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何少年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几何少年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隔山
2021-02-04 08:00

我躲在门口偷偷地看,门上的玻璃窗干净如水,未曾留下我的任何倒影。
这个房间真安静啊,宽大的窗户带来更多的自然光,虽然外面在下小雨,但是整个屋子依然很敞亮。地板和墙面都是饱和度很低的蓝色,让人觉得心静。
我打破所有被束缚的常规、准则和定律,要你记住我。


“白风,你怎么了?”
“刚开始不是胆子挺大嘛,不会吓傻了吧你?”
“没……没事。”我本能地回答,甚至不知道是谁在说话,只能费力睁开眼睛。
我在哪里?我在哪里?我只知道我在不停地走。
周围是灰白色的广阔的路,不,比路还要宽得多……准确来说,是笔直的如同几何体般规则的道,周围没有任何建筑,任何植物。
无边无际的几何直道充斥眼前,冲击大脑。
我终于清醒了些。
旁边的两个女孩很自然地搀扶着我,同我不知道说些什么话。仿佛与我相识很久一般。
我潜意识突然像海潮般涌入。它告诉我,我愿意来到这里,旁边的两个女孩儿就是我的朋友,不必抗拒。
我被迫接受这仿佛异度空间的灰白环境。
看着并行的两个女孩儿,我的意识对她们似乎熟悉起来。她们的确是我的朋友,但也只有这样刻板的认知。
我还是不知道她们的名字。
“我们……要去哪里?”
“唉,谁知道呢,来到这个鬼地方。”她们应该和我一同前来,但我脑海里却没有事前的任何经历。
她们应该认为我是知道的,以为我只是太过恐慌,所以神情惶惶。
“小风你别担心啦,搭车回去就行。”
她们有点害怕,但这种害怕与我的完全不一样。就好像只是放假出去玩,有点担心晚上搭不上末班公共汽车而已。
“搭车?什么车?”
“就是那种。”左手边的女孩一指,我看去,宽阔无垠的几百米远处,飞驰而过一辆灰黑色的公交车。
但又完全不像公交,还是灰黑色的。更像是我平时看科幻片里那种十分高级的几何体金属飞行器。
又是极其规整的几何体?
它速度极其快,远远竟然都带过一阵风。但没有带起灰尘。这地上没有一丝灰。
“它怎么不停?”我后知后觉,慢吞吞发声。
“小风,你糊涂啦?这班车又不是我们回家的那辆。”一个女孩凑到我面前,表情哭笑不得。
回家?我记起来了……我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家在学校附近。
可……这里和那里的家真的是同一概念么?这里的一切,清晰在眼前,却不真切。
完全不现实。
“那我们要乘的车,多久来?”
“看运气吧。”两个女孩耷拉着脑袋,百无聊赖的蹲在地上。
我却一刻不敢放松。
灰白色的天逐渐暗了,我心里强压下去的惊慌又升了起来。
突然,蹲着瞎聊天的二人警惕地站起来,我心里也跟着没由来地一咯噔。
“车来了。”
“雨也来了。”
听到第一句时,我心里有些期待,至少不用待在这个地方了。
不过,雨来了是什么意思?
天倏地阴沉了几分,周围悬起了光,应该是路灯,但没有杆,只是固定漂浮在半空中的规则球体。
散发的光芒没有让我多一分安全感,反倒更觉诡异。
一个女孩说话都哆嗦起来:“我们没带伞……”
我害怕的同时更加疑惑:没带伞?淋雨有这么可怕,比起上车回家而言应该不算什么吧?
另一个抿了抿嘴唇,小声说话:“就算会淋些雨,但在它赶到前,咱应该已经上车了。”
听到“它”这个称呼,我脑袋有点晕眩。按这个仿佛会丧命般的语气,我可以推测——
“它”大概是害人性命的某种奇怪生物。
我打了个寒战。
某种悠长的声音从不远处直击耳膜,是汽笛声!而大雨已经如瓢泼般砸下来。
她们拼了命的朝那辆黑色的车奔去,还叫我一定要跟上。
我使尽全力跟着跑去。
可脚却如灌铅般提不动,是那种,猛击骨头的无力感。
两个女孩终于上了车,想往后伸手拉我上来,却发现我挣扎着停在原地。距离太远。
“嘭!”车门机械地关上。
雨水冲模糊了我的视线,只能依稀看见她们用手拍着车窗玻璃。满面焦急。
看口型,应该是在唤我的名字。
黑色几何体扬长而去,速度快得惊人。绝望和恐惧混杂雨水扑面而来。我开始哆嗦。
背后传来若有若无的诡异而狰狞的笑声。
我知道,“它”来了。
那种狞笑像是某种生锈金属摩擦的声音。我头皮发麻,求生的本能让我拼命抬动僵硬的双腿。
终于能动了!此时脑袋已经由于惊吓而麻木,我只能发疯似地往前跑。
“它”紧追不舍,愈发张狂的尖笑更让我不敢回头。
怎么办,怎么办,快没力气了……
我转了个急弯,绝望停下,跪在地上喘气,几近猝死的感觉。跑不动了,完了,真的要被那个可怕的家伙杀掉了么……
身体在剧烈颤动,我突然有种天要亡我的悲哀。
等等!我俯身摸了摸地,是干的!雨声也似乎没那么大了。
怪物的笑声也完全听不见了。
周围仍是黑暗,我不知道我究竟在哪里。应该是侥幸跑进了一块有遮挡的地方。
不过我完全不敢放松。
移动了一下身子,身旁突然传来尖锐的声音。我又吓了一跳,不过地上有什么东西发出了光来。
小心翼翼凑近一看。
天!是手机!应该是刚才从裤子后口袋掉下来的。
颤颤巍巍摸到手机,按了按,指纹锁开了。
的确是我自己的手机。
主页面里有一个灰白色图标,软件名字很奇怪,是一串英文字母,QWER。
记忆里,我从来没有下过这样一个软件。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鬼使神差地点进去。
是疑似地图一样的界面,我看到了我自己的定位,旁边全是几何般玄妙的符号。
右下角,有一个按键,写着:紧急求救。
怪兽的叫声模模糊糊又传来了,忽远忽近。
它在找我。
我极力憋住沉重的呼吸声,心跳到嗓子眼。
我编辑信息:救救我!!然后一遍又一遍发送出去,我不知道发给谁了,谁会接受这个信息。
在编辑第七遍时,我收到了来音。
屏幕上跳出来:“定位发我。”
我几乎是欣喜若狂,连忙把定位发送出去。
又跳出几条信息——
“镇静。”
“我马上来。”
我反复浏览这几个字眼,心跳仍旧飞快,不敢松懈。
这个好心的陌生人,他要来救我命。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是短短几分钟,我依稀看见几十米处有一团手机屏幕发出的微弱的光。
有鞋子踏在水里,清脆的回音。我看到微弱灯光里,黑色领子被风扬起。
我几乎喜极而泣,颤巍巍站起身,看他向我走来。
我已经全身湿透,头发也贴着脸和脖子,神态狼狈。但我全然顾不上那些,我只知道,我获救了。
走近了,咔嚓一声,他熄了手机的光。模样看不真切,但我模模糊糊瞥见了。
清冷的年轻脸庞,暗如黑夜但没有一丝混沌的眼睛。
我讶异于他的年轻,比我大不了多少,或者和我一般大。
他半蹲下来,将外套围住我,我能感受到他指尖,凉凉的。
“没事了。”
我感受到身体热乎起来,更热的是眼睛,眼泪瞬时吧嗒吧嗒掉下。
没事了,终于没事了。
眼前陌生人的那句话终于让我神经松懈下来,劫后余生的无力感铺天盖地席卷来。我腿脚一软,头开始昏沉。
模模糊糊之间,那人小心翼翼抱起我。
而后便是他很稳很稳,让人安心的脚步声。
期间我隐约又听见那只怪兽的狞叫,本能地抬了抬眼——
是一只由各种奇形怪状的几何体组成的庞大的怪物。
它似乎对抱着我的那个高大少年十分畏惧,不甘心地呜咽一声后便飞快离去。



醒来时,头已经不疼了。周围是冷色调的灰白色的墙,没有多余装饰。床单上是清淡的好闻的味道。
“喝水。”
面前的黑衣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在我身边,递给我一杯水。
我有点不敢与他对视,毕竟我仍不知道他到底是谁,有种疏离感。
不过我内心十分感激,双手接过杯子,很郑重地说: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真的特别感谢。”
我有点渴,接着咕噜咕噜喝了一整杯水。
他定定地看着我把水喝完,我有点不自然,只能小心地把玻璃杯放在他递来的手中。
他递来的手没有接杯子,反而轻轻搭上我的左肩,凑近我。
“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难得平复下来的心又被吓了一跳。他干净的瞳孔此时却让我看不透彻。
我想开口说些什么,他继续道:
“也对。”仿佛自言自语,眼睛仍然看着我,深深的。
我察觉到我的脸热了起来,什么情况啊这!
终于是不自然地咳了咳,我缩了缩身子:“谢谢你救了我,请问你是?”
他终于直起身子,淡淡笑了笑。
这笑让我不合时宜地心剧烈跳了跳,不自然避开他的目光。
天呐这……这救命恩人长得真是……
真是不真实。我咽了咽口水。
——
我立在窗前。这是我来这里的第五天了。
我只是粗略估计,毕竟这里没有太阳,有的只是按时亮起的漂浮的几何灯光。
窗外灰蒙蒙的,天和地一个颜色,无边无际。
不知道是入夜还是黎明。
这一切遭遇,都让我想不明白,内心疑惑不已。
黑衣少年与我待在这个房间里——我不知道能不能称为房间,更准确来说是一个有边界的安全的空间。
我曾经想问我心里无数个问题,但似乎有什么东西拉住我,让我说不出。
我似乎只能问一些简单的理论问题,比如:
“那个……你知道那个怪兽为什么要吃我?”
“它贪恋雨水的味道,雨天会出来,你淋了雨,对它有吸引力。”
什么可怕的设定?
“你知道除了我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吗?”我想知道那两个是我“朋友”的女孩子。
问不了,那股拉力又来了。
“那个,你知道吗,据我所知,其实,我和你不是同一个世界的。”
咦,这话可以说。这么机密的话竟然可以被说出来!我顿时来劲了。
我看着他,预测他会十分难以置信,并和我当初一样感到恐慌。
谁知他只是看着我,用很耐心的语气说道:
“错了。我和你有重合的世界,这样说才对。”
什么重合?什么意思?
我又开始有点慌了,试探着问:“你……你到底是谁?”
问不了。我就知道。
他看着我一脸憋屈,想问又问不了的表情,竟笑出声来。
“你可以说说你那里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有点安抚的意思。
“真的?那就多了!”
我失望的情绪淡了许多,暗无天日的无聊日子必须靠聊天打发!
于是我开始我的吧啦吧啦式聊天,从吐槽学校食堂饭菜到赞美学校门口的奶茶,从我逛街遇到什么绝色美女到吐槽数学课的超级无聊……
我希望从他眼睛里看到对我世界的好奇,好让我有点平衡感,可是他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
那双暗暗的眼睛带着笑意地看着我,淡淡的,很耐心地听我说话。
一直看得我几乎后面都要结巴了。
“咳咳,觉不觉得很有趣?哪怕一点点?”
他把目光挪开,修长的手拿过一杯水递给我,再拿了一杯自己抿了一口。
“……”我略微有点尴尬地接过。
“挺有趣的。”他说。
次日夜里。我看到天空悬挂了一轮几何图形拼凑般奇怪的月亮。很高很远。
手腕被后面的人轻轻拉住,他说:“跟着我。”
“怎么了?”我被牵着走进一片黑暗里,看不清楚周围,不知道要被带到哪去。
我一直怕黑,因此本能地抓住他的衣袖,死死的。
他没说话,只是转过头来,低低地笑了一下。
我有点尴尬,但不敢松手。这未知的一切更让我胆怯。
“害怕?”
我嗯了一声。
“别怕,你马上回家了。”
“真……真的?”我心里一喜,觉得幸福来得突然。他的话像初见时一般,我顿时心安。
我听到他黑色的外套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应该是上了车,周围更黑了一度。我摸索着坐下,他坐在身旁的位置。
“你来送我?”
“嗯。”
我有点小小感动,心跳有种加速的趋势,只好转头去看车窗外。
“可以开窗吗?”
“可以,我给你开。”他熟稔地开窗。
夜风灌了进来,我舒服地眯了眯眼,靠着椅子十分惬意。
望着窗外乌黑黑但流动的夜色。
“那个,谢谢你这几天的帮忙。”我本来想惯性地说一句有空请你吃饭啊,但想想,我们根本碰不到了嘛。
不过,心里是真的挺感激的。
这一场充满惊险而诡异的经历,毕竟是他来了,才算有惊无险。
他没有说话。静静坐在我旁边,静地只听见他的呼吸声。
莫非是睡着了?
周围太暗了,我也没有转头,只是看着窗外,吹着清爽的风。
“白风。”
我一惊,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回事?!
我想开口说话。
但靠窗的肩膀突然被一只瘦削的手掌握住,力度很大但掌握着分寸。
他转过我的肩,我猝不及防与他四目相对。
我知道他在定定地看着我。
好近……我心脏狂跳起来,惊地忘了说话。
“白风,你要记住我。”
我终于结结巴巴地僵硬地回答:“当……当然会记住你的啊……”
“我是说,深深记住我。”
霎时,嘴唇上凉凉的,我心跳骤停了一拍。
脑袋麻麻的,无法思考。
少年软软的嘴唇极轻极轻。
我全身上下的血液往脑袋里冲,我只能感受到窗外同样清凉的大风。
——
待再睁开眼,我下意识地关掉了枕头边的闹钟。
坐起身,睡眼朦胧,我摸到一旁宽大的校服套上。
“白风,动作搞快点。”老妈在门外面提醒。
一面迟钝迷糊地应着,脑袋里却敏锐捕捉到了——白风。
我的名字,那个人也叫过我的名字,他怎么知道…他是谁?
我的脑袋清晰地闪过片段,恐惧,惊慌,惊喜,尴尬等情绪完完整整地重现,以及无数灰黑色的空间。
这梦,真到我以为真的经历了一般。
好不可思议。
把桌上的书收拾进书包,我出门往学校走去。
晨读时我仍旧缓不过神来。我的头脑里一直闪过昨晚那个很长很长的梦,关于两个女孩,关于那个恐怖的狞笑的怪物,关于那个深黑色眼睛的少年。
以及关于,梦最后那个大风里的吻。
“喂,白风啊,你没事吧你?”我的同桌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没……没事,就是想到昨晚做了个噩梦,梦到怪兽了。”
“……什么噩梦啊,我看明明是春心荡漾的美梦吧?”她笑嘻嘻地凑过来。
“真的!我真梦见怪兽了,能一口吃掉你的那种!”我浮夸地描述了一番。
“切,幼稚。”她显然不信,“噩梦能让你傻笑一早上?”
“咳……”这这这……着实失态了……
“课代表要收几何作业了。写完没,快快快,借我抄抄!”
我从包里拿出那本几何练字册给她。
等等!
几何练习册……
我想起来了,昨晚我在疯狂补几何作业,那几张难度很大(至少对我来讲)的几何压轴卷简直让我抓狂……
然后我气急败坏,自暴自弃,好不容易合了笔,骂骂咧咧上床睡去了。
可以说,几何是我本就不宽敞的数学之路上的最大绊脚石,对它的“恨意”超过了写英语完型。
难怪啊难怪!我就说怎么就做了那个全是诡异几何体的梦!
我表示对几何的厌恶又加重几分。
不过……一切真的太真实了,仿佛亲身经历。
特别是那个黑暗中软软的冰凉的吻,现在想起来都真实地不可思议。
耳朵又热了起来。
我不自然地心虚一番,问我旁边疯狂抄作业的同桌:
“诶,问你啊,你有没有做过那种特别特别真实,仿佛亲身经历的梦?”
“当然啊,我上次就梦到被鬼追,简直太真实了,闹钟救我一命。”
“……”
“我跟你说啊,你要是真做了噩梦,又很真实,可能是你脑袋太累了。”
好吧,有道理。昨天晚上写作业着实很累。
——
几天过去,期间那场梦的片段仍是会时不时浮现在我脑海里。
“定位发我。”
“镇静。”
“我马上来。”
“没事了。”
“不知道我是谁吗?”
“白风,你要记住我。”
“我是说,深深记住我。”
“……”
以及各种细碎的言语,以各种语气和神态,历历在目。
我感受到有一种真实但恍若隔世的心动,仍在那场梦后清醒延续。
而我愈来愈怕黑,仿佛是真的留下了小小的后遗症。
某天下课,我拆了一份早餐面包,拿水杯去热水房打水。
转身不小心碰到一位不知是哪一班的同学,我连忙道歉。
所幸开水没有荡出来。
“没关系。”她礼貌笑了一下,去打热水。
我抬眼瞧了瞧,竟然是那个女孩子!梦里一开始两位“朋友”中的一位!
但她似乎并不认识我,我在此之前也从不知道她。
我出神了好一会才急忙离开。
怎么会……这么奇怪。会不会看错了?
又是接连上课。我暂时没去细想。
“小风,走陪我去上个厕所。”
“行。”我挽着同桌赶往洗手间。
出来洗手,我看着眼前的镜子露出做作笑容。
“你同桌我美不美?”挑了挑眉问旁边洗手的同桌。
她日常欠打地撇了撇嘴:“没我天生丽质。快洗吧你。”
我哈哈笑,右边陆续有人排队洗手。
镜子里,我看到旁边那位,竟又是和梦里另一个女孩长得一模一样。
我表情一滞,太不可置信。
难以解释,在这个偌大的学校,我真的并没有见过这两个女孩子,又怎么会这么清晰梦到?
可这明明只是梦,而已。
——
一天天过去,疑惑和迷茫被充实紧凑的学习冲淡。
每晚的梦也是那些总能梦到的东西,比如梦到吃想了很久的火锅,梦到被老师点名,或者梦到自己化身超级英雄拯救人民……
一切恢复正常,那两个女孩也再没有和我偶遇过。
毕竟我在的这个高中学生人数真的太多。
星期天。
下了晚自习,我揉了揉酸酸的太阳穴,回家。
夜晚起了风,长长的走廊里很舒服。
周围有稀稀两两的学生,在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
我随意看着一间又一间路过的教室,几乎所有教室人都走光了。
走廊的灯光和天上的月光,都是读书时代里最值得怀恋的片刻。
在路过又一间不知道是哪个班的教室时,我仍旧无聊地偏头往里看了看。
这间教室里有几个零散的人,应该是值日完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只有靠窗的一个挺拔如杨的男孩子,不紧不慢,在偏着头看天色。
如同夜里月光,神秘而安静。
突然间,我心里有种莫名的预感。
下意识放慢脚步,心跳却紧张地加快。
我与他的目光终于平行而遇,此时夜里大风,就像那一个夜里的窗边一般,凉凉的。
惊诧与幽暗碰撞相遇,月色不动声色地碎一地。
是他的样子。神情还是那般安静,仿佛提前预测了我的到来。
我以为是不期而遇,而他目光透彻,淡然且理所应当。
他看进我眼睛里,深深的,像梦里无数次看我一样,直到看得我极其慌张。
少年淡淡笑了笑。
你相不相信会有一个特别奇怪而笃定的人,承担让你心动的使命,在无数问题里穿行,给你一场神秘的爱恋?
而他终于前来,我梦里的几何少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