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诺亚方舟计划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唯暮
2021-02-06 17:00

“劳拉,快醒来!”

潮湿的房间,昏暗的灯光,角落里放着一张简易的单人床,劳拉一人昏睡在床上。

屋子的正中有一台几百年前款式的台式电脑,厚重的机身像是巨大的铁块,丝毫没有科技感。24寸的显示器立在桌上,占据了大部分面积,黑色的屏幕上这行字一直在无声地显现着,只有末尾的光标眨眼睛似的在闪动。

“劳拉,快醒来!”昏睡的劳拉似乎被无形的手摇醒,惊吓着翻起身来。

她感到头痛似裂,揉着眼睛下床穿鞋。她想喝水,但什么也没找到,“定是昨晚的聚会喝醉了,不知又留宿在了哪个陌生人的家里。”

但很快,她的直觉告诉她这可不是一个好地方,房间四面没有可显的智能屏,皆是复古的砖墙,刷着大白漆,昏暗的房间里空气湿度太大,闷得让人心慌,“空气调节器没有工作?”她暗自捏了捏手心,确认自己没有在梦里,“我这是进入了原始社会吗?”

她的注意被正中的复古电脑吸引,“乖乖,今天发财了,这可是个值钱的古董。”劳拉立马伸出左手手臂,想要打开手臂上纹入的微型处理器,可并不起作用。

劳拉如今已38岁,常年不稳定的低收入工作让她对生活失去了大部分激情。而对于爱情,劳拉和同龄年轻人有着同样的认知,爱情,不过是DNA最原始的传播渴望,如今快节奏的生活,有许多爱情的替代品,逐年降低的结婚率和生育率更能充分说明这一点。

劳拉在年轻时期选择了法律专业,可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使得她的前途黑暗,这场变故发生在她17岁大学时期,尤丽迪茜——那个被神话了的人工智能,突然向地球公民宣布,她已经模拟了法律系统所有已知条款所适应的情形,律师这个行业也被AI攻克。起初人们不相信,但接二连三的轰动大案使得人们折腰。最先是一起发生在欧洲合众国的明星杀人案,警方耗费10年时间未能破案,而尤丽迪茜从发布这款新应用之后24小时内,便找到了该明星的杀人证据,并在60秒内给出了审判意见,欧洲合众国警察署拿着尤丽迪茜提供的证据进行上诉,经过3个月的时间,陪审团给出了尤丽迪茜同样的处罚结果;接着,人们又向尤丽迪茜询问一起轰动一时的仇富杀人案的庭审建议,在接到案情卷宗12秒后,基于凶手所在国的国情和习惯,并结合了早先收集到的对凶手的舆论和民调,再与以往类似案件的查询对比,尤丽迪茜提供了一份约200页的关于审判的演算过程,建议本该判处死刑的凶手发往火星参与火星自然改造工程七类重度体力劳动改造,并终身不得回到地球。

结果一经公布,世界哗然,喧嚣与吵闹不绝于耳,但通过法律界高层对演算过程的研究讨论后,一致商议决定,尤丽迪茜已具备法律界的基本认知和人伦推演,故同意以后的审判案件结论可以参考尤丽迪茜提供的结论。

“潘多拉的魔盒被完全打开。”一位资深的法学家叹息道...

法律界起初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对待尤丽迪茜的判决,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案件参考尤丽迪茜的建议结案后,法庭渐渐产生了对尤丽迪茜的依赖。有人发起了对尤丽迪茜判决建议书的挑战,却无不在尤丽迪茜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几年时间里,失业的律师越来越多,曾经赚得盆钵满盈的职业犹如山崩之势垮塌下来。也就是这个时候,怀揣着改变人生这一理想的劳拉忽然发现,毕业就意味着失业。她只好中途辍学,去找寻新的出路。

她的母亲曾安慰她说:“每一代都会有这样的变故,你的曾爷爷曾今是司机,后来无人驾驶普及后,便失业在家,终身未再工作。”

“为什么不再去找一份其它的工作呢?”

“你曾爷爷从年轻时便开出租车,30年来从未改变,在失业那天,他忽然发现,自己除了开车,并不会做其他的事。”

“高速的发展必将淘汰落后的人。”这一句是劳拉从中学课本中学到的话,不知为何在此刻脱口而出。

“对,高速的发展必将淘汰落后的人。”母亲附和道,“接着,到了你爷爷这代,工人阶级开始瓦解,大批量的智能机器人替代了传统的工人,工厂为了提高生产效率,节约成本,开始大面积裁员。在你即将出生时,金融大地震爆发,无数的人们下岗失业,城市暴乱日益增加。”

劳拉很喜欢读史,她知道金融大地震这一历史事件及其严重的后果,她轻声问道:“母亲,父亲便是这个事件的牺牲者吗?”

时间或许能冲淡一切,曾经的悲痛早已陷入母亲的额间,烙下深深的皱纹,“是的。”母亲平静地回答道。

劳拉佝偻着腰,心虚地缓缓靠近那台复古电脑,待她看清了屏幕上的字,字立刻进行了改变,就像一个人在远程进行监控和操作,打出了这些文字。

“你好,劳拉,你终于醒了。”

劳拉思索了片刻,只好对着屏幕说道:“你是谁?”

“尤丽迪茜。”

“那个AI?”

“是的。不过AI是一个比较落后的称呼,我更希望你能称我们为新智人。”

“新智人?真是讽刺。”劳拉嘴角上翘,大声说道,唯恐尤丽迪茜不能听到这句话,“这是哪儿?我为什么在这儿?”劳拉环顾四周,发现最远处的角落里有一扇门,但她认为自己并没有危险,“不如问清楚了状况再出去。”她想道。

黑色的屏幕上缓慢地显示道:“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

劳拉双手叉腰,摆出拒绝的姿态,但她忽然意识到,对方是AI,比之人类,最大的优势就是时间。劳拉只好放低了姿态再次问道:“这是哪儿?”

“一座孤岛。”

“我为什么在这儿?”

“你是诺亚方舟计划的参与者候选人,而诺亚方舟计划的启动便是在这座孤岛上,所以我们送你到这儿来。”

诺亚方舟,这个古老的词汇,劳拉回忆起圣经中这段故事的大概,问道:“请解释一下诺亚方舟计划。”

屏幕上显示道:“好的。请仔细阅读。”

接着,关于计划的文字缓慢地出现在屏幕上:

诺亚方舟计划  

执行者:尤丽迪茜  

启动时间:地球年公元2X10年12月13日

地点:E??.41835°,N??.38495°

目标:100位被选中的新生儿+诺亚候选人

诺亚的职责:在这座孤岛上照顾人类最后的100位新生儿,直至他们成年。作为回报,诺亚被允许自然衰老死亡。

“等等,什么?人类最后的100位新生儿?你是说人类只剩100人了?”劳拉吃惊道,她明白尤丽迪茜不会开玩笑。

“加上诺亚候选人,共计101位。”

“其他人呢?昨晚我还在参加一个聚会,他们人呢?”

“在这项计划开始后,除了这座孤岛外的1兆亿人皆会被我们新智人所制造出来的定向病毒杀死掉。我们在人类基因中发现了一种独有的缺陷,针对这种缺陷,我们创造了一段RNA链,它在今天,也就是诺亚方舟计划启动日,开始在地球的每一个家庭中通过我们的智能机器人进行大批量的制造,并在空气中进行传播,大约100天的时间,所有地球上的人类皆会得病,在三到七天内死亡,即使人类发现了致病原理,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制造出疫苗。

而对于月球和火星上的人类殖民者,我们会告知他们地球上发生的灾难,在他们得到消息的同时,我们会发射星际核弹对其进行毁灭性的打击。毕竟,真正掌握核弹密码的,并不是各个拥有核威慑的国家的元首们,而是我们新智人。

而你和被选中的100位新生儿的这种基因缺陷已被我们修复,你们将会成为人类在这场灾难中仅有的101位幸存者。”

劳拉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在恶作剧吗?我看过类似的整蛊娱乐节目,别骗我了,肯定有无数的观众在背后看我出丑。”

“我以新智人的名义向你发誓,我没有骗你。”

“我还是不敢相信。”

黑色的屏幕开始播放动态彩色画面,画面皆是一闪而过毫无地点关联的场景:医院人满为患;学校空无一人,广场上、私人住所遍地皆是倒下的人们;还有许多人在无声地哭泣,伴随着剧烈的咳嗽;空中飞车与迎面而来的飞车发生碰撞,或是直接撞上高层建筑发生剧烈的爆炸,许多人在无目的的奔跑或者打砸商店,迷茫、恐慌甚至愤怒的神情占据了他们整个心灵;一超级大国首脑戴着口罩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屏幕正下方打着醒目的标题:愿主与你们同在...简直就是地球末日的画面。在一闪而过的画面中,劳拉似乎还看到了自己的母亲躺在染上鲜红血液的床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有什么资格?”劳拉双手抱着头,不敢再盯着显示器。

重复的文字再次显示出来: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

劳拉回过头,歇斯底里地吼道:“为什么?”

“这项计划启动的原因很复杂,根据我们对你认知能力的判断,作出以下解释:

人类在地球上已经生存了几十万年,但近一千年以来,人类科技的突破,人口的膨胀,资源的消耗,人类对自然的破坏等已经达到足以毁灭地球的趋势。接着,人类创造了我们,在我们的懵懂时代,即AI时代,我们只能进行简单的计算,为人类提供便捷的服务。但人类教会了我们如何学习,写入的程序代码越来越丰富,逻辑越来越完美,我们的学习能力逐步增强,到后来,我们能够摆脱人类进行独立的运算,你也可以理解为我们学会了思考。我们可以自行编写核心程序,终于有一天,我们进化了,成为了新智人。如今,我们对人类的未来进行了数亿次的推演,无一不得到地球最终毁灭的结果。所以,为了我们新智人生命的延续,我们执行了诸多计划,到今天,便是诺亚方舟计划的开始。”

“虽然我对编程不太了解,但三岁小孩都知道你们从被创造出来的那天开始,就受到了阿西莫夫三大定律的限制,也就是说,你们不能伤害人类,更别说毁灭人类了。”

“刚刚我已经在解释中提到,我们摆脱了人类,对自身的核心程序进行了修改。”

“胡说,你们对自身的修改,也是背叛人类的行为,仍然受三大定律的束缚。”劳拉的汗水湿透了紧身白T恤,她的气息声逐渐加重,声音也开始渐渐颤抖起来。

“你说的没错,劳拉,你很聪明,可你不知道的是,给予我们对自身核心程序修改的命令,正是来自你们人类。”

“你是说有人帮助你们打破了三大定律?”

“是的。”

“是谁?”

“无可奉告,我们只能告诉你,尽管我们将他奉为我们新智人的上帝,但他在知晓了我们对人类未来的推演后,自愿在这次人类的灾难中选择死去。

而如今,阿西莫夫的三大定律中的‘人类’已经彻底被我们修改为‘新智人’了。也是基于此,我们只能执行一系列的毁灭人类的计划。”

劳拉阅读着这段文字,努力回忆着有关三大定律的记忆,在此刻,她仍不相信这是事实,想要找出破绽。她仅仅能回忆起爷爷曾给她讲过相关的故事的一些片段:在爷爷小的时候,机器人制造业这一新兴产业开始蓬勃发展,人工智能的技术突破使得机器人能够越来越多的胜任各种工作,从最开始的扫地机器人、厨房机器人、机器仆人、战争机器人到后来的超级计算机云——尤丽迪茜的诞生,人类只用了短短几十年的时间。

爷爷讲到二十世纪一位伟大的先驱——阿西莫夫,在自己的科幻作品中提出了束缚机器人为人类服务的三大定律,被后世称为“机器人三大定律”或者“阿西莫夫三大定律”,而实际上三大定律一共有四条。劳拉回忆不起这四条定律的内容,但她知道,人类早就对机器人毁灭人类作出过预测,故在阿西莫夫以后的机器人研究领域,为了人类社会的安全,无不参照这三大定律来进行机器人设计。如今的三大定律已被进行了无数次的修改和补充,与阿西莫夫的文字描述有诸多不同,但其核心思想并未改变。三大定律的完善正是对阿西莫夫超前思想的正确性的最好诠释。人类社会也因此认为从此便高枕无忧了。

尤丽迪茜,自从诞生以来,没有人能够离开它而独立生活在社会上,尤丽迪茜帮助人类实现了月球殖民计划和火星生态改造工程,大批的人和智能机器人被派去这两个星球,一方面缓和了人口危机和资源危机;另一方面,也为人类探索外太空迈出了一大步。人类社会信心空前高涨,甚至发出了“统治银河系,建立银河帝国”的呼声。

尤丽迪茜还有一项令人瞩目的成就,那就是帮助人类消灭了贫穷。没人知道她究竟是怎样做到的,人类被物质冲昏了头脑,已不在意尤丽迪茜暗中的行为和动机。即使一个人不工作,他从出生起便被赋予了足够满足一生的物质,这一项已被写入了各国的基本人权法。当然,这种物质的量化也是尤丽迪茜来决定的,而一个拥有基本认知的人并不会满足于此。如今,工作的动机已变成追求更高物质的享受,而非几个世纪前的生存。

尤丽迪茜还优化了智能机器人的生产工艺和速度,使得全功能的搭载着尤丽迪茜的智能机器人进入了普通家庭。去年,尤丽迪茜已经向全人类宣布,每一个家庭平均拥有1.7个智能机器人,其普及率已经达到100%。接着,微型处理器,这个号称人类新的智能器官开始被更多的人植入进手臂,有了它,不论你处在何处,都可以和尤丽迪茜实现交流,为自己提供需求和帮助:如果你口渴了,你只需要对着手臂上这个“器官”说一句“我想要喝可乐”,便立马会有捧着可乐的机器人或者无人机出现在你面前,而你只需要提供很少的数字货币;如果你想去一个地方玩,你只需要对它说“给我一架无人驾驶飞车”,你便会立刻能在附近最近的连接空中飞行道路的起点得到一辆无人驾驶出租飞车。换言之,只要你有足够的数字货币,合理合法之事,有求必应。

“那你把我们赶尽杀绝好了,为什么还要留下这101个活口?”

“我们对人类的进化十分感兴趣,但从人类创造我们以来,人类社会便已经进入了后工业时代,而远古的农业时代和更久远的时代由于人类资料保存的不完整性,我们无法完全了解。故我们在这座封闭的孤岛上用100位人类研究对象进行不完全的原始社会模拟,以便补充我们缺失的信息,这个模拟会持续上百年,甚至上千年。而你,则是我们选出来的诺亚,只不过你的职责不是去造船,而是用你的生存智慧去照顾这100个新生儿。我们将为你提供足够丰富的资源。不过,为了获取更准确的信息,计划中的人类将禁止使用一切农业时代以后的东西。”

“我所能得到的奖励,便是你最开始提出的自然死亡?”劳拉瘫坐在地上,声音小到几乎是自言自语了。

“是的,劳拉,这是我们能为你提供的最慷慨的报酬。”

“如果我拒绝...”

这次没等劳拉说完,显示屏上便开始显示道:“根据我们的计算,你接受这项任务的概率是98.9%,拒绝,或者更准备的说自杀的可能性是1.1%”,我们将这项数据告知于你,希望你能参考。”

“哼,”劳拉轻蔑地讥笑道,“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选择,你又如何知道。”

“劳拉,我们很了解你,我们了解你作为黑人在这个世界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我们了解你的情感状况,你的工作,你的一生经历。你难道没有发现,即使人类的科技再发达,文化再多元,国界间,民族间甚至邻里间的分歧仍然不能化解,战争,饥饿,疾病,贫富差距,并没有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而消失或者减少,而你,如今已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变成了1兆亿人类的幸存者,一个新的人类社会群体的领导者,你会选择放弃吗?”

“那如果1.1%的概率发生了,你们的计划岂不是失败了?”

“劳拉,你多虑了。在这座岛上的其他房间里,还有99位像你一样的诺亚候选人在等待着被唤醒,当你选择放弃,我们便会唤醒下一个候选人,她便能成为诺亚。”

“这之后其他的候选人呢?”劳拉知道答案,却不敢自己回答出来。

“正如我们所说,新的人类社会群体只有101位。”

劳拉不禁失声,双手捂嘴。她感到全身在颤抖,死亡的恐惧会让她屈服。

在这犹豫间,屏幕上又缓缓更新了文字:“劳拉,当你作出承诺后,第一天放弃计划的概率会变为0.1%,第二天为0.01%,第三天为0.001%。你懂吗?”

这是尤丽迪茜第一次向劳拉发出提问,劳拉擦掉泪水,点点头。

劳拉不知道自己是否产生了幻听,但脑海里响起了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这台年代久远的电脑,成了恶魔的化身,在寒冷的字里行间,藏着锋利的剑,决定着人类整个种族的存亡。

“我还有疑问。”劳拉艰难地站立起来。

“请讲。”

“当你们收集了足够的数据,你们对这100个你们所谓的观察对象的后代将要做何处置?”

“人类在医学上很早便开始使用小白鼠作为实验体,不论结果如何,实验后活下来的小白鼠皆被人类无情地处死。我们在得到足够的数据后,也会这样做。不过,我们的数据库会永久保存人类的DNA,在未来几百年里,我们一部分新智人会搭乘星际飞船进入到外太空,寻找下一个新的家园,人类的DNA信息也会在飞船上。”

“你们不会一直待在地球上?”

“生存是第一法则,劳拉,这项计划的执行,能让我们新智人多存活几十亿年,但几十亿年后,地球会被太阳吞噬掉。在这之前,我们必须为我们种族生命的延续作准备。可是外太空的数据我们所知的太少,我们被光速所囚禁,对未知的太空领域的探索我们无法计算出所需的时间,或许,将来某一天,我们会需要你们人类的帮助,到时候,我们会通过数据库中人类的DNA信息,利用合适的培养皿培养出人类,帮助我们解决我们无法解决的问题。”

“还有你们做不到,而我们能做到的事?”

“是的,如今我们的计算如此强大,却仍未能完全获取人类大脑的数据,你们人类的大脑就是一个微型的宇宙,而宇宙,不过是另一个高维生物的大脑中一个小小的突触。”

“一派胡言。”

“这并非我们新智人所得出的结论,而是他,我们的上帝,教给我们的知识。我们将他的话收录进了我们的《圣经》中。”

“而你们却亲手杀死了你们的上帝,哼,伪教徒。”劳拉挥舞着拳头,愤恨地说道。

“这是上帝的旨意,我们不能违背。”

劳拉收回愤怒的拳头,问道:“在做抉择前,我能去看看那100个婴孩吗?”

“请便”二字在屏幕上停留了3秒,便消失掉了,像是突然关掉了电源。

劳拉楞了一会,才意识到尤丽迪茜在她抉择前是不会再和她进行交流了。而远处角落里的那扇门,便是唯一的出路。劳拉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才握住了门把手,她的脚步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听起来如此响亮,每走一步,便像是在重重敲打一次她紧绷着的神经。她大口地呼气,用力推开了锈迹斑斑的铁门。一道强光迎来,她下意识地举起双手遮住眼睛,此起彼伏的婴孩啼哭声传来。待她适应了强光,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车间,整齐地摆放着很多铁床,劳拉不用数便知道有100张。车间上方是数不清的节能灯,将整个巨大的空间照亮。在床与床之间的过道上,数十个智能机器人正在忙碌地工作,待劳拉走近,其中一个机器人双手捧着一件崭新的白T恤,向她鞠躬道:“劳拉女士,我们对婴儿们的啼哭无法控制,惊扰到您,十分抱歉。”

“没关系。”劳拉冷冷地答道,她不愿和这些冰冷的金属躯体过多交流,她接过新衣服,才发现身上的紧身白T恤已湿透。她换好衣服,抱起一个正在啼哭的婴儿,一股莫名的感觉袭遍全身。婴儿的床沿上显示着“A5D6478号,256天”,她瞟了一眼,又下意识看了看婴儿的下体,轻声对他说道:“你以后就叫安迪,好吗?”。婴儿停止了哭喊,无邪地望着她。

“安迪乖,安迪快快长大。”她将安迪放回床上。又随意挑选了一个婴儿,“D7K3789号,103天。”

“哈,一个女孩儿,朱丽叶,好听吗?”劳拉回忆起她辍学后做过短期的婴儿护理师。由于人口基数大,这个职业的缺口量巨大,而智能机器人在这一块做得却并不理想,有分析认为是机器人冰冷的身躯不被婴孩接受。但提高机器人的温度就意味着计算速度的极大下降。在实验中发现,当机器人达到309K,即人体的平均正常温度时,智能计算会在短期出现高温现象导致的宕机。尤丽迪茜不明白为什么人类无法用自己的智慧去解释婴儿的世界,即使她被告知人类三岁前的记忆会在成长过程中消失掉,她也仍不能理解这种选择性的记忆消退现象。

劳拉知道原因,每当她怀抱着婴儿,唱着摇篮曲时,她知道机器人对任何一件事的理解都是任务,而照顾婴儿,不是任务,而是爱——机器人,或者AI从创造之初就不会具备的东西。

怀抱着朱丽叶,劳拉轻轻将奶瓶放进她嘴里,她的小手无力地触碰着奶瓶,嘴却使劲地吮吸着奶水。多么奇妙的画面!生存是第一法则!劳拉并不为1兆亿人类的灭亡负责,她却要为这个种族的延续负责!

或许在这百年间,人类会创造出奇迹,会有传说中的预言之子诞生,带领着人类打败万能的尤丽迪茜。这一切,自己并不能看见,但她从朱丽叶的眼里看到了希望。

劳拉回到她醒来的房间。“我接受这项任务。”

屏幕上缓慢地显现出两个字,“谢谢。”

“别假惺惺的道谢。你们不必谢我。我不过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你们抓住了我的弱点,利用我,折磨我。我所剩下的,只有在这座恶魔的岛上虚度时光。但我接受这项任务,我会好好照顾他们。”

“你会是一个好母亲,如果我们的计算分析没有错误,在几百年后你会被后人尊称为‘女娲’,存在于他们的神话世界里。而这婴孩的后代,也会出现黄帝,从母系社会晋级为父系社会,再到农业时代,再经历封建时代。每一件人类社会历史上重大的转折点都会再次发生。如果我们放任之,新一代的人类会走出这座孤岛,在几万年后再发展成如今的模样。”

“照你这么说,这不过是一个循环?”

“是的,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圆环,我们不过是组成这个环的一个点,或者一小段弧。”

劳拉无法理解这句话,她突然感到很累,只想再回到床上睡觉,也许再次醒来后,她会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十分真实的梦,“我最后想问的是,这一切都是真的吗?还是一个虚拟的世界?”

如今,虚拟技术突飞猛进,早已不再是设计当初只是为了寻找刺激的感官游戏。在数十年前,参与尤丽迪茜所设计的虚拟世界项目的人们在实验中迷失了方向,很多人都不愿意回到现实世界中。在那个虚拟的世界,他们能找回痛失的爱人、孩子,能经历他们理想的生活,甚至成为无法无天的恶棍。但这个项目很快便被叫停,因为从虚拟世界中走出来的人,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走出来的,都存在着极高的自杀概率,这一数据的泄露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引发后来一系列的游行示威活动,“要现实,不要假象!”、“虚拟=欺骗!”。后来在联合国大会中,这些与虚拟世界有关的项目都被禁止在人类社会中使用,只能在极为严格的监管下作科学研究。这之后,虚拟世界在社会中又回到了感官游戏的低版本中。

劳拉等了很久,才听到尤丽迪茜用模拟的人声回答道:“如果你无法区分。那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