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曼陀株桦
故事 短篇故事

灵异故事:曼陀株桦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夏未晴
2021-02-05 22:00

(一)合作

随着上一件事的悄然结束,江白龙的生活也再次回归正常,每天囚在图书馆内等待着下一个讲故事的人。然而随着时间的悄然离去,在三月的最后一天,一个意外之客却来到了这里!

依稀记得,那一天图书馆并没有人光顾,江白龙看着古书也有了昏昏欲睡的念头!然而此时,一个身穿休闲装、胡子邋遢的男人拎着一瓶水走了进来!他看见江白龙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是江白龙,江先生对吧!”

江白龙看着他的模样似乎在哪里见过,却又没有太深的印象便放下了书抬起头问道:“您是哪位?”

那个男人放下了水瓶,整理了一下衣衫冷声说道:“我是附近忘忧酒馆的老板,我姓赵,他们都尊称我一声赵老板!”

他提起“酒馆”我脑海中浮现出了曾经与三两好友在这家酒吧喝过酒,酒吧的老板沉默寡言,一看就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我站起身看着他的双目“不知,您来有何贵干?”

“有人对我说,拿着这个找你,你就会帮我完成一件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完这段话,赵老板从上衣的兜子里掏出一个被红布包裹着东西,随后将其轻轻的放在我的桌上,并作出了请的动作!

江白龙戴上了一次性外科手套,静悄悄的掀开红布,看着红布内摆放着一个年代久远的娃娃佛脑海中浮现出一位多年老友的身影:“你和他什么关系?”

赵老板听见后只是机械般的回复道:“亦师亦友”

江白龙听见后颇为好奇,毕竟依照我那位多年老友的脾气秉性,他此生应该不会出山收徒了,便随意说了一句“他人呢?”

赵老板只是拿起了水瓶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几年前,家师偶感风寒,不幸去世!”

江白龙听见这句话心顿时倍感失落,毕竟这天下又少了一位书法大家。不过转念想起曾经答应过老友的事便说道:“你希望我帮你完成什么事?”

赵老板看见江白龙终于聊起了正题,语气上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虽然依然很冰冷,但是话语中却多了几分急促:“陪我去一趟风雷山!”

江白龙听见后便将这块娃娃佛重新包好,并推回到赵老板的身前,略有歉意的表示道:“抱歉,赵老板,您这样东西,还不能指示我完成这种事,请回吧!”

似乎江白龙的答案在老板的意料之中,只见老板从裤兜中掏出了一打照片甩在了桌子上冰冷的语气包含着一丝愤怒:“那么,加上这个呢?”

江白龙瞟了一眼照片,随后一脚踹开了桌子,并将事先准备好的匕首比划在赵老板的颈部恶狠狠的问道:“你威胁我?”

赵老板对于当前状况并没有感到多少恐惧,只是淡淡的说道:“松手!”

没多久,混迹江湖多年的江白龙再一次感受到了多年前在逃跑时上被狙击枪锁定时的感觉,可惜为了照片中的人不能半途而废,只能继续追问道“她人在哪里?”

赵老板听见后并没有想告诉江白龙人在何方,只是依然说道:“陪我去一趟,我就告诉你!”

江白龙收回了匕首,并拉赵老板起来,转过身扶起被自己踹开的桌子“等我一天!”

“可以!”说完这句话,赵老板转身离开了图书馆,而锁定在江白龙身上的狙击枪也在几分钟后悄然消失!

江白龙看着逐渐远去赵老板的身影,心里只想知道照片中的人身在何处!

(二)前往

第二天,赵老板开着一辆伊拉克战损品质的吉普车来接江白龙去机场。江白龙锁上了图书馆的门,拿起藏匿在床底下多年的装备登上了车。

第二天深夜,江白龙和赵老板来到了风雷山下,赵老板将车扔在一旁,示意江白龙和他一起走上去!

走了几公里山路之后,只见赵老板跨过了栏杆向风雷山的崖边前行,江白龙出于保护也紧跟上赵老板的步伐!

不知又走了多久,只见前方多了微弱的光芒!当江白龙和赵老板赶到的时候,只见一对身穿迷彩服的兄弟守在一个地下洞口旁边似乎等待着领导检查。

当赵老板走近之后,只听其中一位兄弟笑嘻嘻的说道:莫非,赵爷信不过我们兄弟二人的道行,还请了外人前来相助!

赵老板听见后皱了皱眉头略带怒气的表示道:“各干各的,互不干涉!”

另一位兄弟似乎发觉了赵老板脸上的那一丝不悦“爷,我这兄弟不会说话,你莫怪!”

赵老板听见后只是淡淡的说道:“货呢?”

只见两兄弟跑进森林里面,随后从森林里面合力搬出来一个编织袋着,随后指了指编织袋“诺”。只见赵老板打开了编织袋从里面掏出了一把黑色手枪检查一番,随后别在腰间!紧接着掏出一把手枪和几个弹夹扔给江白龙!最后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紧接着兄弟二人的其中一人似乎收到了短信,看了一眼短信内容便嬉皮笑脸的说道:“谢谢赵爷,我们兄弟二人这就护送你们下去!”

说完这番话,二兄弟便其中一人将编织袋子扔进洞口,紧接着一人一前一后,将江白龙和赵老板围住,护送他们下洞!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的景色也从一个乌漆墨黑的一人洞口变成了特别宽敞的隧道!

随后二人将编织袋子放在了地上转身向后退去,江白龙看着他们的背影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多,便大声喊道:“你们究竟是谁?”

其中一位兄弟听见后转过身看着赵老板的背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赵爷,这……”

赵老板听见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江先生,知道的太多,对你不好!”随后,甩了甩手示意二人离去!

赵老板站在隧道前再一次打开了编织袋子,将里面的防毒面具甩给了江白龙,并将其他物品佩戴在身上,随着他戴上了防毒面具并向前走去,江白龙的耳边传来了:“我们的旅途开始了,江先生。”

(三)下墓

二人一前一后向隧道深处走去,虽然隧道内并不像很多盗墓小说一样机关重重,但确实如同小说中那般隧道的两侧都画满了图案,听找老板说:图案是记录墓主人的生平事迹!

然而当他们走到了隧道的第一个分叉口的时候,赵老板从随身袋中掏出两颗圆球装石头分别扔进了两侧的隧道之中,只见其中一侧隧道发出了机械般的响声,紧接着只见无数长满铁锈的剪头从隧道中飞射出来,赵老板从背后抽出一把伞,双手转动着伞上的机关,只见伞面打开,抵挡着飞来的箭头,不知过了多久!箭雨逐渐变得稀稀拉直至停下!

随后赵老板收起伞放置身后,向曾经发射过箭雨的隧道走去,江白龙看着赵老板的背影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赵老板,你自己一人下墓便是搓搓有余,找鄙人来是为何?

赵老板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自有妙用!”

随后二人一路前行,隧道的模样再次发生了变化,面前的隧道砖块也从长石板路变成了由四方形石块组成的隧道,隧道两侧也从人形图画变成了星象图文,只见赵老板向后退了一步:卓先生,您见多识广,相信您对这隧道不陌生吧,接下来就请江先生一一破解吧!说完,赵老板弯弯下腰,并作出了请的动作!

江白龙看着眼前的地势脑海中浮现出曾经浏览古书时所见的几种阵法便自言自语说道:“九宫八卦配上八门遁甲?”江白龙看向一旁沉思的赵老板心中的疑惑更加不解“赵老板,这究竟是谁的墓?”

赵老板听见后只是淡淡的说道:“赵高墓”

江白龙听见后心中多少有了一些答案,毕竟野史曾说“赵高曾截留长生不老药,一枚自己服用,而另一枚则是被他藏在了墓中!”而且还有一位考古专家曾经推测“赵高墓内并没有赵高尸体,而藏的不过是一个秘密!”江白龙看着他的双目“你要的是什么?”

赵老板听见后并没有多少变化依然淡淡的说道:“曼陀株桦”

江白龙听见这四个字后,想起在浏览过的一本书古书中曾经记载过“曼陀株桦”是一种植物,生长在特定的环境中,其中花朵为‘曼陀’有活死人肉白骨功效,而‘株桦’为叶,有一叶毒万人的恶名。我退后了几步,左手放在腰间的手枪上看着他的背影继续询问道:“救人?害人?”

赵老板听见后反而向前走去:“救人!如若不是时间紧急,我也不想找你来下这趟墓!”

然而运气女神似乎并不是站在赵老板的身旁,当赵老板向前连续走了几步之后,只见脚下的砖块向下陷落,赵老板的头顶砖块也瞬间消失不见,几条五步蛇从上而下不断落下,只见江白龙左手拔枪,快速向空中连射几发,将空中掉落的蛇一一打死!

随后,江白龙收枪连忙向前奔跑,脚踩不同方砖,并示意赵老板紧跟其后,十多分钟过后,二人有惊无险穿过了隧道!

没多久,二人便来到了墓室门口,只见用石头制作的大门前面摆着一块写满文字的墓碑,而大门两旁还立着两个手持刃甲的陶勇!

赵老板示意江白龙上前将墓碑上的文字念一下自己自己听,江白龙一步向前,蹲在地上从自己的背包中掏出放大镜开始查看起墓碑上的文字,随后将墓碑中的文字用白话文说了起来:墓内空无一物,转身便得平安!

赵老板听完后,戴上了事先准备好的手套,准备推开墓门,一探究竟!正当手触碰墓门的时候,背后的陶勇也发出了机械般的声音,只见其中一个陶勇挥舞起手中的兵器便向赵老板砸去,赵老板身体向后一退,躲过了刃击。而利刃与石门摩擦时发出的响声,让正在一旁观摩碑文的江白龙也发生了异样!

而另一个陶勇此时正站在江白龙身后,也举起了兵器准备向下劈砍!江白龙向侧一个滑步躲过,而与此同时隐藏在左臂内侧的弹簧匕首,也在江白龙中指的勾扯下,弹射到手中!与陶勇展开了一系列的肉搏战!

随着十几分钟过去,江白龙与赵老板身上也多了几道或大或小的伤口,而两个陶勇也如同战败的勇士一样缺胳膊少腿,但是依然保持着十足的战斗力!

半个小时过后,江白龙与赵老板如同浴火凤凰一样,浑身是血!而两个陶勇也被二人用利器打成陶勇碎片!二人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只见赵老板从他随身的口袋中掏出两枚黝黑的药物,将其中一枚放入口中,而另一枚甩给了江白龙:解毒的!

休息片刻过后,赵老板站起身示意江白龙推开墓门探宝,只见江白龙双手用力向墓门推去,而赵老板则是一只手紧握金刚伞,另一只手放在别在腰上的手枪处,生怕推门还会发生什么意外!

(四)逃出生天

随着墓门被推开,只见墓内仅有一个棺材摆放在墓室内的正中间,并没有多余的财宝!江白龙与赵老板巡视四周安然无恙之后,便决定开棺取宝!江白龙,先后在墓室的四角摆好了蜡烛,一一点燃!随后从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包中,拿出由沾了黑狗血的渔网覆盖在棺材盖上方。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后,二人便开始合力推棺!

随着棺盖打开过半,只听见墓室内传来了如同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二人并没有太过在意!随着棺材盖被彻底推开之后,之间棺材内空无一人,仅摆放着两个盒子和一本颇有质感的古书!赵老板将两个盒子收入囊中,随后将古书掏出来甩给了江白龙,便准备转身离开!

转身只见墓门已经被关闭,二人跑过去合力推门,墓门却纹丝不动!随后,海水从墓室的墙体缝隙内渗入进墓室内,而看此情景的江白龙似乎早有准备,只见他从随身的包裹中掏出虎爪的零件逐一组装,随后将其大力摇摆向高空抛去挂在墙壁上,随后用力猛拽两下,发现没有问题便向后退去快跑几步,双手抓绳向墙爬去,等待着水漫墓室,再从出水口处逃生!

而与此同时,江白龙看着赵老板纹丝不动的模样,便大声喊道:赵老板,你快点爬上来与我一起逃生!

只见赵老板摇了摇头,转过身看着人在高处的江白龙喊道:人在家中!随着喊声结束,墓室内的水也从渗水变成了瀑布式的倒灌,江白龙也被掉落的石块砸晕,当江白龙醒来后,却发现此时的自己躺在医院,身边便是与自己暧昧不清的女人,他从病床上坐起来,看着女子的双目问道:忘忧酒馆的赵老板呢?

女子听见江白龙的声音后颇为疑惑的说道:忘忧酒馆的赵老板前段时间就不幸去世了,你是不是过糊涂了江白龙!

江白龙听见后只是说了一声“哦”,多日后,江白龙出院回到了出租屋内,看着床下布满灰尘的包裹,把前些日子所发生的事情,也当做了梦一场!殊不知,那本从赵高墓内带回来的“书籍”此时正静静躺在床下的包裹内,等待着江白龙的翻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