

迷幻美好,宛如梦中所见。

timg-98.jpg

平生第一次离开碧清河的河伯女瞬间被摄去神魄,眼冒红心,喃喃问道:“这是哪位仙人啊?”

旁边的小虾将知道她是“乡野小河沟”来的,脸上带着一丝怜悯更带着无尽自豪,对她说道:“这就是天上的玄武神尊,三天两头就来找我们太子喝茶下棋的。”

无荒,神魔大战时的水神,如今的北方之神,玄武神尊。

说话间,一股似有若无的桂花香飘飘绕绕,无荒已至眼前,衣袖翩然拂过雨箐的脸。

这身影,这味道,怎么似曾相识?雨箐眨眨眼,吸吸鼻子,想破了脑袋也不得结果。

无荒越走越远,雨箐急了,追上前去,嘭地跪地,死死抱住他的腿令他动弹不得,神色甚是哀切谄媚:“小仙来自下界的碧清河,阿爹是河伯沛清,因遭魔族余恶毒手,神元尽失,今碧清河将枯,求神尊施以援手……”

话说撒泼耍赖可是碧清河上下的一大特色,雨箐若号第二也只有她的娘亲蚌仙黎娘敢称第一,是时候向天地众神证明她家的独门绝技了。

雨箐抬眼,见多识广的神尊斜着眼看她,似是在看一只小狗。正茫然,忽然龙太子霂以大掌伸过来像钳泥鳅一样将她拎起丢在身后:“小鱼仙鲁莽冲撞了神尊,小仙在这里代为赔罪了。碧清河这样的小事自然是不用劳烦神尊的……”

“嗯。”无荒淡淡的,施施然踏入宫殿。

雨箐当然不能就此罢休,她在海滩上等啊等啊,直到日暮西沉,天与海之间只剩下风与潮水涌动的时候,终于看见无荒破水而出。

“神尊留步!”雨箐揪住他的衣襟。

这位神尊毫不留情地将衣襟揪回,摆出有屁快放的神情:“雨箐仙子何事?”

小鱼仙从小神经三匝粗脸皮厚三尺,云雀般叽叽喳喳一股脑儿的话全倒出来:“小仙听闻神尊要下凡,可否带小仙一同前去?端茶倒水,洗衣劈柴,使剑挥拳,胸口碎石……嗯?嗯!反正小仙就是无所不能!”

作为上古神祇,早几万年前还有各路小仙覥着脸与他这般纠缠不清,现在大家都发现他的铁石心肠慢慢地就不来招惹了,他也练出了一副软硬不吃的技能。无荒面不改色说道:“你在凡间又无前缘相续,与我同行是何道理?”

一起去了不就培养出前缘了吗!这样的拒绝并不足以让雨箐羞愧而退,她认真思忖了好一会儿,凑上前往这位神尊腰间别了一枚小鱼鳞,眉目清亮狡黠:“那神尊若要带着护身的东西下凡,可否将这鳞片带着?就当是小辈的践行之礼?”

无荒无奈地抚了抚太阳穴,腾云而去的时候,耳边小鱼仙欢快如山泉叮咚的声音犹萦绕不绝———“帝尊,说好了要带上哦!归位之后别忘了找小仙喝茶!小仙在碧清河!”

雨箐贪婪地嗅着久久不散去的香味,晃晃荡荡做梦似的回到了碧清河。前脚刚踏进河伯神邸,后脚一位东海来的龟神官也到了,目的很明确:欲迎娶碧清河河伯女,届时“定海神针”将作为聘礼。

沛清顿时笑逐颜开,眼看着当场就要应允下来,不料与他几百年未照见的黎娘却冲进来打断他,三言两语将神官请了回去。

“你这是干嘛?”沛清怒不可遏,“东海龙王位居天上四大神尊之后,太子霂以长相虽粗狂了些,可为人仗义、潇洒又善战,在如今的三界颇有威严。这么好的亲家自然能让我的女儿一生平安顺遂,保我碧清万千生灵无虞。”

“怎么,仙界如今也学魔界强取豪夺啦!闺女还没说啥呢你着什么急!”黎娘怒目圆睁,“哦,你自己没本事没战功没人搭理,你守不住碧清就想卖女儿啊!雨箐是我的女儿,这么好的亲家你自己嫁吧!”

“你……”沛清噎住,在黎娘手里一把珍珠朝他砸过来之前溜之大吉。

黎娘还未开口,雨箐便说:“阿娘,我想好了,我嫁!”

“啥?”黎娘痛心疾首,“你要想好啊,将来千千万万年都要对着那么一位天天打打杀杀还把角给折了一边的霸王龙——你确定你吃的下饭?呐,长得好看虽然不能当饭吃,但起码下饭啊!婚姻大事一定要慎重,千万别像阿娘这样追悔莫及,要知道和离可一点都不好玩……”

“阿娘,我说的是玄武神尊,我要嫁给他……”雨箐捧着酡红的脸喃喃着,哈喇子差点没流出来。

“啥?上古神尊怎么能看上你这山野小鱼仙?”黎娘跳起来,摸摸闺女的额头。

旁边的红鲤仙子阿桑听了开始也是一怔,随即灵巧的圆眼滴溜溜一转:“哎,黎娘你等等,这上古的神尊为一介小鱼仙思凡大抵是不可能的,不过若他变成了凡人,心性一不稳不就……”

黎娘狠狠拍了闺女大腿一记,喜不自胜:“是啊!你不说我倒忘了!”

三、惊石·重逢

密林,参天古木,马蹄飞扬,风声烈烈,惊动光影斑驳。毛皮油亮的獐子轻巧地上蹿下跳,将马上少年渐渐引入林中深处。

少年摸出最后一支银翎箭,势在必得。

弓响的一瞬,獐子却身形一闪,眨眼间没了踪影,徒留箭锋破入石中。

少年勒马,身边的随从早已不见踪影,马儿愤愤地喘气。

此时正值人间盛夏,杭城内外柳绿花红,未曾想有这样的一片古林,人迹罕至,越走越凋零哀凉。

淳淳水声渐响,是一处清澈小河,水凉正好消暑,少年饮水洗面后干脆卧在水浅处,枕着青石小憩。

河中等待已久的妙龄少女,悄悄游至少年身旁,粉面轻笑,凑近了与他鼻尖相触呼吸相闻,悠悠闻见一股桂花香。

少年虽比无荒少了一份翩然仙气,但清俊健朗却不输当年神祇时。

“姑姑,你看,他就是无荒。”

水里摇摆着鱼尾的红鲤阿桑听她就这么直呼神尊名讳,慌得四下张望。

雨箐摆摆手:“好嘛,我知道,我应该叫他秦之禾!”

“咳!人间帝王的名讳也不是能随随便便叫的,搞不好要被咔嚓脑袋呜呼哀哉的!你个鱼脑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好记住姑姑的话?唉,算了算了还是别去那劳什子凡间了,大不了让你爹带着碧清上下另谋去处。就你这副德行说不定能错手气死几个凡人,到时候可是要灰飞烟灭的,不行不行,玩太大了……”

耳边阿桑唠唠叨叨个不停,雨箐不置可否,歪着脑袋将阿娘和姑姑交代的仔细想了一遍,狡黠一笑,娇软软地在少年耳边唤了一声:“王上……”

阿桑刹住话头,搓搓身上的鸡皮疙瘩,满意地点点头:“诶,这就对了嘛……”

雨箐一遍遍查看少年的脖颈,一片光洁,什么痕迹也没有,不禁有些懊恼——那片鱼鳞他果然没带!忽然又想起好像遗漏了什么,问道:“姑姑,那位只剩人魂的神尊叫什么来着?”

“嘿嘿。”阿桑悠悠地吐了一串泡泡,“叫阿禾……”

上古时与天地共生的天神共有五位,如今的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神还有阿禾。后来神魔混战,魔族即将告捷,千钧一发之际,神君阿禾为救神界万千生灵以身殉道,拯救了神界,却身死神灭了。

她是四位神尊生死与共的挚友,也是神界上下万千生灵心中永远的神。数万年后,他们终于在人间觅得阿禾的一片人魂。人魂脆弱易碎,仙凡有天道阻隔,无荒应神界上下祈愿,投身凡间,陪她降生在杭城,护她周全。

阿禾……秦之禾……

“哦。”雨箐撇撇嘴,半晌才问,“接下来我该干嘛?”

“笨呐!当然是吃掉他啊!”

“明白!”

说话间少年眼皮掀动,转醒过来,娇俏少女笑嘻嘻地凑过去,咬了他的脸颊一口。

少年不可置信地睁大眼,推开她,跳起身来,随手抓过身边的物什照着她的脑袋“铛”得敲了一记,身手敏捷,流畅连贯,从头至尾不过眨眼的功夫。

阿桑更是敏捷,在少年敲第二下之前把直挺挺翻着白眼的雨箐拽入水底。

雨箐抚抚额上犄角一样尖尖鼓起的大包,把手边一个裂了口的笛子挥开,很是委屈:“无荒以为他斗战胜佛打白骨精吗……”

“是啊是啊,把质地最硬实的乌竹笛子都打裂了,你这脑袋也不赖嘛!”黎娘笑得浑身珠串乱颤,“这么一看,你和那位龙太子甚有夫妻相呐!”

四、人间战场•阿禾

再一次寻到秦之禾是在两军交战的疆场。

雨箐叼着一根芦苇,惬意地躺在小溪边细草铺成的软毡中,极目远望,春光明媚里,两色军士喊杀不断,血肉横飞,溅起的细碎花草散落满径。

混乱中,一员生猛大将且战且走,秦之禾在身后穷追不舍,刀枪剑戟,电光四射,不分上下。

雨箐看着两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挥来武去,摇头:“呵,凡人,费劲……”

正悲天悯人着,那位大将投了一把暗器,秦之禾忙着躲闪,一个不注意就不见了对手的身影。

雨箐怒了,对那个窝在小溪岸堤下的猥琐人影破口大骂:“你们人界怎么也学魔族使诈啊!今天看你的神仙姐姐怎么你!”说着抓着那支破笛子就要显出身形敲他头,无奈转念想起了离家时阿娘和姑姑“不可伤害凡人性命”的叮嘱,计上心来,举着笛子换了个方向,往秦之禾背后一丢,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可怜那位生猛大将,正要投掷第二波暗器,身后哗啦一阵水声响起,他回过头一看,一个白面红唇瞪眼吐舌,头上还挂着几缕水草的不知名物什破水而出,咧着嘴对他笑。他吓得尖叫出声:“鬼呀!”秦之禾手中的银翎箭寻声而出。

不远处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将拍马过来援助,秦之禾往雨箐处看了一眼,溪水平静,小鱼仙早已遁入水中,他什么也没见着,而地上落的那把笛子,似曾相识……

timg-96.jpg

是阿禾吗?雨箐将嘴里的水草叶子吐掉,闷闷地问自己。

五、水中仙·弑魔

八月十五,杭城桂花一夜之间全部盛开,香气飘满整个都城。这一天,是那位文韬武略的少年帝王的生辰。

杭城多水道,河道两边都挂满了各色花灯,照得这座都城灿烂如白昼。雨箐恍惚间就想起了东海水晶宫里流光溢彩的珊瑚小道。

水榭凉亭,秦之禾被文武百官簇拥着坐在中间。凉亭之下,竹排嵌连,半浸入水中成一方露台。四方管弦丝竹悠悠响起,落入水中再声声入耳。少女额间点缀着一朵小小的桂花,水袖抚在脸上,欲遮未遮,莲步曼曼,领着一众舞姬,踏在浅水中,轻歌曼舞,莹白的足尖撩起水花阵阵。

秦之禾若有所思地蹙眉,迎着灯火,看清少女的面容时,才双眉展开,嘴角不觉挂上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

一曲结束,众位舞姬垂首叩拜问安,唯有那位桂花少女仰着头直咧咧地含笑看着他。

秦之禾广袖一拂:“赏。”

水榭对岸忽然一阵扰攘,慌乱中有人高喊:“是穆将军……穆将军落水啦!”

四周官将还未来得及反应,秦之禾和雨箐一前一后早已翻身跃入河中。雨箐有仙力加持,三两下就领先于秦之禾,利落地将穆宜兰从水里捞出来。

施救及时,穆宜兰靠在秦之禾怀里咳了几声便晃晃荡荡地站起来,在人群中找到雨箐的身影,笑嘻嘻地:“哎呦小娘子,好身手呀!来,和本将军一起喝一杯!”

黎娘和阿桑都认为世上的美女分两种,一种温柔娴淑,知书达理;一种伶俐活泼,娇俏撩人。雨箐今日却见到了第三种:英气逼人,举止洒脱,即使刚从水里捞出来也魅力不减。

雨箐也没忽略秦之禾脸上从焦急到如释重负的神情变化,眼里都是穆宜兰,丝毫没在自己身上停留,穆宜兰是何许人她一下子明了于心。

谁能相信这样一个人的身体里只有羸弱的一片人魂。

秦之禾钳泥鳅一样将穆宜兰拎走:“喝什么喝,回宫!”

穆宜兰打了个嗝:“好吧……小娘子,下次见哦。”

本来秦之禾就是为穆宜兰而生的,那日沙场一见,雨箐便明白。而今他们将再次并肩作战,经历人间岁月的风雨,一起老去。

雨箐笑得眉眼弯弯,灯火映照下妩媚诱人似妖精:“好的,下次见!”

夏夜微凉,香风阵阵。少年从树下经过,雨箐看准了一跃而下,落在他背上,轻嗅他发间的味道。

少年好像料准了她的出现,任由她窝在自己背上:“嗯,你是来报仇的,还是来领赏的?小水妖……”

雨箐郁闷地蹦到地上,月光中,额上的桂花印微微发亮:“有这么跟恩人说话的吗?两次救人你都啥也不说就把我丢下走了!”

秦之禾眉眼生动,满带笑意,丝毫不见神祇时生人勿近的模样,看得雨箐心神忍不住晃荡了一下:“而且我不是妖,我是河伯之女,鱼仙!”

“嗯……”秦之禾地点点头,笑意更浓,“你是仙子哦?堂堂仙子怎么总是缠着我这个凡人不放呢?”

雨箐眨眨眼,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因为我们有前缘啊!我下凡来就是想告诉你,不许拈花惹草,历完劫就乖乖回来当河伯婿!”

秦之禾清眸里有一道光闪烁,玩味着:“哦?”

雨箐发誓此时此刻的惆怅是真的:“唉,看来你都忘了。你呢原本是天上的神仙,为保护……保护爱人做错了事,下凡应劫来的,你答应过我,归位之后便和我成亲!”

她叹了口气,手指不知不觉就攀上了少年的衣角:“我叫雨箐,雨箐!你一定要记住!知道了吗?”

不料少年听完却哈哈大笑,雨箐恼羞成怒地推开他,故意当着他的面显出银色鲤鱼原身,跃入湖中。

小银鲤如锦缎一样的长尾在水中舒展飘扬,沉进水里,不一会儿似乎是舍不得他,又冒出头来,见他还在,似是欣喜又带着一丝感伤,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良久,桂花树下的长身直立的少年忽然往水里丢了一截花枝:“月圆了,该回水底睡觉了小鱼儿。”

“嗯?那你呢?”雨箐傻乎乎地问。

“我呀,会会老朋友去啊。”少年声音低了几分,催促道,“快,去睡觉了。”

风止树静,周遭莫名泛起一股诡异的冷意,几个黑袍罩身的身影凭空出现,看不清面容,只露出赤红的双眸。

很显然,是魔族为了干扰阿禾神君元神重聚在人间投放的魔魇。

秦之禾早已有所防备,拔出腰际的煞气重重的青铜古剑,剑锋一闪,弑灭了离他最近的黑袍魔。

不过黑袍魔的目标好像都不是他们两个,径直往一个殿门而去。

大魔头一旦靠近人间便会被镇守的神仙察觉,打得魂飞魄散。所以能这么肆无忌惮地行凶的也只有这种不起眼的障眼小把戏了。

雨箐从水中飞出,手握冰刃,身影所及,轻松弑灭所有的黑袍魔。

虫鸣微风,夏夜又恢复了平静。

timg-97.jpg

少年投来赞许的目光,雨箐拍拍手:“你又欠我一个人情。不过你是我未来的夫君嘛,帮你是应该的。”说完往他项上挂了一片晶莹剔透的鱼鳞,“你下凡匆忙,忘了带护身符了……呐,摩挲正面三下,我就会出现了。”

殿门吱呀,穆宜兰迷迷瞪瞪的,有些气恼:“干嘛?吵死了!”瞥眼见到雨箐,立马笑容满面地招招手,“哎呦,小娘子是你啊!来嘛来嘛!”

雨箐掀掀眼皮看看天空,总觉得她这话听起来哪里不对。

六、亦敌亦友·召唤

雨箐从睡梦中惊醒——这是秦之禾第一次召唤她!

连滚带爬而来,却见到穆宜兰扒着秦之禾胸口的一幕。

醉醺醺的穆宜兰举着鱼鳞,咧嘴笑得像个第一次吃糖的傻子:“哇!真的有小鱼仙子呐!”

雨箐瞪了依然坦荡无言默默削一根乌竹的秦之禾一眼。

穆宜兰拽着她的手:“哎呦,别生气嘛雨箐仙子,你救了我两次,总该让我知道的吧!大恩不言谢,尽在酒杯中!”说着端起个酒碗咕咚咚一饮而尽。

人间的酒又苦又辣,雨箐不肯喝。

穆宜兰三碗下肚眼神就直了,唠唠叨叨说着:“改天雨箐仙子让我看看原身好不好?一定特别漂亮!光是鱼鳞就这么好看了!”

当然好看了。每一位鱼仙身上都有无数的鳞片,脱落了便再长出来,唯有背脊上最漂亮也最珍贵的四五片,可以当法器使用,与骨相连,拔下来血肉模糊,永远不能再长出新的,只留下一结疤痕。

雨箐胸中一股火气乱窜,一把扯下少年项上悠悠发亮的鳞片,皮笑肉不笑地给穆宜兰套上:“喜欢就送给你了!”

“哈?你还有什么好东西,我看看我看看。”醉鬼穆宜兰傻笑着在她身上乱找一气,雨箐无奈,把前天在浮梦仙境摘的清樱子一股脑倒出来。

穆宜兰咬了一个,咂咂嘴:“这个果子我没吃过,但总感觉很熟悉……”

雨箐忍不住乐了:“对呀对呀,你家摘的嘛!”

“哈?我老家院子里种的好像只有榴莲……”话没说完,穆宜兰就砰地一声不省人事了。

一旁秦之禾对她咧嘴一笑:“生气了?”

一阵苦辣入喉,雨箐没好气地:“没有,反正帮她就是帮你嘛,都一样。”

趴在桌子上的穆宜兰豁然抬起头,厉声喝道:“生什么气!大家都是朋友!听话,别生气……”“铛”得一下又磕回桌上,鼾声大作……

阿娘说“时间是绝佳的催情良药”,秦之禾兵书上也说,打败敌人的最好方法就是潜入敌人内部。于是雨箐就在秦之禾房中的那口大鱼缸里住了下来。

神界一日,人间一年,大把时光任君挥霍,雨箐优哉游哉,惬意无比。

成王秦之禾或翻书批奏折或与大臣议事,总会冷不丁地踱过来,看见她一个人无聊地吐泡泡,就丢给她一只小蚂蚱,将她吓得满缸乱窜;要是看见她在睡觉,就故意弹弹鱼缸或者拿小树枝戳戳她,把她吵醒,再送她一只小蟋蟀……

雨箐终于意识到他这是把自己当成了宠物鱼了!

她气呼呼地把缸中的假山石子撞翻,乒乒乓乓乱响一气,见他还视若罔闻,就学着阿娘丢阿爹那样朝他脑袋上吐水、丢珍珠。

秦之禾也不动怒,笑得很是开怀:“我以为你会跟神话传说里的人鱼长得一样,人首鱼身或者鱼首人身……”

雨箐着急地解释:“怎么会!人鱼有人的血统,我根本不是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秦之禾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在凡间我们一般不说自己‘不是人’的……”

雨箐眨眨眼:“哦,是嘛?那我也不是人啊……”

入夜,很是安静无趣,雨箐趴在缸沿鬼哭狼嚎般将凡间市井繁华之处学来的说学逗唱热热闹闹地演练着,秦之禾悠悠地在黑暗中威胁她:“再出声我就趁你睡着把你煮了。”雨箐闭了嘴,却玩起了新花招,隔得老远把蜡烛点亮、吹灭又点亮……

秦之禾终于受不了了,霍得翻身坐起,愤愤地穿衣:“被你闹得睡不着了,陪我散步!”

三人行,必有炮灰焉。

“不去!”雨箐果断拒绝当炮灰,沉入水底。

秦之禾眼角睨了她一眼:“你不去哦?那我,只好去找宜兰了……”

“什么?你的意思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吗?”雨箐一跃而出,风一样已窜到屋外,“王上,快走快走!”

秦之禾跟在后面,无奈地笑了。

鱼缸里能见到的世界又窄又小,可在雨箐的心里这便是最美好的天堂。

行事无章法的穆宜兰也不消停,总能在最诡异的地方召唤她,不过雨箐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总能让她玩得乐不思归。有时候是在澡堂里,水汽氤氲中为对方搓澡,舒服地睁不开眼;有次穆宜兰央求雨箐用法术将两人易容,混入烟花之地,入眼入耳的都是大胆直白的歌舞表演,两人惊得面面相觑,嘴巴半天合不上,临走还学着旁边的大爷往花姑娘怀里揣珍珠;更多的时候,雨箐一现身,面前就是满汉全席……

月圆时灭黑袍魔,穆宜兰在旁边一边吃着雨箐给她带来的浮梦仙境的瓜果,一边观赏雨箐和秦之禾花式虐魔,鼓劲叫好。

雨箐与秦之禾有了心照不宣,也喜欢上了穆宜兰这个可爱的朋友,有时候她会想,数万年之前的无荒和阿禾是什么样子的呢?神魔混战时大小战役,他们是彼此最坚实的依靠,那时候的无荒是否如这位凡间少帝意气风发,喜怒哀乐?而阿禾若是像穆宜兰这么可爱,谁都会爱上她的吧?他们与天地同生,漫长的岁月里,有没有那么一瞬彼此心里萌生长相厮守之意?还是,他们曾经已是山盟海誓?

在杭城每一天都是有生以来最美好的时光,如果忽略他们看向彼此时眼中涌动的情愫的话。

穆宜兰心思干净透明,对秦之禾永远都是无条件的依赖。而秦之禾眼里的东西,是哀伤,还是眷恋?雨箐不敢细看。

雨箐叹了口气,她有点想念碧清河了。

荒凉古林深处,河水清浅,少年咬着一节芦苇,卧在其中。他迎着阳光看来人是她,戏谑说道:“你们小鱼仙是不是也吃人啊?为什么第一次见面你就咬我?”

雨箐顿时有些尴尬,她当然不能说初见时自己就想勾引他这个心性不稳的凡人来着,于是只能继续睁眼说瞎话:“谁让你忘了戴着我的鳞片的啊,一定要惩罚你的!”

少年抻了抻四肢,忽然挪过来把脖颈枕在雨箐的腿上,辰光烂漫中,他闭上双眼,问:“有点好奇在天界我们是如何相处的了。”

雨箐又开始惆怅了,想了想,慢慢开口道:“我们在一起很多很多年了,当然经历了好多事。你是战神,每一次凯旋归来天界人人歌舞欢庆,我也开心,但更多的是因你受伤心疼。我们也会像凡间的爱侣一样会吵架、和好,再吵架……”雨箐的鱼脑袋实在编不出更多了,只有心虚地强调,“总之,我们在一起好多年,经历了好多事……”

她垂首,少年呼吸缓匀,不知是何时沉睡过去的。

雨箐很明白,自己是一个小偷,偷得两年的凡尘岁月,编织着一场绮丽的虚无梦境。不知道梦醒过后,在他漫长的生命里还会不会再次想起碧清河里她这个小鱼仙。

头顶,大雁成群飞过澄净碧空,不留痕迹。雨箐缓缓沉入水中。

七、小鱼仙子·梦境

和穆宜兰逛完街,雨箐搬回来一只面盆大的乌龟。

从晌午到掌灯,叽里呱啦和那龟聊个不停,都没理一旁的秦之禾。

少年似是随口一问:“你说你来人间到底是找我来的还是找穆宜兰的?”

雨箐的鱼脑袋对人间的话里有话至今适应不良,不愿意想太多:“自然是找你啊。”说完又沉浸在与乌龟的交谈中。

小鱼仙无视自己感情充沛的的睥睨,秦之禾只好继续开口:“你上次帮穆宜兰训服那野马说的也是这门‘兽语’?”

秦之禾早已扪清了雨箐的性子,只要他给个合适的开头,她便会乖乖唠叨到结尾。

雨箐果然打开了话匣:“当然不是。每一种群都有自己独特的语言。我和那匹马说了,好好训练就可以吃好喝好、娶漂亮媳妇儿!而这只小乌龟呢才三百岁,好奇心强,问题可多了。他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可不可以带它回家,问我家在哪里,问你是谁……”

秦之禾来了兴致:“我是谁你怎么说的?”

“说你叫秦之禾,是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帝王,战功赫赫、体恤臣民,倍受尊敬爱戴。”

秦之禾蓦地想起她好久没再强调过自己是她未来的夫君,好笑地看了她一眼,问道:“小鱼儿你还会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雨箐想了想,粲然一笑:“今晚让你见识一下。”

可直至入夜,小鱼仙还是不动声色,少年等啊等,直到眼前的书越来越模糊,最后哒的一声落在地上……

晃晃荡荡,道路迷离,秦之禾不知自己身处何方,倏地一阵桂花香风吹过,云消雾散。

一位仙童招呼他上车:“我家河伯大人想见您。”

车辆缓缓驶入一条街道,道路两旁张灯结彩,喜庆非凡。入一官邸,牌匾上书:“碧清河河伯邸”。仙气弥漫,不知几进几重,侍从挨个开门,他步入内堂,一位神色清俊的男子携一位面容姣好的妇人欣然对他颔首:“来啦?新娘子已经准备好了。”

秦之禾推开屋门,众人簇拥着的喜服新娘抬头笑看他,灯火摇曳,额上的桂花若隐若现,美艳动人……

睁开眼时,对上雨箐笑意盈盈的清眸,秦之禾不由得笑了:“这就是我在天上时许你的婚礼?”

雨箐垂下眼眸,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只说:“王上,太阳出来了,该起床了。”

八、还酹江月·告别

穆宜兰又把自己灌得醉醺醺,嘴里念着:“真是舍不得你啊我的好朋友!”

不过雨箐一点看不出她有丝毫离别的忧愁——嘴角从卫国使者取走生辰贴到现在一直肆意飞扬,无时无刻不在表达着内心的欣喜若狂。

秦之禾抿嘴不语,茫然地削他的那支久久未能完工的笛子,“唰,唰,唰……”

雨箐心情有点复杂,看了他一眼,在她耳边说:“我可没当你是好朋友,你,是我的情敌。”

“啊?”穆宜兰望着天花板想了好大一会儿,“难道——你也喜欢梁楚哥?”

刀刻木头的声音蓦地停了下来。雨箐又看见了他眼里的那股不知名的情愫。

也许神尊无荒就是这样放不下,求不得。曾经数万年的陪伴他放不下;在雨箐身上看见了同样在阿禾身上存在过的活力无尽的生命力,就更加怀念阿禾,希望继续与她携手同行,这个确实求不得。

罢了。

雨箐抢过秦之禾手里的笛子,就像第一次见面他砸她脑袋那样,狠狠地照他脑袋敲了下去——

“好了,我报完仇了。”

用数万年的时间来寻找,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守护、告别、祭奠,最后又该用多长的时间来忘记呢?

无荒从来都不是个淡泊寡情之人。

雨箐突然觉得仙界的酒不像以前那么甜了。

最后一次被鱼鳞召唤,她见到的是秦之禾。

本月初十,是宜兰郡主二十岁生辰,也是她与卫国王世子梁楚的大婚之日。

人魂不全之人只要熬过二十岁的关口往后便生生世世拥有健全的灵魂。

雨箐一踏进杭城便察觉到极大的不寻常,而王宫内外更是弥漫着一股污浊之气。雨箐知道,这一次魔族是下了大血本了,为了把阿禾的人魂弑灭干净,无视天道自然,引惑凡间心术不正的方士术人和低等精怪,布下天罗地网,黑暗中虎视眈眈。

雨箐暗自握紧了手中的冰凌剑。

秦之禾面容是前所未有的颓废与哀求:“只有你能救她了。”

穆宜兰已经昏迷了七天了。

嘴唇、四肢指尖发黑,双眼猩红,皮肤发凉——这是中了刚化人形的蜘蛛妖之毒。

人间自然无解,但仙界凭一己之力能解毒的有很多,小鱼仙雨箐甚至不能算在内。

但这是他和神界众生都想守护和拯救的人,她当然会帮忙。

“我会救她的。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秦之禾眼神坚定:“不惜任何代价。”

雨箐看着他的眼睛:“历劫归位以后帮我救碧清河好吗?”

他虽不明就里,但还是答应得不假思索:“好,我会竭尽全力。”

雨箐到底还是大开杀戒了,杭城内外的凡人只知道那一天的天气很不寻常,本来阳光明媚的天空顷刻间乌云蔽日,伸手不见五指,阴风阵阵,似是鬼哭狼嚎。谁也不知道雨箐一手弑灭了满天的魔魇鬼怪和一众入了魔的邪门歪道的术士……

现在就剩下解穆宜兰身上的毒了。

仙凡交界的寻妄山上冰雪终年不化处长有奇花,可解凡人妖毒,以奇花为食,守护寻妄山的栖雪兽每一年也吞噬众多寻药术人道士的性命。

“要不杀了我,要不就拿东西来交换。”威风凛凛的栖雪兽随手在崖边掰断利剑似的冰凌,咔哧咔哧咬得很欢。

对付凡间的妖魔小伎俩雨箐还能撑两下,但眼前是一只活得比她爹都久的灵兽,她并不想被当成填肚子的点心。

“你想要什么东西?”

栖雪兽白了她一眼,愤愤地把冰凌丢地上:“万年来天天跟肉体凡胎打架我很无聊的!你们仙人就这么看不起我啊?不先露几手?”

“不不不!”雨箐怂哒哒地摆手,“我这仙人不抗打的!”

“哦……那好吧。”栖雪兽柱子一样的指甲指指地,“我这儿的规矩,从来不要命。一手交花一手拿东西好吗?”

见雨箐点点头,栖雪兽开心地摇头晃脑,左手拈起耳朵上别的小花插在她的发间,右手忽然以电闪雷鸣之势在她心口挖走了半颗神元:“我看你也剩半条命了,就给你打个半折吧。”

雨箐擦擦唇边的血迹,趔趄地下山,身后风雪夹裹着栖雪兽气急败坏的声音:“都说了下山要先往东拐三弯再往西拐一弯了,凡人傻,走错也就算了……你怎么也……你原身是豚吗……”

穆宜兰很快转醒,雨箐直守到她大婚之日。

那天杭城内外都是寻妄山上一样厚厚的雪,寻妄山终年积雪,杭城却总有雪散春归的一天。

郡主殿早早地点起红灯暖烛。

雨箐站在门外,看着两人落在窗户上对望的剪影,耳边隐隐传来乐师的演奏,是一首人间欢庆时的祝酒歌,听着听着,渐渐变成了仙界战时庆祝凯旋的乐声,明明欢快长扬,此时此刻听起来却像是声嘶力竭的哀曲,如亡魂的告别。

少女手里紧紧攥着晶莹剔透的鳞片,绵绵的雪无声地淹没那支半成的笛子,又漫过了她的脚踝……

九、梦与念·伊人已归

慎刑司殿外的灭魂涯边,雨箐静静地跪着,头顶一道道闪电划破不见日月的墨色苍穹,雷声伴随着慎刑司神官列数罪状的话语沉闷地轰鸣着。

在人间使用法术并不是什么大罪,可罔顾道法,干预人间生死不仅是死罪,还要断仙脊受雷刑,生生世世再不能回仙界。

雨箐一向贪生怕死,她以为自己会哀切地叫几场屈,不料临了她却觉得内心无比平静——是了,秦之禾、穆宜兰,还有碧清河大小生灵全都因为她安然无恙了。

慎刑司神官话音截止,雨箐抬头等待即将到来的一切,却见满天仙神,金光闪耀,参与神魔大战的那一辈神祇一个个站了出来,不约而同地替她挡去雷刑,而后纷纷卸下半身神元,与她剩下的半颗一起祭了天地道法,一时间,天朗气清,天地一片澄明。

是东海太子将雨箐送回去的,一同奉上的还有那枚定海神针。

若问神界资格最老的那些神衹为什么愿意弃去半身神元拯救一个名不经传的小鱼仙,大家都是这么说的:仙者雨箐做了他们都该做却也不能做的事,救了他们想救却也不能救的人。

雨箐不知道醉了多久,一次又一次地做梦,明明不是月圆之夜却总身不由己地闯入浮梦仙境。她的意识和仙雾一样空濛迷离,悠悠荡荡,不管她走到哪里总能闻道一股似有若无令人心酸的桂花香。

后来有一次,仙雾不知不觉散尽,眼前的浮梦仙境是前所未有的清晰明朗。

浮生一梦终将醒,千帆历尽总沧桑。这个仙境的主人,她终于要回来了。

雨箐想,要是阿禾回来了请她喝酒,她是来呢,还是来呢?

雨箐自顾自傻笑,抬头就见到了无荒和秦之禾。

两个人一起站在她的面前,雨箐意识仍有些迷离混沌,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秦之禾说:“你当真再也不回杭城了……”

无荒在说什么,她听不清,或许他什么也没说。雨箐不自觉地伸手,淡青色衣衫的仙人一个一个在她手掌中放了些什么。雨箐定睛一看,一颗避水珠,两片鱼鳞。

她哀从中起:“好呀,都还给我大家就两清了……”

水草丛中醒来时,避水珠和鱼鳞都不见了踪影,手边握着的竟是那支被她丢在杭城雪地里的笛子,透过水面,天空晨霞微红。

身边渐觉扰攘,阿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将她从水草丛里拽起:“找你找得好苦!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赖着不起!”

碧清河河底城郭,阿桑拖着她飞奔,道路两旁张灯结彩,忙碌的每个人都停下来喜滋滋地对她道恭喜。

宿醉初醒,迷迷糊糊,进了河伯邸,阿爹阿娘不见往日的剑拔弩张,有商有量地忙碌着,抬头看见她,朝里屋喜道:“快点!新娘子来了!”

鱼虾蟹蚌雀跃而入,不由分说七手八脚替她穿衣装扮。

雨箐拈开唇上的口脂,终于得了个空:“这都是做什么?”

没人理她,只听她们相互催促:“快点,快点!”

门口有人喊:“到时辰了!”众人齐刷刷地向门口处施礼。

雨箐回头,红纱舒展飘扬处,花香依稀,无荒红衣墨发,浅笑施然。

她听见这个叫无荒的神君在她耳边轻轻说:“小鱼儿,为了我你愿意留下两道疤,却不愿继续回杭城陪我。若我生命真的只有那么几十年,该如何是好……”

十、林中少年·似劫亦结

关于那位年少继位、名垂青史的帝王,坊间有很多传说。

他一生只爱那位远嫁和亲的女将军,为了她终生不娶。

他尤爱通体银色的鲤鱼,最好是长尾的,王宫中只要有水的地方都养着这种鱼,甚至是窗椽、书架、笔架上刻的都是这种鱼儿。

他每一年桂花盛开的季节都要去涉猎,独自一人去,两手空空地回来,直到卧床不起的前几天也不例外。

古木密林一年比一年茂盛,那条河河水逐渐丰沛,可是,他有生之年再也没有见到那个额间点着桂花的小鱼仙。

这一世,他早已忘了为谁而来,可那朵桂花却永远地刻在了他的心间,生生世世不再忘记。

注:篇名、河伯女与秦之禾浅滩相见,还有梦中的婚礼取材自《搜神记·河伯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