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爸爸说不出口的一句话
生活

生活:​爸爸说不出口的一句话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冯佳期
2021-02-04 11:00


灯火澄明的夜晚,苍山大道上人迹寥寥,晚风一点一点地拂过身旁。我和男朋友牵着狗狗,饭后沿着路边散步。
 
狗狗调皮,使劲地拉着绳子往前奔,我大笑着说:“辛巴,慢一点,要把你爸爸拖翻了!”

男朋友回头笑着说:“它还拖不翻我,哪有儿子干得过老爸的道理。”
 
“这年头,没有父母拗得过小孩才对。”
 
刚说完,便收到了爸爸的信息:“你今年要去小赵家过年吗?”
 
我一脸狡黠地看着男朋友,因为我俩白天刚决定过年都待在大理了。
 
“我爸问我过年去不去你家?”
 
“那你给叔叔说我过年不回家。还真不好回去,今年疫情,一分钱都没有挣到,不好意思回去。”
 
刚才的欢乐因为这个问题瞬间转为了沉默,苍山大道的风依然在吹,但我们于家的情感喷涌似乎都止步在那淡淡的一句话了。
 
成年人的倔强大抵于此,没有财、没有名,便不敢回家。男朋友如此,我也如此。以至于我们俩在一起快两年了,几乎没有聊过拜见对方父母的事情。

我回复爸爸:“小赵今年不回老家,我们俩就在大理过年了。”顺带还问了一句:“你怎么突然这样问呢?”
 
爸爸一直没有再回复我,直到入睡前,才收到他的消息:“没啥,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你跟小赵回老家过年了。”
 
突然一下感到了心酸,我在坚持着自己的认知与观念,却也时不时地忽略了父母的想念。他们从来都不会在乎我有没有钱,有没有名,他们在乎的只是我过得好不好。
 
“过年”于父母而言,只是纯粹的一家团圆,吃顿饭,看个“春晚”那样简单的事情。是我们自己想得太复杂,给“过年”关联上了太多关键词,仿佛没有那些关键词,便迈不开回家的步伐。
 
夜里反反复复难以入睡,叫醒男朋友和他说了这个事情,他说父母都一样,想让我们回家过年,但是又要顾及我们的感受,所以从来都不会说“今年回家过年吧”这句话。他们也知道我们在顾虑什么,知道我们在犹豫什么。毕竟疫情这一年,没有谁过得有多好。

爸爸没有读过书,其实很多电视剧里家庭的模样,我们家从来都没有过。没有什么父女促膝谈心的桥段,没有什么大道理,甚至我们从未说过“想念”之类的字眼。
 
我从未想过爸爸会顾虑到我难以启齿的想法,一年到头,口袋空空,实在没脸回家。其实说得毫不夸张,毕竟家里有长辈,也有小辈,不能逢年过节,一点礼数都没有。中国人传统的观念,始终是在意这些的。
 
想起前两年我刚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还在大四实习,一切都有家里支持着,对这些人情冷暖毫不在意。那年春节,爸爸没有问我过年回不回家,而是直截了当地说:“过年回来喔!”
 
“不要,我今年不想回家过年。”
 
“你回来,我跟你说,这两年你都回家过年,你也只能在家过这几个年了。以后都是要在婆家过年的。”
 
当时我还存着校园里的天真,对爸爸艰难挤出的话语嘲笑了一番,说他忧虑太多。还信誓旦旦地说,不管结没结婚,每年都会回家过年的。

其实人生中的很多道理,并不是要谁教给你才会明白,大部分都是被生活推着一步一步往前走时,自然而然地就明白了。
 
我和男朋友说:“我们现在可真是越长大越小心了,从前哪会在意这些呀。”
 
他说:“不是越来越小心了,只是在意的越来越多了。”
 
“比如呢?”
 
“比如你会在意在父母眼里你是否过得好,比如你会在意亲朋好友谈论你是否有出息。但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明白,你过得好不好,父母都一清二楚。”
 
虽然我们都明白这些道理,但仍旧逃不过世俗的心,活在这世间,谁又能免俗呢?
 
男朋友的妈妈也曾打电话给他,说村子里在统计回乡名单,问他回去吗。他说不回家了,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说好的。
 
没有多余的话语,照样藏起了最想说的那句话,用各种拙劣的理由来掩盖着思念。原来所有父母,都是在一边思念着子女,一边尽其全力,保留子女最体面的形象。
 
今年,你回家过年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