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自救
生活

生活:自救

作者:张毅儒
2021-02-05 06:00

当听到妈妈要来看自己时,玲玲的心情很不好平静。玲玲对妈妈一点印象也没有。平时只听奶奶说过几次。妈妈是外地人,自己刚断奶时,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平时挺胆小的妈妈,趁上厕所的时间,把打亮的手电放在厕所里,人跑了。

玲玲十三岁了,要上中学了。在和妈妈一起睡的时候,生气的埋怨妈妈:“我小的时候你走了,我长大了你回来干啥?”

妈妈眼含泪对她说:“玲,妈妈是被你爸爸骗来的。”

“你那么精,谁能骗你?”

“是,我精,可我犯了傻,和你爸在一个厂里打工,年轻不懂事,被你爸骗来了。本来有了你,我也想和你爸过一辈子,但你爸……”

“你不许说我爸的坏话。我爸待我挺好的。”

“是的,我也看的出你爸对你好,可你还小,你不懂。”

“哼!”玲玲转身不理妈妈了。

妈妈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又像是对玲玲说:“他那时也可能是太年轻了,不懂事,霸道脾气又拗,大男子主义,啥事也不让我说话,有错就是我的过。我实在是受不了,有点办法我也不走。好了,妈妈就是算计着你该上初中了,是想看看你的上学情况。结果挺好,我也不打扰你们父女了,明天我走就是了。”

年幼的玲玲一听妈妈明天就要走,竟扑到妈妈怀里呜呜哭了起来。妈妈答应玲玲暂且不走。重温母爱的玲玲甚是欢畅,母女相聊到深夜。

“妈,你那么胆儿小,走那夜怎么不把手电拿走?”

“那是为了迷惑你爸爸他们。”

“你也跑的够快的,那么黑的天,一会儿功夫没影了。”

“快啥,我就没跑,就藏在前院的棒子秸垛里了。”

“真的?那我爸他们就没找到你?”

“他们太大意了,我在棒子秸里面躲了十几天,听到外面没动静了,大早晨出来走的。”

“那你在里面吃什么呀?”

“我之前把你奶奶给我的零花钱,隔三差五的悄悄的买几个罐头,趁人不注意就放在里面了。”

“妈,你真行。”玲玲撒娇道。

妈妈无可奈何地说:“没有办法,实在和你爸过不成,一说离婚他就狠狠地揍我。

“我那么小,你就忍心撇下我,真狠心。”

妈妈沉重地说:“我在棒子秸垛里躲的十几天,听到你的哭声心如刀割,真想跳出来抱着你一起走,可我没那个能力才把你留下。说着母女俩紧紧的偎依在一起,不由的同时落下了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