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嘶,这相爱相杀的婚姻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生活:嘶,这相爱相杀的婚姻

作者:九千戚
2021-02-04 19:00

又到了周末,静瑶早早起床,哼着小曲走进浴室。今天是跟老公约好见面的日子,要梳个精致的发型,穿条美美的裙子,总之,今天状态要超级棒。一想到老公看见她美美的样子,静瑶不禁快乐的又扭了扭身体,小曲哼的更欢快了。

静瑶穿了一件黑色娃娃领的连衣裙,领子上钉了一圈白色的珠子,俏皮又不沉闷。A字下摆突出了腰身,脚上再来一双磨砂面的靴子。又休闲,又显瘦。外面搭了一件米白色毛呢小外套,门襟系了美美的三个蝴蝶结。抓起包,在镜子面前转了几圈,美美的出门了。

天公作美,外面太阳明媚耀眼,本来静瑶想戴墨镜出来的,可是戴了口罩又戴眼镜着实有点吓人,所以就放弃了。她大步流星冲到地铁口,因为她要坐30几站的地铁,7站公交才能到老公工作的地方。

静瑶的老公永平是京东下属物流公司的司机。几乎是全年无休,甚至请假都很难,公司一个萝卜一个坑,有一个司机请假,当天的运输任务就可能完不成。大部分时间,都是静瑶周末休息,坐3个小时的地铁加公交去看永平。

有时候永平白班倒夜班的时候,也会开车回家。小两口结婚3年,便不得不过上了同城异地的生活。不过,这也没影响两个人的感情,每天在微信上你来我往的,也因为不能时时见面甜蜜不少。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呢?”静瑶在地铁上想着。总是这样跑来跑去,着实浪费了好多时间。永平住的是集体宿舍,所以静瑶一般的都是当天去当天就回。因为永平怕她天黑回家不安全,也是早早就让她走了,其实折腾了一天,真正能呆在一起的时间,不足3个小时。

地铁的报站声打断了静瑶的沉思,抬头一看,已经到终点了。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了地铁。

“我已经下地铁了,去买两份馄饨。”静瑶给永平打电话。

“知道了,老婆。我一会路过地铁口捎上你。”永平的声音有些着急。

“那你还多久到这边呢?”

“开车过去也得20分钟吧。你往物流中心这个方向走,第一个红绿灯路口,找个阳光充足的地方等我吧。”永平开心地回道。

静瑶拎着两碗馄饨,有点沉,还有些勒手,但是她还是尽量把馄饨往怀里抱一抱。毕竟北方现在刚刚回暖,风吹起来还是很凉的。静瑶在十字路口靠右的马路上停下来。

风有点吹乱了她的头发,她拍了一张路口的照片,又拍了一张明显建筑物的照片给永平发过去,问他地方对吗。得到永平肯定的回复以后,她就在路边等着了。

风真是挺凉啊,不动的话,吹一会手就冰凉冰凉了。静瑶开始想念永平车里的温暖,毕竟坐地铁也是一路冷风吹过来的。她不停的看着手机,屏幕唤醒,解锁,再黑屏。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永平到了的消息。

她等了十分钟,可是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手勒的更疼了,手也更凉了,静瑶心里也开始烦躁了。怎么这么慢。

终于,永平说到了。可是他们互相没有看见对方。永平意识到,位置错了,应该要往前再走一个路口。此时的静瑶已经在生气的边缘,她不停的问,你不是说这里对的嘛,我不是已经把位置拍给你了吗。现在说错了,那我该往哪里走。永平回复说,他也只是就这么走过一次,路口跟路标记错了也很正常啊。

静瑶生气的说,你知道我多冷吗,我等了这么久,你告诉我地方错了,我的手很疼,我不知道怎么走,现在要怎么走。永平也有点火大,我就在路边等你啊,我这车有时效的,我现在都超时效了在等你。

后来,再一番没有意义的争吵之后,永平说你打车过去吧。队里一直给我打电话催货,我要先去把货送了。静瑶彻底崩溃了,她轻轻的说,我不去了。

永平也生气了,为什么你每次来都要闹,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让你来。静瑶也彻底火了,我闹什么事了,我一共才来几次,我怎么不知道我总是闹事,你来给我说清楚。

静瑶有点恍惚,一口气憋在胸口,其实她不想就这么回去的。她早早起床,跨了这个城市4个区来见他,不是为了吵架的。她等了这么久,吹了这么久的风,真的是觉得心里委屈。

可是她忍住了眼泪,太丢脸了,这么一点事,就要流眼泪。她拎着馄饨,还有热热的温度,她着急,也是害怕这馄饨冷掉啊。她就这么静静站在路边,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一会,永平的微信追来。“你就要非得吵架,这是多大的事吗?你也要发这么大火搞的我开车都直闹心。你说冷,我叫你去阳光充足的地方了啊。你说手疼,那你不会把馄饨放在地上吗?干嘛一直拎着。我想带你一起回来,你不用一直等公交,我是为了让你吹风受苦吗?地方搞错了,至于发这么大火嘛!”

静瑶看着微信苦笑,果然男人跟女人的思维是不同的。女人总是喜欢在一件事上投射太多情感。这情感里,有思念,有爱,有期待,有满心欢喜的赶来,失望的回去。

而男人,就是就事论事,地方搞错了,那么就走到对的地方去,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他永远都不明白女人生气的本身有时候不单纯是在事情上。

离婚得了,这样的日子也是够够的了,我只是有个结婚证的单身狗。静瑶悲哀的想着,眼里也没了来时的神采。她觉得连路边的树枝都在看她笑话,她生气地捡起树枝,狠狠地丢了出去。

她赌气的回了永平微信,“我回去了,你不说你不愿意让我来嘛。我以后也不来了,这么冷,这么远,你以为我愿意来啊。馄饨了扔了。”

看见消息的永平,真是生气。他早上也是没吃饭,就等着她来,想着跟她一起吃馄饨。谁知道自己记错了位置,就能引起这么大的争吵,有吵架的时间找找路,不就来了嘛。

女人真是奇怪。每次吵架先低头的都是我,每次都要我哄,还不好哄,也是心累。我是不是对她太好了,把她都惯坏了。

这边静瑶拎着两碗馄饨往回走,虽然她说扔掉,其实还是舍不得。她准备把汤扔掉,回家把馄饨热热再吃掉,无论怎样,粮食不能浪费。路上,静瑶的腰板也不直了,走路也没劲了。她一直都在想,何必呢,何必呢。

难道自己浪费了一天的时间,就是为了吹冷风,然后吵一架吗?其实回去的路上,静瑶已经不生气了,虽然她不断地重复看手机消息,但是她还是没跟永平说一个字,实在太丢脸了。

掐算着时间,静瑶差不多到家了。永平发来了消息,“咱妈把夏天衣服寄到我这了,我明天把你的衣服挑出来寄回去给你。”

“不用了,你留着穿吧。”静瑶赌气的回。

“别介啊,媳妇,你这多漂亮的裙子,我不给你穿坏了嘛。好了,别生气了,是老公不对,老公说错话了。老公自愿减少零花钱,把馄饨钱给你补上行不行,双倍。”永平无奈的想着,自己娶的媳妇,跪着也要宠完。没出息就没出息吧。

静瑶看着消息,呵呵的笑了。这大概就是婚姻吧,一点小事都能吵到天昏地暗,生气的时候恨不得拿刀砍死对方,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恨不得一脚给他踹出地球。可是还是会惦记他是否吃饱穿暖,明明说了不再去他那了,可是下一秒就想着下次去他那,给他带点什么好吃的。哎,这相爱相杀的婚姻呦,让人又爱又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