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54章 何忍心

作者:看人间
2021-02-03 09:00

第54章 何忍心

窗外人影绰绰,年汀兰早早吩咐了青鱼回去休息,想来便是那人来了。

半开的窗户,让玄渊并没有勇气去推开,一想到今日年汀兰对他的表情,便生了些怯意。

年汀兰早已经收拾妥当,若不是想着要看看书,怕是早已熄了灯。

看着窗外的影子,许久没有动静,年汀兰扔了书,撤了架,径直要将窗户给关上。

玄渊的手猛然伸进来,卡在窗户口,就那样生生被夹住。

年汀兰一惊,听着玄渊“嘶”了一声,这心里却是一片冷,一个在战场厮杀的大男人,还会惧这点疼痛?“二殿下不去为自己铺路,跑来我这窗户跟前,装什么可怜?”

年汀兰与曾素之不一样,曾素之性情温和,玄渊只需稍加用些心思,加上亲事已定,曾素之便会倾心以待。

只是这个年汀兰,性子不稳,前些日子,摸准了她面冷心软,一旦自己装可怜,她便会给些好脸色,偏偏这一次,似乎有些不管用了。

“这窗户门一挤压,着实是有些疼。”玄渊故意委屈,年汀兰却是硬了心肠。

有的时候,人会心软,不过是愿意让自己试着接受而已。如今没了那等想法,自然是不愿意再顺阶而下。

“二殿下,听我一句劝,花多了心思在女人身上,不见得是件好事。”

六月的夜晚,实在算不得冷,但年汀兰的话,瞬间冻结了玄渊的表情。再多的爱慕与喜欢,在这种听来,有些侮辱的话语面前,也变得没了耐心。

“你是什么意思?”花多了心思在女人身上,莫不是,她觉得自己是个好色之徒?

玄渊不是不会生气,他只是想要哄这个女人,想要她给自己一些好脸色,或者说,只是想她心里有自己一点点的位置。

“二殿下,还是那句话,你我之间,协议为重。你护我年家安稳富贵,我年家倾力助你达成心愿,其余的,二殿下就莫要再多费心思了。”

年汀兰言语里的拒绝,显而易见,只差明说,我年汀兰,对你玄渊,毫无情爱心思。

“啪”玄渊一把打在窗户上,惊得年汀兰肩膀一抖。

瞧着他那模样,简直就像是要打人一般。年汀兰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心里都在想着,若是他当动起手来,她该如何?

“我玄渊,对你是一片真心,若不是你,年家就是有滔天权势,那我也大可不必通过联姻之事,来收拢人心。”

玄渊的话说的隐忍,年汀兰却是冷笑,没有看中年家的权势?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呵,二殿下,若是我嫁你,我年家势力,不为你所用,你待如何?”

“你是年家的女儿,为何你年家势力不为我所用?”

二人争锋相对,玄渊反唇相讥。

年汀兰凤眼一抬,眼中冷意毕现。

“那不就是了,二殿下一开始对素之姐姐,也不殷切,只是因为圣旨下来了,觉得曾家有望,所以便去巴结曾家了。这与二殿下,一开始对我的殷切,不是一样的吗?只是因为年家可用,你又与我兄长交好,条件得天独厚,所以你才一直说你真心悦我!”

“年!汀!兰!”

玄渊气的双眼发红,也不知是不是年汀兰的错觉,隐隐觉得他的眼睛有些发亮,似乎是有泪水在聚集。

“你不能这般污蔑我,素之也是父皇定下的亲事,我与她往来,也是正常,就算我对她存有利用之心,我待你的心思,从来都是干净的,你不能这样想我,说我!”

“二殿下,我并未说你与素之姐姐往来有何不正常,就这样说吧,我年汀兰对男女之情无意,与你成亲也不过是完成父母之命。你爱,或不爱,我都不在乎,你大可不必这副模样。”

玄渊身经数战,刀剑纵使伤身,却不及此时,受年汀兰这言语刺激,半分伤害。

“我当你如暖阳,步步靠近你,不曾想,你竟似利剑……”

玄渊声音有些沙哑,幼时的年汀兰,哪里是这副模样?她分明爱笑爱闹,活泼恣意,那个时候的她,分明就像是阳光一样,吸引着在阴暗角落的他,怎么如今真真切切的靠近了,才惊觉,她竟如此冰冷?

年汀兰神情漠然,并不再多说,最狠的话,已经说出口了,彻底为自己斩断了退路,没有留下半分余地。

“汀兰……”玄渊可怜兮兮,喊了一声。

年汀兰险些心软,想要安抚他,脑海里却一直在想着曾素之,一个人只有这么一颗心,哪里会有那种能力,可以兼顾两个人呢?

既然今生与情爱无缘,倒不如彻底断了这些纷争,做些有意之事,不是更好?

“二殿下,请回吧,日后好生待素之姐姐。”

年汀兰这话,是将玄渊推得更远了,逼得玄渊步步后退,由得年汀兰关上了窗。

初初萌生的情意,就这样被斩断,年汀兰心里多少有些不舍。

但相比一段不知道结果的婚事,年家与玄渊之间的合作,是必然进行下去的,她必须要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力挽狂澜。

窗外的人站了半晌,隐隐有吸气声传来,终究是重重一声冷哼,转身离开。

年汀兰终于还是想到法子,将冰块之事给解决了。

容花糕坊,开始慢慢步入正轨,随着天气日渐炎热起来,人也是越发的络绎不绝。

不只是堂食,外带的人,都多了许多。

墨卿桑站在 楼上,看着容花糕坊的人,嘴角不由得露出笑意。

“她,还是有几分做生意的头脑。”墨卿桑不由得赞美。

新荷在整理他的衣物,听着他忽然说这话,脸色微微一变。

“主子若是不帮衬,年小姐这事儿要成,怕是还需得一些时日。这其中,少不了主子的功劳。”

新荷是不喜欢年汀兰的,哪怕她是墨卿桑一直以来的动力,但在新荷的眼里,年汀兰实在算不得一个足以与墨卿桑比肩的女子。

墨卿桑不置可否,他承认,他帮衬了不少,但是那并不妨碍,在他眼中,年汀兰是最为特别的,独一无二。

“你对她有偏见?”

“是主子对她看得太高!”

新荷与墨邪一样,是墨卿桑的左膀右臂,新荷性子算不得好,但是对墨卿桑是忠心不二。

墨邪上来,手里提溜着一个食盒。

“你这是拿的什么东西?”

新荷一眼便瞧出,那是容花糕坊的定制食盒,眼神不悦。

墨邪并未搭理她,径直将东西递给墨卿桑。“年小姐派人送来的,说是新出的糕点,请主子品尝。”

“哦?”墨卿桑脸色的欢喜,根本无法掩饰。

“她弄了新糕点出来?”

“说是独独一个桂花冰糕,实在单调,便多请了几个师傅,做出了些时新的糕点。对了,年小姐还说了,店里的冰糕还出了红豆与玫瑰这两种口味,主子若是有兴趣,可以亲往。”

墨卿桑嚼着那糕点,竟是觉得美味异常,听了墨邪后边的话,不由得给了他一个白眼。

“她说的话,如何不早些说?今日她在糕坊里头?”

墨邪挠了挠后脑勺,摇了摇头,“不在,咱们的人说,她今日似乎换了男装,但是并未去糕坊。”

“什么?”“咳咳……”墨卿桑一急,糕点的碎屑呛到了气道里头,一阵猛咳。

新荷连忙倒了水,递上去。

“你说她今日换了男装?”

墨邪点点头。

墨卿桑连忙放下东西,“快,快,我要出门一趟”

“主子!”新荷还来不及给墨卿桑递上手帕擦拭嘴角,墨卿桑人已经不见了影子。

只能拉着墨邪,一脸不快,“你跟着主子的时候,可不能让他做过分的事儿。”

墨邪一脸奇怪的看着她,“什么叫过分的事儿?”

“就像那个年汀兰,与咱们的大事,根本就没有关系,他太上心了!”

墨邪一把打开新荷的手,“你没瞧见主子听到关于年小姐的事儿的时候,有多开心么?喜怒哀乐,就像是个真正的人一样。”

新荷被墨邪这话说的一愣,但是她守了这么多年的人了,突然为了别人这般,这心里头终究是不舒服。

“我不管,总之你不能让他太过沉迷那个年汀兰!要时时提醒他,肩上的重任。”

“我不!我就喜欢主子和年小姐在一起,不会像他平时在这个楼里一样,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生气!”

“墨邪,你到底是不是我弟弟?”

“是你弟弟,但那也是救了我们命的主子,那个年小姐救过主子的命,相当于咱们命也是她救的,你就是不能这样偏见。”

“你!你!”

新荷你了半天,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墨邪看着新荷,想了想,终究还是说出口,“姐,我知道你对主子的心思,但是主子,对你真的没有半分那方面的意思,你要看清现实。”

“凭什么?我是哪一点比不上她年汀兰?论样貌,论对主子的真心……”

“姐!”墨邪一下打断新荷,“就论在主子心里,根本没有你。”

墨邪一语中的,没有给新荷留下半分遐想的余地,就连墨邪都看得出来,墨卿桑对她新荷,没有半分男女之情。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