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许一场一见如故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许一场一见如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丹玛
2021-02-04 22:00

1.

媚蓝特别喜欢揽镜自照,良一总笑她自恋。但是媚蓝并不承认自己自恋,她说因为每次照镜子的时候,她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和初恋良一一起走过的日子。也许初恋总会让人怀念,尽管那个人早已消失于岁月的另一端。

媚蓝和良一大二那年开始交往,在一起的那两年,良一常常喜欢把媚蓝抱到镜子前细细端详。良一说,他喜欢镜子里的媚蓝,她笑的时候有一种让人着迷的妩媚。媚蓝长得不算漂亮,但她有着让人着迷的高挺的鼻子。眼睛是标准的凤眼,眼角有点上扬的细长。媚蓝问过良一,你是爱我哪点呢?良一笑说哪一点都爱。原来爱一个人,可以包容对方的一切。

大二那年,媚蓝二十岁。她开始和男生一起出去吃大餐、逛街、唱歌。然后媚蓝认识良一。二十一岁的良一高大英俊,长着一张酷似港星郑伊健的脸。他笑起来的时候很阳光,是一个容易让女生喜欢的男生。

和良一在一起那几年里,媚蓝知道自己不是良一唯一的女友。但媚蓝不介意。青春时期的爱情,谈专一太过沉重。媚蓝觉得自己还承担不起那样成熟的爱情。

记得女友茵茵二十岁生日那天,他们第一见面。良一没等茵茵作出介绍,便落落大方地牵过媚蓝的手说,“我知道,这是媚蓝。”良一的这个举动让媚蓝和茵茵都吃了一惊,但不同的是媚蓝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她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茵茵却真的以为他们早就认识。

随后,茵茵轻叹一声说,“既然都是熟人就不用介绍了。”

那晚之后,媚蓝竟然就名正言顺地成了良一的女友。事后,媚蓝问良一,我们以前见过面么?良一狡黠地笑说,没有,但是我知道你——沈媚蓝,学校戏剧社的主要成员。媚蓝微微一笑,没想到自己早已名声在外。

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不错,可媚蓝觉得自己并不了解良一。良一的很多事,还是后来她慢慢从女友茵茵那儿了解到的。原来,良一认识媚蓝的时候,他身边还有另一个女生。那是良一同居了一年的女朋友。

但良一告诉媚蓝,他当时跟那女生已经处在分手阶段,即使她不出现,他们的爱情也已经走到了尽头。良一再三强调,媚蓝不是第三者。

解释的时候,良一显得很着急。额头上,竟然出现了一层密密的汗水。媚蓝笑了,其实不管良一说的是否属实,她根本不介意。爱了就爱了,她才不管其它的事。

应该说,良一是很喜欢媚蓝的。这一点,媚蓝能感觉得到。尽管他们交往期间,媚蓝总能从别人那听到有关良一的种种艳事。但媚蓝不管,她觉得,只要良一当她是他女朋友,即使他的黑市女友再多她也不介意。这就是媚蓝的性格。她并不是一个贪心的女子。

2.

媚蓝的初吻,竟然发生在一个落幕后的舞台上。那夜媚蓝和良一以及女友茵茵在朋友家小聚后一起回家,由于路上下大雨他们只好在剧院门口躲雨。那时已经是午夜一点多,剧院里早已空无一人。雨下的非常大,短时间内也没有停的可能,茵茵便突发奇想建议到礼堂里瞧瞧,她说她从来没有看过剧院后台什么样子很想进去看看。良一也觉得与其在外面遭受冷雨的袭击还不如进礼堂里避雨,好歹里面还有椅子可以坐一坐。

于是由良一先从窗口爬进剧院给两个女生开门,反锁好门后几个人偷偷摸摸地在黑暗的大礼堂里摸索着上了舞台。

茵茵爬上舞台后乐的在台中央又蹦又跳,良一牵着媚蓝的手找到舞台旁边摆置的长椅,两个人默然在长椅上坐下。在茵茵滔滔不绝的说话声中,良一竟然悄悄吻住了媚蓝。良一的吻温柔而缠绵,媚蓝的心在黑暗中跳的飞快。她觉得良一胆子太大了,竟然当着茵茵的面吻她。虽然这一切在黑暗中进行着,茵茵在舞台中间根本看不见他们,甚至连他们到底在哪个位置都不得而知。可她的声音离他们是这么的近,以至媚蓝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

那天晚上茵茵在舞台上自顾自地跳起舞来,她陶醉在自己的舞蹈中,几乎忘记了另外的两个人。良一和媚蓝一直没有作声,黑暗中媚蓝只觉得良一把她抱的越来越紧,他的吻出奇的绵长。

那个雨夜无比漫长,在茵茵的歌声中媚蓝感受着良一一次又一次温柔的亲吻。她几乎不记得那个夜晚,他们在黑暗的舞台上究竟吻了多久。媚蓝只觉得心里暖暖的膨胀着一种幸福。

那天天不亮良一就搂着媚蓝离开了剧院,跟茵茵分手时她竟然一点没发觉他们两个人有何异样,也许之前那段时光她过于投入到跳舞的过程中以致没发觉周遭所发生的一切。

媚蓝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初吻竟然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发生的。她一直记得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落幕的舞台上她和良一在那张长椅上一次又一次地体会着幸福,同时耳边是茵茵絮絮叨叨说话的声音。

多年后,媚蓝每次想起那个下雨的夜晚都感觉特别的幸福。

后来两个人分手是媚蓝提出的,原因是她发现良一竟然跟茵茵有过一夜情。虽然据茵茵自己说,发生这件事是因为那天晚上他们都喝了酒。这件事让媚蓝自尊心颇受打击,她其实不在乎良一跟别的女人有过暧昧之事,她气愤难堪的是跟良一有染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好朋友。这使她非常气愤。

向良一提出分手时,他竟然流泪了。这是媚蓝没想到的。良一说,媚蓝,我是真的爱你的。请你相信我。但是媚蓝没有回头。她不是不爱良一,不是不相信良一的话,她其实特别清楚在所交往过的女生中良一是最爱她的,这点她坚信不疑。但是媚蓝有自己的自尊心。

媚蓝和良一的爱情,只维持了两年。

分手后,媚蓝离开了那个让她伤心的城市。那一回,真的伤得很深。以致她感觉此去经年,自己可能不会再爱了。

3.

大学里主修戏剧系,理所当然的毕业后应该找一份能够发挥专业的工作,但遗憾的是一直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去。回到自己的城市,媚蓝真正意义上休息了一个月的时间。

当她正愁着毕业即失业的苦恼,正好看见某个知名剧团年度新戏招考女主角的启事。

出乎所料的人多,毕竟大剧团是人人都梦寐以求的,一出很意识流的新戏,女主角的台词不多,情欲和自身的醒觉都以眼神和肢体动作的表达,其实难度颇高。

媚蓝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演员,至少连自己的生活都演不好。

媚蓝没有错过机会,她参加了那部戏的女主角竟选。奇迹般的她被第一高分录取,导演对她很满意,这么评价她:你有提取记忆情绪的天赋。几天后,她被剧组通知于两个星期后开始排戏。

开始了新的生活,一切似乎变的很平静。媚蓝每天除了排戏就是研究剧本,生活平淡的出奇,她奇怪自己竟然也可以适应这样的转变。

除了假日,其它时间都在排戏。生活很简单,在此期间演技竟然大大地受到肯定,剧团有意跟她签长期的合约。

在此期间,追求的男人不少,但就是没有入眼的。对媚蓝而言,爱情宁缺毋滥。也许爱情离她很远,但是她一直相信那个对的人始终会出现。

4.

有段时间特别忙,媚蓝每天都在排练新剧。那天下午,在排演室,一个约莫三十的男子来找导演,穿着多口袋的卡其色工作裤,略长的头发披在肩上,五官竟然酷似良一。只是跟良一不同的是他脸颊上粗犷的胡渣映着古铜皮肤,极富性感。

好一阵子,媚蓝盯着他竟然入了神,应该说这张让她感到似曾相识的面孔让她有点动心了。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但媚蓝清楚这是因为那个男人长着一张酷似良一的脸。她喜欢的,始终是良一。那天下午,接下来的时间里媚蓝精神恍惚,无心排演。

原来,长着酷似良一的男人是这次剧团合作的舞台监督,林祖。

随着演出的时间越来越近,林祖开始频频来剧团讨论舞台设计,以及剧团演出场地的环境规划。

在剧团的时候,他们一直没有说话。

演出的前一天林祖和同事们装台,媚蓝鬼使神差地不知从哪弄到了装台表,知道他会先到,就悄然溜了过去。她只想看看工作中的他究竟跟良一有什么不同。他来得很早,其他的舞台工作人员还没有到。她清楚他在猫道上准备固定景片的记号。

走过去的时候,尽管脚步很轻但还是被林祖发觉了。很默契似的他似乎知道是她,没有吃惊的表情,仿佛知道她会来,眼睛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

两个人沉默许久,正当她想逃离现场时他却猛然拉过她,一阵狂吻。他的吻温热而激烈,几乎让她喘不过气。

空无一人的剧场里回响着一阵音乐声,两个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隔天演出的时候,眼神交会,媚蓝只是阴沉的微笑。剧场内她在演戏念着台词,剧场外她在演戏却不需要台词。媚蓝只能说长得酷似良一的他勾起了她的念想,然而她没有罪恶感,仔细想想,良一之后,她没再爱过其他男人。

5.

在外巡回演出的时候,林祖跟其他的舞台工作人员必须前一天提早南下装台,演员们则只要当天中午前抵达即可。

前一晚,媚蓝敲了林祖被安排好投宿的房间。他刚好洗好澡,仅围着浴巾就来开门。她进门后歪着脑袋冲他微微一笑,她并不知道自己这朵笑容有多么妩媚,甚至是带着一种挑逗的意味。他忍不住拉她入怀,他们整整快乐了一晚。

演出结束后,林祖跟剧团的合作告一段落。他跟剧团合作了将近六个月,他们的关系也持续了六个月。让媚蓝不可置信的是,他们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连问对方舒不舒服都没有,工作上也不用说到话。

最后一场演出的那天,林祖比平常更久的凝视着她,因为彼此都很清楚的,之后,他们不见得有机会再见面。再说两个人也没理由继续交往了,她清楚他不久之后就会忘了自己。毕竟在一起大半年来,彼此之间不曾有过承诺。林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爱。这让媚蓝感到失落。她拿捏不准他们之间到底是不是爱情。半年来头一次,没有来由的媚蓝感到十分伤感。

演出之前,两个人很默契地躲开人群悄然回到他住的房间。媚蓝想,也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机会了。

连门锁没锁都没心思去理会了,一进门她便被他激烈地顶在门背后。像是舍不得似的,他全身把她吻遍了。他的吻用力到她都觉得疼了,就好象只有这么吻才能释放他内心的不舍。他的每一个吻都烫的出奇,每一个动作都格外激烈,像要冲撞到她的内心深处去。

6.

一种莫名的忧伤曼延在昏暗的空间里,此刻媚蓝能感觉到在林祖心里同样有着万般不舍。但他们始终不愿意说一句话,更多的是用身体的语言来表达心里那种无奈与不舍。

为什么会有绝望的感觉?这是媚蓝意料之外的一种结局。

在疯狂的肢体语言中,她流泪了。看到她的眼泪他有种快要崩溃的感觉,无声的交往这么久以来,每一次在一起他对她都会产生多一点依恋。他没想过以后,也不敢多想。他怕自己会舍不得放弃这种感觉。他明白演出结束后,他们将会各自重新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中去。

林祖的爱,在这个晚上显得异常激烈。媚蓝能感觉到他内心强烈的矛盾。其实对她而言,内心何尝又不充满着绝望的矛盾?

这是爱么?有这么一刻,她模糊的想着。

演出前所未有的成功。媚蓝给剧团创下了此次巡回演出的最高票房记录。演出结束后,疲惫不堪的她推掉了庆功宴,独自一人寂寞地驱车返家。

路上,手机蓦然响起。慵懒地拿起,竟是林祖。接通电话,林祖充满磁性的声音头一次从电话另一端低低传来:媚蓝,很爱很爱你,我们——在一起?

那一刹那,媚蓝流泪了。原来爱情从来不分先后,他们的爱,从初次见面之后亦开始沿着一条看不见的轨迹悄然前行,而其最终结果是必然的,没有偶然性。原来,林祖就是那个对的人。

岁月静好,媚蓝只想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