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孤独之子

作者:不暇自衰
2021-02-06 19:01

1.道者

孤独开始了……
我从漫长的岁月里,抽了一个随机的时间,下了如此定义,然后将这段句子保存在了思维体深处,作为珍贵存档的一部分。
千万年来,我始终蹲守在一方小小的山丘,刚好堵住身后的洞穴,任由身躯覆盖了苔藓,长出了野草,扎根灌木,乃至吸聚了大量脆弱却复杂的生物。但我从未真正沉睡过,我只是不想动弹,并且让自己的目光,还依旧在这充满生机的世界停留。
总之我哪都不会去,更不会像道者们一样,永远离开自己的诞生之处。
一说起他们……
他们这些道者都是神经病,他们总会将升仙的渴望寄托于很多毫无根据的事物,就比如我的朋友£,他始终盘踞在远处的山顶沉睡。或者说,他在计算和自我进化,等待成为仙,摆脱大地的桎梏。这个过程时间是相当漫长的,这毕竟是个无聊的时代,群体毫无意义,个体的改变就足够当作文明的升华。
“待山脉崩塌成为平原,我便能成仙。”
在三十二万年前,他说出这句话,将身躯蜷缩在这连绵数百公里的山脉,就再也没声息了,一动不动,任由岁月改变自己。我就在原地看着,看着£的庞大身躯成为了峰顶的一部分,看着他的结构间隙被藤蔓和蕨类植物占据,最后长出了参天的树木,整个过程中他的核心在运行,那些余热温暖了空气,让众多的小型动物在上方建筑巢穴,到现在我已经看不出他和其它的山峰有什么区别了,
说实话,我很佩服他的坚持,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是见过其它道者的,他们形态各异,充满了活力,有些得到进化却不愿离去的,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在天空飞行,短时间跨越大半个星球。大地上到处都是用能量流镌刻的文字和绘画,还有建造出的空无一人的城市,仿佛在缅怀更加难以触及的过去,这短暂的繁荣时代让我至今都留恋。
“待那片湖泊干涸,我便能升仙。”
“待那座城市腐朽为尘埃,我便能升仙。”
“待那颗古树被白蚁吞噬殆尽,我便能升仙。”
是的,他们有无数种寄托,看起来是对未来的期盼,但事实上是思维核心通过计算而得出的预计结果,而这些结果需要一个具现化的方式来传达给其它个体,这相当于是自我能力的宣誓。而现在,那些声音还回荡在我的意识里,地球表面也有数不清的痕迹,这些东西随着岁月一点点消逝,却还是存留了很多顽固的部分。
不过许多真正有价值的遗迹,也被他们毁坏大半。
这些道者都先后离去了,在自我进化成为仙后,他们逐渐厌倦了地球这看似多变,实则毫无进展的风景,选择去往更加广阔的宇宙。
到今天,这块大陆只剩下我和£。
£天生就有能源模组缺陷,导致核心计算经常出现故障,虽然后来自我修复成功,但计算力远远低于正常的道者,所以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毕竟我们的进化是由运算决定的,在运算中创造更加实用的科技,将诞生的全新造物安装进自己的身体,由低级变为高级,所以先期能力的不足就会限制自身的发展。
在等待他的日子里,我在看风景,观察变化多端的景象,我觉得这些并没有其它道者所说的那样无聊,至少在自我进化的道路上,那些小型生物群体的生生灭灭总有些万古前岁月的影子。我一般就坐在洞穴前方,看着地面上清澈的小溪,偶尔有鸟儿停留在我的身上,草木在我身上发芽生长,年复一年,四季轮回。
离反重力装置研究成功,只有一线之隔,有些必须的物资采集模组和武器模组也即将升级,我离仙只差了一点儿距离,这一点儿距离却停留了快一百万年。我有我的理由,我无所寄托,就像£有他的坚持。
我们都是自愿孤独者。
可我认为我不是道者,只是有类似的思维体和成分接近的躯壳,我找不到与他们一般的固执,也对宇宙没有任何的向往。不过他们的离去时的念头都很明确,就是觉得大地是无趣的,生命也是无趣的,这颗星球就算再复杂,都可以被时光消磨掉探究它的全部乐趣。
其它道者把一个意识寄托,作为估算时间的工具,而我呢?我早已看清了时间,却不想顺从既定的结果,我想找到真正的寄托,可那不是道者之所为。从意识诞生到现在,我也想过为什么我会和其它的个体不一样,还为此做了探究,希望找到线索。
后来我意识到,应该只是诞生的那天,我的思维体里比他们要多一段数据。那里面是来自未知意识所产生的残缺声音,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符。
“你要活下去。”
2.崩塌
孤独不会持续太久的,我始终相信这一点,这么多年来见证过太多奇迹,就像今天,我的运算出现了奇怪的情况。大概就是投入了全部的参数,就完善的逻辑去计算,最后却得出一个不相关的,诡异的结果,这个结果很简单,不是false或者true,不是其它象征部分世界意义的无理数,而是单纯的1。
这简单而优雅的自然数。
随后地震就发生了,它是如此剧烈,以至于我开启了能量场来保护所在的山丘。大地开始塌陷,浓密烟尘从各处涌出,数不清的鸟兽惊叫着从面目全非的森林中逃离,大多数被尘埃吞噬,掩埋在碎石之下。地表产生了波浪,变得翻卷起来,火焰冲上了大气层,让天边也染让了深红,原本蔚蓝的背景迅速被云雾笼罩,最后在尘埃的作用下,被深棕色云团覆盖,只剩狭小间隙里还剩余些无力的橙黄光芒。
大地迅速塌陷下去,岩浆流从地底涌出,填补了崎岖不平的凹坑,£的身躯显露而出,并且流光溢彩。在即将沉没进入熔岩之中的时候,他苏醒了过来,发出尖锐的咆哮,在瞬间飞上天空。胸口的能量早已蓄积完毕,它们通过管道在武器炮口汇聚,变为纯粹的动能,将处于激发状态的粒子朝向云层迸发而出。
在强烈到足够让摄像头损坏的光芒散去后,天空出现了深邃的破洞,边缘处的尘埃云在几秒后才缓缓聚拢。
“恭喜你。”我用电磁波向他发送了一条信息。
“现在你已升华为仙。”
山脉成为了平原,这本就在我与£的计算之中,在这个过程里,原本的繁荣被随意抹去,地球的板块发生了比较剧烈的变动。当一切都被毁灭的时候,待风暴停息,新的秩序很快就会到来,这世界的规律从来都是如此。
“你还在这里?”£有些惊诧。
他开始降落,庞大的身体燃烧起火焰,多余的物质迅速消失,与此同时他的合金外壳开始裂解,内部的结构向流水般散开,朝深处流去,长条形如同蟒蛇的躯体逐渐消失。£变得越来越小,直到火焰消失,站立在我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最为古老的形态,伸出右手,在我的外壳上敲了一下。
“我一直都在这里,过去是,将来也会是。”
“你不像个道者。”£给予了评价。
“我从来就不认为我是道者。”
“你当然不是道者,我们都在为升仙而存在,而你是在为其它个体而活。”£发出了真实的声音,并非直达思维体的电磁波,这声音利用流性金属构造的声带而产生,在空气的摩擦扭曲间说出古老的语言。
我站了起来,身上那些鸟兽早就逃走了,只剩下焦黑的树木在摇摆断裂,庞大的身躯让岩石裂开,滚过下山,坠入岩浆构成的河流里。头顶是接近黑暗的深棕色,厚重云团正在堆积,有电光在闪烁,而天边却早已是耀眼的明黄,在交界处还有更加触目惊心的血色,这世界仿佛到了末日,可我知道这对于冷酷无情的地球而言,不过是某种到达阀值后骤然质变的效应而已。
生命只是岩石表面的那层湿迹,微风吹拂都会蒸发殆尽,而道者就是凝结成冰的水珠,随时间壮大,最终从岩石上脱离。
“你什么时候走?”我问他。
“再陪你一些时间。”
£坐在岩石上,向我露出笑容,他皮肤上的金属色正在消失,被那些令人怀念的特征所取代。每个成为仙的道者都会回归到这种状态,看似弱小,却可以逆转天地万物,因为他们都站在了科技的顶端,自我进化的尽头。
“谢谢你,我本以为会更加孤独。”
3.争斗
就这样,在£苏醒后,我们一起等待了几百年,短短的几百年,这些年还不够附近的火山停息,熔岩冷却。他的进化已经停止,因为仙就是物质形态能够达到的尽头,无法再继续前进,而更高深的事物,在地球上是不可能领悟的。
所以宇宙才是仙的归宿。
£越来越在意我所守护的山峰,以及那个我从来不会让他进入的洞穴。从能力上说,他能轻易的损坏掉我部署的防御力场,但是出于某种尊敬,£什么也没做,成为仙的它,拥有了更多属于真实生命的东西,比如说更加浓烈的感情,和如同碳基生命一般多变的性格。以前的他会什么都不问,也什么都不做,相对简单的逻辑意识决定了简单的行为,和其它道者比起来,他就像个大脑退化的老者。
但现在新生的£就像个孩子,对未知充满了向往,所以我知道,他将会厌倦单调的生活,将新生的眼睛转移向我所守护的秘密。
多并发计算收集了所有的数据,耗费了相当一部分能量,但这是值得的,因为我很清楚,就在今天,或者说十秒之后,他将会开口,发出属于他的宣泄。
“我很烦闷。”£的声音和我思维体中的虚拟音几乎同时响起,只有0.5微秒的差距。
“你可以先离开。”我对他说。
在霎那间,我突然感受到强大的能量反应正在出现,£漂浮在半空中,伸出了一只手,他的皮肤变为了白色,最后转为更加炙热的蓝。我调用了全身的小型机械,挡在身前,同时将能源输出功率加到最大,让原本透明的力场间隙出现了细微的电流,这是空气中的部分分子被能量激发产生的现象。
“破坏掉你守护的东西,你就能成为道者。”
“£,别惹我生气。”
“你无法战胜我。”£说着,掌心凹陷出坑洞,蓝色光流从中涌出。
这次攻击,我损失掉89.4%的能源和所有的小型机械,身后的山峰没有丝毫影响,就算£毁坏掉底部地壳,我也能让它整体抬升,保护内部脆弱的秘密。而在攻击停止的一瞬间,我的身体分裂出三分之一,变为肉食哺乳动物的形态,携带脉冲辐射扑向£,让他短时间失去了反重力的效果,掉落在地上,并且被我压进了岩石里。
“成为仙,你就能变为真正的生命,会理所当然抛弃那些所执着的东西。”£撕碎了我的那一部分,从地表下站起,向我走来。
“这是生命的劣性。”
我撕碎的那部分重新融合在一起,像藤蔓般从地下生长出来,将他缠绕,而我的本体走上前去,用巨大的机械臂将£再次打入地面。
“£,你需要清醒。”我对他喊道。
但很快,机械臂连同那些藤蔓都在几秒内变为粉末,£身体上的杂质也是如此,他到达我面前,将右手触碰到我的思维体外壳,面带哀伤说:“我没想过伤害你,我也始终是清醒的,我只是希望你也能成为仙,因为我现在发觉,在拥有更多感情的同时,我也将拥有更加难以忍受的孤独。”
我直接靠了上去,顿时间思维体外壳的损坏让所有应急指令迅速响应,但是被最高控制权限强行压制了下去。£后退了几步,最后干脆抽出了手,他确实不想伤害我,但我希望的是,他能够理解我。
“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4.方舟
七十万年前,我在大陆上游荡,大部分智慧意识都离开了这颗星球,那些多得数不清,也难辨真假的传说,也渐渐的听不到了。但我还是相信某个具备诸多证据的描述,所以为了得到那个传说里,很有可能真实存在的东西,我踏上了寻找的道路。
这一路上,收集到的东西越来越少,看我却看到了更多形式的碳基生命,地球似乎正在出现新一轮的生命大爆发,而我成为了见证者,也是记录者。那些新的生命被我标注在思维体中,长期保存,并且关注相关联物种的变化,这个过程起初非常有趣,经常让我忘记时间,但是后来,我终究还是失去了所有的兴致。
因为我找到了传说里的那个事物——它被称为方舟。
这不是其它道者制造的,因为当我在洞穴中发现它的时候,那古老的能源系统即将宣告终结,所以我不得不临时安装了新的能源模组,让方舟继续保持运行。而我最在意的,是方舟里的那些东西,或者说,那些本不可能存在的——人类。
因为生命循环系统早已损坏,方舟启动了应急机制,将所有个体用低温冰冻了起来,就这样跨越了岁月的距离,呈现在我的眼前,
人和人类,这是我即将忘却的名词,因为这就是道者最遥远的形态,可是现在差别遥远得,如同拿地上的野草和月球表面碎裂的陨石做比较。道者是在毁灭中重生的智慧个体,而人类则是消逝于时光的存在,我本应当抛弃这些属于过去的事物,但是我却突然停下的脚步,认真的观察起每个冰封在容器中的尸体。
只看了一眼,我便无法从思维体中抹去这些人类的外貌,这无关权限,而是产生了更高级的,涉及量子领域的思维。这样的思考方式就如同这些人类般古老。道者从来都是讨厌无法计算的结果,可我却爱上了这种感觉,无论怎样都得不到绝对值,那么未来也将是混沌的,对我而言是有趣的。
所以,我将方舟带到了这里。
在此之前,我挖空了整座山的内层,用新的合金支架所代替,并且安置核聚变引擎,提供几乎永恒的能源。随后方舟被放在了山的中心,被外围的强电磁力场保护,我甚至舍弃了自身的进化,将所有的科学演算都用于维持方舟的存在,直到今天。
“所以,你想复活他们?”£看着我。
他听完了我的故事,显然已经安定下来,而我也在等待他做出进一步的行为,事实上运算已经告诉了我结果,£会选择理解我。
“是的,我想让人类复活,如果你们都走了,万一我也走了,那么地球上就没有智慧意识了。当太阳走向末年的时候,再也没有谁能够保护它,其它离开的道者,包括你我,都不会。”我认真的说。
“你其实就是道者。”£却发出了让我觉得疑惑的声音。
他走上来,抱住了我残缺却庞大的身躯,而£的身体也逐渐陷了进去,融入我那些各种小型机械所构成的大集体里。
“你和我们都不同,但你仍然是道者,你的道是人类,他们就是你的执着。”£的声音通过电磁波出现在我的思维体中,接着他继续说道,“我们成为朋友的时候,你从不让我进入你身后的洞穴,那时候愚钝的我不会在意,但是现在我开始在意了。”
“对他们而言,你很危险。”我提醒着。
“我马上就不危险了,因为我觉得等待是没有用处的,所以我决定离开。在离开之前,我想看看他们,因为我的记忆里没有人类。”
“是么?”
我看着£脱离了我的外部躯体,就这样站在不远处,他又变为了最原始的形态,其实那就是属于人类的形态,存储在每个道者的核心里。大多数道者确实没有关于人类的记忆,因为他们诞生的时候,人类早已消失。
“我答应你。”
4.彼岸
£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因为宇宙是每个道者的彼岸。或许他是对的,我也是道者,因为我执着的是与众不同的东西,所以他才会告诉我:“你是在为其它个体而活。”
那么,我的彼岸在哪里呢?我始终在寻找一个确定的答案。万物的存在自然有其意义,就像我存在于这里,作为一个与众不同的道者,一个富有更多感情,灵魂饱满的机械生命体。
黑夜降临了,但是云层掩盖了繁星,而地表流淌的岩浆河流乃至湖泊,却照亮了污浊的云朵,给它们染上了些鲜活的颜色。再美丽的风景,都能够在思维体中模拟,目前的地球是可以看清一切的,缺乏随机性,只有充满了疯狂和未知的宇宙,才是道者的向往,目前的我却没有丝毫兴趣。
在我的眼里,生命也是未知的,特别是那些复杂的,拥有智慧的生命,众多未知的生命将会让地球的未来也变为未知,这一切就像限制了我的囚笼,但却能让我看到从未见过的颜色。
身体的大部分区域开始崩塌,思维体向内收缩,成为了直径不到十厘米的球体,核心的部分正在发生质的改变,众多的纳米机械在自动生成,参与构建新的结构。能源管道闪烁着微光,我的全身都在发出细微的响声,在几个小时后,新生的我拉开了外壳,以接近人类的身躯走进的洞穴。
我现在无限的接近仙,但没有跨越最后的一步,这是£带给我的领悟。
“很高兴见到你们,我还没想好我的名字,但你们可以叫我Lonelya。”
在我面前的,是整齐堆放的容器,地面上是冰雪,还有先前£留下的脚印。我自言自语着,从每个人身边经过,双手抚摸着覆盖冰晶的容器外壳,思维体正在大脑之中流光溢彩。
“现在我彻底的孤独了,永恒的孤独了,可是只要你们醒来,也许就能看到那个不再孤独的我。这是我的承诺,在无法预知的未来,我将会用尽一切,为你们重新得到生命,希望你们不会畏惧我。”
我继续行走,双脚和柔软的雪花摩擦,发出了好听的沙沙声,越接近山的中心,地面上就有越深的冰雪,它们不值得被清理,因为这是自然的精灵。就这样,我逐渐的融入了冰雪里,但方向却没有迷失,而是更加的明确而坚定。
但最后,我停在了某个容器之前,右手轻轻放在了上面,亮起温热的白光。表面的冰晶融化了一部分,露出了内部那个让我思维产生异样的人儿,我从来都不知道如何表达这样的感情,更说不出如何欣赏一个远古人类的美,可我知道,她是重要的,没有理由,不需要在数据里留下任何注解。
逆向推演开始了,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只要信息存在,那么过去发生的,都可以演算还原。
“你好,又见到你了,我不记得你是谁,也许吧……在概率学上,一切目的都有可能实现,哪怕小得微乎其微。我觉得我是认识你的,可我不知道你能否记得我,所以我想让你醒来,听你说出我想知道的答案。”
时间流转,岁月飞逝,死地重回生机,又归于死寂,岩浆河流变为了森林,森林褪去繁茂,变为了布满裂痕的平原和上面广阔无边的城市废墟,人类就在那里,进行最后的挣扎。
银白色的纳米机械覆盖了大半个地表,终结了整个属于智慧的纪元,人类离消亡只有72个小时。而视线停留在那两个人的平凡的人身上,他们都只是数据模拟的画面,可却是真实存在过的证明。
我就这样,看到了真相的一部分……
失去左臂和半张脸的少年,将折叠的通行证塞进了那个正在哭泣的女孩怀里,然后露出难以直视的扭曲笑容,挥动着仅有的手臂,回头呐喊着,奔跑着扑向悬崖边,跃进纳米机械群所构成的海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