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鬼影重重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鬼影重重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林西燃
2021-02-06 15:00

1/鬼敲门。

正值仲夏,午夜时分。

夜风摇晃着宿舍楼外高大的法国梧桐,它们的枝叶剧烈地颤抖,像是一群张牙舞爪的怪物,在原地愤怒地咆哮着。

寂静幽深的宿舍走廊里,一抹黑影朝着走廊尽头走去,最后,它静立在424宿舍门外,屋里的灯光从门底的缝隙渗出,在地面上形成一小方模糊的印记。

宿舍里,寇可头也不抬地看着手中的牌问道:“你们说,学校丢的那笔钱到底去哪了?”

“谁知道,说不定是校领导私吞了,然后再演一出办公室进贼的戏码来分散外界的注意力。”文倩声情并茂地推理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向正在研究牌的姚琪,片刻后不耐烦道:“你倒是快出牌啊!”

窗外,漆黑深邃的夜空中镶嵌着一轮圆月,夜幕笼罩下的一切像是被困在景观瓶里的玩物,此刻,正被某一处未知领悟的怪物窥探着,伺机而动。

夏花依旧散发着凛冽的芳香,皓月依旧散发着冷漠的光芒,所有的一切似乎仍是往日熟悉的模样,殊不知细小的变化之中,危险正在逼近。

“咚咚咚...”

突兀的敲门声,使气氛异常火热的424宿舍慢慢沉寂了下来。

文倩坐在离门口最近的床边,她第一个听到,瞬间安静后表情疑惑地瞥向门口,像是在不确定地提问又像是喃喃自语。

“谁在敲门?”

另外两人手握扑克牌正是兴致勃勃,闻声后齐刷刷看向门口,寇可伸长了脖子静听门外,可除去夏夜独有的蟋蟀声和水房生锈的水龙头里渗出的水声,再无其他,安静的不像话。

末了,姚琪兴致高昂地开口道:“你听错了吧!哪来的敲门声,快点继续,看我这一回合不把你们打的人仰马翻。”

宿舍窗户半开着,夜风缓缓吹进,伴着夏虫的鸣叫,这个夜晚并没有往日的燥热,不同寻常的凉爽似乎给这个夏夜增添了一丝异常,窗外梧桐树的影子映在窗台,凌乱的有些狰狞。

“咚咚咚...”

沉闷而响亮的敲门声不紧不慢地再次响起,寂静的午夜里显得很是突兀,停下手中的动作,这次她们听的真切。

“大半夜的,谁啊!”姚琪扭头,大嗓门的朝着门外喊道。

许久没人回应,姚琪气冲冲地放下手中的牌下床穿好拖鞋,“吱扭”一声推开门,她气恼地探出脑袋看向门外。

声控灯因为她的开门声而骤然亮起,空荡幽暗的走廊像是笼罩着一层烟雾,使她的视线变得模糊。

“没人啊!”姚琪揉了揉眼睛,关上门不满地嘟囔道。

“咚咚咚...”她刚转过身,门外的敲门声倏然响起,众人像是被电击了一般脸色僵硬。姚琪背对着房门,直冒冷汗的后背一阵发麻,像是有数千条小虫子蠕动着爬过一般,她的脸色最为难看。

她们面面相觑,这种玩笑可不好笑。

叩门声仍旧幽幽地回荡在寂静的午夜,像是来自地狱深处的呼唤,一声一声牵动着屋里每一个人的神经。

天光微亮,姚琪从被子里探出一个脑袋,脸色颇为惨白,全身上下都是薄被捂出的汗水,枕头上还有一大片汗渍。

“你们睡着了没?”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声音有些颤抖。

文倩听到声音也从薄被里露出脑袋,同样满脸汗水,小脸憋的通红,“怎么可能睡得着!我一夜都没睡,每次听到敲门声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身上全是冷汗。”

倒是寇可,向来大胆的她从上铺翻过身子揉着惺忪睡眼,“我刚开始也害怕,可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直到听到门外有人走动,是其他宿舍的女生起床洗漱的声音,她们三个紧绷的神经才得到些许放松。

上课时间,她们三人躲到了图书馆里。

“你们说,昨晚到底是谁搞得恶作剧,让我知道我一定饶不了她!”姚琪气愤的小脸通红。

寇可急忙捂住她的嘴,示意她小声一点。

“姚琪,你别声音那么大搞得人尽皆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三个怎么了。”文倩道。

寇可沉默半晌,眉头紧皱道:“不如这样,我们去问问宿管阿姨,她那不是有监控,我们可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有人耍我们,我们也不是吃素的!”

寇可此话一出,直戳另外两人的心窝,姚琪一脸激动地拥住她说:“小可,你怎么这么冰雪聪明啊!”

宿管阿姨名叫罗蓉,一米七左右的瘦高个子,留着一头棕色的卷发,远远看去像是一顶毛绒绒的帽子扣在头顶。她平时不爱说话,性格阴郁,动不动就爱吼学生,同学们也见怪不怪,都管她叫“更年期”。

三人向罗蓉表明目的,本以为她会拒绝,可没想到她竟一口答应了。

罗蓉打开电脑文档,手指灵活地输入密码后,文件就显示了出来。

她们找到昨晚的那段录像,三人面面相觑,都在犹豫着要不要打开。

文倩纤长的手指握住鼠标,脸色有些凝重,随后像是下定决心般,食指双击左键,录像打开了。

幽暗的画面模糊不清,424宿舍的位置正好在摄像头斜下方,所以还是能看清的。空荡的走廊里声控灯明了暗,暗了又明,来来回回几次,突然电脑画面像是信号不好般闪晃了几下,黑白相间的条纹布满屏幕,但是瞬间就稳定了下来。

画面恢复,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她们似乎感觉到,接下来应该就是昨晚诡异的事件发生时了。

声控灯突然亮了起来,模糊的画面中424宿舍的门缓缓打开,屋里的灯光洒在空荡的走廊里,姚琪的脑袋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姚琪的全身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看到自己的脑袋出现在屏幕中,在那样的氛围下,总觉得有股说不出的怪异。

她们三人睁大眼睛,死死盯着画面,希望能看到什么可以解开她们心底深处弥漫的恐惧。

门被关上,走廊里恢复了与之前一样的平淡,从始至终都没有路过一个人。电脑屏幕里没有声音,可她们似乎又听到了昨晚那让人毛骨悚然的敲门声。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敲门”?

她们不得而知。

宿管阿姨在得知事情的经过后,脸色也凝重了起来,她让她们去找学生会的文瑞,他是高她们两届的学长,在学校也是号称百事通,或许他会知道些什么。

2/死去的人阴魂不散。

简洁整齐的学生会办公室,明亮的阳光穿过透净的落地窗落在地板上,文瑞安静地陷进沙发里听她们讲了始末,慵懒的身形逐渐变得紧绷,清秀的眉头紧蹙。

“学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姚琪仔细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文瑞抬头,表情清冷地问道:“你们没听说过吗?在你们之前,你们住的宿舍死过人。事情发生两年多了,学校可能以为所有人都淡忘了这件事,所以才对你们新生重新开放了那栋公寓!”

三人听完,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们觉得头皮发麻,自己住了半学期的房子,竟然死过人。

“事情的经过还要从两年前说起:那时我也是刚刚入学的新生,进学校就听说了学校的校花卫诗,是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可是,就在卫诗大三的下学期,她被人残忍的杀害了。”

那晚卫诗在校外为朋友过生日回去的晚,被宿管阿姨查到肯定会告诉班导,免不了挨批,没办法她只能翻墙。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只隔着一道两米高的铁栅栏,而男生宿舍的外墙是铁丝网,被经常夜里翻墙泡吧的人特意撬开了一块,相对于女生宿舍更容易进去,于是卫诗决定先翻进男生宿舍,那么那道两米高的栅栏也就不是太困难了。”

夜色如墨。

铁栅栏她刚翻了一半,突然左脚腕被一双手抓住了,她低头,看到一个男人,身影瘦弱,月光下他露出泛黄的牙齿,笑的极其猥琐。

她想呼救,可是反应过来自己此刻身处男生宿舍,如果传出去她一定会名誉扫地的,没办法她只能拼命挣扎。

恐慌之余,她随手抓起一块石头,用力朝那人头上砸去,接着听到一声凄惨的吼叫,声音虽能听得出在极力隐忍,可还是能感觉到男人的疼痛。

男人恶狠狠地瞪着卫诗,凶光毕露,额头上的伤口流出殷红的鲜血,让男人的面相看上去更加狰狞了。

男人即使受了伤,可力气还是很大,他拖着卫诗的脚腕,拖出了有十米多,接着用力一甩,卫诗被抛出了两米远,然后一头撞在了梧桐树下的石凳上,昏死了过去。

那个午夜,瘦弱无助的卫诗被男人强暴后分尸,尸体最后是在那人住处的院子里搜到的。

说到这里,姚琪似乎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她悲愤地问道:“那个男人呢?最后怎么样了?”

文瑞苍白一笑,瞳孔中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他徐徐说道:“传言,那男人被卫诗的鬼魂报复了,抓进监狱一个月后彻底疯了,每次见人就喊:回来了,那个女人回来了!”

“那为什么我们会听到敲门声?”寇可急切地问道。

“出事之后不久,卫诗的舍友全部意外死亡。学校找了一个道士,道士说卫诗在找自己的宿主,如果宿体合适的话,她就会在那个人身上复活,反之如果不合适,那人被附身之后就会被卫诗杀死。至于你们所说的敲门声,应该是她开始找下一个宿主了!”

“学校真是想钱想疯了,怎么能把这样的宿舍给我们住呢!”姚琪愤怒地吼道。

文瑞急忙拉住势要去找学校理论的姚琪,安抚地说道:“你这样公然说学校有鬼,相信你的多半都是知道卫诗那件事的人,可是事不关己,他们是不会管你们的,而学校也不会承认自己不顾学生安危,让你们住鬼屋的,剩下的只能靠你们自己!”

三人顿时没了注意,小脸苍白地愣在原地,难道就这样等死吗?

文瑞看出了她们心中的恐惧,然后抛出一段话,瞬间让她们三人看到了一丝生存的光芒。

“从昨晚的敲门声响起你们打开门的时候,卫诗的鬼魂就已经钻进了你们其中一人的身体,她会来回附在你们其中一人的身体内,直到在你们之间找到满意的宿体。唯一杀死她的办法就是,在她祭日的那天,你们要找到她当时寄宿在你们谁的体内,然后用桃木剑刺穿那人的心脏,放心,那人不会死,你们只是把卫诗的鬼魂从人体逼了出来,她的魂魄在那时是最虚弱的,只要将她逼出来,她没了宿体,过不久就会灰飞烟灭的!”

“真的吗?”姚琪半信半疑地问道。

不等文瑞回答,文倩激动的说:“不管真假,试试才知道,这也是唯一的方法,我可不想死!”

另外两人也同意地点了点头。

回到宿舍,她们三人各怀心事不做言语,脸色却都是一样的难看,突然,姚琪开口:“怎么样才能知道那个鬼魂附在谁身上?”

“谁知道呢!可就算现在知道了,说不定明天她就跑到别人身上了,我们只有在她祭日那天找到她,然后让她灰飞烟灭!”寇可顿了顿接着说道“时间不多了。”

3/死亡倒计时。

还剩三天。

天空莫名的阴沉,424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沉浸在一片死寂当中。

文倩独自在宿舍整理着床铺,突然一阵敲门声吓得她心脏一颤。

“谁啊!”她的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门外无人应答,窒息的氛围弥漫在空气中,除去窗外聒噪的知了声,周遭一片宁静。

文倩死死盯着门口,然后双手发抖地翻出手机拨了过去。

“小可,有人来了,快回来,我害怕!”她语无伦次地说着,大脑一片空白。

寇可气喘吁吁地推开房门,宿舍里空无一人。

文倩的碎花床铺上,孤零零地躺着一个精致的玫红色手机,那是文倩的,她平时是那种手机不离身的人,想到这里,寇可突然感觉此刻的424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压抑感。

正午的夏风一如既往的潮热,静悄悄地流转在寂静的宿舍里,像是对手派来的卧底,来窥探屋里人的秘密。

豆大的汗珠从文瑞额头滑落,他手中握着玫红色的手机坐在文倩的床铺上,静静凝望着对面的两个人。

“文倩怎么会失踪了?”

“我也不知道,接到她电话我就赶回来了,可从回来就没见到她人!”寇可说着,脸色有些苍白。

“我更不知道了!我一直在外面,是你们打电话我才回来的!”姚琪经不住文瑞打量她的目光,像是在怀疑她做了什么亏心事似得!

“或许她只是有事出去了,再等等说不定就回了来。不要担心”文瑞无计可施,只能这样安慰两人。

下午,寇可正趴在床上上网,突然觉得一阵凉爽的风扑面而来,她扭头,直接被吓得心脏慢了半拍。

宿舍门不知何时开了,文倩静静站在自己的床铺旁,她垂着头,长长的头发散落在两侧遮挡了她的脸。

寇可紧张地盯着突然出现的文倩,心底莫名涌出一阵恐慌。

许久后,文倩小声地开始自言自语,沙哑的嗓音不像是她在说话,而像是另一个人借着她的嘴在说什么。

寇可蒙着头缩在床角,手指颤抖地在被窝里摸出手机准备播出去,紧接着,房门便被一阵巨大的外力撞开,然后听到了姚琪的声音。

“小可......咦?倩倩,你回来了!”

寇可猛地揭开被子,满头是汗地看向文倩,只见她闭着眼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小可,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

寇可看向姚琪,努力使着眼色道:“我没事,我们出去吧!别打扰文倩睡觉!”

姚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你发现没,文倩很不对劲!”

姚琪疑惑地说:“倩倩既然回来了,就证明她没出事,怎么会不对劲呢?”

寇可将刚刚的情况告诉姚琪,姚琪瞪着大眼一脸惊恐:“不会是卫诗的鬼魂附在她身上了吧!”

寇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那怎么办,我不敢回宿舍了!还有倩倩会不会出事啊!”姚琪面色有些担忧。

“不如我们出去租房住吧,学长说过,附身也不会有事的,好不容易知道卫诗附在谁身上了,等到祭日那天我们再去找文倩!”

姚琪同意地点了点头,两人直接朝校外走去。

她们没注意到头顶424宿舍的窗口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正在注视着她俩,女人苍白的唇角微微扯动,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男人轻柔地搂着女人的肩膀,平静的语气中透着些许兴奋:“时间快到了!”

4/黑暗的味道。

窗外下起了大雨。

简陋的宾馆里光线暗淡,屋内不知哪个角落窜进的气流晃动着昏黄发旧的白织灯,朦胧的光线一晃一晃,寇可白皙的脸忽明忽暗。

“咚咚咚。”

沉寂的雨夜,这突兀的敲门声惊得寇可心底一颤,她睁开眼,发现身旁的姚琪不知去了哪里。

她起身,脚步迟疑地走向门口。

“谁?”她直直盯着厚厚的门板,似乎希望自己能透视一般。然后她耳朵抵着门静听,却没了动静,耳边只剩下盛大的雨声和风声。

许久之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的走廊上响起:“小可,是我。”

“文倩?”

“小可开门啊!”

门“吱扭”一声从里面打开,只见全身湿透的文倩站在门口,身后被深深地黑暗吞噬,衣服上的水滴在脚边开了花,留下一片水渍,湿漉漉的头发凌乱地贴在脸上,模样很是狼狈。

寇可侧身,让她进了门。

简单的冲了个澡,文倩坐在床头擦着头发说道:“这两天没见你俩,以为你俩出了什么事,让我担心的不得了。还好姚琪刚刚打电话给我,说让我来找你们,她人呢?”

“她给你打的电话,你不知道她人去哪了?”寇可疑惑的眸光盯着她。

“我也不知道啊!她说完就挂断了!”文倩像是没看到她的目光,径直走进了卫生间。

“你有没有觉得...姚琪最近很不正常?”寇可眼神闪烁地朝着卫生间说话。

卫生间里沉默了半晌,随即有人开了口:“怎么了?”

“我那天见姚琪抱着个脏兮兮的黑色塑料袋去了废楼,神情紧张,怀里的东西似乎宝贝的不得了,你说她是不是中邪了!”

文倩擦着头发的手一顿,她看向镜子中的自己,苍白的小脸泛着一丝说不出的复杂情绪:“或许吧!”

黑暗中,有人翻了个身,简陋的床板发出刺耳的声响。

“小可,你说今晚会不会出事!”

“睡吧,要出事也是明晚。”

两人各怀心事地躺在床上,明晚就是卫诗的祭日了,姚琪无缘无故的失踪像是一颗石子投入湖面,似乎在她俩心里惊起了圈圈涟漪。

外面仍旧下着雨,大风将窗外的树枝刮得剧烈摇晃,通过大街上的路灯投射到窗户上,像只张牙舞爪的怪物。

黑暗中的空气里流动着紧张的因子,屋子里一片昏暗与沉寂,静的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听着格外诡异。

天刚亮,敲门声响了起来。

床上平躺的两人同时睁开眼,目光对视后寇可起身向门口走去。

“你们房租可到期了,一会儿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别耽误我做生意。”门外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女声。

寇可打开门,疑惑的盯着旅馆老板:“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们是租到明天的!”

女人将臃肿的身子探进屋里,瞅了一圈挑眉道:“那个和你一起来的女生昨天把钱要走了,你不知道那我也没办法,总之赶紧收拾东西,别耽误我做生意啊!”

“真不明白你们这大学生,好好的宿舍不住,非来我这小旅馆!”女人尖锐的嗓门再次响起,肥硕的背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出了旅馆的门,两人在路边的早餐摊位上吃了早饭,路面还是一片湿滑,空气中是凉凉的潮意。

吃过早餐,两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清凉的空气中还带着氤氲的薄雾,文倩裹了裹昨晚洗后此刻并没干透的外套:“我们不用找到姚琪吗?她到底怎么了?难道......”

“是不是被卫诗附体我不知道,但是她的举动很奇怪。”寇可不等她说完就开口道。

“今天又没课,我们去哪呢?”

“去网吧,那里那么多人,总不会出事吧!”

开了两台机器,文倩刚打开游戏,所有的不安与恐惧便抛到了脑后,指法熟练的玩着魔兽,没过一会儿,就赢了几场。

寇可面前电影的画面闪烁着,而她的心思却没在电影上,她不时地看着桌子上安放着的手机,目光涣散,谁也不知道她思绪飘到了哪里。

不知过了多久,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寇可急忙捂着手机,看了看还沉浸在游戏里的文倩,她这才不慌不忙地接起。

挂了电话,寇可晃了晃文倩的肩膀,她有些不满的扭头:“你干嘛!我马上就要赢了!”

两人走出网吧时天色竟然已经暗了,空荡的校园里没有多少人,她们穿过学校正中央的花园,然后走向女生宿舍。

“我们回宿舍干嘛?”

“姚琪或许在那里!”

宿舍门口,宿管阿姨住的那间屋子门敞开着,明亮刺眼的灯光从屋里泻出,远远看去,人影晃动。

刚经过门前,两人就被叫了住。

“我煮了泡面,你俩要不要吃?”宿管阿姨声音有些沙哑的开口。

文倩盯着她,平时看到学生跟见到仇人一般没有好脸色,怎么今天这么热情。

泡面这东西,永远都是闻着比吃着好吃,而两人也在网吧待了一天,确实饿了。

“阿姨,您煮的面可真好吃!”文倩嘴里含着面,口齿不清地说道。

宿管阿姨笑了笑,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吃就多吃点。”

两人狼吞虎咽吃着面,宿管阿姨坐在床上问道:“你们宿舍的事弄得怎么样了?到底怎么回事?”

文倩一惊,差点被嘴里的面呛到:“没事没事,已经快弄明白了!”

宿管阿姨若有所思道:“我下午见到上次和你们一起来的那个女生了,神情好像很紧张,出了宿舍门......”

文倩猛地抬头:“然后呢?她去哪了?”

“不知道,我就看到文瑞跟她拉拉扯扯的走了,那女生似乎很不情愿!”

“哦!那就没事了!”文倩说完,刚刚紧张的表情全然不见,继续低头开始吃面。

5/各怀鬼胎

“小可,我们这是去哪?”文倩紧张地跟在寇可身后,不断地张望四周。

“去废楼啊!刚刚文瑞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

“你和文瑞很熟吗?”文倩盯着她的背影,表情疑惑。

寇可停下脚步,黑暗中朝她笑了笑:“我没对你说过吗?他最近在追我!”

文倩听后一脸惊讶:“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现在说了也不晚,再说我还没同意呢!”说着,扭头继续朝前走去。

顶楼之上的月光分外清亮,如一池冰冷的清泉,滋润着世间万物,将它们都附上一层冰冷的颜色。

天台上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沉默半晌后,女生先开了口。

“文瑞,你到底什么意思!”清脆的女声中透着怒气。

“没什么意思,你今天很奇怪,我看你一定是被卫诗附身了!”文瑞盯着姚琪,声音中透着一丝轻佻。

姚琪冷“哼”一声:“这一定是你和你妹妹文倩搞得鬼,想吓我门儿都没有!”

“你怎么知道文倩是我妹妹?”

“上次你从老家给文倩带了东西,然后让门卫转交,只不过被我给看到了!”姚琪瞥他一眼道:“真搞不明白,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搞得这么神秘干什么!”

“你当然不明白!”天台的门猛地被推开,文倩削瘦的身影站在门口。

“因为我们两个互相爱着对方,本来以为在大学里可以过些不被世俗眼光打搅的生活,谁知道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什么!”姚琪和寇可惊呆的表情来回看着他俩。

“钱呢?”文倩不管她们的惊讶,步伐缓慢地走向姚琪。

姚琪表情躲闪的不敢看文倩:“什么...什么钱,根本不明白你说什么!”

“哼!”文倩冷哼一声继续道:“既然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你自己乱了阵脚,然后把钱”

文倩看向寇可:“那笔钱是我和姚琪从宿管阿姨那里偷的,可是拿回宿舍不久后就失踪了。这件事除了我和她根本没人知道....”她又看向姚琪,柔和的目光中满是愤怒“所以你说,这笔钱到底又被谁偷走了!”

天台上的风声越来越大,文倩将耳鬓的碎发夹在耳后,一步一步缓缓靠近姚琪。

“姚琪,你太贪心了!那么多钱你一个人攥在手里不会不安吗?”

“倩倩,你相信我,钱真的不在我这里。”姚琪语气中透着一丝祈求。

“呵…那你说,难道那笔钱自己长翅膀飞了?姚琪,我文倩最讨厌的就是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你偏偏自己往枪口上撞!”说着,文倩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把小刀。

她手中的刀子在月光下泛着寒光,姚琪害怕的往后躲,声音颤抖的向寇可求救:“小可,救我啊!我真的没骗人!”

月光下,寇可的身影一动不动,像是不曾听到她的呼救一般。

情绪激动的文倩没有察觉到异样,只是举着刀子一步步走向姚琪。

“你现在告诉我钱在哪里,我可能还会放过你。不然,你今晚就会变成被卫诗附体的那个人,我会用刀子插进你的心脏,让你看着自己是怎么死的。”

“我没有骗你,钱真的不在我这里,倩倩,你相信我。。。啊。。。”姚琪不可置信地看着胸口插着的刀子,白色的衬衣被染得一片鲜红。

文倩似乎还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清秀的小脸变得狰狞道:“你真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吗?没关系,我自己会找到的!”

“倩倩,你在做什么!”文瑞震惊地看着情绪失控的妹妹,本以为她只是吓唬姚琪的,可没想到她竟真的在自己面前杀人了。

文倩嘲讽地表情看着倒地的姚琪道:“确实没有什么鬼魂,那都是我和我哥编出来吓唬你的,可是即便如此,还是没查出来你将钱弄去了哪里,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有线索了,只要没有你,我一定能找到它!”

文瑞抱起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姚琪,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倩倩,都说了只要问清楚钱就好了,你怎么能杀人呢!”文瑞一脸痛心的看着妹妹。

文倩眸中的凶狠渐渐淡化,看到姚琪身上的鲜血她才稍稍清醒,脸色闪现出一丝慌恐:“哥,是她,是她一直不肯说的,钱一定在她那里,她就是不想拿出来。”

“钱不在她那里。”沉默已久的寇可突然开口。

文倩和文瑞不明所以地盯着寇可,昏暗中寇可走向文倩。她靠近文倩,然后看向一旁虚弱的姚琪道:“那天你们从宿管阿姨那出来时我看到了,我看着你们抱着一袋东西神色慌张地进了宿舍,可是随后问起你们却什么都不肯说,所以我知道一定有问题。直到那天,我回宿舍,看到姚琪抱着一袋东西匆匆地出了校门,最后发现她将那袋东西交给了咱们经常去的那家奶茶店的老板,我很好奇就借故姚琪生病然后从老板那里将东西拿了出来,没想到竟然是一袋钱。”

“你是说钱在你那里?”文倩一脸的激动。

“没错,所以说,你杀错人了!”寇可一笑,那复杂的笑容让文瑞一阵心慌。

“小可,既然那钱在你那里,你为什么还让我去换宿管阿姨电脑里的视频?”

“哥,闹鬼的事怎么寇可也知道?”文倩瞪了一眼文瑞。

“因为这件事一开始就是小可策划的,她说就是为了用鬼魂之说来吓胆小的姚琪,省的她有工夫去动那笔钱,可是…”他看向寇可“钱既然在你那里,你为什么还要策划这一系列呢?你早点说的话倩倩也不会…也不会向姚琪动手了。”

他不想用‘杀’这个字眼。

“寇可,没想到你竟然也耍我,把钱交出来,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文倩栖身上前。

文瑞一把夺过文倩手中还染着血迹的刀子,将寇可护在身后。

“倩倩,你冷静一点,既然已经知道钱在哪里了,这样不是刚好吗?我们三个将钱分了,总比给外人强!”文瑞按住文倩的肩膀,试图让她清醒一点。

文倩凄惨的冷笑一声道:“果然,你看上了寇可这个贱人,所以打算抛弃我是吗?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不准你这么说小可,和她没关系。你和我本来就不可能在一起,我们这样只会让爸妈伤心,你也该去过正常人的生活。这笔钱我的那一份我不要了,都给你,你好好生活不行吗?”

“好啊文瑞,为了这个贱人你竟然做到这种地步,当初口口声声说‘我们要在一起’难道只是我一个人在坚持吗?你给了我希望此刻却又将它生生摧毁,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着,她冲向寇可,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用力的撕扯,嘴里还不住的喊着:“这个贱人消失了,钱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了。”

文瑞回神后一手拉住寇可,一手扣住文倩的手腕,竭尽全力想让她俩分开,却又足够小心不希望寇可受伤。

“啊----”

拉扯间,一声尖锐的叫声,文倩一个不小心直直摔下了天台。

文瑞胸口一揪,僵硬的愣在原地。半晌后,他颤抖地向天台边缘走去,探着身子看向楼下的空地上,只见文倩身形扭曲的趴在地上,身旁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出一股暗色的液体。

寇可一脸的事不关己,她眼神清冷的看向发愣的文瑞,轻轻地顺了顺被文倩扯乱的头发后一步步向文瑞身后走去。

“她还真是死心眼,不过有一句话她倒是说得不错,钱最后只能是两个人的。”

文瑞闻声刚要回身,只觉得背后被人一撞,直接向楼下倒去。

落地前,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天台上寇可的身影,朦胧的月光下那淡淡的微笑依旧是记忆里自己喜欢的模样。

落地前一刻,他突然看到天台上寇可朦胧的身形背后又出现了一个人影,接着寇可的身影也随着自己刚刚坠落的弧度落下,失去意识前他听到耳畔传来一声闷响,脑海中最后的画面是寇可身后的那个黑影,只是他再也没机会去弄明白,那身影,究竟是谁!

冰冷的夜风晃动着梧桐的枝叶,除去空气中似有若无的淡淡血腥味儿,这宁静平淡的夜晚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翌日,C大的校园里人声鼎沸,警车声救护车声乱作一团,废楼下围观的人群中议论纷纷,乱七八糟的声音中,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响起:“四个人都死了吗?”

“是啊,都死了,楼上还有一个呢!”女同学随声应和道。

突然女同学想起了什么似得皱起了眉,楼上还有一具尸体这个消息除了警察别人是不知道的,自己的消息也是从身为法医的男友那听来的。

她不解的扭头,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渐渐远离了人群,最后消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