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毁灭之前我想喝杯绿茶
杂感

杂感:在世界毁灭之前我想喝杯绿茶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周蕾
2021-02-06 07:00

我总觉得你肆无忌惮的样子很招人喜欢,你得离我很近,不该用1628.4公里去形容我们的距离,这样会让我无法触碰你。

此刻我百无聊赖,准确的说每天的我都兴致缺缺,在我看来像咸鱼般活着没意思透了,可我也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我关心的事情不多,主动去关心的就更少,我也仅仅是用一天中的23.59小时去祈祷你还没有被其他人占有。

你总会无原则的附议我说的一切,并且答应我的无理要求,这样一对比,显得你善良大方,而我小肚鸡肠,可是为什么你会这么好呢,我从未问过你,或许你本该如此吧。

在我看来生活没有那么多荒诞剧情,白昼和黑夜都兢兢业业的出现在他们理应出现的时刻,我的身体里充斥着乏味落寞,我想或许此生我都会如此。说不清从何时开始,办公室的电脑亲切了起来,家门口的地毯也有了温度,连等不到那趟公交的车站都显得甚是可爱,这一切的发生似乎都是从认识你开始,可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不过是去年的盛夏到今年的暖冬,极其自然又有些不可思议。

十年前我特别擅长写情书,那会儿的人都会拿着很多封情书显摆,炫耀自己是最受欢迎的那一个,我却没写过一封真正意义的情书,都是受人所托。而我想给你写一封情书的时候,已经丧失了太多华丽的辞藻,我怕我写的寡淡无味,我怕你记不住我对你的喜欢。

你会醒在每一天的9点35分,用沙哑的声音对我说早安,再放在手机挣扎两分钟起床,接着你会开车到纹身店,没错,你从来不吃早餐,你和我所认为的纹身师有很大不同,你是一个礼貌温柔的男孩子,长的很好看,我最喜欢的是你唱歌很好听,我喜欢你清唱的每一首歌,像蜻蜓在我眉眼煽动翅膀,轻柔的,直击眼底。当我在12月的北京,你会对我唱《北京的冬天》,当我在风月如画的杭州,你会对我唱《西湖》,当我徘徊在四下无人的霓虹街道,你会对我唱《月光倾城》,当我感叹自己的碌碌无为,你会对我唱《亦是此间少年》。我无数次的祈祷,我们从青春时光慢慢走向古老岁月,至死也不会天各一方。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就是白云苍狗,咫尺天涯,我们也会如此吗,会渐渐地不再联系,不再彼此问候,不再互诉倾肠,而我们不过是杭州到赤峰的距离,每一个交通工具都可以让我抵达那里,我只是怕再也无法抵达你的心。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或许这并不是我希望的关系,我却没有办法,总要接受,你的城堡会入住真正的公主。

你常对我说“我终将落俗,但浪漫不死”,我不知道这是你从哪里看来的句子,但也说明了即便世间的一切都俗不可耐,你仍然相信爱情。那么会不会有一天,你被爱情淋成了落汤鸡,却依然相信爱情,我无法判断这是好是坏,我只能自私的对你说,你要一直一个人,你说你会孤独终老的,没关系的,我不会让你孤独,我不算太坏吧。

我活了这么久,从未如此强烈的希望和某人牵扯终身,我怕做不到,我自由又散漫习惯了。朋友总说,和我在一起的人一定会被我耽误,我是一个过于权衡利弊的人,于是至今我都是一个人,但如果你也愿意... ...

我想把我的世界一分为二,一半送给你,一半在最密不透风的夜晚,点燃扔向最高处,炸裂成一瞬间最耀眼的火花,让你永生难忘。

我知道这些我都做不到,我只是匆匆走了一万条街道,去最璀璨的城市逗留,在最名胜的古迹驻足,也许你也曾留下过印记呢。强迫自己释然不算太难,我现在就一笑了之,如果永远都无法得到你,那么我想你理应出现在我的文字中。

喜欢一个人,就是心怀期待,明明这不是个兵荒马乱、战火纷争的年代,明明这个社会已经足够理想宽容,可还是有我,有你,有他,有无数的人只能守着自己的喜欢,最终目送他找到自己的喜欢。你看,我终究也俗成了一颗老南瓜。

最后的最后,我想喝一杯绿茶,再去想想你。

献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崔心宇·小绿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