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骗局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秦晓
2021-02-08 19:00

一 失窃

周婷最近很郁闷,原因是她的手机被偷了,这件事还要从几个星期前的一天说起……

今天的周婷和往常一样,一大早起床洗漱完毕后,画了半个小时的妆,看了看昨晚通宵刷剧,十二点了还倒在床上的室友,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今天又要一个人出去了,搞不好还得回来帮这几个家伙带饭,哎!周婷感慨到。

就这样,拎着包,穿着裙子的周婷出了校门,坐上了地铁,开始了自己的周末之旅,在下地铁后,她一如既往地打开微信,在朋友圈发了几张自拍照,写到:

“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逛了几个小时后,周婷感到腿脚有点酸了,在路边的一家奶茶店点了一杯奶茶后,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当然,除了喝奶茶,发朋友圈打卡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

半个小时过后,喝完奶茶的周婷离开了奶茶店,在马路上走着,突然迎面走来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大把传单朝周婷走来,年轻人礼貌的笑了笑,递给周婷一张传单,周婷回以微笑,接了过来。

对方的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估计是大学生放假做兼职吧,周婷想到,她自己当然也做过这个,知道发传单挺不容易,即使传单上的东西大多数对自己没有价值,但是一般只要有人发给她传单,她就会接,权当是做好事了。

“谢谢!”对方有些腼腆的笑了笑,向她鞠了一躬。

“没事!”周婷答道,然后和年轻人擦肩而过,向着公交站台走去。

上车后,在司机的在三催促,和自己的反复确认下,周婷在包里翻找了好几次,她确认了这个让她感到难过的事实:

她的手机不见了!

自己明明记得手机是放在包里的,可是为什么不见了呢?出奶茶店的时候还在的呀,周婷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她赶回奶茶店,询问奶茶店的店员,可店员告诉她并没有在桌上发现手机,无可奈何的她只能垂头丧气的从奶茶店走出。从奶茶店到公交车站走路不到三分钟,可是手机到底去哪了呢?

周婷开始仔细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一切,突然,她想起了一个人——那个发传单的小哥,不,或者应该叫他贼更为合适,周婷想起那个贼最早是从她的右边走来的,可发传单的时候却站在了她的左边,理由只有一个,她的包正放在左边!

那个贼正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用发传单这种方式故意遮挡自己的视线,然后趁自己不注意暗中从包里拿走手机,想到这里,周婷气的捶胸顿足,觉得自己的善良被人利用了,她感到分外恼火,现在连回学校都是个问题了,周婷快要哭了。

好在她的运气不错,四处闲逛没想到居然遇到了班上的同学,虽然不熟,但是好歹有了希望,他向同学表明缘由,同学欣然接受,就这样,“逛了”一天的她终于回到了学校。

她用室友的手机给自己的老爸打了个电话,老爸臭骂了她一顿,骂她怎么这么不小心,周婷不敢回话,直到老爸的气消了,就再给她的卡里打了两千块钱,让她重新再买一部手机,周婷点了点头,说以后自己一定会小心的,便挂了电话。

就这样,周婷拿着刚从在家老爸那里拿来的钱,去手机店重新买了一部手机,重新办理了一张手机卡,虽然有点难过,但是手机也算不上什么贵重物品,一两千就可以买到一部不错的了,所以周婷很快就从失窃的悲伤中走了出来。

晚上睡觉前,她特意发了一条朋友圈,并且@了好几个好友,让她们好好看看:

“千万不要再接陌生人的传单了,姐妹们,今天我就是这么被偷手机的!”

在最后配上了几个个伤心的表情包后,周婷安然入睡。

二 扒手

他叫江涛,是一个贵重物品搬运工,他经常在损友面前这么介绍自己,可说的好听,谁都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鸟,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扒手,小偷,可江涛不在乎,谁让他觉得自己天生是干这一行的呢。

江涛从小就喜欢在家里翻箱倒柜,用家里的钱偷偷买东西,为此没有少挨父母的毒打,长大后的他依然狗改不了吃屎,早年的江涛曾经因多次偷电瓶车,被判了四年,在民警问他为什么偷盗,屡教不改的时候,江涛摸了摸他蓬松的头发,淡黄的长袖答道:

“没有钱了,肯定要做啦,不做哪里来的钱。”

民警又问:“你不会去打工啊?你有手有脚的!”

江涛眉飞色舞的讲道:“打工这方面,打工是不可能的打工的,这辈子是不可能打工的,还有,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偷这种东西,才可以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民警:“(ー_ー)!!……”

从看守所出来的江涛,发现外面变不少了,几年时间过去,这座城市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外面的年轻人聊着他听不懂的话题,市里有新开发了好几个没有听过的景区,就连地铁也多了好几条路线,唯一不变的是自己,出狱后的江涛依旧靠偷窃维生,只不过他偷的东西从电瓶车,换成了更为轻便,随身携带的手机。

江涛一般下手的对象是女人居多,用他的话说,女人是他忠实的顾客,因为女人的警觉性要远远低于男人,而且女人喜欢带包出门,相对于男人习惯把手机放在兜里来讲,女人的这个习惯给他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女人——心软善良。

因为自己偷来的是二手手机的缘故,所以江涛每次卖手机能够收回出厂价的三分之二,就已经很不错了,大多数情况下只能收回不到出厂价的一半,再加上大多数手机店不会随意回收旧手机,还要确认身份,所以他能够拿到手里的钱就更少了,直到后来,他认识了一个愿意以原价回收二手机的怪人。

三 骗子

这个人叫钟吉坤,是一家手机店的老板兼店员,他做这一行已经十多年了,照理说他的手上应该存有不少钱了,可奇怪的是这么多年他的店虽然扩张过几次,但是店里的人自始至终只有他一个,倒不是他抠门觉得雇人花钱,而是他的另一个身份着实不能让他这么做,因为,他是一个职业骗子。

第一次见到江涛的时候,钟吉坤就知道他是一个扒手了,因为江涛拿来卖的手机是今年新上市的一款定位女性的手机,主打美颜拍照,并且粉红色的手机壳让钟吉坤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当他提出可以原价回收手机的时候,江涛显然有些难以置信,他没想到做生意还有这么厚道的人,他在三询问后,对方始终是这个答案,只是加上了一个不算条件的条件:

“以后有这种手机,如果搭上手机卡,我再多给你五十!”

这对江涛来说太容易不过了,这就相当于是给自己一个印钞机,让自己拿钱,于是他就义无反顾的答应了,就这样,两人成了“贸易伙伴!”

钟吉坤自然不是傻子,甚至他要比江涛聪明多了,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相对于手机本身来说,手机中的信息价值至少是手机本身价值的十几倍,这是江涛这种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人根本不会理解的,这也是钟吉坤看不起扒手这行的原因,虽然属于违法犯罪这个行当,但是这个行业也是存在鄙视链的。

就像钟吉坤看不上扒手,觉得他们没脑子,如果江涛知道了钟吉坤是个职业骗子,他肯定也要嗤之以鼻,因为扒手觉得骗子没技术,当然了,还有一种职业同时瞧不上这两种职业,那就是抢劫犯,因为他敢玩命!

不过有一点,钟吉坤倒是和江涛保持相同的看法,那就是他也喜欢“女顾客”,因为手机的摄像头是个好东西,相比男人,女人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几乎每一个女人手机的相册和朋友圈,至少会有几十张自己最近的生活照,而且大多数女性在手机丢失后,会忘记挂失手机卡,这对于他的诈骗可是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对他这个懂一点技术的人来讲,再加上手机卡的帮助,盗取手机主人的账号信息不过是分分钟的事,相对于传统的电信诈骗,这种基于“熟人”关系的诈骗方式,来钱要快的多,因为人性本善,大多数人在面对自己好友或者亲戚借钱的要求时,基本上都不会拒绝。

当然了,也少部分警惕性高的人会怀疑账号不是本人操作,这个时候手机相册里的生活照就派上用场了,几张照片一发,在加上一些经过处理的图片,和一些煽情的话,这少部分的九成都会信以为真,然后慷慨解囊,只有极少数人会反复确认,打电话或者发视频。

毕竟这部分人少之又少,所以差不多钟吉坤每次收到一部手机,差不多可以利用手机主人的讯息诈骗到至少两千块,钟吉坤觉得,诈骗是一门艺术,而他是个天生的艺术家。

因此,每当夜幕来临,钟吉坤就开始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开始了他的“工作”,之所以选在晚上工作,是因为晚上盗取账号更为方便,由于要休息的原因,所以大多数人不会注意到,自己的账号已经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登陆了。

钟吉坤常常用这一句话,作为他的开场白:

“在吗?你的微信绑卡了吗?我的账号出现了一点问题。”

“我和表姐在外地旅游,她急性阑尾炎发作了,急着用钱做手术,我可以先转一笔钱到你的账户,然后你再转给我吗?”

如果对方回答可以,并且发给了他银行卡号,钟吉坤就会根据卡号,伪造一份假的转账记录,发给对方,如果对方没有收到信息,他就会这样解释到:

“跨行转账要好长时间的,我表姐现在急着做手术,你能先借我点钱吗?”

然后他在用事先ps好的照片,发给对方,对方看到是自己的好友,就会打消警觉心,按照钟吉坤的指令,一笔一笔转钱进他的口袋,至此,一件完美的犯罪结束了。

四 被骗

周婷感到自己快疯了,从昨晚自己打游戏被告知自己的账号异地登录,到今早自己十二点起床后,发现自己的世界炸了,连续几十个联系人问她收到钱了吗,还有问她表姐好些了吗,她只能一个又一个的回复道歉,然后在给对方转钱表示歉意,钱不算是大问题,但是如果因为这件事和自己的好友关系出现问题,那就是真的得不偿失了,她也在心里诅咒,骂骗子和扒手不得好死,她在朋友圈写到:

“我快疯了!呜呜呜.........”

同样快疯了的还有曹宇,曹宇大学里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从今早自己打开手机发现自己的好友出事后,自己出于好心给对方转了一千块后,可谁知道到了中午,自己那个好友告诉自己并没有出事,曹宇才知道自己被骗了整整一千块,这对于一个学生来讲是一笔巨款啊,虽然对方出于好意返还了自己500块,但是曹宇觉得自己丢脸之余,还有些欲哭无泪,觉得自己简直是多管闲事,真是个蠢货!

他向几个室友讲起了这件事,几个室友在表示同情之余,也觉得曹宇这次出事也算是给他们几个做了个“榜样”,虽然这个“榜样”的代价有些沉重,但是让五个人都涨了记性,视频里的曹宇似乎快要哭了,他问几个室友,如果报警的话,钱可以追回来吗?

室友告诉他如果诈骗的数额不到三千,连立案调查都做不到,更何况即使立案了,钱八成也追不回来,因为诈骗只能靠事前提前预防,不能指望事后追款,听到这里,曹宇真的快要疯了。

在听完曹宇的遭遇后,宿舍里的老大,他们的扛把子秦萧冷静的分析了一会,他问曹宇有没有那个女孩的联系方式,曹宇说有,就把周婷的QQ号发给了秦萧,曹宇问秦萧是不是有办法追回他的钱,秦萧没有直接回复他,而是表明了来意,和周婷交流了起来。

过了一会,秦萧突然嘴角微微扬起,曹宇知道自己这个向来鬼点子层出不穷的老大一定是有了办法,不然不会这样发笑。

“是不是有办法追回我的钱了?”曹宇问道。

秦萧摇了摇头,很明确的告诉他:“你的钱应该是追不回来了!”

曹宇听后,又恢复了垂头丧气的模样,秦萧笑了笑说道:“你的钱虽然是追不回来了,但是我有办法从骗子手上捞一笔钱出来!”

说罢,秦晓在群里发了一张截图。

“这是……IP地址?”几人看后叫到。

秦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别忘了,我们可是学计算机的啊,兄弟们!这次我带你们玩票大的!”

“大的?”曹宇喃喃自语。

五  同行?

今天的钟吉坤一如既往的开始了他的工作,利用自己刚刚盗来的账号开始了诈骗,今天的一切也和往常差不多,收了大概好几笔钱,已经可以把本钱赚回来了,就当他准备收工时,一条讯息吸引了他。

和往常一样,他依旧是靠着伪造信息来实行诈骗,但是这次回消息的人,发的东西有点不一样。

对方先是回复到:“同行?”

钟吉坤没有理他,只是又发起了借钱的需求,对方直接回复到:“要不是咱们俩是同行,我他妈还真有可能信你小子,小子,想搞钱不?想就加这个群!”

最后,这个昵称叫秦哥的人发了一串数字,钟吉坤好奇心涌了上来,他也想看看这个秦哥搞什么鬼,是否真的是自己的同行,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点开了这个群,群名叫“匹诺曹的小屋”,看了看建群时间,是在两天前,群介绍是学术交流群,这更加深了钟吉坤的好奇心。

他想着,就加一个群,自己能有什么损失,万一真的有搞头呢,于是,他用自己的账号点击了申请加群。

过了一会,审核通过后,钟吉坤点进了群里,他是第四个进群的,群里除了秦哥外,还有两个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钟吉坤看了看两人的聊天记录,大概清楚了两人应该年纪不大,貌似和他是同行,过了几个小时后,又有一个人进入了群里。

这个人叫李浩,说自己是一个学生,平时没事靠炒鞋赚钱,钟吉坤问什么是炒鞋,三人发了几张嘲笑的表情包取笑他,告诉他这年头,只要人够傻,除了股票,哪怕是一双球鞋也可以卖出天价!

钟吉坤听后特意上网搜了搜,发现几人所言不虚,的确有炒鞋这个说法,他觉得这几个人挺有意思的。

就这样,在四人交流下度过了半天,钟吉坤大概了解到,其余三人年纪大概二十左右,和自己的差不多,通过几人的讲解,自己又懂了不少骗局,自己骗术又精进了不少,他觉得自己没有白加这个群,只是奇怪的是,这个秦哥从拉几人进群开始,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直到第二天晚上,秦哥发了一个红包,钟吉坤点进去一看,是整整1000块,而且是四个,也就是每人250块。

李浩:“秦哥真大方!”

其余也是附和到,秦哥在看到四人领了红包之后,开始说了他在群里的第一句话。

秦哥:“首先,欢迎大家进群,之所以会让大家进群,是因为大家都是同行,都靠诈骗这门技术赚钱!”

李浩:“是啊,是啊,这年头赚钱可不容易。”

钟吉坤看了看,也表示自己十分赞同李浩的说法。

秦哥:“我知道大家赚钱不容易,不过还是要丑话说在前面,如果等会我提第一个要求,你们中有人不同意的,那我这250就算是见面礼,做不到的请你离群,明白吗?”

“明白!”几人轮流答道。

秦哥:“很好,我想这里有几单大生意,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胆子干?”

“这有什么不敢!”李浩答道,其余三人也回答到,钟吉坤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李浩估摸着八成是个愣头青,涉世未浅的毛小子,以后如果这帮人出事,估计他就是出头鸟,想到这里,钟吉坤冷笑了好一阵子。

秦哥:“好,敢就好,干我们这行怎么说都是违法犯罪,不是不相信各位啊,万一那一天我们中的哪一个人出问题了,你们说,是不是我们是不是全部都要遭殃?”

钟吉坤:“秦哥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你要我们怎么做?”

秦哥:“所以,为了确认大家的真实身份,请大家手持自己的身份证拍照,发到群里,我会你们发后一分钟内,删掉记录,不能照做的现在离群!”

听到要手持身份证拍照,钟吉坤显然有些犹豫,但是考虑到这帮人既然从事也是违法犯罪,那么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更何况一张手持身份证的照片能值多少钱,恐怕连秦哥给的250恐怕都不到吧!

先发照片的竟然是最早进群的那两个人,虽然秦哥一分钟后很快把照片删了,但是钟吉坤还是记住了那两个人的名字,王伟杰和张凯,两人看起来年纪都不大,还有李浩果然没有让钟吉坤失望,他的真名果然叫李浩,钟吉坤甚至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能够当上骗子的。

秦哥:“很好,大家看上去就是做大事的料,现在我要从你们中选出一位,来执行第一次任务。”

第一个被选中的是王伟杰,几人问秦哥他们这个团伙是干什么的,主要任务是什么,秦哥闭口不谈,告诉他们等王伟杰执行完第一个任务后,再由他来向几人解释就懂了,几人便不再追问。

当晚,秦哥在群里发了一条视频后,就开启了禁言,钟吉坤点开视频一看,竟然是一个大腹便便男人在对着电脑搔首弄姿,一件接一件的脱着自己的衣服,这一下子就把钟吉坤看懵了,他没想到秦哥好这一口,还有这个和秦哥所说的赚钱有什么关系,难道脱衣服可以赚钱?要是这样他都可以脱成中国首富了。

钟吉坤很想问问秦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想了想秦哥最后说的话,还是暂时克制住了想要找对方明白的想法。不过没过多长时间,李浩突然加上了他的QQ,问问他对这事什么看法。

他答道自己看不出来,只能等明天问问王伟杰了,就这样,钟吉坤和李浩慢慢开始聊了起来。钟吉坤发现,这个李浩看上去呆头呆脑,但是做朋友倒是挺仗义的,不像群里另外两只“老狐狸”,轻易不说话,也不爱搭理人。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过去了。

六  仙人跳?

第二天中午,还在吃饭的钟吉坤打开了QQ,就被吓了一跳,打翻了桌上的泡面,今天的秦哥又发了一个红包,只不过是专门发给王伟杰的,红包的数额足足有20000那么多!

其余三人皆是瞠目结舌,等着王伟杰的回复,就这样,在王伟杰的解释下,众人这才知道了秦哥真正的身份,和这个团队的性质。

王伟杰解释到,虽然同样是诈骗,但是秦哥的对象要比他们几个高级多了,其中大部分是工作在国企或者政府的男性,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收入稳定,在单位有一定威望,重视面子,但是多数不安分守己,容易受到权色诱惑,针对这个弱点,秦哥专门为他们精心设计了一场骗局。

他们通过一些渠道搞到这部分人的联系方式,然后在由组织中准备好了的年轻美女,去在社交软件上勾引他们,这男人一般哪里受得了美女的穷追猛打啊,所以在聊到火热时,女人就会宽衣解带,要求对方也是如此,相信大部分正常男人,在看到一个在自己面前全裸的美女后,哪里还会有半点思考能力,自然就是乖乖脱下衣服裤子了。

到了这个时候,也就是他们上场的时候了。男人当然不会想到,自己的刚从脱衣服的丑态,已经被另一个人尽收眼底了,再接着,他们便可以用已经录制好的视频去发给男人,以此来要挟他,正是因为这些人身份的特殊性,他们才不得不选择妥协,白白将银行卡里的存款送出去。

王伟杰告诉他们,这一单秦哥至少转了十多万,自己拿的两万只不过是个零头,同时,他也在暗中暗示几人,秦哥来历不简单,他的背后肯定有一个更大的团伙。

钟吉坤仔细一想,这不就是“仙人跳”嘛,没想到还可以这么玩,他觉得今天自己算是长见识了,照秦哥这个方法,恐怕自己年入百万只是个时间问题,他越来越觉得当初自己加这个学术交流群,是个正确的选择。

不出意外,到了晚上,秦哥开始了他的第二次的发言,他这次的目的是给每个人分配合作的对象,让两人先认识认识,方便以后合作,并且在最后还有些戏谑的说道:

“这些女人的联系方式我可是给你们了,能不能推到她们,可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哈哈哈……”几人会心一笑,发了几张有内涵的图片,就结束了今天的会谈。

钟吉坤很快就加上了对方的QQ,刚一见面,那个女人就让他发个大红包,钟吉坤就把昨天领到的250顺手发给了女人,女人发了一段语音,说到:

“谢谢钟哥!”

钟吉坤便要女人发几张艳照让他看看,女人娇羞的答到:“哪有你怎么这么粗鲁,上来就要看人家的身子!”

女人说罢,发了几张照片给钟吉坤,女人的身材很不错,可惜发的照片里没有漏一点该漏的东西,甚至脸也只是露了个轮廓,钟吉坤冷笑,在心里骂道:“臭婊子,给别人看都不给老子看!真是个贱人!”

但是他出于礼貌,回了句:“不该漏的全露了,该露的一个没露       ┐(′-`)┌。”

女人发了段语音,听起来很是诱惑:“我们还没有正式合作过呢,等到我们第一次合作后,我们在看也不迟啊!”

“好!”

就这样,钟吉坤和女人聊了一个晚上,女人说她叫小周,以前是在东莞工作,后来警察突然搞了个什么扫黄打非,自己因此就锒铛入狱,在牢里待了大半年,后来出来了,听说直播赚钱,又搞起了直播,可惜自己除了长得还行之外,再也没有啥别的特长,无可奈何只能在晚上直播点“私活”,可惜好景不长,又遇上了净网行动,她的直播间又被警察盯上了,这一来又是一年。直到后来遇到了秦哥,她的生活才慢慢变好。小周告诉钟吉坤,好好跟着秦哥干,好处少不了他的。

钟吉坤听了她的讲述,竟然有些同情起她来,没有男人会随便拒绝一个女人,更何况是个长得不错的女人,钟吉坤自然也是一样,与此同时,他对秦哥的欣赏之情也逐渐加深,他觉得,同样是骗子,人家为什么可以活得这么精彩,自己还是应该好好学习啊!

到了最后,小周告诉他明天就要正式开始第一次合作了,叫他早点休息,就这样,两人结束了第一次通话。

七  被骗!

第二天一早,秦哥罕见地在群里说了两句话,他先问四人是否在线,确定人员到齐后,秦哥开始了发言。

秦哥:“昨晚和姑娘们聊的怎么样啊?”

李浩:“除了摸不到,别的都好,尤其是脸蛋和胸!”

几人纷纷取笑李浩,说他是几辈子没有碰过女人了,跟个动物发情一样。

秦哥:“既然还好,那就行了,今天找大家来,是要宣布一件事,我们组织的人员安排上出了点问题,上面要求我们要踢出部分成员,以此解决问题,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王伟杰:“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钟吉坤:“是啊,我可是才加入这个组织啊!”

李浩:“谁不是才加!”

张凯:“我看秦哥应该是有解决的办法,不然不会这么说,对不对啊?”

秦哥:“哈哈哈,张凯说的不错,我也不想让大家中的任何一个退出,毕竟找到你们可不容易,上面的问题主要还是钱的问题,所以我向上面求情,在我的争取下,只要你们每人交两万保证金,就可以不用被踢出组织,大家伙放心,你们的钱我是一分都不会动的,只是我只是想看看,有多少人真的想留到这个团队!”

一听到要叫两万保证金,群里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一方面对于秦哥赚钱的本事众人也算有目共睹,另一方面两万虽然没多少,但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四人此时陷入了两难之境,正在众人犹豫之际,第一个人交钱了。

交钱的是王伟杰,这也难怪,毕竟这小子昨天才挣两万,对于他来讲也不算吃亏,钟吉坤在犹豫要不要打钱时,张凯打钱了,紧接着是李浩,钟吉坤想了想小周昨晚说的话,觉得自己不能在等了,毕竟赚钱的机会摆在眼前,不能让它放跑了,于是他点开了钱包,在三确认了两万的数额,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头脑发热按下了确认支付后,两眼一黑,倒在了床上。

秦哥:“很好,我就知道大家伙都是可塑之才,花过多少冤枉钱,决定你有多大的气度,冤枉钱都花了几万了,将来赚钱的时候拿个上百万不是谈笑间吗?”

说罢,几人在群里寒暄了几句,秦哥就按照老规矩开启了禁言,几人便陆续下线了。

到了晚上,等待了半天钟吉坤在到点后,激动地打开了手机,进入群里后,发现秦哥好像忘记关了禁言,还留下了一个他不理解什么意思的词。

“蠢猪!”

钟吉坤不知道秦哥这是什么意思,只当他发错了群,等了好几个小时没有结果后,钟吉坤觉得秦哥是不是睡着了,忘记今天要安排任务了,于是他给秦哥发起了语音通话。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的声音,女人先是问他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然后说了句让他惊掉下巴的话:

“对不起啊,我的号被盗了,今天下午才被我找回来!”

“喂喂……你有事吗?先生……先生……”

手机掉落在了地上,女人还在继续说着话,钟吉坤已经愣在原地一动不动,脸色惨白,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是它还是发生了。

直到李浩发了语音通话过来,钟吉坤脸色才稍有缓和,李浩明显有些怒了。

李浩:“我们,他妈的被骗了,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为了骗我们的钱!”

八 报复

李浩告诉他,从今天晚上进群发现有点不一样后,他就开始联络秦哥,结果接电话的是个女人,他就觉得自己被骗了,然后他试图联络昨天和他聊天的那个女人,结果发现对方直接屏蔽了自己,他不死心,试着联络王伟杰和张凯,想问问他们怎么回事,结果同样联系不上,至此,他才想明白这是一个为他们俩精心设计的骗局。

一开始,秦哥用同行的身份吸引两人入伙,然后在利用假消息,告诉几人自己是怎么赚钱的,加上第一次给王伟杰发的两万专属红包,更是让自己确信了秦哥诈骗团伙领导人的身份,然后再顺理成章的提出保证金的事,在他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王伟杰和张凯两人接连转账,尤其是张凯这个没有拿到一毛钱的人都转账了,自己就更没有要退出的理由了,于是心甘情愿转了钱。

如果仔细想想,现在大多数人付钱一般都是微信和支付宝,还有谁会用QQ啊,更何况一次还是两万,只怪自己当时财迷心窍,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才会被人骗了。

李浩问他准备怎么办,钟吉坤苦笑,回复到:“还能怎么办啊,只能自然倒霉了!”

李浩显然有些不甘心,隔着手机屏幕,钟吉坤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怒气,李浩说到:“从小到大,只有老子骗别人,哪里有老子被别人骗的时候!我李浩咽不下这口气!”

“那你准备怎么办?”钟吉坤问到。

李浩握紧了拳头,咬了咬牙:“你难道不想报复他们,让他们付出代价?”

钟吉坤:“你以为就你一个人被骗啊,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觉得自己这么蠢,我气到想要想要杀人,可是现在有什么办法,人都找不到了!而且我们还不敢报警,我现在真跟死了老婆一样难受!”

“哼……”李浩冷笑了一声,继续说到:“我认识一个朋友是个黑客,只要给他一个IP地址,他就可以黑进任何一个人的电脑,只要找到了他们的位置,我李浩就是拿着菜刀,也要把他们几个砍死,把钱追回来,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李浩:“他的报价有点高,要整整一万块,我这里只有五千块,所以……我想向你借五千块钱。”

“啊,这个……”听到对方要借钱,钟吉坤犹豫了,想要找个借口搪塞过去:“钱不是问题,关键是你那朋友可靠吗?”

“当然了,不信你试试。”李浩脱口而出,就这样,在钟吉坤在李浩的指示下,把自己的IP地址发给了李浩,过了大概半个小时,钟吉坤的账号就收到一条视频,是一个陌生的账号,打开视频一看,视频播放的正是电脑前的自己,如此看来,这个李浩倒是没有骗他。

见钟吉坤半天没了动静,李浩就又发了一条消息:“怎么样,现在只能指望这个办法了,难道你不想追回你的钱吗?”

钟吉坤觉得李浩说得对,眼下也只能相信他了,钱追不回来不是问题,关键是要让这群杂碎付出代价,他钟吉坤这辈子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侮辱,还是栽到了自己最擅长的诈骗上,他觉得这件事不能忍,在愤怒的加持下,他决定给李浩转了五千块。

李浩收到钱后,告诉钟吉坤自己准备去砍人,让他等着自己的消息就行,看样子他不是在开玩笑,钟吉坤感觉顿时轻松了不少,觉得这个李浩还真是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五千块就让他这个样子。同时他也在担心,万一李浩真的砍死了人,会不会把自己供出来。

过了几分钟,李浩又发了条消息:“把你电话号发过来。”

钟吉坤:“要哪个干啥?”

李浩:“我怕万一我出事了,被警察带走了,警察看聊天记录会找到你,所以还是电话联络安全一点。”

“原来是这样!”就这样,钟吉坤松了一口气,把自己的电话号发给了李浩,现在他唯一担心的问题迎刃而解,他只求李浩能够好好给上那个骗子“秦哥”几刀,以此报了自己被骗两万的仇。

十 被捕

当晚,坐在家中的钟吉坤收到了一个陌生来电,他以为是李浩,结果对方声称自己是保险公司的,有点事来问他。

“请问您是钟吉坤,钟先生吗?”

钟吉坤:“我是,你有事吗?”

“我们是保险公司的。”

钟吉坤:“保险?从来没有买过这东西啊?是不是你们搞错了!”

“我们调查过了,是您五年前买的一份保险生效了,按照合同,我们公司需要支付您五万元的赔偿金,可是之前您出国了,一直联系不上您,我们需要您核对信息,好对您做出财物赔偿!”

“好,你说!”

“赔偿?”虽然觉得对方十有八九是搞错了,但是听到“赔偿”两个字后,钟吉坤显然有些心动了,正好这两天缺钱用,保险公司又要给自己赔钱,他觉得老天爷还是有那么一点良心的。

“请问,您的地址是西安市xx区xx路xx号公寓xx吗?”

听到这里,钟吉坤知道对方一定是搞错了,搞不好是个和他同名同姓的人,照这么看来,这回真的是老天爷给他送钱来了,他觉得凭借自己的骗术和演技,这五万块一定是手到擒来。

钟吉坤:“地址出了点小问题,是西安市xx区xx路xx”

“好,我记下了,两个工作日内,我司将会派遣工作人员前往您的所住地,商量赔偿金的问题,届时请您准备好相关证件,感谢您的合作!再见。”

再挂掉电话后,钟吉坤倒在了床上,大脑一片空白,他觉得这两天发生的事是在太过匪夷所思了,先是被拉进一个奇奇怪怪的群,自己被骗了两万块,然后保险公司又打电话,说自己可以领到五万块的赔偿金,这一切感觉都像是做梦一样,他只求李浩能够帮自己出一口恶气,再然后自己在拿上飞来的五万横财,换个地方避一避,等过了几个月在回来继续他的老本行,就这样,在祈祷中钟吉坤度过了一个平静的夜晚。

第二天中午,准备寻找下一个目标的钟吉坤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说是保险公司的员工,已经到了他家门口,叫他快开门,喜上眉梢的钟吉坤快步跑到门口,打开门后发现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正站在门口,还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两人就把手铐铐在了他的手上。

“钟吉坤,你涉嫌电信诈骗,跟我们走一趟吧!”

一天后……

江涛拿着才到手没多久的手机,迈进了钟吉坤的手机店的大门,奇怪的是,今天柜台前坐着的人不是钟吉坤,而是一个年轻人,正在玩着手机。

江涛走到柜台前,小声问道:“请问钟吉坤,钟老板在吗?”

年轻人扫了他一眼,答道:“你说我表哥啊,他今天有事不在,我替他看店,叫我小秦就好了。”

“哦,原来是这样。”江涛点了点头,扫了对方一眼,不自觉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问到:“之前我和钟老板说过我这里有个旧手机不要了,他说他可以回收,不知道现在算不算数啊?”

“哦,当然算数,您先把手机给我看看,我要确保手机可以正常使用。”

“好。”江涛把从兜里拿出手机,递给年轻人,年轻人有模有样的检查了一番,表示没有问题。

江涛眨了眨眼睛,问道:“那,这个手机可以值多少钱啊?”

年轻人笑了笑,指了指门口:“钱的事你和我表哥谈就行,喏,你看他不快回来了吗?”

江涛推开玻璃门,往室外走去,他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钟吉坤,正当他发愣的功夫,右手感觉好像被什么铁制的东西给固定住了,扭头一看,是一个警察。

“经网友举报,说你涉嫌盗窃他人财物,跟我走一趟吧!”

自始至终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江涛,就这么被警察拉上了警车,消失在了秦萧的视线中,秦萧从手机店走出,关上店门后,有五个年轻人向着秦萧走来,他们四男一女,背着书包,远远望去,像是一群刚放假的大学生。

十一 真相

秦萧走在最中间,左边站的是曹宇,周婷还有王伟杰,右边站的是李浩,张凯,可以看得出来,几人心情不错,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一星期前,当秦萧得知曹宇被骗后,他加上了周婷的QQ,他发现钟吉坤虽然骗走了曹宇一千块外,但还留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他登陆周婷账号时的IP地址,通过技术手段,秦萧发现这个IP地址的所属地区是本市,他就料定这个骗子的技术水平不高,于是他黑进了钟吉坤的电脑,对他谎称是同行,以赚钱为由拉他入伙。

钟吉坤从进群开始,他就掉进了这个精心为他设计的陷阱了,秦萧让王伟杰和张凯干扰钟吉坤的视线,在让李浩和周婷暗中接近钟吉坤,博取他的信任的同时,坐实他们诈骗团伙的身份,再到后来顺水推舟骗走钟吉坤的两万块,他又让李浩再次以受害人的身份接近钟吉坤,以报复为名让他再次“放血”,同时骗到他的手机号。

后来的保险公司,其实是也是曹宇假扮的,因为几人得到手机号后,只能推测出钟吉坤大概的住址,并没有他详细的住址,所以就谎称他有一笔赔偿金,让他自己亲口告诉秦萧他们自己的住址,得到住址的秦萧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报警,在警察迅速行动之下,钟吉坤被逮捕了,看守所面对警察拿出他诈骗的证据,他直言不讳承认了,并且供出了他还有个长期为他提供手机的朋友——江涛,至此,这对骗子扒手组合再次在看守所里相遇了。

可能钟吉坤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场精心为他准备的骗局里,从头到尾都只有他一个人是个真正的的骗子,而他反而被这群不是骗子的年轻人耍的团团转,几人在秦萧的指挥下,上演了一出楚门的世界的戏码。

经历了这件事后,众人都有些感慨,尤其是曹宇,严格意义上来说,他才是整件事情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如果让他用一句歌词来描述这几天的经历,那就是:

“就像是一场梦,醒了很久还是很感动。”

曹宇扭过头,问秦萧:“老大,你准备把这笔钱怎么办?要不要我们哥几个平分了?毕竟这可是两万五千块啊。”

秦萧笑而不语,摇了摇头,说到:“拿回你损失的钱后,剩下的全部交给警察。”

“为什么啊?”不止是曹宇,剩下的几人都感到诧异,毕竟这钱是众人好不容易得来的。

秦萧解释道:“如果我们的目的是为了钱,那和钟吉坤还有江涛有什么区别?”

“那好吧!老大说得对。”曹宇有些失望,继续问到:“老大,其实我有个问题没想明白。”

秦萧:“什么问题?”

曹宇凑过身子来,问道:“你怎么知道钟吉坤一定会给钱的?”

李浩也扭过头来,感慨道:“我也想知道,老大第一次发1000红包的时候,我就担心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当时我都快紧张死了,生怕那孙子不上当!”

秦萧会心一笑,说道:“你当初被骗是因为善良,而钟吉坤之所以被骗,恰巧是我们利用了他的贪心,再高明的骗术也都会有被人识破的一天,同样,在低级的骗术,也骗的到贪心的人,人啊!总是过分相信自己的好运,过低的看轻别人,”

众人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几个人瞬间成长了不少,有说有笑地向着学校走去。曹宇记得那天下午的阳光很明媚,几个年轻人勾肩搭背走在马路上,微风吹过他们的脸庞,带来青春的气息,他们的影子也在夕阳的映照下愈拉愈长。

“人的欲望如同高山滚石,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分享到: