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恶的另一半

作者:辜逢
2021-02-07 22:00

1.

傍晚十点,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静静等待着孙峰。

店里只剩下几桌喝酒的人,他们大声喧哗着,反而令我十分安心。

面前的火锅不断翻腾着热气,将窗外夜幕染上一层朦胧。

我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我不敢回家,甚至不敢待在无人的地方——恐惧已经让我处在崩溃的边缘。

“杨澄?”

我一惊,随后整个人都缓和下来。孙峰在我对面坐下,眼神里满是关切:“出什么事了?”

“你好慢。”我嘴上抱怨着,鼻子却开始泛酸。他刚刚下班,接到我的电话就急忙赶过来了。

他总是对我那么好,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抱歉。”他微微一笑,把自己面前的一盘酥肉放在我这边。

他对鸡蛋过敏,但这是我最爱吃的东西,我们每次出来吃火锅他都坚持要点,然后静静看着我把盘子扫荡干净。

“我遇到了一些事……”我在脑子里整理着思绪,可泪水却先一步掉了下来。

“慢慢说,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几天经历的诡异事情,我忍不住颤抖起来:“我觉得……我的家里有鬼。”

孙峰的的眉头紧皱在一起:“你看到了?”

“没看到,”我摇了摇头,“但总有诡异的事情发生。”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三天前,我们去喝酒那晚!”

我似乎找到了事情的源头。

当晚,我们和朋友约在一家偏僻的酒吧聚会,结束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左右。

我和孙峰都喝得晕头转向,一起步行离开。

刚走出没多远,天上下起了大雨,周围都是些低矮的平房,根本无处避雨。

这时,孙峰突然发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咖啡店。

咖啡店里面十分破败,墙皮层层剥落。

吧台里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因为酒精的原因,我记不清那晚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我们在咖啡店的椅子上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中年男人已经不知去处,我们也就各自离开。

自从那天一早回到家开始,诡异的事情就接连发生。

我准备洗漱时,在浴室的洗手池里发现了一大团长发。

我以为是自己忘记收拾了,没有过多理会。晚上半睡半醒之间,我居然看到窗帘后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等我慌忙打开灯时,却没发现半个影子。

我本以为是自己最近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可第二天我下班回到家,居然发现浴室的花洒开着,水从浴缸里漫出,一直流到客厅。家里没有任何被翻乱的痕迹,财物也没有丢失,绝不会是遭了小偷。

当晚,我在夜里被一阵砸门声惊醒,可猫眼里却根本没有人!我几乎一夜没睡,终于在太阳升起后逃离了公寓。

听了我的讲述后,孙峰思索了一会,问我:“你觉得这件事和那个咖啡厅有关?”

“那晚我喝了很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问他。

“具体我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那个老板神神叨叨的。他说自己有一种秘制的饮料,可以让人的罪孽从世间消失。他一直在推销,我为了让他住口,就要了两杯。”

我隐约觉得事情更加诡异起来。

孙峰看着我的样子,疑惑地说说:“你真觉得这几件事有关联?我一会陪你回家看看?”

“不,先去那晚的咖啡店。”我抓起包,又从桌上拿起了他的车钥匙:“现在就走。”

我们驱车回到了那天喝酒的酒吧附近,在周围低矮的平房附近一圈又一圈地绕了许久,但我们还是没能找到那家店。又或者说,那家店根本就不存在。

孙峰坚持认为是我们找错了地方,可我无比确信,这是一个灵异事件,而我正以受害人的身份经历着一切。

图1.jpg

2.

孙峰推开我公寓的房门,摸开了灯。眼前的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但可怕的经历依旧历历在目。

在孙峰的带领下,我们查看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一切如常。

这个答案让我获得了些许安慰。他把每个房间的灯都打开,我们并排坐在饭桌前,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没想到,同居的日子来得这么快。”他笑着环住我的肩膀。

他怀抱里的安全感令我贪恋。我向他靠了靠,低声说:“你可以和我商量。”

“可我觉得你会拒绝我,很严肃的那种。”

“我那么凶?”我起身拿了两个杯子,从壶里倒了些水。

他笑起来,摇了摇头:“只是不太温柔。”

我给了他一个白眼,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就在凉水入口的一瞬间,一股腥臭味直直冲进我的鼻腔!我口中的水吐了一地,抑制不住地干呕起来。

孙峰慌乱地拍着我的背,我强忍着口中的味道,一把抓过那个水壶,掀开了盖子!

我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抑制不住胃里的翻涌,呕吐起来。水壶被我仍在地上,一只老鼠尸体从壶口摔了出来。

孙峰立刻报了警。

我开始拼命刷牙,直到嘴里流出鲜血才敢停下。

我终于哭了出来,嚎啕大哭,把压抑和恐惧一股脑地发泄在孙峰怀里。

警方采集了屋子各处的指纹信息,也带走了那只老鼠。

我们听从警方的建议,找了一家酒店安顿下来。

夜晚,我根本没有一丝困意。身边的孙峰睡得很熟,我不忍心去打扰他。

我喝下了能让罪孽消失的饮料吗?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一切?我究竟犯下过什么罪?

第二天晌午,有民警打来电话,告知我指纹采集的结果。

这个结果根本不出我所料——屋子里没有第二个人的指纹。

他们说会继续调查,看看能否有所发现,但我知道这无济于事。这种被动的感觉令我难以忍受,暗中的威胁如芒刺在背,所以我决定自己调查。如果我当真有着罪恶的过去,一定会会留下蛛丝马迹。

3.

我回到自己的公寓中,翻找着一切和过去有关的东西。我并不抱着太大的希望,可偏偏一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我大学毕业时的合照,有一个女生的脸被刮去了。

照片下方有每个人的名字,我找到了她的名字:周秋曼。她无疑是我大学时的同学,可我为什么不记得她的样子?为什么我没有任何关于她的记忆?我又为什么会把她的脸从照片上划去?

“孙峰,你知道周秋曼这个人吗?”

他正在看我小时候的照片,随口说道:“没听过啊。”

我立刻联系之前关系密切的一个同学,询问周秋曼的事情。

“啊?杨澄你别吓我啊!你没事吧?”她的语气像是白天见了鬼,“咱们才参加了周秋曼的葬礼啊!你在犯什么傻?”

我的手开始颤抖,甚至有些拿不稳手机。经过和更多人的确认,我知道了更多信息。她的确是我大学时的同学,而且和我生活在一个城市。周秋曼死于六天前,从住所顶楼的天台跳下,坠楼而亡。我在去酒吧之前还出席了她的葬礼。

我飞速浏览着最近的新闻,找到了这件事的后续报道。就在昨日,警方结束调查,初步认定周秋曼为自杀。

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记得?我又联想到了那杯“饮料”,那杯能让罪恶消失的饮料。难道周秋曼,就是我已经遗忘的“罪恶”?

难道……是我杀死了周秋曼?

我从好友那里问到了周秋曼的住址,独自前去拜访。她和父母住在一起,自杀当晚,她就是从这栋楼的天台跳了下去。

“出事的前几天,我们发现她郁郁不乐的,可这孩子就喜欢自己把事情藏在心里。”周秋曼的母亲说着,又流下泪来。

“你们一定无法接受警方的说法吧。”我试探着问。

“当然不能!小曼怎么会自杀呢?她一直都是个坚强的孩子。”周秋曼的母亲激动起来。

“那你们私下里调查过吗?”

“小曼的事情我们很少过问,她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可我们翻找遗物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日记。什么证据都没有了,所有证据都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和周秋曼的母亲道了别,缓缓走下楼梯,孙峰在车上等我。路上,孙峰问我查到了什么,我只是摇头不语。他依旧认为整件事和灵异无关,他的鼓励和陪伴处处透露着迁就,这让我感觉到十分无力。

回到小区时,我和孙峰在公寓大门前被保安拦下。他见到我十分讶异:“哎?你们什么时候下来的?不是半个小时之前刚上去吗?”

“什么?您看错了吧?”我一头雾水。

“不可能,你们俩我还能认错?咱还聊了半天呢?你还抱着个挺厚的笔记本,封皮是蓝色的,说刚从朋友家回来。你不记得了?”

我瞪大了眼睛,转身就向楼内冲去。孙峰也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刻跟了上来。电梯缓缓升上八楼,在门打开的一瞬间,我看到一个男人背对着我们站在楼梯上。他带着兜帽,微微转头,只对我们露出了一个勾起的嘴角,然后立刻向楼下狂奔而去。

“站住!”我身边的孙峰突然大吼一声,拔腿就追。

我一时间愣在原地,看着孙峰头也不回地冲下楼梯,心底忽然升起一种荒唐的感觉。那个男人的背影,和孙峰竟然如此相像。我看向身边的房门,发现大门敞开着。我缓缓走进自己的家中,小心得像走入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房间里的一切都没什么变化,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可当我走到客厅时,我终于见到了她。她在等着我。

如果不是心脏在疯狂跳动,我会以为这是一个梦。她穿着我的衣服,用和我一样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她有着和我一样的头发、一样的身材、一样的五官。她的右手紧紧握着一把水果刀,面前摆着一个蓝色的笔记本。

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缓缓走来,将手中的刀狠狠刺进我的小腹。剧痛让我身体摇晃,靠着墙滑坐在地。她做完这一切,用悲悯的眼神看着我,身躯寸寸碎裂,转眼化作了一摊灰烬。我用最后一丝神志爬向茶几,抱起那本笔记,才缓缓地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之后。我躺在病房里,腹部的伤口包着纱布。医生说手术十分顺利,修养一阵子就可以出院,小腹也不会留下太难看的伤疤。听到这些,我并没有觉得开心,因为我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让我记起了许多事。

封面图片.jpg

4.

周秋曼和我是大学同学,但也是孙峰的未婚妻。她与孙峰大学时就已经相恋,那时的我也疯狂迷恋着孙峰。

在大学时,周秋曼相貌平平,性格冷漠孤僻,所以时常遭受同学排挤。在欺凌她的种种对象中,我是行事最为猖狂的一个。她哪里都不如我,偏偏能霸占我最爱的人,恨意让我渐渐失去理智。我曾把头发卷进她的早餐里,将死老鼠放进她的暖壶里。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疯狂发泄我的怨恨……

可她永远一声不吭,将所有委屈都承受下来,反而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未长大的孩子。

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我和他们的再次相遇,是因为一段巧合。那时我敏锐地发现,他并不爱她。

我只是稍稍暗示,孙峰就爬到了我的床上。孙峰早就对周秋曼心灰意冷,可他无法狠下心离开,因为周秋曼已经有孕。知道这件事的我,怨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我和孙峰谋划,将过量的紧急避孕药掺进了周秋曼平日喝的中药里。她流产了,可我没想到她会自杀。孙峰在她自杀后告诉我,警方已经从血液报告中查出了蛛丝马迹,这让我们如坐针毡。那之后,我收到了周秋曼葬礼的消息。站在吊唁人群中的我全身颤抖,甚至不敢抬起头,去看那张黑白色的遗像。

葬礼结束后,我和孙峰约了几个朋友,去城郊的一家酒吧喝酒。离开时下了大雨,孙峰找到了一家奇怪的咖啡店。

咖啡店里十分破旧,弥漫着一股令人生厌的霉味儿。孙峰拉着我坐到吧台前,雨水顺着我们的衣角低落在肮脏的地上。

“二位,需要什么?”

吧台里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相貌平平。

“两杯咖啡。”孙峰头也不抬地说。

“不如试试我们店的特色饮品?保证让您心动。”他双手交叉,嘴角勾着诡异的笑。

“不了,谢谢。”

“我知道你们做了什么事,”他的眼神在我们身上扫过,笑着从吧台下拿出两个杯子,“很坏,很坏,很坏的事。”

我顶着强烈的醉意,心中一阵颤动:“你在说什么?”

“罪恶,愧疚,会伴随你们的一生,让你们如坐针毡,就算岁月也无法抹去罪孽的痕迹。”

孙峰一拳捶在桌子上:“你有病吧?”

“你尽力去防范,用尽一切东西加固自己的心,让自己忘掉那张脸。可她一直都在,她会在你们脆弱的时候出现,在你们熟睡的梦境里出现。”中年男人依旧挂着诡异的笑,转眼已经调制好了两杯猩红色的饮料。

孙峰喘着粗气,拍了拍旁边的我问道:“你还能走吗?我们回去。”

“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摆脱和周秋曼有关的一切。”

他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可每个字都像刀一样插在我的身上。

“你怎么知道?”孙峰瞪大了眼睛。

“喝下饮料,真相将会永远被掩埋,所有的线索都会被抹去!你们将忘记所做过的恶事,忘记心里的愧疚,忘记不愉快的一切!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你们犯下的罪孽!”

我看着面前猩红的液体,缓缓伸出手。

“代价呢?我们喝下后,会发生什么?”孙峰颤抖着问。

“你们的‘恶’会被分离出来,成为你们的复制。它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它知道的所思所想,有你全部的记忆,它就是你恶的另一面。它存在目的只有一个:将你施加在周秋曼身上的恶意,全部还给你!”

“我们也会落得和周秋曼一样的下场?”

“不不不,你们可以和‘恶’对抗。如果你们承受了周秋曼承受过的痛苦,一切的罪孽就会真的消失。又或者,你们直接把自己‘恶’的一面杀死!甚至不用承受痛苦,一劳永逸!”

“如果我死在它的手里呢?”孙峰冷冷地问。

“它将会顶替你的位置,继续活在这个世上,以‘恶’的方式度过你的一生。”

孙峰看了看面前的饮料,不再犹豫,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他看向还在犹豫的我,声音冰冷:“喝下去。”

我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决绝,可能是因为对自己孩子的愧疚吧。我端起饮料倒进嘴里,一股腥甜味直冲头顶。中年男人咧开嘴笑了起来,却没有发出笑声。他的嘴越长越大,直到把脸颊都撕裂开来,露出满嘴的尖牙!他的眼睛一片赤红,两粒竖瞳从脑内翻转出来!我的胃里好像钻进了无数蚂蟥,不断翻涌着钻进我的每一寸血肉。孙峰也已经痛苦地倒在一旁,我亲眼看到一个黑影从他的身体中扯出,缓缓化作了他的样子。

“契约达成。”那魔鬼的声音回荡在我耳边。

我们从椅子上醒来时,外面蒙蒙亮。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大门敞开着。此时的我,已经忘记了前一晚发生的一切。

5.

我承受住了“恶”的考验,它在我面前片片碎裂。我的噩梦结束了,可谜团仍未解开。孙峰怎么样了?

我翻看着周秋曼的日记,上面满是失去孩子后内心的怨恨和悲哀,我不忍心再去看上面的大片泪痕,这是我永远无法体会的痛苦。

等等,恶的另一个我,为什么没把这种痛苦还给我呢?

我向后翻了一页,可里面的内容让我震惊。

“我知道是谁搞的鬼!我一定要为我的孩子报仇!孙峰这个人渣,我彻底看清了他的嘴脸!今晚我约了他在天台见,说清楚这一切!如果他们不自首,我会让警察来主持公道!”

我看了眼日期,正是周秋曼“自杀”当天!周秋曼坠楼时,孙峰也在场!

敲门声突然响起,还没等我答应,孙峰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恢复的怎么样?”他笑着走过来,将一个袋子递给我,“给,你最爱吃的酥肉,还是热的。”

“你没事?”我把袋子抓在手里,心脏狂跳起来。

“都结束了”,他在我身边坐下,长叹了一口气,夹起一块肉放在我嘴边,“它化成了一摊灰,我们没事了。”

“太好了。”我眼中有些湿润,张口咬住那块肉。紧接着,在我惊愕的目光下,孙峰夹起一块肉放进自己嘴里。

“怎么了?”他大口咀嚼着,满脸疑惑。

“你对鸡蛋过敏……”

“啊?我差点忘记了。”他拿起一旁的枕头缓缓起身,眼神看向惊恐的我,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差点就忘了。”他将枕头死死压在了我的脸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