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57章 行科举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2-04 09:01

第57章 行科举

七月盛夏,日头是越发的大,与众多夫人小姐,喜欢在自家小院里乘凉扇扇,来的不同,年汀兰请了个练武的先生,在院子里,每日早起晚睡,将自己折腾的,从一开始的筋疲力尽,到了如今的习以为常。

年汀兰从小本就有些底子,只是回了京都之后,开始懈怠,如今也不知是为何,突然又有了兴致,家里人也都由着她折腾。

至于年汀兰寻得这个先生,并不是别人,正是墨卿桑!

墨卿桑显露出来的武功算不得高,但是经过年寻和年阶的讨教,都觉得,教一教年汀兰还是不成问题的。

“今日科考,可想去瞧一瞧?”

科考?年汀兰记得,今日的科考一直是她所期盼的,为了曾经那个人。

那个一直想要以科考,来成就自己的人。

“与我何干?”年汀兰如今,并不再在意科考之事,还在练习半蹲的年汀兰,额头已经冒出了细汗。

墨卿桑饮着茶,在一旁悠哉悠哉,好不惬意。

“有一个,叫柳中和的,你可认识?”

年汀兰身形一晃,险些摔倒,青鱼连忙扶住。

“他如何去得?”

年汀兰可是记得,柳中和在年芷兰去世之后,便出城了,未曾想,他竟然又回来了?

墨卿桑喜欢饮这年府的茶,尤其是喜欢这汀兰小院的,充满了年汀兰的味道。

“有一句话,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不知小姐,可听过?”

墨卿桑说话拐弯抹角,弄得年汀兰一头雾水。墨卿桑有些无奈,年汀兰聪明是聪明,只是在情之一字上,显得着实有些呆笨。

“墨先生说话,说的明些,莫要与我说些弯弯绕绕,听着烦心。”墨卿桑还没有埋怨年汀兰,反倒被年汀兰好一番训。

有人说,这年家小姐,当初对柳中和是一见钟情,死缠烂打,看着模样,莫不是余温尚在?

“你如今,与二皇子定了亲,最为看不过的,自然是一直与你交好的四皇子。这事儿,自然是他一手促成的。”

墨卿桑说的直白明了,年汀兰却是更加疑惑。

“这柳中和,是如何与四皇子相识的?”

“柳中和本来就是富有才学的,只是一颗心在你那妹妹身上,荒废了自己的才能,你妹妹的死,对他来说,本就是一种解脱,他分析利弊之后,在宫门口,守了好些天,才将四皇子守到。”

墨卿桑端详着年汀兰平日里用的杯子,这年汀兰果真是个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就是这饮茶的杯子,都做的精致,茶水余温,久久不散。

“如此说来,他是蓄意所为?”

年汀兰想起上一世,柳中和,似乎就是与四皇子,有所勾结,这才能将年家与二皇子……

墨卿桑点点头,“如今朝里都是用人之际,但凡是确有才能的,谁会拒绝呢?”

墨卿桑所说的这个朝里,其实也不过是因为如今几位皇子,争储之势严峻,所以才会显得人才尤为缺少。

年汀兰想了想,“这么说来,柳中和,其实也是早有心机的。”

不然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四皇子每月都有那么几日,会出宫,探访民间?想来都是早有打算,才会如此。

考院外头,已经排起了长龙,参加科考的人不少,前来送考的人,更是不少。

墨卿桑在考院对面的茶楼上,要了一包间,刚刚好,可以看清考院门口的情势。

年汀兰也不知,为何自己会来,如今柳中和与她年家,再未有任何关系,只是不知为何,她还是 鬼使神差的来了。

几乎是不用特意下意识地寻找,柳中和本就长相出众,身子颀长,他只站在那里,那也是与众不同的。

不过三两月未见,竟是恍如隔世。

也许是年汀兰的视线,实在是太过直接,柳中和下意识地看过来,看见楼上的人,瞳孔紧缩,嘴唇紧抿,年汀兰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恨意,满满的恨意。

随着柳中和前后,有差不多七八人,大家都议论的热络。

“那些人,都是四皇子门下的,若是能入榜,一般最后都是为四皇子做事。”

墨卿桑只当没有看见,柳中和看年汀兰的眼神,不过还是个考生,他墨卿桑还不至于放在心上。

“柳中和学富五车,四皇子选了他,也是选对了。”

几乎不用想,柳中和这个状元郎,想来是中定了。

那曾志帆,如何也是四皇子的外公,都帮着打通了柳中和参考的路子,想来之后,瞧着柳中和的实力之后,也只会顺水推舟,将他安排在最适合他的位置。

“对他那样有信心?”

墨卿桑到是觉得奇怪,这柳中和当初,可还是干了些糊涂事儿,怎么这年汀兰还这般相信他?

年汀兰面无表情,“不是对他有信心,而是,知道他的水平。若不是他平日里低调,怕是学名早已经传播开了。”

最要紧的是,年汀兰看着柳中和还是参加了科考,这心里头是越发的不安。

这是不是代表着,对于年家的打击,即将要来了?

“墨先生可有法子,让柳中和与榜上无缘?”

年汀兰想好了,这个柳中和一定是不能有翻身机会的,他会是伤害年家,最为锋利的一把利剑。

墨卿桑看了看年汀兰,“实不相瞒,对于当真有才学的,我也是欣赏的,就是有法子,我也不想埋没了他。”

墨卿桑向来爱才,不然他的手下,也不至于会聚集那么多俊杰。

年汀兰一时暗自责怪自己,如何在墨卿桑面前,这般说了?

不由得笑了笑,“墨先生说的是,方才不过是汀兰的一句玩笑话,墨先生,还请莫要放在心上。”

二人目送柳中和入了考场,墨卿桑不由得劝解年汀兰,“柳中和,毕竟是无辜的,年小姐,不该牵连至他!”

年汀兰笑了笑,无辜的?索性,墨卿桑只能了解这世间之事,还当年汀兰,在耍女儿家的脾气,却是不知道,年汀兰这是在与柳中和,计较上一世的事!

“墨先生说的是,是汀兰小人之心了。”

墨卿桑只当,年汀兰是因为嫉恨墨卿桑未曾看上自己,所以才这般计较。

可是他并不知道,年汀兰对于柳中和的怨恨,却是生在骨子里的。

她以为她可以不在乎,她以为她已经放过了柳中和,也放过了自己,但是看到他方才看她的眼神,年汀兰才深刻的醒来,柳中和依然是柳中和,只要他还在,那么他就会是年家最为严重的威胁。

年汀兰与墨卿桑,第一次,有了尴尬的处境,两个人在一起,颇有些不自在。

刚刚下马车,新的管家便迎上来了,“小姐,有个叫文松的小家伙,前来求见。因着他没有什么信物,所以小的便只能让他在门口等等。”

新来的管家很小心,性子又是个温良的,年汀兰到是颇为满意。

听到文松来了,年汀兰一喜一忧,喜的是,那个孩子,终究还是来投靠自己了,忧的是,莫不是他母亲?

抬眼望去,瞧着文松,果真是一身的粗布麻衣,腰间还戴了一块白布。

显然,他母亲走了。

“年小姐!”

文松规规矩矩行了个礼,面上的忧伤,显而易见。

年汀兰点点头,“你母亲,可安顿好了?”

“谢小姐关心,都安顿好了,在西山寺的后山,牌位也放在西山寺里头的。”

文松一字不漏的交待。

年汀兰微微一愣,“西山寺?你如何安置进去的?”

西山寺是一处极好的阴事寺庙,许多有钱人家,除了家里有墓园的,基本上都会选在西山寺供牌,年汀兰当时留下的钱并不多,文松要给他母亲置办一个那般好的位置,怕是不可能的。

“回小姐,是二殿下派人来料理的”文松心存感激,“二殿下说了,只要文松好好听小姐的话,他便保我母亲香火不断。”

玄渊?

许久未曾再听见他的消息,这恍然一听,竟有些陌生。“是,二殿下啊……”

文松跟随年汀兰入府,遇见卫玲珑。

“怎么来了位小客人?可是有事?”卫玲珑手里抱着年皓轩,已经是一岁半的年纪,瞧着年汀兰,奶声奶气,唤着“姑姑”

再一瞧见文松,便挣扎着跑下来,去牵文松的手。

“哥哥,陪、我、玩!”

文松看起来也还是个孩子模样,年皓轩第一眼瞧着便喜欢,也是正常。

“一个小弟弟,他没了母亲,我便带回来,小住两日”

年汀兰解释不清文松的来历,总不能给自家嫂嫂说,自己打算供他读书吧?

再说了,那位德高望重的老师,还不知道愿不愿意来,此事她还得抓些紧,落实了,才能不对文松失言。

卫玲珑瞧着文松陌生,一副拘谨的模样。

“妹妹,这是头一回,妹妹可不能随意将人往府里带,也不是说差一口饭,只是,不清不楚的人,总归不太安全。”

卫玲珑话说的直接,毕竟是一家人,她的心思,年汀兰也该明白。

“嫂嫂说的是,文松只在家里住两三日,便要出府的,不劳烦嫂嫂操持了,他在与汀兰小院,与我同吃同住便是。”

年汀兰知道卫玲珑的心思,年府不比普通府宅,虎视眈眈的人,实在太多……

年汀兰都这般说了,卫玲珑自然是再不好多说,只能浅浅的笑笑,点点头。任由年汀兰带着文松,回了后院。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