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你看,好运来了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你看,好运来了

作者:艳子来时
2021-02-05 13:00

一、抢水

秦家村世代以耕田为业,因为地处高地,灌溉水经常供不应求。于是抢水偷水的事常发生,而有些抢水偷水,其实单纯是看别人不好。

我家的田处于三伯的田地的下方,由于三伯的田亩众多,往往等到我家的禾苗枯死,水还未到田里。

父亲巡田发现,原来三伯从另外一边开了一个大水溢口,水从那儿流到山坡下面去了。

父亲找三伯商量此时,告诉他,其实我们田里需要水,叫他给我们把大水溢口开往我们田中。

三伯冷冰冰道:“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田是我的,溢口往哪开,开你管不着。”

“可水渠是公用的,你的田水满了,自然应该流到我们田里来。”父亲据理力争。

“规矩是人改出来的,而我现在就改了这条规矩,水渠从此不再是公用的。”三伯冷冷笑起来。

父亲又气又沮丧,眼看着稻田里的禾苗一天天枯黄下去,心里在滴血,如果禾苗枯死了,这一季便会没有收成了,没有收成一味着一家子都要挨饿了。

父亲心急如焚,寝食难安,折腾得精神萎靡,人都消瘦下来,有一天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次日,父亲扛着锄头出门了。原来父亲就是要重新开辟水渠,单独引水进田里。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而且长远的方法。

我们一家人都因这一个办法而高兴起来,于是跟着父亲一块去开辟新渠道,经过几天没日没夜的赶工,一条崭新的水渠横贯在田野间,直通我家田野。

“看吧,天无绝人之路,好运总会降临的。”父亲得意的说道。

看着清澈的水流汩汩而来,父亲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枯黄的禾苗有了水的滋润,很快变得绿油油的,一派生机勃勃。

二、逼上绝路

我和弟弟在家门前的小路上玩石子,一群人气势汹汹走过来,三伯一马当先,我和弟弟没见过这阵势,有些慌,往家里躲。

三伯气势汹汹追过来,嚷道:“叫你爸爸出来。”

我当即被吓坏了,说:“爸爸不在家。”

“不在家,那就正好了,兄弟们,走,干活!”三伯一挥拳头,一群人跟着他走了。

三伯走了几步,扭头回来,满脸狰狞地对我说:“跟你老子说,我们要填埋渠道了,它犯龙脉,影响我们大家的风水,留不得。”

我们蜷缩在门后,一声不敢吭,直到他们消失了,才敢走出来,远远跟在后面。

“赶紧动手,全都给我填埋了。”三伯站在新渠道的土埂上,挥着袖子,满脸红光,发号施令。

十几名男子光着膀子,抡着锄头,正用泥土、大石填埋渠道,清澈的水流四溢而去,浊流横溅。

我和弟弟害怕地躲在树后,盯着他们气势汹汹的干活,一句话都不敢出,更别说出来阻拦他们了。

父亲不在家,就算在家似乎也不起什么作用,他们那么多人

我们实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渠道犯着他们哪儿了。挖渠道的的山是公家的,根本没有占用谁的地方。

不一会儿,好好的一条新渠道顷刻间被填埋起来,稻田里的水顿时消失干涸。

他们叫着笑着,说着粗口浩浩荡荡离去,我们才敢从树木后走出来。看着我们奋斗了几天的渠道如今被填埋,心里不知道有多难过,愤恨也占据了我们小小的心灵。

晚上,父亲回来了,我们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父亲,他离家出去,什么也没有说,只默默地站在土埂上吸着烟望着高高的山岗发呆。

父亲心里一定也难过极了吧。

那一年,我们家的禾苗全旱死了,好运似乎没了。

我们家改种红薯、木薯和花生,然后拿到镇上换别人的米,生活才得以维持下去。

三、求医

初春的一日,三伯直往我家门冲。

我恨他,又害怕他。因为,他的出现从来没有什么好事。

让我惊讶的是,三伯冲到父亲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不仅我,父亲母亲都惊讶了。

“你这是干嘛?”父亲想要拉他起来。三伯坚持跪着,泪水就要从昏花的眼睛里流出来,似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我不同情他,他害过我们没饭吃。

“求求你,救救你三嫂子。”他哽咽出声,“你三嫂子得了晚期胃穿孔,医院已经下病危通知书了,我……不能没有她……你救救她……我知道你可以的……求你了……”

活该!我听着,心里觉得舒坦。三伯娘病了才好,那样三伯就再也不会趾高气扬了。

早些年,父亲跟表叔学过医术,学得相当出色,专治疑难杂症,那会儿还依靠帮人治病维持生活,也算是小有名气。

“我治不了。”父亲别开脸。

父亲的拒绝更让我觉得愉快,几乎要拍手叫好,对待他这样的坏人就应该拒绝帮忙。

“不,你试试好吗,医院已经不开药了,我担心她撑不了多久了,你就试试好了,不行也没有关系……”三伯抱住父亲的腿,苦苦哀求,泪水已经流出来,跟平时那一个凶险毒辣的三伯判若两人。

“求求你,医药费我肯定会给的,求求你了,救救她吧,以前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欺压你们,以后我都改,我都改,求求你了……我不是人……”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子哭得如此绝望,我内心对他的憎恨变成了同情,有那么一瞬间,我要想上去劝父亲帮帮他。

三伯开始往自己的脸上扇巴掌,一掌一掌,拍拍作响。

父亲眼神闪烁了一下,拉住他的手,微微点头,“好,我答应治她,你起来吧。”

四、病好

父亲终究是心太软,跟着三伯去看三伯娘了。

他认真的了解了三伯娘的病情以后,回去仔细查阅资料,开始上山找药。

那几天父亲一个人不怕日晒雨淋,风吹雨打,爬山涉水,到深山老林、湖泊池沼找药。专注得废寝忘食,这些天,他自己都消瘦了许多。

这一天,天灰蒙蒙的,还下着小雨,父亲又要进山了,我们都劝他雨停再去,毕竟山路崎岖难走,,而且真的没有必要为了那样的人拼命。

父亲说:“不行,我必须现在去寻药,还有一味关键的药我必须尽快找到,否则就危险了,不管怎么说,是一条生命,医生救人性命,天经地义。”

最后他还是固执地进山了,找呀找,黄天不负有心人,总算是在一条小溪的险壁上看到了那一味药。他毫不犹豫的爬上去,很快就成功把药采到手了,看着手中的药,他脸上露出了笑容。突然,脚下一滑,他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坠,然后狠狠的摔在了小溪里,右腿被摔伤了,鲜血汩汩向外流……幸好他自己会止血,但是他已经不能走了,他忍住疼痛爬回家,到家以后,全身的衣服都脏透了,唯有那药被护在怀里,安阳无恙。

接下来的日子,父亲不能走路,天天躺床上。但他的心始终牵挂着病人,把我和弟弟叫到身旁,指点我们把其他的一些药采回来,他再一点一点的配好……

晚上,父亲总是会被伤口疼醒,第二天精神萎靡,黑眼圈、红血丝一次比一次重。

“你能不能先照顾好你自己再管别人!”母亲哭着吼父亲。

父亲平静地说:“我很好,不用担心,现在病人更需要我,我必须要尽快的帮她走出艰难的日子。”

令人欣慰的是,在他的努力医治下,三伯娘的病情奇迹般没有再恶化,而且一天天好转了,医院判决的死刑没有来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我不知道,父亲如此拼命是否值得。

五、诬赖

我最后一次送药给三伯娘的时候,她的病已算是基本好了,整个人看起来面色红润,气息平稳,可以大口大口喝粥了。

希望经历了这么多,三伯可以对我们好一点,可以给我们的田地分一些水了。

我带着喜悦把消息传达给父亲,他笑了。

几天后,镇里流传着三伯娘晕倒被送去医院的消息,听说是药物中毒,幸好抢救及时。

几天后三伯娘安然地回来了,她见人便哭诉说:“我差点就被我的小叔子给害死了,他的药竟然有毒!我就知道他不靠谱,平日里就讨厌我们家,肯定是因为上次我男人叫人填埋了他开凿的水渠,他怀恨在心,现在居然趁机报复,我从来不曾想过,他竟然这么没有良心。现在他还管我们要钱,你们说,你们说我该不该给啊?”

“当然不给啦,他太过分了!”众人纷纷责骂我父亲。

“可我这心过不去啊,毕竟是他治好了我!”三伯娘捂着心口,很是愧疚的样子,“也罢,钱总归要给的,不过我要好心劝你们一句吧,日后你们可千万让叫他治病。”

“你太善良了,照我说,那药钱别给了,我们替你跟他讲理去!”一群人乱哄哄的附和着,三伯娘眼中的笑一愈发浓了。

一时间,这件事在镇里传得沸沸扬扬,父亲一分药钱没有拿到,一声感谢没有听到,却自己摔伤受罪了一个多月,还要遭受远远近近的邻居臭骂了,名声被踩到了泥土里。

我们替父亲觉得不值,去跟三伯娘理论。

“哟,我没有求着要你们治病哦,我命好,不治也会好,你们男人没有本事就别出来嚷嚷了。丢人!还还着我差点丢了性命,你们的心可真毒!,亏我男人还给你们田里添水。”三伯娘笑得很阴险。

父亲笑笑,拉着我们回去,告诉我们说:“医者父母心,病人好了,便是我最大的快乐!我不需要感激,只求无愧于心!”

其实,三伯娘假装晕倒那天下午,母亲亲眼看到她走在镇街上,神气活现,半点事儿也没有,所谓的住院,只不过是他们逃避医药费,逃避恩情的一种方法罢了。

六、尾声

夏日的夜晚,坐在高高的草地上,父亲说:“漫漫人生路,最不能丢掉的就是一颗善良的心。”

“可是善心会让我们受伤。”我仰着头,回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内心有些复杂。

父亲仰望天空,喃喃道:“不会的,孩子,善良迟早会给你带来好运的。”

几天后,有一个富商找到父亲,请他治病。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父亲有些好奇。

富商说:“因为你的传闻早已传开了,胃穿孔晚期都能治好,太神奇了!我只是胃病老犯而已,我觉得你总该可以治好的。”

“可是你不怕吗,我没有资格证,我还会下毒害人。”父亲笑着说。

富商也笑起来,“我不怕,因为我觉得你是好人,我相信你。”

至此,我们得到了人生的第一桶大财富!

“你看,好运来了。”父亲数着钱,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高贵的光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