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亲爱的乌鱼小姐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亲爱的乌鱼小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渡上弦月
2021-02-05 11:00

人家运气特好的女孩叫锦鲤的话,那像我这种被衰神附体的是不是得叫乌鱼?最可气的是,我爸姓邬,我妈姓余,我还真叫“邬余”。

(一)跋山涉水来见你

“星星拥抱月亮,而我跋山涉水,只为来见你……本次活动由秀乐美奶茶独家冠名播出。秀乐美奶茶,你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味道。”

楼下小卖部大爷的大脑壳电视机正在插播广告,模糊的画质掩盖不住电视上盛靳的旷世神颜,那薄唇轻启,就连说广告词都是深情款款的模样。不愧是wuli盛靳,惹得我心中瘫痪的老鹿一阵蹦跶。

盛靳是谁?那可是八亿少女的梦。前CN男团队长,微博粉丝五千万,唱跳rap样样俱佳,粉丝称其宜室宜家。

而盛靳近来居高不下的话题则是代言了秀乐美奶茶。奶茶公司投资策划了一场真人秀,叫“跋山涉水来见你”。顾名思义,素人粉丝购买奶茶,就有机会获得和盛靳一起拍真人秀的机会。而奶茶有八种口味,分别对应以前CN男团那八个人。

为此,作为盛靳真爱粉的我,特意买了两箱奶茶屯着喝,万一哪回我沿着虚线撕开奶茶杯的外层就发现一张邀请函呢。当然,那些奶茶除了让我半夜起来多撒几泡尿之外别无所获。

最近我隔壁搬来一个刚毕业的女孩叫柯柯,她也是盛靳的粉丝,我两相见恨晚,她把我拉进了盛靳的粉丝群,还送了我海报。于是我十分仗义的把剩下那半箱奶茶转卖给了她,为表同粉之谊,我还把那三块钱的零头给抹了。

我把柯柯送我的海报贴在床头,那是CN男团的合照,一共有八个人,盛靳的脸占了篇幅的三分之二,所以其他的人都显得特别小。海报最角落的那个人让我有种莫名的熟悉,但恰好那里有一道折痕,看不清他的脸。盛靳是在CN解散之后才爆红的,CN其他的成员我也不太清楚。

海报下方有一行小字,是CN男团的名字。依次对过去,那人叫王锦弋。王锦弋,卖十三香那个?

我也没再纠结,倒头就睡。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穿红衣服的老头想要用钢筋捆我,追着我绕着c市跑了一圈。结果我突然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似的,徒手就将那钢筋给折断了。红衣服老头一脸惊愕,而我仰天长笑。

梦到这里我突然就醒了,还好还好,梦里有惊无险。等等,那老头说他叫什么来着?好像叫……月老?

“叮咚,叮咚——”手机页面不停地弹出消息,我洗把脸的功夫已经99+。我定睛一看,原来是盛靳的粉丝群炸了,那张邀请函已经被人买到了。群里都在问,是哪个锦鲤小姐姐。然而过了两秒,我就在朋友圈发现那个锦鲤。

酸涩、苦楚、羡慕、嫉妒,总之五味杂陈,我一手掐着人中,一手给柯柯点了个赞。

从小到大,我就深刻的意识到我自己基本就是“运气”这种东西的绝缘体。吃鱼回回卡喉咙,有沟的地方我必摔,就算在手机支付还没出来的从前,我也从来没有捡到过钱。

还记得有一回高中,我英语考了37,因为选择题全错。那英语老师也是个暴躁男孩,当场把我叫去了办公室。他当着我的面把一张崭新机读卡扔地上,然后狠狠地踩了两脚,再把机读卡拿去扫描,结果38分。

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我情路也坎坷。高中时暗恋隔壁班的学霸男神,却被在办公室帮老师批改作业的男神目睹了英语老师“羞辱”我的全过程。大学,在室友的怂恿下倒追篮球队的阳光男孩,在送了一个月矿泉水之后,他告诉我他还是喜欢15cm的最萌身高差,只可惜他有180,而我却没有195。

所以说呀,人家运气特好的女孩叫锦鲤的话,那像我这种被衰神附体的是不是得叫乌鱼?最可气的是,我爸姓邬,我妈姓余,我还真叫“邬余”。

(二)王锦弋不卖十三香

虽然梦想见鬼了,但生活还是得继续。最近正值毕业季,需要拍证件照的学生特别多。而我恰好在c大开了一间相馆。

人一多就容易出错,特别是我还沉浸在与男神失之交臂的悲痛中,差点被剪照片的铡刀切到手。然而峰回路转,中午的时候柯柯发微信给我说她抽到两张“跋山涉水来见你”的邀请函,一张是盛靳的,一张是王锦弋的。

柯柯把王锦弋那一张送给了我,反正到时候的真人秀都是一起拍,跟谁搭档都不妨碍我看男神。于是一整天我都神清气爽,晚上关卷帘门那一脚都显得气场两米八。

飞B市的机票是节目组报销的,然而我又高估了自己的运气,头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就变成了雷暴天气。并且天气预报说这种天气会持续一周,飞机无法起飞。

最终我和柯柯从汽车转火车,火车转汽船,又从汽船转三轮,最终是到了B市境内。当真是应了那句“跋山涉水来见你”。

到B市的第二天真人秀就开拍了。

真人秀的开头就是素人粉丝去见偶像。这一部分是分开拍摄的。我在化妆间做了一套面部表情操,酝酿着见到王锦弋时该有的激动,以防我这假粉丝穿帮。

王锦弋逆光向我走来,肩宽、腰细、腿长,他的身影已经具备了作为男神的三要素。他的面目逐渐从阴影中清晰起来,像极了从动漫里走出来的人物,好看得过分。

而我的嘴却因为惊讶成了一个o形,足足可以塞下一个鹅蛋,“王守……”还不待我说,王锦弋已经冲过来用手掌捂住了我的嘴,并且在摄影大哥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把我拖进了楼梯间。

王锦弋=王守弋=我高中暗恋的隔壁男神?王锦弋低下头我和对视,仿佛看懂了我脸上的疑问,然后郑重了点了点头。

“王锦弋是我的艺名。”

这回换我点了点头。

“王守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十三香,所以你会守口如瓶吧?”他狭长的眸子微眯起,威胁意味明显。我又是一阵小鸡啄米似的乱点头。

我表示完全可以理解王守弋,不,王锦弋同学,名字对人的影响真的非常大。就好比我叫邬余,人生就真的很乌鱼……

真人秀下一步要拍摄的是互换礼物这一流程,只是艺人偶像给素人粉丝准备的都是鞋子,据导演说是为了象征灰姑娘一般的偶像剧情节。

盛靳给柯柯准备的是一双镶了细钻的窄跟高跟鞋,其他的艺人大多也是准备的高跟鞋,再不济也是阿迪的板鞋。然而到了我和王锦弋……

只见王锦弋抱着一个粉色的礼盒款款的向我走来,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挑开礼盒上同色丝带,他神情肃穆,撩人而不自知。礼盒里还有鞋盒,而鞋盒上是明晃晃的香奈儿标识。

我抻长了脖子,却差点在鞋盒打开的那一瞬间把眼珠子掉下来。只见一双传说中的香奈儿果冻凉鞋安静的躺在拉菲草上面。

“喜欢吗?”

王锦弋一副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模样,让我实在不忍心戳穿,只好昧着良心点头,“实不相瞒,像这样的塑料凉鞋,鄙人有幸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穿过一双同款。”

王锦弋十分傲娇的对着我冷哼了一声,“那我的礼物呢?”

这回换我尴尬了,这几天舟车劳顿,我连“王锦弋”这个名字都还没来得及百度,怎么可能会有时间准备礼物。还好我从柯柯那里要了一包C市特产的火锅底料。

我从兜里掏出那一包火锅底料,以古时候太监向皇帝递奏折的姿态向王锦弋呈上去,“大明星是不是好久都没吃到家乡的味道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就一包?盛靳那个小粉丝可是送了他一麻袋。不对,该不会这一包也是那一麻袋的其中之一吧?”王锦弋挑眉,字里行间都是挑剔,那眼神儿看得我一阵心虚。

“诶,做人不要太攀比嘛。”

谁知王锦弋突然向前一步,我和他的距离陡然拉近,他的气息包裹在我周围,让我手足无措。我刚要退后一步,他的手指却钳住了我的肩胛。太过亲密的姿态让我耳尖一热,我拼命的告诉自己一定是节目组的要求,要配合,要配合。

我感觉到头皮一松,软软的头发耷拉下来,我还没反应过来,王锦弋已经松开了我。而他的手腕上赫然多了一根粉色的发绳,他笑着向我扬了扬手腕,“这个当做礼物送给我。”

本来因为三天没洗头扎了个丸子头的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为王锦弋开脱,艺人嘛,压力大,最近不是才爆出那谁谁谁有女装癖吗,喜欢收集发绳也没什么大不了。

(三)略显坎坷的一天

“跋山涉水来见你”这个真人秀虽然是粉丝和艺人偶像,但给我的感觉和恋爱真人秀差不了多少,翻来覆去也都是这些套路。

真人秀进入了正式的拍摄,今天一整天都是粉丝和偶像自由活动的时间,导演没有做任何的安排。并且因为王锦弋的知名度不高,我和他这一组更显得随心所欲,连跟拍的摄影都只有一个人。

我和王锦弋以及摄影大哥站在游乐场里,王锦弋去买了大摆锤的票。我和他正排队检票,那大摆锤上的一个人突然被甩了出去,在那高空中如同一个黑点划出不怎么流畅的弧线。周围都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而我眼前一黑,王锦弋温热的掌心已经蒙住了我的眼。

“邬余,不要怕。”王锦弋揽着我退出喧哗圈,他护着我的动作让我心中升起一丝异样。要是,这不是在拍真人秀就好了。

那人被甩进了人工湖里,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游乐场却因为要检查故障闭场了。

鉴于我的衰神体质,我心里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而接下来的事情都告诉我我的预感没错。

我和王锦弋排队买披萨,排了一个小时,轮到我们的时候,披萨卖完了。

我们去看电影,买票成功,检票成功,然而电影看到一半,设备故障,没声了。

王锦弋去给我买奶茶,我待在原地等他。小孩的氢气球挂树上了,面对祖国花朵期许的目光,作为优秀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我义不容辞。就在我三下五除二利索的爬上树,而且成功握住氢气球的线的时候,我脚下一滑,倒是没掉下去,但我脚卡进密密麻麻的枝丫里了。

最后还是王锦弋打了119,消防员用电锯把树枝锯断,我这才得救了。

我和王锦弋回了节目组安排的酒店,他邀请我去他的房间和他一起追他自己演过的戏。说实话我还挺期待的,我从没看过他演戏,也没料到他会进娱乐圈。

首先是一部抗战片,战火翻飞的感觉处理的很好,只是两集过去了,我连王锦弋的影子都没见到。

我低声询问,“不然我们从你出场的时候开始看?”

王锦弋颔首,把进度条拖到第一集的十八分五十秒那处,然后点了暂停,“看到那棵树了吗?”

“看到了。”

“树下那个仰面的死尸就是我演的。那是我第一回演戏,导演说我把死不瞑目演到了极致,还夸奖了我。”

我,“……”您真棒!

在我强烈的建议下,王锦弋换了一部现代偶像剧,这回他演痴情男配。本来痴情男配的角色是很有观众缘的,只是他那尬天尬地的演技让我实在不敢恭维。

悲凉的背景音乐响起,女主眸中带泪,剧中的王锦弋一副“你哭个锤子”的表情然后朝女主扬起了手……

“噗哈哈哈——”我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反观坐在我身边的王锦弋他倒是眼眶红红的,“你难道没有感受到我那一记摸头杀中所带的凄凉哀婉以及隐忍疼惜吗?”

我目瞪口呆,说得好有道理,“我……以为你要抽她。”

这一天略显坎坷,傍晚我提议去吃烧烤,还顺带邀请了摄影大哥。因为他说我俩的素材可能还不够剪十分钟。

喝点小酒就容易敞开心扉,王锦弋说起了他这些年在娱乐圈的摸爬滚打。我突然感觉我俩的距离又近了一步,毕竟当年我和他最近的距离就是,同一办公室里他在替老师改卷子,而我却是被老师留到办公室特殊关照的对象。

于是我发自肺腑的安慰他,“我说句实话,你也别气,照你这演技,想红也难。”

他愣了两秒,“实话怎么这么伤人!”

(四)我嗑cp嗑到了自己头上

真人秀拍摄接近尾声,这几天的小日子过得尤其滋润。我叫的火锅粉外卖到了,只是我刚洗了头,发丝格外飘逸,每吃两口粉就有一根头发飘近我嘴里。这一切都怪王锦弋那厮拿了我的发绳,并且因为穷,我的东西向来都是唯一。

冤有头债有主,我发微信让王锦弋把发绳还我,那边秒回:不,送我了就是我的。我气得肝疼,只是过了两分钟敲门声就响起了。

王锦弋扶着我的门框凹造型,见我满嘴是油,他蹙了一下眉,然后掏出一张帕子呼我脸上,“自己擦擦。”

“什么年代了,你居然随身带手帕。”

他遽然一笑,“我经纪人说我走的是斯文儒雅路线。”

我笑而不语,在心中暗忖:您经纪人怕是对你有什么天大的误解。

王锦弋带我去了附近商圈的饰品店买发绳,从店里出来的时候遇到了王锦弋的粉丝要签名。只是等他签完,那女孩又把目光转向了我。我一看,她拿的照片居然是我和王锦弋的合照,当然准确来说是p成的合照。“跋山涉水来来见你”是采用的边拍边播的方式,难不成她在嗑我和王锦弋的cp?看不出来,小姑娘口味挺重呀。

“我自己p的,是不是p得特好?”女孩笑靥如花。

“挺好挺好。”好就好在她把我的圆脸都p成了倒三角形。

柯柯在酒店门口堵我,抓着我的手就是一阵口沫横飞,大致意思就是我火了!我登上微博,消息99+,我居然突然涨了五万粉。

“跋山涉水来见你”在微博热搜第九,而“王锦弋邬余”却在热搜榜第七。我和王锦弋的热度居然盖过了节目本身,什么情况?

我点进去话题,帖子很多,但多数都是在嗑我和王锦弋的cp。现在观众的口味一直都是个迷,我和王锦弋的随意发挥不知道戳中她们的什么萌点,总之很多人因为我俩的清奇画风而路转粉。

这年头的粉丝总是多才多艺,我和王锦弋的剪辑视频、精修壁纸、表情包以及鬼畜视频一抓一大把。等我从微博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别说,还挺上头。

柯柯那个资深饭圈女孩又把我拉进了一个叫“水里cp千秋万代”的群,很明显是我和王锦弋的cp粉群。至于为啥叫水里cp,那是因为据说王锦弋在家族里排行老八,他以前那一小戳粉丝都叫他“八爷”,可偏生他又姓王,而我这“乌鱼”就更不用说了,可不就是水里的。

看着群里对我的彩虹屁,我嘴角都快咧到天上去。我恬不知耻的把微博名从“邬余小铺证件照复印取快递一条龙服务”改成了“邬余小可爱”。过了两分钟,我看到王锦弋把微博名改成了“邬余小可爱的大可爱”。我笑出猪叫,然后给他发私信,“老铁,稳,这波热度蹭得可以。”

发完我就去睡了,这回我又梦到了那个红衣老头。我和王锦弋被他用钢筋捆在了一起,他站在一边双手叉腰,“你折断的钢筋我已经帮你电焊好了,要是再断,老夫也帮不了你了。”

(五)我们会结婚

古话说得好,人怕出名猪怕壮。我和王锦弋火了之后,居然还有人碰瓷来了。有一个叫“势均力敌”的id发微博说,邬姓女子以前对他死缠烂打,天天送水缠着他,可是倒追他都不要,还配了一张黑不溜秋的乌鱼图片。

指向太明显,让我想不知道是谁都难。大学追罗均完全是一时头脑发热,要说喜欢还真谈不上。本来我送了一天水之后就想放弃了,奈何当初我们寝室的人知道我母胎solo之后,想我脱单的心情比我自己还强烈,每天送水都是被她们无情的踹出寝室的。

所以我当然不准备理会他,回应这种二百五,那我就是二百五十四块一。

真人秀已经拍完了,此时我和柯柯正在B市机场等待延误的飞机。我百无聊赖的拿着手机追我和王锦弋的同人文,只是突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我顺着手腕看过去,果然是王锦弋那张360°无死角的脸。只是他刚试完戏,还戴着古装头套。

“王锦弋,你抽什么疯?”

王锦弋拉着我就开跑,他额间的碎发随风飘动,柔和的光影笼罩着他,像是在演偶像剧;而反观我自己,王锦弋的假发噼里啪啦的抽在我脸上,像是在演搞笑剧。

等过了好久他才停下来,因为我俩的海拔高度不同,他佝下腰,双手撑在我双肩,“邬余,做我女朋友吧。”

我感觉脑子嗡嗡地,像是有一颗原子弹在我脑中爆炸了,炸得我的思维都四分五裂。

还不等我回应,王锦弋身旁的经纪人发哥就甩出了一份合同,“邬小姐,因为你,我们家锦弋好不容易迎来了事业上升期。我们的意思是可不可以让邬小姐配合我们炒一波热度。”

就是再蠢也该听明白了,我跟着干笑两声,不知怎么心底隐隐的有一丝委屈。我接过那份合同,本以为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但没想到我轻易就抓住了重点:每个月工资十万,包吃包住,还有王锦弋陪玩,而我只需要负责陪他演恩爱情侣就好。

我这人实在,骗我感情可以,但千万不要骗我钱,我当即就刷刷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合作愉快。”我向王锦弋伸出手。

“合作愉快,女朋友。”他笑起来的眸子像是装了漫天银河,让我的小心脏很不争气的怦怦直跳。他没有和我握手,而是指尖穿过我的指缝和我十指相扣。掌心的温热交融在一起,明知道是假的,可一种甜蜜的熨帖感还是涌上心头。

我住进了王锦弋的公寓,因为他说他下个月要进组拍戏,所以这个月把该秀的恩爱都秀了。晚上我瘫在沙发上追“跋山涉水来见你”,其他组出场的时候弹幕都是“好美好仙”、“男神好帅”、“小姐姐好可爱”,而只要我和王锦弋一出场,弹幕全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微博消息提示我的好友王锦弋——“乌鱼小可爱的大可爱”发微博了,于是我顺手点了进去。

邬余小可爱的大可爱:放心,你们八娘的眼疾已痊愈。配图B市某医院的眼科中心。很明显是在回怼罗均今早的微博。

有粉丝评论:八爷是在官宣吗?王锦弋回复了她:不是,下一条才是。

又过了两分钟,邬余小可爱的大可爱:我们会结婚。邬余小可爱

我差点被薯片割到喉咙,这人疯了吧,官宣这么简单粗暴,到时候打脸得多疼。我趿拉着拖鞋去找正在厨房捣鼓什么东西的王锦弋。

“王锦弋……”

“尝尝,好不好喝。”他用勺子舀了半勺酸梅汤喂到我嘴边,我机械的张嘴,酸酸甜甜,味道还不错。没想到王锦弋厨艺技能居然满分。之后他又做了几道菜,我在一边打下手,完全忘了官宣的事。

等临睡前我才又想起来王锦弋那惊世耐耐耐耐骇俗的官宣,我转发并回复:哈哈哈哈。

邬余小可爱的大可爱:严肃点。

邬余小可爱:八爷说得是。

(六)八爷的专属小温柔

王锦弋让我陪他参加一个晚会。精致的礼服和精致的妆容,晚会上的点心比c大附近那家四十块一份的小蛋糕还好吃。一切都很美好,除了王锦弋那厮非要让我穿他送我那双香奈儿的果冻凉鞋之外。

哦不,还有那迎面向我走来的罗均。

“还真以为攀上了高枝自己就是凤凰了。”罗均阴阳怪气。

“怎么?你也是来攀高枝的?”膈应人谁不会呀。我见王锦弋朝这边来,立马上前挽住他的胳膊,然后变身嘤嘤怪,“嘤嘤嘤,八爷,那个人他欺负我,说我攀高枝。”

然后我就见识了王锦弋类似于霸总的宠溺一笑,“攀什么高枝,万一划伤了怎么办?你喜欢的树,我都可以帮你砍下来。”

看着罗均的脸变成猪肝色,我在心底憋笑憋到内伤,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王锦弋的演技还是不错的。

等到了会场外面我才哈哈哈地大笑出声,单手扶在王锦弋的肩膀上,“我刚才是不是特作,哈哈哈——”

“作得刚刚好,是我喜欢的模样。”

我突然被口水哽了一下,见他一副认认真真的模样,我的心跳居然可耻的加速了。

在那之后,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势均力敌”也就是罗均发微博给我道歉了。我没太在意,反倒是最近王锦弋去M国谈工作的事情了,让我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我是想他了吗?不对,我只是想他烧的饭菜,想他晚上给我热的牛奶,想他跑三条街去给我买的蛋挞,想他在我来姨妈时给我做的红糖水……越想越觉得胸腔像被暖乎乎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的,原来我独占了他这么多小温柔。我决定了,等他回来我一定要对他更好一点。

可是他本来是说只去三天的,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果真,作为一条乌鱼,我所有的不好的预感最终都会灵验。

半天的功夫,网上开始群嘲王锦弋的渣演技,并且曝出王锦弋最近刚拿下的那部古装大ip剧的男五突然换人了。

我急得不行,给王锦弋打了两个电话都是关机,无奈之下我准备去找他的经纪人发哥。我把王锦弋给我那张卡带上了,已经一个多月了,里面应该是有十万块钱的。

“发哥求求你一定要帮锦弋把角色拿回来他其实真的很喜欢演戏他虽然演技不好但他一直在努力呀。”我一口气说完甚至忘了断句,然后试探性的把卡塞进了发哥手里。

那卡像个烫手山芋似的被发哥刨了两下又扔回给我,“王锦弋的副卡我怎么敢收!”

“副卡?”我疑惑。

“话说,你是不是对王锦弋有什么误解?”发哥不答反问。

有什么误解?他跟我说这些年他为了演戏求爷爷喊爸爸的,一步一个坑才走到了现在。

“他爷爷以前是政界高官,他爸是C市首富,他自己也有科技公司。那部剧都是他投的,是他自己放弃那个角色的呀。准确来说他还是我老板,整个橙子娱乐背后的老板。演戏对他来说连副业都算不上,顶多个人爱好。”

发哥说完,我已经风中凌乱了。我以为王锦弋拿的是十八线小演员的剧本,没想到人家拿的是霸总剧本。

(七)头上长草,被绿化了

这一茬算是过去了。可是祸不单行,我刚从橙子娱乐出来,网上又爆出王锦弋的绯闻。

“打脸来得太快,王锦弋M国私会维密超模”加红的标题,已经被诸多营销号疯狂转载。

照片有点糊,一张是王锦弋被拍到在维密秀的后台等人,一张是王锦弋在和维密秀模特Daria吃饭。我又拨了两个电话给王锦弋那边还是关机,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可转念一想,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他呢?我和他不过是契约情侣。拿了人家钱,难不成还想骗感情?邬余呀邬余,做人不能太贪。

我收拾了我的行李,连夜买的火车票。深夜火车上的人寥寥无几,我没什么睡意,手机噼里啪啦的弹出消息,我索性开了飞行模式,然后接着看我和王锦弋那部同人文《我最喜欢的你呀》。

小说的第一章,学霸王锦弋在办公室偶遇了被老师罚背书的邬余。

第五章,王锦弋看到好多次邬余那个小短腿每打不到食堂里想吃的菜,他给校长写建议每个年级错峰吃饭。

第八章,王锦弋给邬余准备了一本笔记放她桌子上,结果被邬余送去了失物招领处。

第十八章,王锦弋偷看了邬余的高考志愿,前五个都是B市,他也跟着报了B市,结果邬余被最后一个C市的志愿录取了。

……

第三十章也是最新的一章,王锦弋和邬余官宣了,王锦弋说“我们会结婚”

我怀疑作者在我身上装了监控器,因为有些事情我还有映像。要是小说是真的就好了,这明明是一本甜到发腻的小说,我却一路哭回了C市。

心情不好,我也没去开店,整天窝在家里。可能是心理作用,看啥都是绿的,我一口将柯柯给我买的抹茶甜筒塞进嘴里,眼不见心不烦。

“白毛浮绿……”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好,对门小孩在走廊背书。柯柯可能怕再次刺激到我,然后出门去和小孩交涉了。

“小朋友,我们去其他地方背书好不好。”

“为什么呀?”

“因为有个姐姐听不得‘绿'字。”

“为什么呀?”

“因为她头上长草,被绿化了。”

听得一清二楚的我,“……”

果然,颓废不适合我,我还是适合去搞钱。我去了店里,几个月没开门,事情繁杂。累了一天,我晚上直接在店里的阁楼睡下了。

到了半夜,我的卷帘门被拍得哗啦响,“邬余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开门。你有本事偷偷走,没有本事开门呐!”

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大半夜是谁拍门拍出了雪姨的气势。我从阁楼上往下一看,顿时瞌睡就醒了大半。

“你都不问问我就走了?”王锦弋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你电话打不通。”

“我在M国呀,有时差。你还委屈上了,我睡一觉起来媳妇儿没了,我还委屈呢。”王锦弋生起气来两颊鼓鼓的,像只河豚。

我用手指戳了戳,心中的郁结消了大半。简直犯规,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这么可爱。

“那我都回来两天了,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

“B市雷暴天气,飞机无法起飞。我从汽车转火车,火车转汽船,又从汽船转三轮,最后才到了C市。”咦,这种路线怎么莫名的熟悉。

为了不被围观,我拉着王锦弋进店里去了。一问才知道,他已经一天没吃饭了。阁楼里的厨房用具不全,我给他煮了一碗泡面。

昏黄的灯光下,他在吃面,我在一边撑着头看他。只是没过多久我还是按耐不住的旁敲侧击,“内衣秀好看吗?今年流行什么款式啊?”

“咳咳咳——”王锦弋突然被泡面呛到了,“她大了我十岁。”

我一听不乐意了,当即拍板,“十岁怎么了!那人家Daria还是我女神呢。十岁那也是你高攀了。”

王锦弋突然扑过来捏我的脸,“你个假粉丝,还女神。她要是你女神,你不知道她原名叫王守芳?”

我呆若木鸡,王守弋、王守芳,敢情人家是血缘关系。

“所以邬余,你究竟在怕什么?”王锦弋把我整个人往上一提,我顺势就坐到了他腿上。

“我我我……我们不是契约情侣吗?”我简直动也不敢动,耳尖红到滴血。

王锦弋从行李箱拿出了那份合同,我又仔细看了一遍,没有啥不同。王锦弋用手机摄像头对准合同最后一页,放大20倍,然后发现有一行肉眼根本看不到的字:合约期限一辈子。原来从一开始这厮都在套路我!

“还有什么问题吗?”王锦弋得意的勾唇笑。

“那你不是霸总吗?”

“霸总怎么了。霸总还要吃饭、睡觉、上厕所。最重要的是霸总现在还想亲嘴儿。”

于是,某霸总给我表演了一个饿狼扑食。

(八)

一年后。

邬余小可爱的大可爱:我们结婚了。外加两个红本本的照片。

邬余小可爱转发并回复:不知道怎么回复,那就偷偷给你们爆个料吧,这本书的作者是我先生。附上《我最喜欢的你呀》淘宝销售链接。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的运气很差,可是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我是耗尽了自己所有的运气才遇见了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