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来世我愿伴你归故里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vJImpEUGfY
2021-02-12 07:00

我骗了你,其实并没有,我们几世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相遇,地老天荒,海枯石烂,冥冥之中便把所有的命运都交织在一起,犹如那梦中想断又不能断开的风筝,在遥远的天际中翱翔,在半梦半醒中绽放,在诉说着我们几世中的轮回。

以前,有一个姓张的官宦人家,这家大小姐张芸今天出嫁,这个喜庆的节日在张芸看来,一切都是那么平淡,丝毫没有半分的喜悦可言,张芸此时坐在新婚的轿子里面,鲜红的嫁衣却隐藏不住盖头下面的两行热泪,娇滴滴的脸蛋却浮现出滤不尽的愁丝。

婚姻,本来是一种令人欢喜的人生中的大事,本应皆大欢喜,而此时此刻对于张芸来说婚姻就像是一座坟墓,将她的心沉到了大海深处,没有一丝波澜,一颗枯萎的野蔷薇,在风中凋零,所想的所念的都将成为她生命中的昙花一现。

此时此景在她迷离的双眼中,仿佛回到了三年前,那时她还是一个16岁出头的黄花大闺女,花一样的年纪里,在她的心头荡漾着一丝爱情的红韵。

那时的她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和李晓生在花前月下淡笑风生,在无限春光中流浪,只有和他在一起这个被各种家规礼仪束缚的女子才能回到自己本来的样子。做自己想做的,不用顾及世俗的眼光,回归本真。

李晓生是她们家一个女仆的儿子,至于详细来历,听说是因为战乱流亡至此,投靠张家做下人打杂糊口。

在哪个封建阶级社会,李晓生和张芸之间总有一层无形的高墙将他们的界限隔开,即使他们俩人互生情愫、情投意合,他们也都各自把心中的那份情义隐藏在内心深处,任其静悄悄的流淌,默默的守护。

一个是张员外的千金,一个是女仆的儿子,地位的悬殊,而且张员外又特别的在乎家族门面,只要能保住自己在京城的显赫地位,他可以不顾一切,千万百计耍各种手段,甚至不惜给自己的女儿物色宫中那些公子王孙,和他们结为亲家,他就有了靠山,有了他所追求的一切。

所以,他一直把张芸看的很紧,不让她随便胡跑,更不能与其他男子接近,与其说张芸是他的女儿,不如说是助他升官发财、保住显赫地位的一枚棋子。

话说人只要长大了,也就进了一座迷宫,做事、人际都变得繁杂起来,扑朔迷离。张芸和李晓生现在不像小时候那样明目张胆的在一起游玩,不过现在一直偷偷的来往,张员外看见自己的女儿和李晓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来往频繁,关系暧昧。

所以在最初他一直警告自己的女儿和李晓生之间不要有过多的来往,后来发现他们俩偷偷的还是频繁的在一起来往,他就故意找李晓生的麻烦,三番五次想把他赶出家门。

后来张员外背着自己的女儿把李晓生送到边塞去征战了,张芸知道李晓生被自己的父亲送去征战以后,她终日以泪洗面,张员外给他张罗了一门亲事,对方是京城太师的宠子,名叫炎龙。

这是一个嚣张跋扈、十恶不做、花天酒地、沉迷女色的败家子,相比于现在要嫁自己不喜欢的人,那种以前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简简单单的、安安静静的生活的愿望已然破灭,那种渴望已经成为永远也不能实现的奢望。

面对养育自己的父亲要把她活生生往火坑里推,她除了认命还能做什么,曾几何时,张芸想自己要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就好了,最起码自己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红色盖头下满脸的热泪中浮现的全部都是和李晓生以前斑驳的回忆,美好的回忆终将破灭,而她也像任人宰割的羔羊,任凭命运的摆弄,自己将步入永无天日的地狱,而李晓生将是她心头上的璀璨星河,相伴她的终身。

她就这样被送到太师府,对于她这个新夫人的到来,下人们一点都不足为奇,最多仅仅只是叹息又多了一位独守空房之人,张芸算是炎龙真正意义上第八位夫人,因而在下人们看来很平常。

晚上,炎龙还在外面和客人喝酒,张芸听到屋子背后的丫鬟倒下了,她听到熟悉的声音,没错是李晓生回来了,原来这三年他并没有去边疆征战,在去征战的路上他逃出来了,不敢出现在人群怕再一次被抓回去。

所以他一直潜伏在深山老林中,默默的关注着张芸,他没有骗张芸,没有忘记要照顾张芸一辈子的诺言,张芸泪流满面。

二人来不及相见的惊喜,李晓生就带她逃出太师府逃向令人毛骨悚然的奇幻山,她的出逃彻底惹怒了炎龙。

炎龙知道以后,大骂:“从来没有人敢在他的头上动土,居然明目张胆从他眼皮子地下逃走,现在他炎龙在世人面前颜面扫地,成为人们的笑柄,他发誓 要将他们俩人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他号召十几个兵马和一个巫师前往,这个巫师用乌鸦来搜寻他们的逃跑路线, 这些乌鸦朝着奇幻山排成一列示意他们向奇幻山逃亡,这座山十分险峻、山大沟深、山顶直插云霄,常年布满冰川,周围有大片的森林环绕,各种飞禽走兽游荡在它周围。

没有人敢去哪里,即使去了也无一能活着回来,所以这里被人们认为是人间裂狱。

炎龙被气昏了头脑,他对巫师说“不管他们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要将这对贱人抓回来碎尸万段”,巫师对炎龙说“这奇幻山神秘,去过的人没有能活着回来的,为了您的安全,公子还是多多考虑的好”,炎龙对巫师:“怕什么,我这十几号人马,不是还有你吗?我炎龙鬼来杀鬼,神来杀神,还没有谁敢挡我的路。”

巫师也就没再说什么,他想要用占卜来看一下结果,可奇怪的是,今天怎么也看不出占卜的结果,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公子要去他也只好跟着去了。

在奇幻山前面的森林前,他们的马怎么也不肯往前走,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特别狂躁,于是炎龙就下马步行超前走去,参天的古树长的奇形怪状,各种奇怪的植物依势而生,蚊子、猿猴、蛇、老鼠、虫子随处可见,不时听到老虎、狮子、狼的叫唤声。

越往里走,光线都变得很昏暗,不久随行的几个人便死掉了,有的被蚊子咬伤,感染而死;有的被有毒的植物划伤而死,巫师在保护炎龙的时候也不小心被老虎给吃了。

只剩下炎龙一个人去追李晓生他们二人,说来也奇怪,李晓生他们二人确好好的,一点也没有受伤,炎龙气急败坏,顾不得寒冷一直往上爬,越往上爬往寒冷、也缺氧,随时都可能丧命。

不知过了多久,李晓生和张芸来到山顶,不久炎龙也来到了山顶,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惊叹不已,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湖面,水特别蓝,山顶特别的大。

四周山环绕,中间是一个很大的湖,让人联想到此处在以前何时火山爆发,湖面不时散发着热气,海草在水中荡漾,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生物在里面游荡,这里格外的静,静的有些圣洁。

张芸还在回味,突然被打闹声唤回,回头发现李晓生和炎龙已经扭打在一起,看样子,炎龙是想把李晓生置于死地,她此刻就想李晓生能够战胜炎龙,希望他能够平安无事。

一不小心,他们扭打着掉进了水里,张芸跑过去看时发现他们俩人变成了人鱼在水中游荡,她一边哭一边喊李晓生的名字,不知过了多久,李晓生走出了水面,不过他这时的身体一边是人一边是鱼的体型 ,张芸吓坏了。

不过好在李晓生认得她,除了身体变化其它都没什么异样,李晓生告诉她炎龙已经死了,这水很奇怪,好像只要一接触就会把人变成人鱼。

此地不宜久留,于是他们俩人赶紧往山下逃,就在此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上面出现了很多身着铠甲,头戴银色头盔,手拿兵器的人,看来是天兵天将,并且大声喊到“大胆白龙,敢私自逃亡人间数年,还不知罪。”

李晓生什么也不管,拼命带着张芸往山下跑,那些天兵拿着长矛刺他们,突然李晓生变成一条巨龙,将那些天兵打翻到天池里面变成人鱼,

这时,天空光芒万丈,开出一道缝隙,观世音菩萨出现了,她告诉了李晓生和张芸这一切的因果。

原来李晓生以前是东海的三太子,因为触犯天条剔掉仙骨被罚在天池看大门,后来和王母娘娘的婢女也就是张芸相爱并逃到人间,过普通人的生活。

只不过李晓生上辈子在出去打鱼的时候被人鱼给吃掉了,后来张芸在海边一直苦苦等待,变成一座石像沉入海底,这辈子他们又相遇了。

后来,李晓生因为杀死炎龙,所以被罚在奇幻山终身当人鱼,守护奇幻山的平安,而张芸则终身未嫁,隐居在奇幻山不远处的小山上当尼姑,后来人们叫那座山为望夫山。

观世音菩萨许诺他们:“再苦熬这辈子,洗掉所有的罪过,下辈子他们就可以做一对普普通通的夫妻,生活在一起,美满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望夫山上,有人孤灯暗火伴径年;奇幻山上,有人观岸游离忆红颜,几世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相逢,来世,我愿伴你归故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