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我失去了灵魂

作者:书童
2021-02-07 21:00

1.

晚上十一点,我坐在警察局值班室, 看着外面的文职人员拿着报告来回跑动。

十二月的天气让我这个体格并不瘦弱的人不得已裹紧自己的衣服,值班室的空调在前几日终于寿终正寝,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不知道珍丽愿不愿意和我去看电影。

当我正想到手里握着珍丽的小手,她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们坐在软软的床上。

嘎吱!嘭的一声!

“噢!见鬼,杰瑞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我很愤怒,如果没有这扇玻璃,这个冬天在值班室的我注定不会好过。

“啊,你看我不是故意的!”杰瑞伸出双手解释自己并不是想要将窗子上的玻璃打碎。

我像一个愤怒的公牛,尽管心中恨不得将窗户外的杰瑞提起来丢进附近的宝蓝河中,但是我知道我并不能这么做。

“说吧,该死的杂碎,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冷风突然从窗外钻了进来,我赶紧转身从衣柜里拿了件大衣,顺便问道。

杰瑞的口音接近西部,说话总是含糊不清,哪怕他很有当小白脸的资本,但是在偏远的小镇可能没有几个人会为他的屁股掏钱,我随意的想着看向杰瑞。

“克里斯,刚刚那件事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杰瑞嘴角牵扯一下,诚恳的看着我。

很牵强的解释不是吗?我摆了摆手“那你就赶紧说是因为什么让你过来打开我的窗户,并他妈的打扰了我的美梦。”

“刚刚有人打紧急呼叫过来,女性,她的声音很小,像是压着嗓子在撕咬什么,你知道的,今天是平安夜,值班室只有你一个。所以需要你去看看。”杰瑞用自己独特的西部口音,将事情阐述给我。

“好的,把地址发到我手机上。”我已经转身开始收拾车钥匙和配枪。

衣柜前面放着全身镜,当我走过去准备整理自己衣服的时候,外面的月光从地上的玻璃碎片照出一块不大的倒影,映射在我眼睛上。

2.

窗户外的杰瑞转身离开时的一瞬间露出了呆滞的笑容,我确信我没有看错,上半张脸被高高的帽子隐隐挡住,下半张脸露在外面,在转身的一瞬间脸部肌肉牵扯嘴角划出一丝弧度。

我觉得他今天不正常,杰瑞并不是一个喜欢去强行打开别人玻璃的人,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或许他和大他十岁的女朋友分手了?

可能是他技术不好吧,我充满恶意的想着,将自己的配枪放在腰间,走向外面的停车场。

车里的暖气让我整个人变的放松下来,寒冷的冬天总是让人浑身僵硬像生锈的机器一样。

路上车辆稀少,在这个时候谁不是在过平安夜呢,只有像我这种为生活奔波的人还在工作吧,我漫无目的的想着。

目的地在罗丽达公寓,那里在小镇和去往大城市的中间枢纽,经常是跑夜车和长途车的休憩地点,附近衍生了很多酒馆和快餐店等服务。

手机的冷光幽幽照在我的脸上,瘦削的脸庞,眼睛狭小,头发在后面紧紧的梳着。

我想起杰瑞给我说的话,像是在低声撕咬着什么东西。

她可能被人绑架了,我如是想到,但是如果被绑架,绑匪怎么可能打电话给警局呢,这明显并不符合常理。

我在警局干了也有四五年了,案件大大小小也经历的不少,在值班室的日子平均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杀人强奸抢劫这些恶劣事件,其中不乏有我的身影。

虽然我早已遗忘我的过去,当初去大城市的医院检查脑部的时候说我大脑里面有一根生锈的钉子,这怎么可能?如果我大脑里装着一颗钉子我怎么能活到现在呢?我想这是他们骗我的。

罗丽达公寓零零散散的亮着几盏灯光,大雪刚刚消融,正是最冷的时候,附近的酒馆和快餐大多数都已经闭门歇业,手机显示时间十二点,从杰瑞告诉我这件事到我出发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我刚刚已经绕着整个公寓转了一圈,可以看到岁月在整个罗丽达公寓上遗留的痕迹,斑驳的墙壁,生锈的栅栏,枯死的枫树,门口值班室甚至都没有人,虽然路灯看起来都是好的,但却了无一人。

甚至无法想象寥寥开着灯的几个房间里面到底有没有活物。

搓了搓手,将手机亮度调低一下,我蹲在路灯下第一次拨打了受害人的电话。

嘟,嘟,嘟…,

3.

“嗨?”这是一个男性,声音低沉并且相当刺耳,犹如一扇年久失修的门打开的一瞬间,听到这个声音根本无法和美好的词联系起来。

“请问是住在九号楼的先生吗?我是社工的人员,今晚在罗丽达的住客每人免费赠送一只烤鸭。”我一时想不到更好的理由,当我说出这句话时就已经陷入了自责当中。

应该是我潜意识告诉我这是一个恶作剧,它不过是圣诞节无聊下随意的一个玩笑罢了。然而现实总是让人意外的,男人的声音又将我拉回现实。

“我在十一号楼先生,真的有烤鸭吗?噢,感谢你们,真是一个美好的平安夜,请尽快给我送上来吧,我在1102号房间。”听得到他的喜悦,整个声音都变得年轻起来。

“好的先生。”说完后我便挂了电话。我已经摸到了他的地址,不论如何,现在最正确的做法是召集我的队友,不论真假,我都已经做到我这个值班室人员的极限了。

谁想一直做一个值班室的人呢,每天除了屎尿屁和打杂,没有什么和我有关,奖金和成为一名真正的警察不知道还要熬多久,这是一个好机会。

我下意识的摸到了配枪,独特的冰凉金属触感从指间传到了大脑,它是一针强心剂,我决定去试试这个独特的先生,住在1102号的男人,和那个低声嘶哑的女人有什么关系。

我出门在开的快餐店里买了一只烤鸭,将整个上衣制服脱下放到警车中,黑色的厚厚大衣裹紧全身。

路灯在十一号楼戛然而止,当我推开门进入时,厚厚的烟尘扑在我的眼睛和脸上,整个环境陷入黑暗。

从亮到暗,我的眼睛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紧紧的握着配枪,哪怕我并没有打开保险,但是心却猛的宁静下来,后背紧贴着墙,冰冷的墙壁和我紧张身体状态,微微颤栗的身子缓缓平静。

眼睛适应黑暗后我才发现整个楼道口被塑料和纸箱已经堆满,我刚刚靠着的是打开的门,并不是墙壁。

4.

将手机的灯打开,我已经拔出了手枪,这是我第一次面对劫匪,我应该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和勇气,去夺取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

脚边贴着纸箱和灰尘,我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整个环境无比的安静,我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鬓角的汗水滑落在下巴再滴到地上,溅起细小的灰尘粘在鞋上。

我不知道1102号在哪里,一眼望去都是黑色的,月光只在一些透明的玻璃上印着一丝光亮,并不能缓解我紧张的心情。

我开始走向朝上的楼梯,因为一楼没有一个房子是亮的,二楼拐弯,我看到了1121的房间号,万幸这里有房间号牌。

整个一楼没有文字标识,没有声音,从外面看过去都一模一样,我受够这种一模一样的房间了,当我看到第一个1121的房间号可以想象我是多么的开心。

我想我很快就能抓到凶手并且绳之以法,转正成为正式警员,到时候房子也就有了,珍丽就可以和我滚床单了。

我用这种独特的分散注意力的方法让我的肌肉变得放松,过于紧绷会在一段时间后整个肌肉都变得酸痛,我害怕绑匪没有找到,自己却因为肌肉酸痛无法走路。

从我右手边第一个房间1121,第二个房间1120,他的房间是1102也就是中间相隔18个房间,我数了数只有从左到右一共17个房间,那么1102或许在我的左手边,当我走向左边时,我听到了钝器击打墙壁的声音。

声音离我并不远,因为可以听到淅淅索索像是爬行的声音,并且伴有沉闷的咚的声音,还有衣服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我觉得自己应该走了,这并不是我能冒险得到解决的。

我尽力分泌唾液咽下去让自己干涩的喉咙得到一丝缓解,一直举着手枪的手开始慢慢酸痛。

嘭!嘭嘭!砰砰砰!

5.

那是什么?它从楼顶滚了下来,“oh,法克!”我的双腿和肌肉变得有力起来,因为我不得不躲避,那是一具尸体,它冻僵了,纸箱把它的身体包裹起来,但是他的头和脚却露在外面,就暴露在空气当中!

当月光从楼顶挥洒而下,带下来的不仅是光亮,还有一个被纸箱包裹的尸体!

“见鬼!”我冲向楼道的玻璃准备从二楼跳下去,嘭,二楼的窗户都被钉死了!反震的力气让我往后退了一大步,并不是我想逃跑,只是刚刚当我抬头往上去的一瞬间,那并不只有一个!那是一片,他们像是堆在一起的麦草,在漆黑的夜散发着邪恶的气息。

急速的心跳声和不停颤栗的双腿让我没有多余的思考,我只想逃离,赶紧跑!

锁链的声音从楼下传了上来,我的目光被一个深埋在阴影里的高大人影所覆盖,他的脸非常红,或许最红的红酒都没有他那么颜色鲜艳,就像人的血,红色中泛着腥气。

我没有多想,下意识的举枪,瞄准,扣动扳机!后坐力让我本就因为紧张无力的右手向后狠狠甩了一下。

那个怪物的身体也向后倒了一下,这给了我莫大信心,我相信我可以干掉他,胜利或许就在眼前。

直到弹夹还剩下两颗子弹,我剧烈踹息的看着他,他会流血,我知道,但是他好像不知疲倦,就那样手里拿着锁链,任由我打他,在和我玩一个游戏一样,虽然他一样红色的瞳孔里不会有任何眼神波动,但是我依旧感觉到他的嘲讽。

我的大脑开始缺氧,恍惚的看到他的锁链终于挥动起来,我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就这样死了吗?我不想动了,就这样死了吧,人生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不是吗?

“oh,fuck!”他的锁链砸到我的左手了,在打到我身上的一瞬间,我还是忍不住抬起左手扛了一下,剧烈的疼痛让我浑身回光返照,我强忍着疼挣扎的起身。

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在锁链擦着我的后背的一瞬间撞开一扇门闯到屋子里面。

我的背紧紧贴着门,死亡的气息是多么浓重,已经可以嗅到尸体腐臭的气息了。

“呵呵,哈哈…”我低沉的笑了起来,直到笑声越来越大,到后面却开始抽噎,眼泪和鼻涕混合在一起,整个人蹲在地上蜷缩在一起,大衣早就破破烂烂,胳膊腿部身上都是淤青和伤口。

我缓缓的爬了起来,可以浪费的时间不多了,但是他为什么不追过来,我早就油尽灯枯了,现在不需要费多大的力气,只需要将我轻轻的推一把,就已经粉身碎骨了。

哪怕只有一点活的希望,我都不应该放弃,手机屏幕早已碎了,但是手机屏打开还有亮光,在黑漆漆的房间里聊胜于无,我一寸一寸寻找着水,还有能够吃的东西,门已经被我用桌子抵住,哪怕不能够阻挡那个怪物,但是我相信它能让我的死亡减缓一点时间。

整个屋子和我值班室差不多大小,没有电,有一个衣柜和镜子,小床,窗子是封死的,那种潮湿的味道,混杂着灰尘和油漆。

我托着残缺的身子坐在小床上,朝着镜子看去。

瘦削的脸庞都是擦破的血迹,右手的手心一直在滴血,左手也耸拉着,眼睛虽然十分有神却有一层阴影,高耸的鼻子上布满了黑色的灰尘。

咚!咚咚!咚咚咚!

我像是炸毛的猫,整个人瞬间紧紧的缩在一起,我感觉到灵魂的不安,身体向后不由的开始摇摆,右手使劲抓着床沿,鲜血从床沿滴到地板,顺着缝隙向后滑动。

咚!咚咚!咚咚咚!

我压着自己的声音,尽量让它不再颤抖,“请问你是?”我听着我的声音像极了犹如一扇年久失修的门打开的一瞬间,吱吱呀呀像是破烂一样,这不是我的声音,我想到,但是我的思绪变得晦涩,我开始觉得难受,身体不受控制。

“先生,您忘了吗?我是给您送烤鸭的啊,你不是在1202号房间吗?”声音随后戛然而止。

我听到什么东西放在地板上的声音,还有一股烤鸭的香气,我想我可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进食了,他会让我充满活力。

我优雅的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在镜子面前温柔细心的擦拭了鼻子上的灰尘,人类应该去勇敢面对恐惧的事情不是吗?

透过屋子的猫眼,我看着吊在门框外面的一颗珠子。

那是什么呢,它周围是白色的,第二层泛着蓝色,最里面却是棕色,因为某些原因红色的血管在白色的衬托下显得极其明显,看着表面倒映出了我迷人的脸庞,我太爱了,我的仆人总是这么了解他的主人。

我痴痴的笑了起来,看着外面的太阳。

当太阳升起,我又是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