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58章 设书院

作者:看人间
2021-02-05 09:00

第58章 设书院

容花糕坊自入夏以来,生意是越发的好,就说是日进斗金,那也是不为过,一个小小的糕点坊,出去日常的人员开支,一月下来,竟是比年阶那个朝中一等武将的俸禄还高。

年汀兰手里有了些银钱,做事自然都有底气了些。

“郭老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今日墨卿桑有事,年汀兰日常练习之后,便蜷缩在椅子看书。

披头散发,穿着宽松舒适的衣衫,难得可以这般休闲。

她口中的郭老,便是当年文书衡的关门弟子,郭一品。

当年文家案,涉及宗族,却没有牵涉朝堂,以及文家门下书生。

有人说,郭一品性情乖张,在皇上当年收揽文家书生的时候,毁了自己的笔墨书画,典藏书籍,一边给书敬酒,一边将自己喝的酩酊大醉。

他不像曾志帆等人,都一一受了皇上的恩惠,接下圣旨,反倒是酒醉误事,直接将宣旨的公公给吐了一身,至此,再与朝廷无缘。

“人是找到了,只是郭老不愿意出山,去接的人,也没得法子。”

年汀兰微微叹了口气,当初墨卿桑与她推荐这个郭一品,却是不知道,竟是个油盐不进的。

不好钱财,不图权势,不恋女色,无欲无求,这个郭一品,当真是……难啊难!

“小姐,要不,咱们重新物色人选?那个杏林斋里,那么多人,就是随意挖了一个过来,也是当得先生的。”

青鱼到是利落,年汀兰白了她一眼,“墨先生已经送了我一个若枫,帮我打理 容花糕坊了,莫不是,你要我去将那杏林斋的人,悉数要过来?”

青鱼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我瞧着未尝不可,那个墨先生也不知安的是什么心,对小姐总归是太过上心了,小姐开了口,保不准他还会答应呢。”

“嘭!”

年汀兰就着手里的书,敲打在青鱼的手臂上,事出意外,青鱼还来不及闪躲。

“就是安了不好的心思,那如今也是咱们受益!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辜负了别人一番好意。”年汀兰微微停顿,又对着青鱼一番说辞。“再者,咱们得要有些自知之明,不能因为别人对你好,就随意要求别人,”

“小姐”青鱼有些委屈,“难道您就没有想过,为什么那个墨先生会对您这般好?万一呢?万一他对您,或者对年家,不怀好意,那您该怎么办?”

年汀兰听着这话,微微叹了口气,这个墨卿桑当真是一个异数,在自己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但是他又真实存在,出现在自己身边,助自己一臂之力。

“那也只能是我眼瞎,该有此一劫了。”

“小姐,您就那般信那位墨先生?”

青鱼不由得问,这年汀兰与他,也没有多少交集啊,这信任感又是如何来的?

“青鱼,你信不信前世今生?”

年汀兰忽然这般问,青鱼微微一愣,有些可笑,摇了摇头。“人就这一辈,哪里有什么前世今生?”

年汀兰也理解,毕竟她没有经历过,如何能理解自己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瞧墨卿桑的第一眼,便觉得似曾相识,想不起来他是谁,但是又的确觉得他不会害我,最多,可能会利用我,达成什么目的吧!”

年汀兰说到后头,都类似于喃喃自语。

但是就如同年汀兰,如今事事在依赖墨卿桑一样,她不也是带着目的,在与墨卿桑接触吗?

至少,杏林斋的权势地位,大的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

她年汀兰还要靠着墨卿桑,一步步壮大自己势力,让自己更加强大!

青鱼未在多说,年汀兰一把扔了书,站起来。

“去收拾一下东西,咱们亲自去会一会那个郭先生。”

年汀兰忽然下定决心,既然是墨卿桑推荐的,想来是有门道可循的。

青鱼有些诧异,看着年汀兰,“小姐,郭先生在崇明山,距此大约有小半月的路程。”

年汀兰从未出过远门,这会子忽然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怕是侯爷与夫人不见得会答应啊!

亲自去的这个念头,年汀兰已经想了许多次了,决心已下,肯定是不会轻易变得。

“小半月便小半月吧,你将东西收拾的全些,衣衫之类,最好是备男装便好,莫要带些繁杂的女装,让人行动不便。”

年汀兰这些日子,与墨卿桑习武锻炼,身子骨是强壮了不少,出一趟远门,想来是不成问题的。

“小姐,您还没有同侯爷与夫人说过,万一他们不许……”

青鱼小声提醒,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不是三两日,此行出门,可开不得玩笑。

“父亲上朝去了,母亲定然又去寻哪家夫人游玩了,嫂嫂要管家,还要照顾轩儿,咱们就不肖去打扰了。”

年汀兰已经想好了,若是当真要与他们交待,请他们准许,只怕是不可能的,为今之计,便只能是修书一封,自己先行出门,后事等先把人请回来了再说。

青鱼有些难色,年汀兰瞧着了,“怎么?想给我父亲通风报信?”

青鱼被年汀兰点破了心思,“小姐,咱们还是谨慎些才是,这一路山高水远的,万一遇上个土匪强盗,咱们总得有些准备不是?”

“莫不是,你的武功,不行?”

这可是说到了青鱼的底线,要说这青鱼的功夫,就是单挑年阶,也不见得会落下风。

“谁说的?!”青鱼一下子炸毛,年汀兰连忙制止。

“那不就行了?快些无收拾,对了,把文松带上,这可是我给郭先生选的第一个学生,得要让他见一见,这个好苗子!”

青鱼觉得,自己被年汀兰给绕了进去,想要反悔,却发觉,已经没有了反悔的机会。

京都繁华,走出了那一方天子庇佑的圣土,外头便日渐少了许多人为的景致。

留了书信在年府,年汀兰带着青鱼文松上了马车,家奴只当她又去容花糕坊了,并不曾多问。

烈日炎炎,在马车里的年汀兰,已经大汗涔涔,青鱼看着不停的给她扇风擦汗,也顾不得自己身后已经湿了一片。

“文松,路过山间树林的时候,便休息片刻,这日头太盛,莫要中暑了。”

文松应了声,稍后便有阵阵清风入帘,青鱼看向外头,正好是路过一条大河,又恰是在茂盛的树荫之下。

“咱们就在这休息吧,小姐实在是热的厉害!”

“吁……”

马车停稳,年汀兰松了好大一口气,在那狭小的马车内,实在是闷热得很。

文松在年汀兰出来的时候,已经机灵的拿了水壶,去河边接了水来。

年汀兰与青鱼,一人一份,“诺,洗洗手,擦擦脸,不够我便再去接。”

文松穿着的衣衫,是年汀兰特意为他选的料子,浅蓝的底,绣着深蓝的花纹。少了市井小伙的寒碜,看起来,到是颇像世家公子。

年汀兰这般想着,但转念一想,若是文家不曾倒台,那眼前这个孩子,可不就该是正儿八经的世家公子?

“文松,你坐着,休息一会儿。”

看着文松额头上的汗,年汀兰到是莫名一阵心疼。将自己的帕子递给他,看着他一阵犹豫。

“擦擦汗吧,到时候臭烘烘的赶路,我就在车里闻你的臭味吗?”

文松脸色一红,终究还是接过了帕子。

“咱们此去,是见一位老者,若是你表现的好,他便能跟着咱们一起回京都,到时候,他便会是你的老师,为你授业解惑。”

年汀兰还是打算告诉文松,他们此行的目的,不只是文松,若是有机会遇着合适的,类似文松这样的好苗子,她都会带回来,多一个人,便多一分保障。

“小姐,若是我的表现不合他的心意,那可怎么办?”

年汀兰见文松有些紧张,笑了笑,摸了摸他的脸颊,小小的男孩子,腼腆紧张起来,着实是有些可爱。“放心,就算他不跟着来,那也绝不是因为你的表现不好。”

“对了,往后你便唤我一声兰姐吧,日后,你便是我弟弟。”

年汀兰笑的一脸温和,看着文松的时候,眼睛也是温柔如水。

文松心里头有些感动,除了自己的母亲,还从来没有哪一个女子待他这般温柔过。

“小,小姐……”文松有些犹豫,自己毕竟是寄人篱下,总不好再占别人的便宜吧?

“嗯?”年汀兰看着他,故意露出不快的表情。

文松慌忙改了口,“兰,兰姐!”

咧嘴一笑,年汀兰将手里的糕点递到文松手上,少年男子,羞涩不已,接过点心,狼吞虎咽之后,便又拿了两人用空的水壶,往河边跑去。

“小姐待文松,比较特别。”

年汀兰看着文松的背影,“往后,我接回来的每一个孩子,都会特别对待,毕竟,等他们长大了,我还需要仰仗他们的。”

青鱼眉头皱起,年汀兰这话里的意思,她不甚明白,堂堂年府千金,二殿下未来的皇子妃,有什么事需要去仰仗那些不成气候的小孩子?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