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55章 逛青楼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2-03 09:01

第55章 逛青楼

烟花柳巷?

这个地方,在年汀兰的心里,实在是一处神秘之所。

早早地就拖了青鱼出门,一直在街上晃荡到日落西山。

青鱼一脸视死如归的神情,“小姐,咱们就算是这副打扮,也还是一眼就看得出来是女子,咱们还是莫要去惹事了。”

年汀兰看着不远处,眼里是跃跃欲试,“总得去试试才是,进不去咱们再说。”

“小姐,若是被人发现,咱们是年府的,这不是白白惹了是非?”青鱼再三劝诫,“那地方,总归不是什么好地方,小姐,咱们别污了名声。”

年汀兰听不进去青鱼的劝说,那个地方,能去的,有条件去的,大多是家里有些钱权的人。

在那里,鱼龙混杂,不知道可以听到多少东西,年汀兰在心里有一番自己的打算。

如今糕坊已经步入正轨,若枫又颇为上心,后厨与掌事,如今都是她在做。

年汀兰需要做的,便是拿着赚来的银钱,再去开始新的生意。

这个青楼,便是她尤为感兴趣的。

“想要逛青楼啊?”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实在是吓得年汀兰不轻。

惊魂未定,拍了拍胸脯。

“墨先生,你实在是神出鬼没,下次可不兴这般突然,我受不得吓。”

年汀兰不由得埋怨,墨卿桑轻笑出声。

“是不是想去青楼?”

“谁,谁想去了?墨先生可莫要胡说!”

年汀兰矢口否认,这去了被发现是一回事,没去被点破又是一回事。可不能自己,失了颜面。

墨卿桑瞧着她倔强否认,不由得打开折扇,扇了扇风。

“唉,那可真是可惜了,我有一家‘醉生楼’,在那些楼观里头,生意最是红火,还说带某人前去看了看呢,既然某人不愿去,那,墨某便不勉强了。”

墨卿桑边说边观察年汀兰的脸色,瞧着她变了又变,这心里头,别提多得意。

年汀兰是当真懊恼,如何就未曾与他说实话?

这会子,又该如何圆回来?“呃,墨先生,也会去那种地方?”

年汀兰颇有些好奇,墨卿桑眉眼一挑,“我是男子,自然是要去的,更何况,我还是老板,偶尔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墨先生说,您的醉生楼,是生意最好的?”

“嗯哼!”

墨卿桑微微抬了下巴,那神情,引得一旁的墨邪都快憋不住笑意,微微扯了扯嘴角。

自家主子,名下产业何其多,偏偏在年小姐面前,为着一份最为红火的青楼,这般傲娇,实在是难得啊难得!

“墨先生经商有方,不如,带着汀兰,前去见识见识?”

“咦?年小姐方才不是说了,不想去的么?”

墨卿桑就是有心逗弄,难得的机会,如何能不抓住?

年汀兰扯了扯嘴角,“墨先生,有门道,汀兰自然是不能错过的,还请墨先生,不吝赐教!”

年汀兰终究是不愿意放弃,青鱼不由得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姐,哪里有姑娘家求人带去楼里的?”

墨卿桑瞧了瞧主仆二人,一把收了折扇。

“好!今日我正巧要去楼里看看,年小姐,就一起了吧。”

听见墨卿桑答应,年汀兰欣喜若狂。“多谢墨先生!”

醉生楼,京都第一名楼,楼里的姑娘,上至半老徐娘,下至青嫩处子,应有尽有,无不齐全。

墨卿桑的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年汀兰,她在他眼里,占据了所有的位置。

墨卿桑并没有将年汀兰他们带到主街上去,相反的,他们绕了一小节路,进入了小巷子,墨邪敲响了一处深棕色的小门。

年汀兰看了看墨卿桑,“醉生楼的后门,你可以进去看,但是不可声张,这里头,熟人颇多,莫要毁了自身清誉。”

墨卿桑话音刚落,醉生楼的门便开了,来人瞧着墨卿桑,连忙行礼。

青鱼也因为墨卿桑这话,到是对他多了些好感,毕竟是当真在为自家小姐着想,这样的人,也不该冷待了。

“多谢墨先生!”青鱼这声谢,无疑是发自内心的,年汀兰决定的事,鲜少有人改变得了她的想法,索性墨卿桑有法子,顺着毛发捋,既满足了年汀兰想要一逛青楼的心思,也不至于闯下过多祸事。

墨卿桑一笑,这年汀兰,自己性子怪便是了,偏偏身边的人,都是个倔强性子。

醉生楼的老鸨,画着又浓又艳的妆,白嫩的脸盘子看起来颇为富态,身材也很是丰满,穿着紫红的衣衫,露出雪白的胸脯,偏偏腰肢被束的很细,一层薄薄的纱裙,根本遮不住臀部,也不知是穿了一条什么样的裤子,紧紧包裹着臀部,显得又翘又挺。

就是年汀兰这个女儿家,看了也是忍不住,一股热气上脑,着实是……血脉喷张!

“哟,主子这是,给我送了两个雏儿来?”

老鸨扭着腰肢进来,瞧见女扮男装的年汀兰与青鱼,毕竟是每天形形色色见惯了人的,这男人女人,她还是分得清的。

墨卿桑眉头微皱,墨邪连忙开口,“秦妈妈,莫要随意胡说,这是主子带来的。”

秦妈妈一听,这墨邪都这般说了,想来也不是个简单的,不由得对着年汀兰看了又看。扯了扯胸前那片薄布,妩媚的眼神一挑,“小丫头片子,单薄得很。闲着无事,来我这青楼做什么?”

年汀兰被这秦妈妈胸前的两团硕大,震惊了,活像是两只兔子,要蹦出来。

“妈妈,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年汀兰瞧着眼前这一出,不由得伸出手去戳了戳,弹滑软嫩,手感极佳。

“哎哟,我当流氓尽数是男的,没曾想,竟还有女的!”秦妈妈被年汀兰摸了胸,连忙用手捂住,一副被人吃了豆腐的模样。

墨卿桑憋着笑,将年汀兰拉到一旁,“如何也是大家闺秀,怎么到这来,便像是个孩子,此等行径委实轻薄了些,快些,给秦阳道个歉。”

言语里都是难以掩盖的笑意,字里行间的宠溺,就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

秦妈妈到是一下子便听出来了,瞧了墨邪一眼,墨邪肯定的点了点头,秦妈妈也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丫头的身份。

“行了行了,不过就是被个小丫头片子摸了下,不碍事。”

秦妈妈打圆场,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年汀兰怕是拉不下脸来道歉的。

年汀兰瞧着秦妈妈那模样,私心里是觉得,这青楼妓馆里头的女子,该是大多幽怨,亦或者这老鸨应该是个粗鄙不堪的,如今当真瞧着了,却觉得这个秦妈妈,自带一种亲和感,又颇为善解人意。

大大方方地,年汀兰冲着秦妈妈施了礼,“方才委实失礼,还望秦妈妈莫怪。”

“哎哟哟,这如何使得?使不得,使不得的!”年汀兰当真赔礼道歉,秦妈妈瞬间便慌乱,匆匆去扶,年汀兰不由自主的又盯着她的胸前。

墨卿桑瞧着她那神情,不由得无奈的笑了笑,伸手将她的眼睛捂住,“你再这样,都快要让人误以为你好同性之风了,乖,这样委实不礼貌。”

年汀兰自知失礼,调转了头,一团团红晕,直接染红了耳根子。

要说秦阳,是个什么样的青楼老鸨呢?

身姿丰满有度便罢了,偏偏一脸的浓妆色彩,又让人移不开眼。

那双又黑又圆的大眼睛,就如同小鹿,一睁一闭之间,便能跳进他人的心房。一张丰薄合宜的小嘴,直直地吸引着他人的视线。

醉生秦阳,一直是坊间众人的津津乐道。

人说狐媚,大多比不得秦阳半分。

“主子带来的这小娘子,到是有趣得紧,小娘子若是对我这身子有兴致,得了空自来寻我啊!”秦阳没有放过年汀兰,这话说的,实在是引人遐想。

“不不不,秦妈妈,我只是觉得你这身姿丰腴有度,委实令人羡艳,我对你这身子,并没有兴致,我,我还是不好同性的!”

年汀兰背对着秦阳,连忙否认秦阳的话,只是话一出口,便引得众人一阵轻笑。

“呵呵呵……”

秦阳瞧年汀兰那模样,十足十的像极头一回,来醉生楼的小生。

不由得起了调戏的心思,伸出画着凤仙花指甲的右手,一把扯下裙边雪白的手帕,伸手一撩,手帕上似有若无的牡丹花香,便充盈了年汀兰的鼻腔。

“小娘子也莫羞,咱们这啊,不止有伺候男人的,也有伺候女人的。”

秦阳轻轻挨着年汀兰说话,吐气如兰,胸前的柔软,碰在年汀兰手臂上。

就如同是捧着了火炉子,年汀兰连忙蹦跶开。

“别别别,秦妈妈,你,你离我远些,男女,不,女女授受不亲!”

为了远离秦妈妈,年汀兰几乎是下意识的便躲到了青鱼身后。

“青鱼,快些挡着她,莫要让她靠近我!”

听了年汀兰这话,青鱼手臂一横,直接将秦妈妈挡住。

“哎哟,这还是个烈性小娘子!”

秦妈妈柳眉一挑,纤腰一伸,胸前更是挺的厉害。

青鱼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得一声嘀咕,“粗鄙艳淫!”

浅浅四个字,弄得秦阳立马就没了逗弄年汀兰的心思,眉目一横,冷哼一声,“哼,终归是个丫头,这眼界,与主子还是不一样的。”

两人之间,明显充满了火药味。

“你若再敢调戏我家小姐,就休要怪我手下无情。”

“哎哟,我好怕怕啊!”

秦阳拍了拍胸口,红色的指甲在白色的胸前,显得极为晃眼。

年汀兰刚刚转身,想要阻止二人的对话,瞧着这一幕,不由得,鼻尖一热,两股鲜红的血迹顺着流下。

“青鱼,青鱼,快些给我帕子!”

年汀兰彻底没了大家闺秀的模样,一个女人,为着一个青楼老鸨,鼻血狂流,这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众人一时间慌了神,递帕子的递帕子,拿水的拿水,纷纷往年汀兰跟前凑。

墨卿桑瞧着眼前这一番景象,一时间,哭笑不得。

拉开秦阳,“你还是快些出去,莫要再刺激她了!”

秦阳一脸无辜,瞧了瞧仰着头的年汀兰,这有男子看着她鼻血横流也是见惯不惯,头一回见着女子,秦阳也是忍不住笑。“主子,你这姑娘,怕是好女色啊!”

秦阳拍了拍墨卿桑的肩膀,眼见墨卿桑脸色一黑,“行了,还说与你交待交待近来的一些事儿,咱们,还是另寻时机吧。”

秦阳说完,挺直了腰板,嘴角带着不由自主的笑,自行离开了。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