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那个女子是我的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2-03 20:01

第73章 那个女子是我的

之前说过,贺家之所以来此,是云汐从前喜欢这里清幽景致。兆京其他家族,都很少驾临这山路蜿蜒的小小古刹。

她是在说他撒谎,且那般确信。

宋轩不由蹙了蹙眉,却又似不好开口般,低声道:“我外祖母,是个妾室,我只能替她在这里点起一盏长明灯……”

妾室是不能登家族祠堂,也无法在名山大寺保留灵位的,所以他作为外孙为尽孝道,在清风寺为之供养一盏长明灯,也合情合理。

前尘贺南风根本不曾质疑过,但今时的她早已不信这些说辞,遂淡淡摇头,叹了口气,道:“我母亲今日冥诞,你外祖母便到忌日,你不觉得巧合了些么?”

宋轩一怔,听懂她的意思,是指自己现身此处,月夜吹笛,都是对她另有目的。

“你,”他愕然凝眉,分不清自己是不解还是愤怒,不由提高声音道,“你为何总要以恶念来揣度于我?”

贺南风丝毫不惧,淡淡笑道:“你这个人,不值得以恶念来揣度吗?”

若是旁人,还真可能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但宋轩这种,在他自命不凡恶毒母亲下调教长大,素以绝情绝义为荣,以为天下所有深情之人都是懦弱无能,生为国公庶子,不但要谋求世子之位,甚至要剔除国公直接取而代之,为此不惜谋算兄长、父亲,不惜利用贺南风的情意,这种人,有什么恶意不该揣测?

宋轩愣住,面对少女清澈又深邃的眼眸,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她知道他和他母亲早就有谋算,甚至连王氏布在宋涟身边的眼线都清楚,她当然知晓,他周身萦绕不散的恶意。

月华安宁,宋轩在贺南风戏谑又带着挑衅的目光下,沉默良久,方向她道:“我就算对旁人都是恶意,但我对你没有。哪怕你从一开始,就那样厌弃我,防备我,但我并不想从你身上谋求什么,更没有想要害你。”

贺南风一声轻笑,自然不信:“既对我无所求,那我怎么想,你为何又要在意?”

宋轩再次一怔,愣愣看着她,似明明有话要说,又不知怎么开口。

“你,”他迟疑片刻,顿了顿道,“我,我也不知道。”

贺南风便不再多余理会对方,淡淡一笑,转身就走。方走出几步,却又被宋轩拉住臂膀,极不耐烦地回过头来时,就见少年居然微微红了脸,向自己迟疑着道:

“我想,我或许喜欢你。”

贺南风不由一愣:“喜欢我?”

“对,”宋轩抬头,似一面开口,一面思索,“我对你的包容、耐心,从来没有对其他人过,我想我喜欢你,否则,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他说的那样认真,贺南风却忽而哑然失笑:“喜欢我?你会真心对一个人吗?你有那个能力吗?”

她笑得狂妄而又不带半分遮掩,让少年微红的脸色逐渐因为诧异或者愠怒,而渐渐苍白。他凝眉看着她,缓缓道:“你什么意思。”

贺南风猛一下将他抓在臂上的手甩开,轻哼一声道:“你,宋轩,大名鼎鼎的玉檀公子,你会真心喜欢一个人吗?你不是会将一切都以母子大计为先么?你对那些喜欢你的女子,有半分真情实意吗?就算她钟情于你,她为你付出一切,你就会心软吗,会真心回报吗?你是这样的人吗,你有这样的能力吗?”

她说着,语气逐渐提高,其中情绪,分不清是取笑还是讽刺,甚至带着淡淡悲伤,或者懊恼不值,未及呆立原地的宋轩回应,就自己又一声冷笑,继续道:

“你不会的,宋轩。你从小就听从你母亲教导,一个人,无论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感情,都代表着软弱和卑下。你厌恶软弱,厌恶真情,你轻视别人的软弱,你认为所有情爱都是伪装,你瞧不上。你跟你的母亲一样,冷漠而又自负,你觉得我虚伪,而我觉得你无耻。”

她的话一字一句,声声扎进他的心底,叫宋轩愕然不已。她怎知他母亲如此教导,她怎知他认为所有感情都是软弱和虚伪,她怎知他轻视那些沉溺情感之中的人?

他是如此的,所以觉得这世上之人,不是懦弱,就是虚伪,只有像母亲教导一般,用冷漠和绝情,才能保护自己,才能更好立足。所以一开始听闻侯府嫡女温柔善良时,觉得她不过懦弱,后来见到对方另一面,他又不禁骂她虚伪。

原来他在她心底,一直都是冷漠、自负,而又无耻的。难怪她那样厌弃、疏离,又防备于他。可是,她到底如何总结出了这一切,因为什么,宋轩实在想不通,沉寂半晌后,才抬眸道:

“你说,我没有真心喜欢一个的能力。”

贺南风面色清冷,淡淡道:“没错。”

“你说,就算一个女子钟情于我,为我付出一切,我也不会真心回报?”

虽则极力平复,贺南风听到此句时,情绪明显更起伏了些:“没错。”

“你说的那个女子,可是柳清灵?”

他居然以为,她是因为柳清灵一番献媚求而不得,才为她抱不平来。他竟以为她说的女子是柳清灵,是那个前尘盘踞在她身边,与他合谋害了贺家的柳清灵!

贺南风倏然大怒,一下忘记此刻不是前尘,而此时的宋轩也并不知晓她和柳清灵早已决裂。她逼迫一般直视着他,扬声出口道:

“柳清灵关我何事!”

“那不是她是谁?”

“我说的是我——”

话音一落,两人都赫然愣住。

任由月华普照,海棠飘洒。

沉寂了不知多久,宋轩才先开口道:“是,你?”

贺南风樱唇微启,知晓自己一怒之下说错了话。登时犹豫半晌,不知如何回答。

“你说,是你?”宋轩垂头凝视着她的眼睛,似乎任何逃避都躲不开去,他进一步向她靠近,缓缓道,“你是说,你喜欢我,钟情于我?”

贺南风蹙眉,猛然退后一步,侧头避开对方目光,否认道:“你胡说,我怎会喜欢你这种人。”

“南风,”宋轩忽而一笑,依旧向她走近,“你喜欢我,钟情于我,但你怕你为我付出一切,却得不到真心的回报,对么?”

如此之前一切,都是深爱却求而不得的烦忧了。他,他居然这般解释自己方才的话,贺南风懊恼不已,刚要开口反驳,却被对方忽然擒住双肩,向上微微提起。不由急促了呼吸,嘴里道:

“你不要自作多情,我才没有半分喜欢你——”

“南风,”宋轩却丝毫不予理会,看着她因为紧张而不住起伏的胸口,比之前不同,早有少女娇娆身段,使得他的呼吸,也不禁急促了几分。

“南风,”他向她温柔一笑,“你知道么,从你一次次出现在我身边时起,我就不禁想,我那个迷离又模糊的梦,是否便注定了,你会是我很重要的人。”

他提到梦,叫贺南风闻言思索,暂时忘记了挣扎开去。

“我感觉到那是个很美丽,很温柔的梦,就跟你一样。”宋轩的脸,逐渐向她靠近,那白玉雕刻的般的五官逐渐放大,沉浸于话语中的贺南风却丝毫未曾察觉,他靠近她的耳边,继续道,“但我每次醒来,却又都有泪水。我不明白,可我知道我想要见到你,想要留你在我的身边,就跟此刻,一模一样。”

贺南风蹙眉,愣在原处。

“南风,你说得没错,我今夜前来,也确实有几分,想要见你。”

这是说,他外租母忌日的话是真,但他也的确知晓贺家兄妹在清风寺里,期盼能私下见她一面。他看着她,她姣美又温柔的五官映在海棠花影下,越发美丽无暇,不由就想靠得更近一些。

提及今夜之事,贺南风这才猛然回神,刚要挣扎,却忽而发现对方力道收紧,一手从她的肩头滑到背后,一手提起捧住了她的头往前一压,刹那之间,两人唇齿便交在一处。

贺南风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只清楚感觉到,对方强势而入的温润又带着淡淡冰凉的唇舌,和气息。少年紧闭着眼,吻得那样有力而又专注,仿佛要将她口中所有芬芳,都吸吮殆尽,将她周身一切都抽空,与他合二为一般。

这样的亲吻,前尘时贺南风也曾经历过。他几次亲吻她时,都让她感觉自己能够对他脱身一切,安心又情愿地任君采撷。那时她每次无论在做什么,在想什么,或者每到半分质疑、犹豫,他一旦深情凝望着她,这样强势地吻来,便叫她刹那觉得一切都是恍然,只有眼前这个男子,是她的所有。她如此温软下来,伸手环着他的腰身,任由他亲吻、抚摸。

后来在王府时,她以为凌释跟宋轩全然不同,因为他每次吻她时,都那样温柔,那样小心,一起一伏,轻轻噙啄。直到那夜成为真正夫妻时,凌释那句“别动”,那按住她身子的有力动作,才叫贺南风不由暗想,原来男子在这件事上,动情之时,都是一般不容二话的……

脑中闪过凌释,在这突如其来的亲吻中不禁迷失的贺南风,赫然回神,随即便猛地将少宋轩往后推去,一边摇摆挣扎,一边呵斥:

“你放开我——”

但宋轩果是前尘今时,都与凌释不同,从不会因为她的拒绝,就收止动作。见她摆开嘴唇,便抓得更紧了些,同时顺势亲吻她的脸颊、脖颈,含住她娇小可爱的耳垂吮吸这,叫贺南风不由倒抽一口凉气,仿佛整个身子都已被他掌控一般。

“宋轩,你松手!”

贺南风再次挣扎,然而无果,毕竟男女气力相差太大,加之夜深人静,山寺清净之地,她也不好高声呼喊,只得一面拒绝,一面奋力脱身。

宋轩哪里肯听,原本放在背后的手索性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身,将贺南风进一步向自己贴近,感觉她胸口抵在自己身上,小腹不禁便涌起一股暖流。

贺南风并非未经世事的闺阁少女,否则在书院时也不会因为自己动情,把凌释吓了一跳,很快察觉对方身体的变化,一时间更加又气又急又怒,挣扎不脱,随即,将好容易抽出的右手愤而抬起,便是一个极其响亮的耳光。

“宋轩,你疯了么!”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